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五十一章 忘情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一章 忘情丹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桂月宮闕,寂靜的練功房中千暮雪盤膝而坐,房間之內煙霧渺渺,香爐之中的青煙散發著濃郁的香味。千暮雪的嬌軀突然一顫,原本雪白的肌膚上突然間香汗淋淋。

太上忘情錄與有情劍意的衝突越發的明顯,哪怕千暮雪已經停止了修鍊,但她的修為還在不斷的精深。功力越精深,衝突就越明顯。

千暮雪一直沒告訴寧月,因為領悟了有情劍意,她在泰山之巔也已經受了重傷。而寧月也一直不知道,就算自己不走,千暮雪也會趕他下山。

千暮雪不會讓寧月看到她受傷的樣子,她不願讓寧月看到她一絲一毫的狼狽。她是千山暮雪月下劍仙,她要做寧月心中最完美的女人,最美的新娘。

但是……劇烈的衝突快壓制不住了。而現在,每天至少要花費五個時辰壓制兩種不同的功法在體內交戰,甚至……千暮雪都不知道他們的衝突什麼時候爆發。

突然,一股心悸驟然間升起,莫名的突如其來的席捲著千暮雪的精神識海。

「噗——」一口鮮血嘔出,強悍的氣息突然間委靡了下來。千暮雪茫然的睜開眼睛,眼波深處閃過一絲憂慮。

「剛才為何如此的心慌……難道寧月?」千暮雪想到此處,臉色頓時變得煞白。身形一閃,人已出現在門外的花園,正要下山,突然,千暮雪的眼神猛的冷了起來,眼波一轉,狠狠的射向天空,「誰?」

白衣如雪,神韻如月。一道如九天仙女一般的身姿緩緩的從天而降。輕如鴻毛,落地無聲,美麗的臉龐上如湖水一般的寧靜,來人無論身姿還是神韻,都和千暮雪如此的相像。如果不是女子和千暮雪的面容並不相同,更會讓人誤認為兩人乃是親姐妹。

「小師妹,別來無恙……」

「師姐?你怎麼來了?」千暮雪微微錯愕,但轉瞬間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千暮雪除了對寧月之外,很少對他人露出笑臉,有此可見,眼前的這個女子必定是千暮雪異常親近的人。

「我來自然是為了找你啊,咦?你這是要出去?」來人疑惑的問道,淺笑的時候,臉上浮現兩個深深的酒窩格外的美麗動人。

她可不認為千暮雪是提前發現了自己才衝出房門,她對自己的武功很自信,對自己的輕功更自信。

「實不相瞞,就在剛才,我突然感受到一陣莫名的心悸。我們踏入武道之境,心神與天地相容,如此強烈的預警絕不可能空穴來風。我擔心他有事……」

「寧月?」來人很自然,也很想當然的問道。

「是,聽說他去了蜀州,這一去一個多月都沒有消息,擔心他是不是出了事,所以……我想去看看……」

看著千暮雪一副小女人擔憂嬌羞的模樣,來人不經意的搖了搖頭輕輕一嘆,「師妹,你現在……現在的武功連三成都沒有吧?」

「師姐——」千暮雪突然帶著一些撒嬌的語氣叫道,因為她明白,要想離開桂月宮,必須經過師姐的同意。以她對師姐的了解,以自己此刻的身體狀態師姐絕對不會放自己離開。

「你這又是何苦呢?」來人輕輕一嘆望著天上繁密的星辰,「你明明知道你不能用情,用情越深,你便傷的越重。當年你執意要履行婚約,你在師傅面前如何保證的?沒有體會過情,如何做到忘情?你說你志在武道巔峰,不會困境在兒女私情。

可現在呢?為了情之一字,你卻把自己弄的滿身傷痕。你的武道之心,還如當年般堅定么?小師妹,你是恆古以來最為驚才絕艷的女子。武學天賦無人可及,若你深陷情劫,這不是自毀前程么?」

「以前我就是一張白紙,不懂情為何物。現在懂了,卻再也無法將之放下。太上忘情縱然能無欲則剛,但既然我已拿起,有何須放下?如果成就武道必須太上忘情,那麼這個武道又是何等的孤單寂寞?師姐,小妹到現在才羨慕你修鍊的無相神功,無我無相,道法自然。師姐,您此次前來……所為何事?」

