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五十五章 捕神再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五章 捕神再現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啪啪啪」還沒等寧月喘一口氣,身邊的掌聲就清晰的傳來,「不錯不錯,這三十丈的距離,寧兄硬是飄了一刻鐘才落地。就這提氣縱橫的本事,武林之中也絕無僅有埃」

「你是存心看我出洋相是不是?沒讓你看成,真讓你失望了1寧月沒好氣的白了一眼,「現在怎麼辦?往哪走?」

葉尋花沒說的,摸索著緩緩的來到平台的邊緣。因為這個台階正好在雲海之中,就算白天兩人近在咫尺也看不清對方更何況現在是晚上。

「刺啦啦」一陣鐵鏈的聲音響起,「找到了1葉尋花驚喜的叫道。寧月聞聲走去,方向葉尋花的手中正拽著一根黝黑的鐵鏈。

「這是通往金頂禁地的路?」寧月臉上漸漸掛起了淡淡的笑容,只要有鐵鏈,那麼對於這兩個輕功都不錯的人來說就不算問題。

「不錯,寧月,跟上1說著,葉尋花的身形一閃,化作閃電踏上鐵鏈向對面衝去。而寧月也輕輕一點,人已化作流光輕輕的落在鐵鏈之上。

這條鐵鏈不知道是什麼製成,浸透在雲海之中,常年沐浴在水汽之內。無數歲月,非但沒有跡斑斑反而還一直光潔如新。

腳下借力,彷彿是奔跑在蹦床上一般,幾個起落,不遠處的金頂就已經近在眼前。鐵鏈的另一頭,也是一面凸起的平台,這讓寧月不得不懷疑,這真的是大自然的巧合么?還是人為開鑿而成?如果這裡以前並沒有平台,那麼倒是誰有這麼大的威力將兩座山峰削出一面如此壯觀的平台呢?

落到對面,映入眼帘的是一個黝黑深炯的山洞。踏入山洞,水汽也漸漸的稀薄,眼前又可以看見東西。山洞之內,蜿蜒綿深,寧月跟著葉尋花走了幾百步才見到葉尋花狼狽的一屁股靠在牆壁上坐下。

「你怎麼了?」寧月關切的問道。

「連綿大戰,內力早就空了,坐下來休息一下回復一下體力1

「不往前走了?」寧月好奇心大起,既然是峨眉禁地,那麼一定有什麼隱秘。寧月心癢的望著無盡的深洞想要一探究竟。

「走什麼呀?我們躲在這裡,他們應該不會想到。等過了幾天,讓他們以為我們已經離開峨眉了,防衛鬆懈了,我們再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回去。」

「葉兄,你對峨眉禁地這麼了解,想來你也進來探尋過,峨眉禁地為什麼會成為禁地?裡面到底有什麼?」

「我如果說我沒來過,你信么?」葉尋花淡淡一笑問道。

「你沒來過?沒來過怎麼這麼熟?」

「七年前,我是峨眉的賓客,當年峨眉上下還一心撮合我和碧柔兩個,除了幾個討厭的傢伙沒事找找我麻煩之外,我在峨眉的日子還是很是瀟洒的。

峨眉的藏書閣也對我開放,當然,峨眉武功就不行了。畢竟偷學他們武功此乃大忌。那段時間,我整天畫畫看書,有一天在藏書閣隱蔽的角落發現了一本古卷。裡面記錄著峨眉的入門劍法,想來也是峨眉開山祖師當年親手書就的一本。

而在那本古卷的最末頁,正是記在了這個金頂的秘密。當時我也是隨便看過就放回原處,想不到今天竟然派上用場了。話說,你在摸索什麼?」

「既然是境地,總不會一直這麼黑不溜秋吧……找到了1寧月大喜,從山壁的夾縫中抽出一個杆子。手指驟然發光,一支點中手中的杆子。火苗嗖的一下竄了出來,火光照亮,眨眼間眼前變得通亮了起來。

舉著火把,寧月望著漆黑的深洞有些躍躍欲試。而坐在地上休息的葉尋花臉上卻有些掙扎,「寧兄,這裡畢竟是峨眉的禁地,我們貿然探尋……不好吧?萬一裡面有什麼機關陷阱被我們觸動了,好不容易找到的棲身之所不是前功盡棄?」

「葉兄,這個禁地我看了一下年份,上面開鑿的痕在兩千年以上。而峨眉的歷史也不過是千年左右,中間還經歷過幾次大劫。這個禁地應該是比峨眉更早的存在,我覺的被封為禁地絕對不是因為兇險,而是因為裡面隱藏著什麼秘密。」

「寧兄的意思是……」

「都到了這裡,不探查一番豈不可惜?」

「好吧1葉尋歡利索的站起身體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我就陪你探尋一下這個傳說中的峨眉禁地1

