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五十四章 峨眉金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四章 峨眉金頂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跑了?看你們往哪跑」又一聲嬌喝傳來,一道紫色的身影彷彿天女散花一般緩緩的飄落。段輕璇因為嫁給了莫倉,平日里是住在青城的。因為柳葉青召回,所以才和莫倉兩人住在峨眉。

段輕璇原本是側峰弟子,這一次回峨眉思念側峰所以就搬離主峰住到了側峰。這也致使大戰了這麼久,段輕璇才堪堪來遲。

「花師妹,你不是穿了寧月的琵琶骨么?怎麼會讓他逃了出來。剛才那一道五色劍氣絕對是他,絕對不會錯1

「段師姐1花千荷臉色一如既往的平靜,淡淡的眼波無比端莊寧靜。輕輕的轉過臉看著眼前依舊冒著青煙的坑洞,「小妹的確穿了他的琵琶骨,但實在想不出來他為何能脫困而出。這寧月,當真厲害,似乎從他初出江湖以來,就從未有人能看清他的手段……」

「哎」段輕璇臉色瞬間柔和了起來,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拍了拍花千荷的肩膀。她段輕璇會懷疑任何人唯獨不會懷疑花千荷。要論對寧月的刻骨仇恨,這世上還有誰能比得上花千荷?

兒子,丈夫都喪命於寧月之手。如果不是掌門有令要明天才能殺他,估計寧月在峨眉根本活不了一時半刻。

「寧月師承不老神仙,而不老神仙又是當今的武林神話,橫跨三代天榜,有些神乎其技的手段也不足為奇。若不是知道那一位還活著,就是你與他有再刻骨銘心的仇恨也不能殺他。

好在上天垂憐,有那位替我們擋著。就算寧月一時逃的了,也絕對逃不出峨眉。眾弟子聽令,封禁峨眉各峰之間的進出。無論是誰,都不得出入。所有弟子全部歸回,不可隨意走動,而後由各長老帶領,就算掘地三尺也要給我將他找出來1

「是,弟子遵命」

一眾峨眉弟子立刻抱拳領命,紛紛退去,眨眼間化作洪流飛向各處。而在人群中,那一襲青色的僧袍如此的扎眼,也第一時間吸引了花千荷的注意力。

「了緣」

碧柔身軀一震,驟然間停下腳步。臉上閃過一絲掙扎,最後還是平靜著臉龐緩緩的踱到花千荷的身前,「弟子……參見師父」

「你落髮多久了?」

「回稟師父,六年零七個月……」

「快七年了……你有後悔么?」花千荷的聲音無比的溫柔,又無比的心痛。這是她最得意的弟子,甚至將她當成了自己的兒女。碧柔無論天賦,勤奮都是在眾多峨眉弟子之中出類拔萃的。

而且七年閉關,雖說出家為尼但修為武功卻是突飛猛進。曾經她在二代弟子中能進前二十。而現在,她的武功卻已經將多數自己一輩的師門前輩給比下去了。

「啟稟師父,了緣從未後悔1碧柔的聲音過了許久才幽幽的響起,但顫抖的聲線卻說明著,她的內心並不是如她口中說的那麼堅定。

「你騙不了為師1花千荷輕輕的說道,「我能認出你的劍意,不離不棄,至死不悔!你能閉關七年便能成就半步天人合一之境,這說明你的心並沒有真的心如死灰。而現在,他回來了,再一次出現在你面前,難道你就真的打算這樣放棄?讓孤獨和遺憾伴隨你一輩子?」

「呃?師父」碧柔猛的抬起頭,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花千荷,「師父……葉尋花他……他是……他是我們的……」

「敵人不敵人原本就沒有那麼明確的界限!寧月是我們的敵人,但葉尋花從來都不是。他這一次出現在峨眉無非是想救出寧月。而我們追殺葉尋花,也無非是想引寧月現身而已。

你是我的弟子,你的幸福就是為師的幸福。等此事一了,我們會留下葉尋花一條性命。到時候能不能將葉尋花對峨眉的怨恨化解,就看你的了。碧柔,今天開始蓄髮吧,出家七年……也差不多了1

「師父,弟子……」

「我都看到你的有情劍氣了,你還要自欺欺人?」

「是,弟子遵命1

蜀山之巔,五光十色。斑斕的結界彷彿照亮了天空。但是,這些結界可不像天幕結界那般可攻可守,這些結界只保留著簡陋的感應功能。

所以,一旦結界感應到異常,峨眉弟子就會蜂擁而至結陣禦敵。但是,無論他們如何的搜尋,寧月和葉尋花兩人彷彿是失蹤了一般不見人影。

一處雕砌鏤空的牆角,花圃之中微微搖曳,又在剎那之間靜止了下來。這是一處花園的後院,而圍牆之外,就是深不見底的懸崖。一彎圓月,掛在天上如此的孤寂。

身後的喧鬧已經漸漸的平靜,而峨眉之內的刀光劍影卻還在繼續。花叢之中,寧月和葉尋花就這麼貓著,兩人對視,突然都輕輕的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寧月憋著笑意,戲謔的問道。

