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五十二章 逃出地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二章 逃出地牢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不知過了多久,被懸吊在橫樑上的寧月突然悠悠的醒來,兩根峨眉刺穿過了兩邊的肩膀,卡著肩骨的中間。鮮紅的血跡已經干卻,開裂的嘴唇輕輕的蠕動。

突然,寧月的眼神猛然將泛出兩道精芒,疑惑的抬起頭看著緊閉的牢門還有兩邊燃燒的正旺的火盆。琵琶骨被刺,按照正常來說,寧月此刻的功力應該已經盡廢。不僅如此,因為峨眉刺中的附帶內力,任督二脈也會因為峨眉刺而封禁。

但現實卻讓寧月大喜過望,峨眉刺不僅沒有封禁住自己的內力,就連經脈血管都已經小心的避讓開。這絕對不可能是寧月的運氣好,而是花千荷故意手下留情。

想起這個被自己傷透的女人,寧月心底再一次閃過一絲愧疚。如果花千荷不是身屬峨眉,寧月也許會和她成為真正的朋友。但是,沒有那麼多的如果,當初寧月既然決定這麼做,那麼他就已經做好了良心上的譴責。

手指微動,一道勁風突然襲來。一根髮絲彷彿活了過來出現在寧月的手中,髮絲在指尖如靈蛇般扭動。忽而柔能繞指,忽而堅如鋼針。

髮絲靈動的穿進鎖孔,手指翻飛輕輕一拉,銬在手腕上的鎖便被輕易的打開。輕輕的扭動著手腕,恢復了一些知覺之後,寧月再次輕輕的拔出穿過雙肩的娥眉刺。

身形一閃,人已來到牢門之外。透過監視的鐵窗嚮往望去,在地牢之中的峨眉弟子比起之前的少了很多。就算留守的也是撐著桌子打著瞌睡。

畢竟寧月被穿了琵琶骨,就算修為通天現在也是個廢人。所以峨眉弟子的警惕性也放鬆了很多。而且都是一些女子,精神力定然也沒男人這麼飽滿。

寧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一根髮絲靈巧的沿著縫隙鑽出,精準的穿入鎖孔。故技重施之下,監牢的鐵門再一次的被打開。微微打開一點,寧月一步跨出身形化作流光閃現在三個峨眉弟子身前。

手指急點,彷彿黑夜寒星。三個看守寧月的峨眉弟子連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便已經被寧月點中了穴道昏睡了過去。

地牢之中,狹窄綿長。寧月身形如鬼魅,出其不意措不及防,一路上勢如破竹的制服一個又一個峨眉弟子守衛。輕鬆的衝出了地牢。

但衝破地牢容易,離開蜀山卻難。蜀道雖難,但比起蜀山之道卻是如此的輕鬆。蜀山山道極其崎嶇,很多地方並沒有道,而是山脈之間橫架的鐵鎖之橋。而這些鐵鎖之橋只有白天才會連通,天黑之後就會收起。

峨眉派中,沒人知道哪些地方會有探知結界,除非峨眉弟子帶路,否則像寧月這樣一頭鑽進去,很有可能觸動結界警報,到時候,峨眉數千弟子群起而攻之,寧月就算三頭六臂也得跪。

踏出地牢之後寧月突然發現自己無處可去,雖然峨眉弟子都已休息,但寧月就連躲進某個樹蔭草叢的嘗試都不敢。自己越獄而逃,一兩個時辰之內必定有所發現,如果不能在這段時間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就必死無疑。

小心的潛入一處花圃之中,等待著有人出沒問一下口供。但此刻已經三更半夜,一連等了半個時辰,寧月都沒看到一個鬼影。正琢磨著是不是換個地方,突然間,無數光華升起,整個峨眉的護山結界瞬間啟動。

五彩的霞光彷彿突然開啟的彌紅燈,整個峨眉都剎那間變成了星空的海洋。而這一幕,寧月也在進蜀州之前就已經調查到,正是開啟護山結界的徵兆。

「難道我被發現了?」寧月的心頓時咯一下猛然間提到了嗓門口。

在寧月以為自己暴漏,正準備放手一搏的時候。整個峨眉剎那間沸騰了起來。無數峨眉弟子衝出房間或者堅守的位置如洪流一般向遠處掠去。

偶爾有幾道身影從寧月隱蔽的花圃上空略過。看他們整齊的方向,寧月剛剛懸起的心又輕輕地放下。趁著峨眉大亂的時機,寧月隱蔽的截住了一個峨眉男弟子。不費吹灰之力的將他打暈之後拖入花圃之中。

一道靈力之柱突然間的升空直衝雲霄,葉尋花苦笑的望著越來越多的峨眉弟子眼中閃爍著濃濃的絕望。他憑著記憶,從一條隱蔽的小道小心的潛上峨眉,打算趁夜將寧月救出。但他卻忽略了,他已經七年沒有回到蜀州了。

