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五十三章 貧尼了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三章 貧尼了緣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這一次被圍,卻是讓葉尋花失去了所有突圍的希望。眼前的幾個,都是和碧柔一代最傑出的弟子。七年過去了,他們要不成了長老要不成了執事,先天境界毫不馬虎。葉尋花自問自己還沒本事突破那麼多先天高手的圍剿。更何況……峨眉劍陣和護山大陣不是說著玩的。

「峨眉劍陣,結陣1一聲嬌喝響起,周圍的弟子紛紛行動起來。無數的氣勢突然升起,在天空緩緩凝聚。峨眉弟子分三圈將葉尋歡圍在中間,緩緩的旋轉。氣勢融為一爐,形成一道無形的屏障將葉尋花牢牢的困在中間。

「嗤」突然間,一道劍氣亮起,化作閃電向葉尋花刺來。葉尋花的臉上在也掛不住笑容。靈力之柱越發的噴發,輕輕一劍擊潰了從天斬落的劍氣。

但是,他面多的峨眉高手又豈是一個?一道劍氣破滅,又是一道劍氣升起。無數劍氣,化作流星雨的斬落。葉尋花不斷的揮舞著長劍,不停的斬落襲來的劍氣。但是,體內的內力卻在劇烈的消耗。

劍氣如雨,星光密閉。葉尋花的身影也隨著舞動而迷糊了起來。但就算葉尋花的身法再高明,他所能挪移的範圍也就這麼大。斬落的劍氣越來越多,不斷的沖刷著葉尋花的靈力之柱。沒一會兒,靈力之柱便依舊劇烈的搖晃。

「你們還在等什麼?看熱鬧么?峨眉劍陣,斬1金凱高聲大喝,結成劍陣的弟子紛紛反映過來。現在是葉尋花侵入峨眉,不是峨眉弟子與他了卻恩仇。自然該是毫不客氣的招呼!

「嗡」一陣蜂鳴響起,葉尋花的心底猛然間咯一下。抬起頭,雙眼的星芒直刺天空凝聚的天劍。峨眉劍陣,天下無雙。比起武夷派的護山天罡北斗陣來說,殺傷力更勝。

天劍匯聚,突然化作流星斬落。葉尋花的心猛然間跌到谷底。雙手持劍,發出一聲響徹天地的怒吼。一道劍光衝天而起,彷彿打上天空的探照燈一般耀眼的令人無法直視。

「轟」劍光與天劍相撞,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氣浪。無盡的星光突然間爆碎,彷彿泛著光芒的雪花衝天飄落。葉尋花的劍氣突然爆碎,而葉尋花的驚恐之中,天劍依舊趨勢不改的衝天斬落。

「轟」

天地震動,衝天而起的靈力之柱轟然破碎。無盡的靈力潮汐彷彿海浪一般席捲天地。峨眉劍陣也如同海浪一般翻捲起來,沿著圓心向外緩緩的擴散。

震蕩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鎮壓,在捲起潮汐的時候剎那間靜止了下來。煙塵散盡,葉尋花單膝跪地拄著長劍劇烈的喘息。

鮮紅的血絲沿著嘴角緩緩的滴落,散落的髮絲凌亂的垂下遮住了眼帘。葉尋花很狼狽,他只是半步天人合一,而峨眉劍陣的威力就是真正的天人合一都無法從容的接下。

不是每個人都是寧月,不是每個人都能像寧月那般一舉斬破峨眉劍陣。莫倉他們不行,葉尋花更不行。顫抖的手艱難的拄著長劍緩緩的站起,就算敗,就算死,葉尋花也不容許自己跪著。

「他已深受重傷,峨眉弟子聽令,將他拿下等掌門回山之後再行發落1一個清冷的響起,最先對葉尋花出手的峨眉女弟子冷冷的喝道。

突然,一道劍光亮起,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劍寒光狠狠的斬向早已搖搖欲墜的葉尋花。

金凱的表情無比的猙獰,彷彿對葉尋花有著刻骨的仇恨。原本,他對葉尋花只是敵意,因為葉尋花致使碧柔師妹落髮為尼。但這已經過了七年,哪怕原本瘋狂的怨恨也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沖淡。

但是……千不該萬不該,葉尋花不該在眾目睽睽之下將自己輕易的打敗。自詡為天才的金凱如何能容忍自己七年的苦練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七年前自己還比葉尋花略勝一籌,他不能允許曾經的手下敗將比自己更強。

什麼拿下?什麼聽候掌門發落。死人,是不需要發落的。擅闖蜀山金頂,被斬殺也是合情合理!

劍光炙熱,彷彿閃電一般落在葉尋花的頭頂。金凱猙獰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他該死,讓自己當眾出醜就該死……

「住手」一聲嬌喝突然間響起,在聲音響起的瞬間,金凱的劍光突然間破碎。如此的輕易,如此的無聲無息。

金凱獃滯的定在原地,臉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慌亂。自己的這一劍何其的出其不意,何其的刁鑽歹毒。峨眉在場有上千弟子,但誰也沒能反應過來。能在這樣情況下攔下自己一劍的,修為該何等的驚天動地?

