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四十五章 五行封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五章 五行封禁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多說無益!接招1張志林似乎被寧月說破心事,也似乎不願意繼續這個話題。』天『籟謝說WwW.3TXT.COM話音落地,神魂虛影再次從天而降的拍下一掌。

張志林的寒冰真氣確實獨步天下,幾乎能夠凍結天地的一切。就算寧月如此精深的修為,只要被打個正著,也是被凍成冰雕的份。

「錚錚錚——」一陣琴聲突然間蕩漾天地,五彩的劍氣劃破天空。以天地為琴身,以七情為琴弦,蕩漾出天地的樂章。劍氣凝聚的剎那間,一道劍氣也突然間的橫架天空。

「萬劍神引——」霍天軒冷喝一聲,彷彿天地的宣言。無盡的靈力突然間向天空的劍氣匯聚,彷彿要將這片天地抽空。寧月的琴心劍魄突然出悲鳴,剛剛成型的劍氣也在剎那間震蕩。彷彿星辰碎屑一般的靈力突然間被剝落,就像飄遠的螢火蟲一般向天空的劍氣彙集而去。

張志林的寒氣剎那間出現在頭頂,而寧月卻無法斬出天空的一劍。望著眼前彷彿能遮蔽世界的寒霧,寧月突然笑了。

「轟——」寒煙瀰漫,再一次轟擊在通天峰頂。無盡的凍氣彷彿天地間最犀利的刀。凡被寒煙沾染過的石頭草木突然間紛紛爆開。

煙霧升起,卻又在空中凍結,張志林望著眼前的一幕,臉上漸漸的掛起一絲得意的笑容。他可以保證,寧月並沒有脫離自己的鎖定。而在自己的寒煙之中,寧月除了使出方才的一招之外絕無可能承受。

可是,直到自己的一掌拍落,寧月都沒有動有效的抵禦。而正面承受自己的寒冰真氣,就算寧月再天才再強大,也只能成為隕落的天才。

「——」一聲清脆的爆響,眼前升起的冰花瞬間爆碎化作流沙跌落。流沙伴隨著寒煙流淌,彷彿仙境夢幻一般。但是,張志林並沒有看到寧月的身影,或者說,已經化成了這片冰屑中的一份子?

張志林搖了搖頭,他不認為寧月會這麼輕易的死。但是,如果寧月已經逃了?又如何逃過自己的神魂封鎖?當所有人交頭接耳的猜測寧月所在何處的時候,突然間,天空綻放出萬道霞光。

「什麼?」張志林和霍天軒紛紛抬頭一臉驚詫的仰望天空。

在蒼穹之上,突然升起一道刺破天空的天劍。天劍割開雲層,灑下萬道金光。寧月彷彿天神一般傲立蒼穹,手中的天劍散的五彩的光芒。

天劍有著鑽石一般的劍身,有著玉石一般古樸的劍柄。彷彿天界的神兵,給底下的人造成了難言壓迫。按理說,連寧月的琴心劍魄都無法抵禦天空萬劍神引的牽引,但寧月祭出的天劍卻堅固如故甚至可以重新奪回屬於天地的靈氣。

「劍胎?」霍天軒眼神一沉,冷冷的吐出兩個字。

劍胎,是劍道的標誌,神魂虛影是武道的標誌。兩個隨便得到一個,都可以有機會問鼎武道。之前寧月的神魂虛影已經證明了寧月的天人合一是武道問道。但想不到,寧月竟然還能祭出劍胎?

相比於神魂虛影,劍胎的殺傷力強的可怕,卻也脆弱的可怕。所以,武道問道之人,可以肆意的使出神魂虛影,神魂為三魂七魄凝聚,就算被打碎也能重新凝聚。但劍胎卻不同,劍胎是以劍氣凝練,除非到達劍魄的境界否則一旦破碎或者被擊碎,一身劍道修為就會盡廢。

寧月的劍胎祭出紫府,眨眼間控制了天地的主導權。寧月冷冷的看著底下的兩人,二話不說,一劍狠狠的斬下。

寧月的劍氣已經強悍如斯,斬落的劍胎更是強了數倍。天劍未到,強悍的威勢已經讓底下的一眾十派聯盟產生了臣服的念頭。

張志林的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身後的神魂虛影仰天咆哮,雙手合十,翻轉重疊。一道寒冰之柱對著天劍逆沖而上。

張志林妄圖故技重施攔下寧月的這一劍,但可惜,他卻似乎估算錯了寧月這一劍的威力。剎那之間,寒冰之柱被一劍劈開化作漫天的冰雪飄散。幾乎眨眼之間,天劍已經落到兩人的頭頂。