上蜀山容易,但峨眉之中的結界報警布局早已發生了驚天動地的變化。小心的避開守衛前往地牢,卻不小心觸動了結界。這下子,就是捅了馬蜂窩。

幾息時間,第一個峨眉弟子恰時趕到。葉尋花無奈,只好拔劍應戰。但是,越來越多的峨眉弟子前來,眨眼機就將葉尋花圍在中間。

能住在蜀山主峰的弟子,至少也是精英弟子。雖然不能說都是先天境界,但後天八九層境界的也絕對一抓一大把。但這並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他們其中還有執事,長老,這些人可都是先天境界的高手埃

而且熟知峨眉的葉尋花更清楚,在蜀山之內,峨眉劍陣的威力會被放大好幾倍。別說自己現在是半步天人合一,就是真正踏入天人合一,在這樣的局面下也是插翅難逃。

靈力之柱朦朧蕩漾,彷彿一條逆流直上的河流。葉尋花的髮絲根根豎起,彷彿衝天的高冠一般在水中微微蕩漾。無數弟子拔劍指著葉尋花,看著負隅頑抗的葉尋花也沒有急著進攻。

「我當是誰呢……你回到蜀州已經膽大包天了……竟然還敢上峨眉?」一個聲音從人群中突然響起,一名三十上下峨眉弟子擠出人群戲謔的笑道。

「哦?原來是金兄?七年未見,金兄倒是混成了峨眉長老了……」

「哈哈哈……葉尋花,套近乎也沒用!當年讓你跑了沒有把你打斷了腿押送倒師妹面前賠罪已經讓我抱憾到現在,今天你竟然不知死活的闖入峨眉,當年的遺憾終於可以實現了……」

「抱歉,金兄,你沒等我把話說完1葉尋花戲謔的淡淡一笑,「七年時間物是人非,你也混上了峨眉長老。但為何,七年時間你的武功卻沒有一點長進呢?」

「你說什麼?」金凱原本得意的表情頓時一僵,羞惱的臉色剎那間變得通紅,「好,好!既然如此,我倒看看你的武功有多大的長進」

「轟」一道靈力之柱衝天而起,劍氣縱橫一劍寒光化作接天劍氣狠狠的對著葉尋花的頭頂斬落。

葉尋花淡淡一笑,突然間手中的長劍綻放出萬道光芒。一劍長空,狠狠的迎向天空斬落的劍氣。彷彿極光衝破蒼穹,天空的劍氣剎那間碎化作漫天的星光。

金凱頓時呆立當場,七年前,自己的武功和葉尋花相差無幾。帶著幾個要好的師兄弟追的葉尋花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要不是關鍵時刻有個蒙面女子相救,葉尋花早就被他拿下了。

七年時光冉冉,葉尋花被逐出蜀州一去再無音訊。七年來,碧柔師妹的心堅若磐石,無論自己如何親近都碰壁而歸。漸漸地,金凱也徹底死心,化悲憤為動力,一直勤練武功從未有一刻懈擔

七年時光,不說突飛猛進但也進步神速。原本以為自己早已將同齡之人遠遠的甩在後面,就算峨眉最驚才絕艷的峨眉四劍自己比起來也不遑多讓。

但想不到,葉尋花再次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竟然如此輕描淡寫的打散了自己斬出的一劍。那麼,這些年的勤學苦練又是什麼?難道自己真的一直在原地踏步?

金凱愣住了,葉尋花的劍氣卻沒有。一劍趨勢不改的從天而降,帶著雷霆的威勢狠狠的向金凱的頭頂斬落。

「金長老小心1

「師兄小心」

一陣驚呼突然炸起,也在瞬間換起了金凱的心神。金凱頓時眼眶欲裂,連忙斬出一道劍氣想要阻攔葉尋花的劍。但可惜,此刻已經為時已晚。一劍狠狠的劈落,金凱匆忙之間發出的劍氣轟然碎。

「轟」衝天的靈力之柱瞬間破碎,金凱剎那間臉色一白,口吐鮮血的倒飛而去。

葉尋花頓時身形一閃,彷彿化身萬千蝴蝶一般穿過人群向遠處掠去。

「不好!他要跑1峨眉弟子紛紛反映過來,但葉尋花的身法何其的快速,幾乎已到殘影略過,人已出現在十丈開外的地步。峨眉弟子就算有心阻攔也無可奈何。

「嗤」突然間,三道劍光彷彿劈開黑夜的閃電一般劃破天空。葉尋花急速略過的身形卻彷彿時間定格一般停下。手中的劍急速揮舞,一連斬出萬道金芒在擊潰身前的劍氣。

身影急速倒退,一連退了十幾步才穩住身形。定睛一看,剛才攔截自己的,竟然是幾個峨眉女弟子,每一個都對自己露出咬牙切齒的兇狠表情。

葉尋花苦笑的搖了搖頭,而在葉尋花逃走計劃破產的瞬間,峨眉弟子再一次衝上將自己團團圍祝這一次,他們已經提高了警惕,不再放任葉尋花再一次突圍的機會。

「姓葉的,你害的三師妹出家為尼常伴青燈古佛,你還有臉上峨眉?這一次,我倒誰能再來救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