「沒什麼,我認識你也快三年了,倒是實在沒見過你如此狼狽的樣子。穿著囚服不說,頭髮還被燒了一半。最為好笑的是,你的臉竟然已經黑的跟鍋底似的。你是鑽峨眉的煙囪里去了么?」

「你還有臉說,我眼看著要逃出升天了,誰知道你這傢伙突然來峨眉,還那麼倒霉的被他們發現了。峨眉的結界這麼刁鑽歹毒,只好爬著煙囪來救你了1

「我好心來救你,你倒是埋怨我起來了?你要有本事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峨眉再說這大話。不過說真的,我還真沒想過你能逃出地牢,你怎麼做到的?」

「這世上,有沒有什麼牢房能關得住余浪?」寧月眨巴著眼睛問道。

「目前……還沒有1葉尋花低沉思了一會兒說道。

「那不就得了?關不住他,自然也關不住我1寧月很裝逼的昂起頭,得瑟的說道。

「切!前提是你還能動啊!難道峨眉這麼好心沒給你穿琵琶骨?」

「看到這兩個傷口了么?你覺得呢?」寧月指著自己肩膀上的兩個血洞反問道。

「沒理由啊!被刺了琵琶骨,就是武道高手也得束手,你是怎麼做到的?」

寧月的臉色突然陰沉了下來,眼神閃躲微微的撇開望向遠處。

「對了,你為什麼笑?」葉尋花知道寧月一定有難言之隱,也不再繼續糾結轉移話題的問道。

「沒什麼,就是看你帶著我鑽狗洞這麼嫻熟,想來以前也沒少竊玉偷香。說說,聽說你在峨眉待了半年,禍害了幾個峨眉弟子?」

「你以為我像你?」葉尋花不耐煩的別過臉望著遠處,「今天我又見到她了。看著她真的斬斷了塵緣,我的心底突然好難受。如果現在有酒,我希望大醉一場1

「做夢吧,還酒呢。酒沒有,尿倒是有點了!話說你帶我到這裡做什麼?前面就是懸崖,後面是一大群恨不得將我們碎屍萬段的峨眉弟子,你這不是把我帶到絕路么?」

「我啥時候會害你?」葉尋花神秘的一笑,伸出手指指著遠處一座隱約的山峰。這座山峰,竟然比峨眉所在的蜀山還要高上數十丈。

「看到那個了么?」

「那是什麼?與我們這裡相隔千丈距離。就算我的輕功再好也過不去,除非……我能馬上突破武道修為能夠御風踏空。但是,我要有這本事,還要對峨眉慫么?直接懟就是了1

「都說峨眉金頂,但世人卻不知道,峨眉是峨眉,金頂是金頂!我們所在的蜀山之巔乃峨眉門派所在。但金頂,卻是指那裡1

「那裡?」寧月好奇的問道。

「對!每當太陽升起的時候,萬道金光會最先照在這座山峰之巔,將山峰染成金色,金頂因此而得名。峨眉金頂,是峨眉的禁地所在,凡峨眉弟子,都不允許靠近金頂。而且,峨眉弟子,知道那裡是金頂的也寥寥無幾。所以,就算峨眉弟子,也沒多少知道峨眉還有一個禁地。我們躲到那裡去,他們應該想不到。」

「既然沒人知道這是禁地……那會不會有人好奇誤闖呢?」寧月疑惑的望著遠處的山峰問道。

「誤闖?你知道我們身後的院子是誰的么?」

「誰的?」

「歷代峨眉掌門的室!而且只有這裡,是離金頂禁地最近的地方。其他地方,也只可仰望而不可及。所以,峨眉弟子不可能誤入金頂。」

「是么?」寧月心底還是有些疑惑,望著遠處的相隔千丈的山峰,寧月心底卻是在打鼓,「相隔這麼遠,我也過去不去埃」

「我帶你來,自然是有辦法過去了1葉尋花一臉得意的說道,看著我跳下的位置,跟著我跳!

說完,寧月還沒來得及制止,葉尋花就已跳下了懸崖。望著葉尋花呼呼的衣裳起舞的聲音,寧月只好捏著鼻子硬著頭皮跟著一躍而下。

懸崖之下,雲海深處。沒一會兒,寧月就感覺置身在雲層之中。水汽瀰漫眼帘,不一會兒就已將身體打濕。寧月猛然提氣,腳尖輕點,彷彿腳下的空氣都是堅實的地面。身形下墜的速度猛然間的緩了下來。而體內奔騰的內力,卻是在急劇的消耗。

沒有借力,一身輕身功夫全靠內力支持,就算寧月輕功再高,也有些吃不消。但也好在,沒過多久,寧月便在迷霧之中看到了腳下那一塊凸起的平台越來越近。

「喝」一身悶哼,寧月身形急速旋轉,彷彿鴻羽一般穩穩地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