一道青色的身影彷彿憑空出現一般出現在葉尋花的身邊,青色的麻布衣衫,青色的布帽。唯有那年輕的,精美的容顏還散發著令人窒息的魅力。

出水芙蓉,天然雕飾。那一襲僧袍也無法掩蓋眼前這個女子的美麗。女子手執念珠,緩緩的掐動,「得饒人處且饒人,金師兄,他已無力反抗,你又何須非至他於死地?」

「碧柔……」葉尋花猛然間瞪大了眼珠,看著如此模樣的碧柔,他的心就不住的顫抖。當年那個天真浪漫的女孩,如今卻斬斷塵世伴隨青燈古佛。如果當年能明白,也許就不會留下這麼多年的遺憾。

「阿彌陀佛,貧尼法號了緣!葉施主別來無恙?」

「碧柔師妹,你……你竟然離開靜堂了……你為了他……竟然離開了七年未出的靜堂……你還是忘不了他……你還是愛著他是不是?」金凱暴怒的嘶吼道,眼眶中寫滿了無盡的癲狂。

「金師兄慎言,我要想離開,隨時可以離開靜堂,與是不是葉施主出現無關。葉施主好歹也是武林中鼎鼎有名的人物,還是由掌門發落的好……」

金凱當然不信,什麼隨時可以離開?七年未出靜堂,為什麼偏偏今夜出來了?為什麼葉尋花一來你就出來相見?如果不是因為葉尋花,誰會信?

但是,金凱卻無力反駁!碧柔不是他的誰,她愛怎樣誰也管不著。更何況,碧柔身上激蕩的氣勢告訴金凱,碧柔的武功也比他高,而且高出的還不是一星半點。

「對不起……」葉尋花蠕動著嘴唇,過了好久才擠出這麼一句話。對碧柔的所有愧疚,都深藏在這三個字之中。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沒有什麼對得起對不起,一切皆是緣,一切皆是孽。你沒有對不起誰,是我自己選擇了卻塵緣。葉施主,你不該來1

「我知道,但有些事……我必須要做1葉尋花淡然的一笑。

「你要做的事是做不成了,就連你自己,恐怕也無法脫身。明日掌門就會回來,是生是死,皆在她一念之間!阿彌陀佛,施主好自為之……」

「將膽敢擅闖峨眉的狂徒拿下,廢去武功,明日由掌門親自發落」在碧柔身後的峨眉弟子大喝一聲,一眾峨眉弟子紛紛上前就要將葉尋花拿下。

「錚錚錚」

突然間,響徹天地的琴聲毫無徵兆的升起,彷彿來自九霄雲外,又彷彿無處不在。天空突然間變得五彩斑斕,一道劍氣彷彿憑空出現一般落下九天。

「不好,結峨眉劍陣」金凱大驚失色,這倒劍氣的威壓,彷彿天地的加持。

「阿彌陀佛」碧柔輕念佛號,突然間,一道無色的霞光出現在周身,碧柔就像沐浴在佛光中的佛陀。眩美的光芒將他整個身形吞沒,一道五色的光柱,化作箭矢一般狠狠的撞向天空的天劍。

「咦?極情劍氣?」寧月心底震蕩,這倒五彩的霞光寧月曾經見過。那種美麗,溫柔,甜蜜,彷彿要讓人深陷其中。千暮雪以此一劍斬殺薛無意一幕,也曾震撼了寧月的心。寧月實在無法相信,眼前這個出家為尼的女人,竟然也領悟了極情劍道。

「轟」五彩的劍光爆碎,寧月的琴心劍魄依舊趨勢不改的向底下的峨眉劍陣斬落。就算是極情劍氣,但碧柔卻不是千暮雪,她更不是武道高手。天人合一之內,沒人再會是寧月的對手。

「轟」一劍斬落劍陣,與劍陣的屏障劇烈的相觸。從天俯視,峨眉的劍陣彷彿波濤水浪一般的翻滾。無數的瀲漓蕩漾開來,突然間,琴心劍魄爆炸開來。一道白光衝天而起射向無盡的高空。刺眼的白光遮蔽了所有人的眼睛,狂風席捲,峨眉劍陣飛速的擴散,峨眉弟子急速的倒退。

「何人膽敢來我峨眉鬧事」一聲嬌喝響起,一道拂塵衝天而降,彷彿游龍一般攪動天地。驚起的衝天巨浪和漫天的煙塵彷彿剎那間被拂去了一般消失不見。

花千荷遲遲沒有出現,他不想再面對寧月,更不想給他唯一留下的機會都破滅。但是……葉尋花的出現出乎了他的預料,而寧月一劍斬落之後,花千荷知道她再也不能當做不知道。

花千荷的到來彷彿給了峨眉弟子無窮的信心,一眾峨眉弟子再次結陣,長劍直指煙塵中心的巨坑。

「人呢?」

終於,峨眉弟子們發現了問題,煙塵之中,那道白色的身形只不過是遺落下來的一件衣服。根本就沒有葉尋花,或者剛才出手的神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