「還不是因為你……」來人白了千暮雪一眼有些嬌嗔的說道,「你求問師傅,如何將無情轉換有情的法門。師傅為了你也是煞費苦心……」

「師傅找到辦法了?」千暮雪大喜,目光灼灼的盯著來人。

來人輕輕的從懷中取出一個瓷瓶,倒出一粒丹藥,「先別想著無情化有情的辦法,你的傷勢這麼嚴重先服了這顆丹藥療傷吧1

千暮雪接過丹藥,眼神依舊灼灼的盯著來人的眼睛。這種眼神,百試不爽。小時候千暮雪只要這麼求助師姐,師姐也百分百會心軟的什麼都答應。

「不想去見你的小情郎了?以你現在的傷勢,我怕你到不了蜀州啊1

千暮雪微微一怔,宛然一笑將丹藥仰天服下,「師姐,師傅到底有什麼辦法?」

「師傅的辦法,你已經服下1來人滿臉微笑的看著前千暮雪。話音落下,千暮雪的臉色猛然間大變。突然間,體內的丹藥彷彿炸開的星辰,強大的藥力湧出丹田化作洪流沖刷著千暮雪的奇經八脈。

「師姐……你……你給我吃的……到底是什麼……」千暮雪突然臉色慘白渾身汗如雨下,嬌弱的抱著肩膀渾身不停的顫慄。腦海中,無限雜亂的思緒如地震中的大海瘋狂的翻滾。

「忘情丹!無情便是無情,有情便是有情。你既已修鍊了太上忘情,就再也無法改變。如果你還堅持你的極情劍道,那麼等待你的只有死。

師傅如此的看重你疼愛你,又如何捨得看著你去死?所以師傅才費勁心力為你研製忘情丹助你斬斷七情六慾。怕你心底不舍,師姐才出此下策。服下了忘情丹,你再也不會動情。那個讓你如此不舍的男人也會消失在你的心底,師妹,別怪我,忘了他吧……」

「不……不要……師姐……我不要……」千暮雪突然間淚流滿面,但即便如此的不舍,腦海中的那些洪流,那道身影卻在飛速的倒退越走越遠。

千暮雪哭了,她不舍,她無法忘記寧月給的那些溫柔和承諾。說好了要一起浪跡天涯,說好了一起滄海化沙。千暮雪剛剛才升起的期盼,不想如此快的就把這些快樂忘記。

突然,千暮雪盤膝而坐,手中的法印輕輕的掐動。無盡的道韻自周身蕩漾開去,漸漸遠去的洪流和那些對寧月炙熱的情感瞬間扭曲旋轉,彷彿受到了什麼吸引一般飛速的凝結。

終於,精神識海中出現了一點金色的星芒。星芒越來越亮,吞噬著識海中就要被忘情丹撲滅的紛飛雜念和無盡的記憶。星芒漸漸的暗淡,在精神識海凝聚成一顆古樸塵封的種子。

沒有了吞噬驅除的目標,忘情的丹的藥力漸漸的匯聚回歸,化作溫暖的清水滋潤著千暮雪的奇經八脈內府丹田。因為功法衝突造成的暗傷漸漸的被治癒,經脈中的裂紋也漸漸的被修復一新。

千暮雪身上紊亂的氣勢漸漸的平息,來人盯著千暮雪的表情變化,緊張的神情漸漸的斂去。滿眼期待的看著氣勢越來越平靜,但卻越來越深不可測的千暮雪。

「轟——」突然間,一道白光從千暮雪的身上激發,直衝雲霄攪動風雲。就是來人,也是瞪大了眼睛下意識的倒退了一步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這不是無垢劍氣……這是什麼劍氣?竟然如此的強悍?」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原本無情,何須忘情?原本無塵,自然無垢!無色,無相,無垢,無我1

千暮雪緩緩的睜開眼睛,兩道精芒彷彿閃電一般刺破蒼穹,刺破人心,刺破來人的心房。

「小師妹……你……不要怨我……」來人有些顫抖聲音響起,她不敢看千暮雪的眼睛,如此的冰冷,如此的冷漠。

忘情丹忘掉的,何止是對寧月的情感,她甚至忘掉了親情,友情。服下忘情丹之後的千暮雪就是一個真正的無情之人。

「師姐助我涅槃化蝶,暮雪謝你還來不及呢,為何會怨你?」千暮雪緩緩的站起身,仰望著天空長長的一嘆,「深陷情劫不自知,一語驚醒夢中人。暮雪多謝師姐成全……」

「你能如此想最好,師妹,大師兄那邊需要你的幫忙。」

「大師兄?」千暮雪淡漠的轉過身,平靜的盯著來人的臉,「與我何干?我見過他么?」

「小師妹,他是大師兄啊!你怎麼如此……說話?」

「師姐既然知道我已太上忘情,一切自然只遵循本心。暮雪從小到大從未見過大師兄,為何他有難我就該幫他?天下有難的人那麼多,暮雪能幫得了幾個?」

「這……」來人臉色突然一白,露出一絲難言的苦澀,「好吧,要你幫大師兄是師父的意思。」

說著,來人從懷中掏出一封信遞到千暮雪的身前,「師父的字跡你該還記得。」

千暮雪輕輕的接過,仔細的看完書信微微發力,書信被震成漫天的碎末。漠然的抬起頭,雙眼中彷彿蘊含日月,「可以,大師兄在哪?」

「涼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