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四十九章 峨眉退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九章 峨眉退路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難道……他不該死么?」柳葉青猛然回頭,眼神如劍的直刺花千荷的眼眸。花千荷嬌軀一顫,再一次惶恐的低下了頭。

突然,柳葉青的氣勢軟了下來,通紅的眼眶緩緩的溢滿了淚水,「他該死,他傷我如此的深,讓我這麼多年都生不如死……他當然該死……可是……對於峨眉他卻不能死……」

感受到身邊柳葉青的傷心,花千荷默默的抬起手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膀,「師姐……負心之人,皆該死……你別難過了……」

「那一次,原本是我們峨眉最後的機會。當初楚源一死,太子就會被成功擊殺在離州。太子一除再配合陳水蓮的政變,等到他登上皇位峨眉以往的罪孽就會一筆勾銷,而且還能獲取一個擁立之功的功勞。但是……我沒想到會前功盡棄……」

「師姐……天意如此……這也不是你的錯……」花千荷不知道該如何說。如果真的一切按照計劃進行,這的確是他們峨眉的最後機會。但是……計劃出現了變過,太子沒死,就連陳水蓮也失敗的一塌糊塗。

一失足成千古恨,一旦踏錯一步,峨眉就沒法回頭只能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你知道我和你說這些用意么?」突然,柳葉青悠悠的問道。

花千荷茫然的搖了搖頭,「師姐,難道真到了這無法挽回的地步?如今寧月已經被我們擒獲。我們可以……」突然,花千荷止住脫口而出的話。想到三天後寧月就要被活祭,花千荷就感覺到一陣難以呼吸。

「可以什麼?寧月一死,朝廷就會知道蜀州有變。他若不死,那麼朝廷也會有所懷疑,知道蜀州有變是遲早的問題。留給峨眉的時間不多了……這也是為何,我要將掌門之位傳與你的原因。

我是無法回頭了,等卸掉掌門之位之後,我會加入玄陰教。到時候,你可以對外宣布我倒行逆施,殘害同門霍亂蜀州。將一切的罪名推到我的身上。

而後宣布峨眉封山百年,這樣一來,有著九州馳援令的護身,朝廷就算心有不甘也不會再發兵蜀州,可以免去峨眉的一場禍事。」

「這……這怎麼可以……如果所有的罪名都讓您背了……那你……」花千荷驚詫的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

「這些罪孽難道我不該背?峨眉所作的一切不是我下的令?千荷……峨眉千年的傳承不能斷送在我的手中。封山百年之中,虛心教導弟子,勤練武功。待百年之後峨眉重開之日,必定能一飛衝天成為九州武林真正的聖地1

「師姐……」花千荷突然低沉的叫了一聲,眼皮垂下嚶嚶的聲音充滿了內心的掙扎,「師姐,千荷已經決定落髮出家,青燈古佛相伴一生。掌門之位,還是傳給段師姐吧……」

「輕璇此人性格要強偏激,易怒易衝動,不像你那麼的內秀知曉利害。她原本就不適合成為一派掌門,他若接掌掌門之位,才是峨眉最大的禍事。

我知道不凡死後你萬念俱灰,但是為了峨眉還希望你能重新振作。峨眉上下,有威信有資格統領峨眉的只有你一人。切莫讓我失望……如果……我是說如果,玄陰教大事可成,等到聖主登基之日就是峨眉重開之時。也許那一天……不會太久1

「是,小妹明白1

「如此甚好我要離開蜀州去涼州走一趟,大約三天後就回。三天後以寧月祭天,當眾宣布替換掌門,回去之後就準備你的新任掌門交接儀式。

這三天我不在峨眉,而寧月這個人異常刁鑽歹毒。你過會去給他穿上琵琶骨廢了他的武功以防止出了什麼蛾子。峨眉的千年基業,就交給你了……」

「是,師姐,那我告退了……」

「嗯1柳葉青輕輕恩了一聲,聽著花千荷離去的步伐默默的盯著手上那一個碧綠的鐲子。不知不覺,一滴淚水突然滴落在玉鐲上炸出了一團水花。

寧月被峨眉俘獲的消息不脛而走,整個蜀州都沸騰了起來。但這個消息還剛剛傳播開來的時候,另一個消息卻如狂風大浪一般的砸來。

以張志林為首的十派聯盟竟然被峨眉掌門柳葉青一己之力的剿滅了,這個消息頓時讓整個蜀州武林都失去了顏色。張志林何人?組建十派聯盟對抗了峨眉整整十年,十年時間,十派聯盟就像幽靈一般神出鬼沒,峨眉連同整個蜀州的力量都對他們無可奈何。

但現在,十派聯盟竟然被柳葉青單槍匹馬的挑滅了?那峨眉掌門的武功到底到了何等可怕的境界?難道……已經是武道之境?