兩人舉著火把向前探去,寧月一直關注著火苗的跳動。隨著深入,火苗非但沒有減弱,燃燒的反而越發旺盛。由此可見,這個山洞之中絕非是密封的。

七拐八繞,一連走了上千步,兩人才算到了一處比較寬廣的地方。火把照亮的範圍,寧月發現了架在山壁上的火盆。點燃了一圈的火盆,整個空間頓時亮堂了起來。

這裡像是一處隱士高人隱居的石屋,裡面石凳石桌,石鍋石灶都齊全。而當寧月回過頭的一瞬間,整個人卻頓時僵直的呆立當常

因為在石床之上,竟然躺著一具屍體,而這具屍體的服飾,卻讓寧月整個人如遭雷霆萬擊一般。寧月的心猛然間加速跳動,寂靜的空間之中,彷彿只能聽到那如敲鼓的聲響。

寧月身形一晃,閃電般的來到屍體的身邊。眼前的人,異常的高大魁梧,滿臉的絡腮鬍須盡顯猙獰。微閉的眼帘彷彿睡著了一般的寧靜。身上金色的飛魚服,卻是如此的扎眼。

普天之下,只有一個人可以穿金色的飛魚服。捕神楚源,這個在離州燕返水閣匆匆一別之後就失蹤的傳說,但想不到卻死在了峨眉的禁地之中。

「他是……捕神?」

「不錯!捕神1寧月咬牙切齒的從口中擠出這四個字,「峨眉派,好大的膽子!竟敢連捕神大人都敢殺害!他們是真的不顧峨眉千年傳承了,只要捕神的死訊傳入京城,朝廷大軍頃刻就能到1

說著,寧月伸出顫抖的手,在捕神的身上摸索了起來。果然,在楚源的懷中,寧月找到了一面紫色的令牌。通體紫色,彷彿水晶般透明,金色的紋理之中,流動著炫目的光彩。

寧月的眼神瞬間變得冰冷,這是捕神令牌,大周天幕府之中,唯一一面求天機閣動用天材地寶製成,可以不需要通過天幕法陣向天下天幕府發號施令的令牌。而有了這面令牌,寧月也無需離開蜀州就可以向朝廷求援。

寧月緊緊的握著令牌,胸口發齣劇烈的震蕩。終於,寧月的眼中迸射出一道懾人的精芒。手指掐動,啟動了捕神令牌。在寧月啟動令牌的剎那,令牌突然發出耀眼的白光。白光之中,無數滾動的符文亮起,在白光之中彷彿游魚一般跳躍。

符文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漸漸的,白光爆開,在寧月的周身形成一座以符文構建的矩陣。而寧月的身體也漸漸的在符文陣之中消失。

「寧月……這……這是什麼?」葉尋花大驚失色,有些惶恐的盯著眼前難以想象的變故。

「這是啟動捕神令牌,峨眉竟敢害死了捕神大人,這一次,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他峨眉!作死做到這份上的,也算絕無僅有了。」

「那……朝廷大軍前來,蜀州不是要生靈塗炭?還有……峨眉持有九州馳援令,如果峨眉發動九州馳援令,那麼朝廷和九州武林是不是要兵戎相見?」

「捕神令牌可以秘密向朝廷輸送情報,峨眉不會知道我已經通知了朝廷,到時候,朝廷大軍突然出現,峨眉要想發動九州馳援令也已經晚了。峨眉殺了楚源,卻沒有收走他的捕神令牌就是他們最大的錯誤1

寧月話音落地,手指紛飛,快速的輸入一段極其繁瑣複雜的指令。眼前符文矩陣猛然間散開,彷彿一條游龍衝進寧月的腦海。

開啟捕神令牌的辦法是莫無痕私下裡告訴寧月的。也許在莫無痕的心底,這個捕神之位早晚是屬於寧月的。所以寧月很輕易的啟動了捕神令牌,並能得以操控。

符文鑽入寧月的精神識海,獲取了寧月想要表達的訊息之後衝出了寧月的精神識海,並退回到了捕神令牌之中。光芒漸漸的消退,彷彿被捕神令牌吸盡一般全部鑽入到這面似玉非玉的令牌之中。

令牌靜靜的懸浮,緩緩的落入寧月的手中。寧月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眼睛再次看向楚源的屍體。這一次,寧月的訊息分兩步傳送。四大神捕每人一份,告知蜀州大變速來支援,並將賀全年給予的地圖路線一同傳送了出去。

而另一邊卻是傳給莫無痕,將自己來到蜀州之後的一切原原本本的交代了一遍,並且連帶著賀全年交給自己的珍瓏火炮技術一併傳出。

寧月不敢保證自己在回京之前不會遇到危險,這種關乎國家未來的機密,還是儘早的交給莫無痕的好。

「通知朝廷了?朝廷的的大軍何時到?」葉尋花有些低沉的問道。

「快則三天,慢則七天,不過三天之內,天幕府的高手一定會到!咦?」突然,寧月輕咦了一聲,因為他想了一個剛才都沒有在意沒有注意到的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