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四十八章 被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八章 被俘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啊?對不起,姑娘……」寧月脖子一縮,原本以為有著如此高深武功的人必定是寧月上一代的武林前輩。但當看到對方的側臉之後,卻發現眼前的女子竟然年輕的可怕。吹彈可破的皮膚彷彿青春少女。

武林中人,尤其是武林中身懷高手武功的女人,歲月似乎都已經定格了她們的容顏。就像花千荷,二十年來都不會有一點變化。一個把皮膚保養的這麼好的女人,一定很介意別人稱她老。所以寧月很識相的變換了稱謂,暗中默默調息以恢復之前大戰耗損的功力。

女子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絲淺淺的笑,眼波流轉看了看手中的酒壺,「你要麼?陪我一起喝酒……」

寧月還沒說話,女子的手輕輕一甩,酒壺彷彿跨越了時空出現在了寧月的手中。這一幕,卻讓寧月慘然一笑放棄了所有的小算盤。

武功如此出神入化,就是自己在全盛時期也無可奈何礙…寧月慘笑的搖了搖頭,拿起酒壺輕輕的送到鼻下。

「水?」

「如果心中想醉,無論是喝酒還是喝水都會醉。請你喝酒,過會兒就不疼了……」女子輕輕的站起身緩緩的落下石頭,清風吹過了她的髮絲就如同春天一般讓人著迷。

寧月的心咯一下啊,但還是勉強擠出了笑顏,慢慢的將酒壺放在腳下,「閣下到底是何人?你又欲與何為?」

「我礙…我叫柳葉青1女子有些慵懶的說道。

「轟」寧月的整個腦袋頓時炸了,柳葉青,蜀山峨眉掌門。這個響亮的名頭背後的標籤就是與寧月不死不休……

「嗖」當柳葉青的聲音落盡的瞬間,寧月的身形已經化作流光激射而出。咫尺天涯,望斷天涯。

寧月感覺不到耳邊的風響,也看不見眼前的事物。只感覺自己化成了風,化成了光。當眼前的視野再一次定格,當寧月再次感受到世界存在的時候。他竟然已經回到了一片冰雪的通天峰頂。

雪白的峰頂,兩座孤墳並排豎立。寧月倉皇的掃著周圍一切可下山的通道,但失望的是,除了柳葉青駐守的那一條山路再無第二條路。

「你在找什麼?」親切溫柔的身影響起,寧月猛然回頭頓時腳下一踉蹌差點滑倒。柳葉青不知何時已經站在自己的身後,連她是什麼時候來的都不知道,寧月驟然感覺到有些絕望。

慘淡的一笑,似乎認命了一般緩緩的走向懸崖邊,輕輕一躍,站在了懸崖的護欄之上。轉過頭,看著柳葉青臉上好奇的眼神。

「我是鬼狐,皇上御賜的封號神捕!就算死,我也不能死在峨眉的手上。」說完,寧月縱身一躍跳下萬丈懸崖。

耳邊的風聲呼呼的吹動,眼前的雲海,彷彿就是地獄的入口。寧月的心突然間變得無比的寧靜,腦海中的系統突然發出微微的震動。

「氣運啊氣運,你別坑我……」寧月心中不住的祈禱。

在霍天軒自爆的時候,寧月使用了十萬氣運值才堪堪化險為夷。在那麼驚天動地的爆炸中,除了內力消耗枯竭之外竟然沒有受到多麼嚴重的致命傷。這原本就不合理……而現在,寧月再次消耗了十萬點氣運值,希望山崖的下面,有些藤蔓樹枝之類的能阻攔一下。

氣運主角,跳崖不死這似乎已經成了定律。寧月在消耗了氣運值后,心底突然的湧起一股心安。正在寧月有些期待的時候,眼角的餘光撇到了一絲青色。一瞬間,寧月的眼睛頓時瞪得渾圓。

柳葉青輕輕的伸出酥手,彷彿情人的撫摸一般按上寧月的後背。一瞬間,彷彿一道電流流轉全身。渾身的力氣連同所剩無幾的內力一瞬間消散一空。

「你妹……十萬點氣運……就特么是這個?」

寧月悲憤的暗罵一句,急速墜落的身形猛然間定祝彷彿小雞一般被柳葉青提在手中扶搖直上,乘風御空的再次落到了通天峰頂。

若問蜀州之地,最有靈的地方是哪裡?十個人都會齊聲回答,蜀山!蜀山幾乎佔據了蜀州所有的靈秀,無論是風景的超凡入聖,還是地理的鐘靈獨秀,還是靈氣的充裕醇厚,都不是其他任何一個地方所能比擬。

而蜀山金頂之上的峨眉,也成了蜀州所有人心中朝聖的聖地。峨眉派傳承悠久,佛道共存。沒有人可以說的清楚峨眉到底是是信佛還是通道。峨眉弟子,出家者入佛門,不出家者為道門。