一時間,峨眉的威懾力前所未有的提高。哪怕在荒郊野外或者在自己的家中,沒有人再敢說峨眉半句不是。峨眉派,在蜀州武林之中,就是一個不可打破的神話。

川府郊外的群山密林之中,葉尋歡輕輕的擦拭著手中的長劍。劍是好劍,寒光如流水一般。葉尋花的臉上一臉平靜,冷漠的眼眸中閃爍著難言的掙扎。

「葉哥哥……你看,我們又抓到了一隻山雞,今晚上吃這個好不好?」小天歡快的跑來,舉著手中的山雞一臉快表揚我的笑容。

但是,當小天看到葉尋花放在一邊的包裹的時候,臉上的笑突然的收起。小小的眼眸中閃過濃濃的慌張,「葉哥哥……你要走?」

葉尋花露出了陽光一般的笑臉,收劍歸鞘,來到小天的身前蹲下,「寧哥哥被壞人抓走了,葉哥哥要去救他。小天,你不是老盼望著寧哥哥什麼時候回來么?葉哥哥去接他回來好不好?」

「壞人是不是很厲害?連寧哥哥都被抓住了……葉哥哥,你打得過他們么?」

「救人不是殺人,救人最重要的是這裡1葉尋花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輕輕的摸著小天的腦袋,「葉哥哥教你的武功你要天天練,你們住在林子里有毒蟲猛獸。學了武功就是男子漢,要保護大家知道么?」

「嗯1小天用力的點了點頭,彷彿很認真的承諾一般。

葉尋花輕輕一笑,「我不和他們打招呼了,你替我和他們說一聲。」說著,緩緩的站起身,背著行囊向山林之外走去。落葉紛飛,眨眼間消失在密林之中。

昏暗的地牢,火光舞動。炙熱的火苗蕩漾著牆上的倒影,寧月被銬著雙手掉在橫樑之上,腳尖虛點只能借到一點點的力。

僅僅兩天,臉上就已經爬滿了鬍渣子。這兩天來,峨眉弟子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無論日夜自己都沒有一刻脫離他們的視線。論開鎖,寧月自信只要五秒時間。哪怕自己已經被收走了所有東西,但寧月依舊有辦法。

但是,解開了鎖又如何?這樣的監視別說逃出生天,恐怕連離開這座監牢的機會都沒有。

寧月低著頭,隱蔽的露出了一個苦笑的表情。自己這麼狼狽,恐怕重生以後就從未想過。寧月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淪為階下囚,就像一根掛在樑上的臘腸。

寂靜的環境,容易使人產生孤獨。孤獨的時候,寧月開始思念。寧月漸漸的懷念在桂月宮的日子,每天雖然那麼的無聊,但至少不覺得孤獨。千暮雪的話雖然不多,但在一起安靜的看書也是人世間最美好的風景。

不知過了多久,寧月的嘴角突然勾起了一絲淺淺的,溫柔的笑。

看著寧月的峨眉弟子開始聚在了一起,眼睛一直盯著寧月的她們自然發現了寧月那幸福一般的微笑。她們不明白,為什麼淪為監下囚,天亮之後就要被活祭的寧月還會露出這樣的笑容。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快要迎接死亡的人該表露出來的。

「他就是天幕府的鬼狐?好年輕礙…」一個峨眉弟子忍不住的低聲嘆道。

「的確很年前,聽說武功和花師伯他們差不多,要不是掌門出手,還真抓不住他呢。」

「什麼差不多啊,恐怕要比花師伯更厲害。你們難道沒聽說么?花師伯和卓大俠聯手埋伏寧月,兩人竟然都不敵他。最後卓大俠還喪命在寧月的手上。由此可見,寧月的武功恐怕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

「可是……他明明那麼年輕……你們說他是不是像掌門那樣是駐顏有術?否者……就算再天賦絕倫……也不會這麼厲害吧?」

「小妮子想啥呢,鬼狐神捕雙十年華,這在武林也不是什麼秘密。出道江湖三年,一飛衝天聞名天下,這也是大夥都知道的。年輕有什?,暮雪劍下不也年輕?人家五年前就是天榜高手了……」

「喲?還說我呢,我看是某人春心暗動了吧?對寧月的過往事如數家珍……」

「胡說,這叫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師姐,你就別騙我們了……你的語氣中,可沒半點敵意啊,那話語說的……隔著老遠就能聞到一股傾慕之味了!也難怪,美人愛英雄,如果他不是天幕府的人,咱們說不定要和師姐搶人了。」

「峨眉的那麼多師兄師弟和他比起來可真是天上地下啊,可惜了,這麼一個俊傑,天亮之後就要死了……」

「叫你發浪,叫你發浪……」

「咯咯咯……」

耳邊傳來了峨眉弟子的打鬧聲,寧月微微的抬起眼皮望來,卻再次引起她們嬌羞的驚呼。寧月苦笑的搖了搖頭,再次垂下眼帘。

突然,耳朵輕輕抽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