「喝——」霍天軒高喝一聲,天空的劍氣突然間出現的胸前,萬劍神引剎那間告破。劍氣帶著厚重的大地氣息,狠狠的迎向寧月斬落的天劍。

「嗤——」劍氣升空,寧月祭起的劍胎彷彿是虛影一般。被霍天軒的劍氣穿透,一陣搖晃之後化作漫天的星辰一般碎裂開來。

「不好,中計了——」張志林臉色大變,更讓他驚恐的是眼前卻已失去了寧月的蹤跡。

「嗤——」突然間,張志林只感覺背後的汗毛倒豎,強烈的危機自身後傳來。來不及細想,神魂虛影猛然間凝聚在身體的周圍形成一道護體罡氣。

「轟——」但罡氣剛剛成型的瞬間,寧月的攻擊已經來到身後。動度最快的無量劫指狠狠的擊在張志林的身後,爆炸的氣浪拔地而起,張志林的身體猛然間被掀飛開去。

而這時,一邊的霍天軒才反應過來,正要採取行動。瞳孔卻剎那間劇烈的收縮。他看到了寧月戲謔的笑臉,而這個笑臉卻在霍天軒的眼中如同洪水猛獸一般。

寧月的手掌突然間綻放出萬道光芒,五隻展開,每個指尖浮現出一枚金色的符文。符文突然綻放出一道絢麗的白光,激射上天空剎那間炸開。

在霍天軒來不及反應的時機,一道五芒星出現在他的周圍。絢麗的結界封鎖了霍天軒的周圍,將他禁錮在五芒星的中間。

「金木水火土,五行封禁——」

寧月一掌拍上結界,金木水火土五個符文在五芒星的五個角落彷彿星辰一般閃耀。五行封禁,需要施術之人的手不能離開結界,隨時給結界輸送內力以保證結界的強度。

被掀飛的張志林閃電般的穩住身形,剛要趕來救援卻為時已晚。頓住了腳步,一臉凝重的看著寧月狐狸一般的詭笑。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鬼狐,竟然會使用巫師結界?難道你是巫師的後人?」張志林陰沉的臉色彷彿能滴出水,看著在結界中左衝右突卻無可奈何的霍天軒臉上寫滿了焦急。

「別費力了,我已將你隔離在五行之外,你這天人合一的境界在五行封禁之中已經廢了!還是老老實實的一邊看著吧1說著,寧月別過頭對著不遠處的張志林露出燦爛的一笑。

「你是第二個讓我聽到巫師的人,如果你對我的師門有所了解的話,你應該知道我師傅最擅長的武功就是陰陽太玄悲,就是你現在看到的這一個。所以,雖然是以符文為基礎但卻是貨真價實的武功哦。」

「哼,你以為將霍兄關住就能反敗為勝么?你維持這個結界恐怕也不容易吧?」

「你可以試試——」寧月淡淡的一笑,神魂虛影突然間的升起將身後的五行封禁包裹其中。

張志林的眼神微微眯起,神魂虛影也緩緩的升起傲立蒼穹。他不信寧月在維繫這五行封禁的時候還能持有戰力,在神魂虛影升起的瞬間,天空的雲層也在剎那之間化成白雪。

寒冰真氣凝結成一張巨大的大手,彷彿化作天空一般狠狠的拍下。寧月單手掐印,一朵蓮花突然間升起,陰陽之力直衝頭頂在形成一面巨大的陰陽魚。

「乾坤涅槃——」

「轟——」天空的手掌在陰陽魚的磨滅之中轟然破碎,天空散開的寒氣化作漫天的冰雪飄散開來。雪花飛舞,彷彿沐浴在櫻花樹下的浪漫。潔白的天地之間,寧月的眼前卻已經失去了張志林的身影。

「喝——」不知何時,張志林已經出現在寧月的身後,一掌如山崩一般向寧月的後背打去。

寧月淡淡的一笑,單手揮舞,輕輕的向後一掌。一面巨大的手掌彷彿萬丈城牆一般攔在了張志林的身前。

「轟——」

劇烈的爆炸響起,強悍的氣浪激蕩天地。張志林的身體猛然間被掀飛而起,就像被狂風掃起的落葉一般飛向遠處。

「不可能——」張志林滿臉驚恐的穩住身形,寧月的兩掌竟然如此的可怕。

一邊要維持五行封禁的穩固,又要與自己對抗,但寧月卻顯得如此的輕鬆寫意。隨意兩掌,就將自己的全力攻勢化解。而沒了霍天軒的協助,與寧月的差距竟然如此明顯的凸顯出來。

「張志林,你為了一己私利,迫使我天幕府全軍覆沒,罪無可耍我以封號神捕之名宣布你罪當極刑,受死吧1

「錚錚錚——」寧月撥動著手指,彷彿在彈奏一張無形的琴弦。五彩的劍氣突然橫空,綻放著五彩的光芒。

「弟兄們,救出副盟主——」突然,身後響起了一聲暴喝。十派聯盟的高手紛紛出手,五色的劍氣刀光狠狠的看向寧月的神魂虛影。

「不自量力——」寧月淡漠的一笑,天空的劍氣突然爆碎化成漫天的流光。無盡的劍氣如魚龍狂舞,狠狠的沖刷著身後的十派聯盟高手。

那幾個半步天人合一的那還好些,勉強可以做到抵禦。但那些先天之境,甚至先天之下的高手,在寧月劍氣下幾乎連抵禦一下都做不到。

「寧月,住手——」張志林眼眶欲裂,神魂虛影突然間暴漲,雙掌化作山嶽狠狠的向寧月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