柳葉青提著寧月輕輕的踏上金頂,山門之外,數百弟子出山恭迎。當柳葉青出現在金頂之上的時候,數百人齊齊抱劍躬身跪地。

「恭迎掌門」

「恭迎掌門」

渺渺仙氣環繞,被提在柳葉青手中的寧月也不得不讚歎峨眉的靈氣之濃郁。難怪蜀州之地的高手,十有八九出自峨眉。所有峨眉弟子都好奇的看著一臉狼狽的寧月,有幾個見過寧月的峨眉女弟子更是瞪大了眼睛閃動著驚奇的眼神。

被這麼多雙眼睛盯著,寧月非但沒覺得不好意思反而也好奇的打量著這些峨眉弟子。既然已被拿下寧月也不再怨天尤人,是福是禍已經無可避免,還不如坦然受之。

在人群中,寧月看到了一雙熟悉的眼神。四目對望,寧月玩笑的眼眸頓時收起,微微的垂下眼皮不再注視過去。

那是一雙閃動著令人心碎淚光的眼眸,那是唯一一個讓寧月感到愧疚的眼神。花千荷已經回到了峨眉,當看到寧月被柳葉青帶回之後,複雜的情感再也無法掩飾的迸射出來。

她一眨不眨的盯著寧月,想從寧月的身上找到一絲易先生的影子。以前沒往這方面想,但現在看來,卻是越看越像。無論是眼神,身形,甚至拿玩世不恭的笑容都如此的於腦海中的形象貼合。

「都起來吧!把這人關入地牢,三天之後天台活祭。千荷,你跟我來……」柳葉青淡淡的說著,隨意的將寧月丟下。兩個峨眉弟子一擁而上將寧月帶走。

花千荷默默的望著寧月遠去的身影,直到背影消失,花千荷才默默的轉過身向著柳葉青追去。

峨眉大殿,清冷的彷彿冰窖,地面光滑的大理石倒映著人影。花千荷輕輕的踏進大殿,每一步都如此的小心翼翼。自從師傅傳位給柳葉青之後,這個大殿也彷彿變得失去了生氣。

柳葉青的同門師兄妹們,每一個在她的面前都小心翼翼。掌門師姐的行事作風也越來越喜怒無常。

「師姐」

「千荷,我打算七日之後后將掌門之位傳給你……」大殿之上的柳葉青突然開口說道,但這一句話,卻讓花千荷頓時嚇得面無顏色。連忙撲通一下跪下,嬌軀顫慄彷彿寒風中的小鳥一般令人憐惜。

「師姐……我……我不敢……」

柳葉青淡然一笑,身形一閃便來到花千荷的身前將她輕輕扶起。如此親昵的舉動,柳葉青已經很久沒有做過了。一時間,花千荷竟然有些呆愣。

「你怕什麼?你我自幼一起長大,是師姐妹。難道……你以為我會害你?」

「師姐……師姐正直青春年華,為何會有這樣的念頭,小妹不敢相信,也不敢想象……」花千荷蠕動著嘴唇悠悠的說道。

「卸下掌門之位並非我臨時起意……」柳葉青輕輕的牽著花千荷的手緩緩的來到座椅邊坐下,「這二十年來,峨眉的所作所為皆是出自我的意願。

我恨楚源,所以我也恨朝廷。為了報復朝廷和楚源,我處處和朝廷作對甚至不惜將蜀州天幕府飛灰湮滅……因為我的一己之私,峨眉已經完全站在了朝廷的對立面。

但是,峨眉是峨眉,我是我!從這一點看,師傅將峨眉掌門傳給我本來就是一個錯誤。如今寧月來了蜀州,這說明,朝廷已經注意到了峨眉……」

「師姐……您是認真的?」花千荷略微顫抖的問道。

「你覺得我是喜歡開玩笑的人?」柳葉青淡淡的一笑,卻讓花千荷再次嬌軀微顫。柳葉青的威嚴不容他人有絲毫的忤逆,就是情同姐妹的師妹也不可以。

「這些年,我為了報復楚源,已經沒法回頭了!我吞併蜀州各大勢力,天幕府不斷的向朝廷請命。楚源替我壓下……但是……憑什麼?他有什麼資格維護我?

他越維護我,我的心就越疼,心底就越恨!那段時間,也許是我入了魔障。變本加厲挑戰者朝廷的一次次底線,你們勸我,我不聽……終於……事態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

天幕府飛灰湮滅,我以為楚源會來,他會向我討饒……但是……他卻依舊壓了下來。當時我只想著心中的快意,卻沒想到將峨眉推到了懸崖的邊上。

我已經回不了頭,這些年我們暗中支持玄陰教你也清楚。但朝廷的實力,卻不是如此的簡單。雖然我們有九州馳援令可以讓朝廷投鼠忌器。但只要我還是峨眉掌門,朝廷就不會善罷甘休……」

「師姐……既然楚源已經將那件事壓下……您又為何要了楚源的命?他一死,曾經被他壓下的事就再也壓不篆…我們又怎麼會像現在那麼被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