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五十六章 八門鎖魂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六章 八門鎖魂陣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怎麼了?」葉尋花疑惑的問道。

寧月沒有回答,而是再次摸上楚源的胸膛。雖然知道習武之人,修為越高,死後屍體保存的時間越長。但寧月從來沒聽過人死了還能保持身體溫熱的。身體恆溫,就代表的血液內臟還在給身體提供熱量。

「捕神大人的身體……還是熱的?」寧月臉上頓時露出了驚喜,「捕神大人還活著?但是……為什麼會這樣?明明活著,卻感受不到呼吸,彷如死了一般。」

「當真?」葉尋花臉上竟然也露出了大喜,「如果捕神還活著,朝廷是不是就不會大動干戈致使九州大劫?如今北地三州已經如此動蕩,再加上九州武林群起攻之,可能會生靈塗炭埃」

「峨眉是一定要滅的,不說捕神有沒有事,就是他們出手覆滅天幕府,朝廷也絕對容不得他們。尋花……你幹啥呢?脫捕神大人的衣服幹啥?」

葉尋花扯開了楚源的衣襟,頓時讓寧月倒吸了一口冷氣。在楚源的心口,有一朵如淚滴一般的血痕。彷彿心臟被細劍一劍刺穿一般。但這個血痕,卻隱藏在皮膚之下,表皮之上沒有一點傷痕。

「相思淚……果然如此……竟然是相思淚……」葉尋花吶吶自語,眼中精芒閃爍臉也掛起了怪異的震驚。

「相思淚?那是什麼?」寧月凝重的問道。

「這是南疆的一種奇毒,毒性異常的怪異。中了相思淚之後,心門口會凝聚一滴如血淚的痕。而中毒之人,就會陷入假死狀態,不到解毒之刻,中毒之人就不會蘇醒。」

「哦?竟然有這麼奇怪的毒?那如何解毒?」

「相思淚,至親血!欲解相思淚,必須至親血。需要至親之人的血,淋在中毒之人的身上相思淚才會解開。天幕捕神可有至親在世?」

「至親血?就是父母子女?別無其他辦法?」寧月的臉色頓時白了,這是他第一次遇到明知道如何解毒而束手無策的情況。

「沒有!至少我知道的沒有!南疆之毒,皆是以詭異匪夷所思著稱。說這是毒,實際上卻是蠱。蠱蟲居住在宿主的心臟之中,別無辦法。」

「天幕府記載,捕神楚源是孤兒,自幼被天幕府挑中。所以不會有父母在世,而楚源終身未娶,也沒有子女在世。難道……就真的沒辦法了?」

好不容易看到希望,但又生生的破滅。這種打擊讓寧月的心底很不好受。帶著凝重,寧月輕輕的一嘆,舉著火把再次向更深處的山洞走去。

「你……還要往裡走?」葉尋花看著寧月疑惑的問道。

「所謂的禁地,總不可能因為放了捕神大人才成為禁地的吧?而且,到了這裡之後,我總感覺裡面有什麼東西在呼喚我。我想進去看看。」

「那好吧,我陪你一起去1葉尋花說著,身形一閃來到了寧月的身邊。兩人舉著火把,繼續往裡走。蜿蜒的山洞開始上升,盤旋的坡度彷彿一條盤起來的巨龍。寧月更加的確定,這裡絕對不是天然形成的,就沖這個神秘的山洞,絕對是人工精心雕鑿而成。

終於眼前出現了一道光亮,在即將踏出洞口的時候,寧月停下了腳步。心臟跳動的速度越發的激蕩,但不知為何,寧月心底有一些膽怯。直覺告訴他,一旦踏出洞口,眼前的場景一定超乎他的預料甚至能震撼他的心神。

「難道,前面是山頂?」葉尋花也如同寧月停下腳步,心底有些疑惑的問道。

「這不是明擺著么?而且……現在已經天亮了。」寧月說著,山洞外的顏色突然變化了起來,萬道金芒突然閃現,彷彿將洞口外的整個天地都染成了金色。

寧月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移動腳步踏出洞口。不出意料,這裡的確是峨眉的金頂之上。當天邊的日出剛剛鑽出天際,金色的陽光將金頂變成了黃金的世界。

但是,如此壯觀華麗的日出場景,寧月卻沒有心情欣賞。因為在眼前,出現了一個震撼心靈的一幕,一個讓寧月原本壓制的奔騰怒火如火山爆發一般的噴涌。

眼前的懸崖邊上,擺設著一個祭壇。祭壇之上,是一柄數丈高的石劍牢牢的插在堅硬的石頭之中,彷彿這柄石劍原本就該長在哪裡,經受這風吹日晒,滄海變遷。

而在石劍的周圍,以五行八卦之陣擺放著數十具骷髏。每一個都是以跪倒的姿勢對著石劍叩拜,每一具屍體身上,都穿著飛魚服。

他們都是天幕府的捕快,他們都是寧月的同僚。這就是為何會讓寧月爆發出滔滔怒火的原因,峨眉憑什麼?憑什麼讓自己的弟兄就算死了還要對著峨眉劍叩拜?峨眉,配么?

感受到身邊的寧月粗重的氣息,一旁的葉尋花輕輕的拍了拍寧月的肩膀,就算葉尋花平時多麼維護峨眉和峨眉的關係如此的淵源,這一次,葉尋花也由心的認為峨眉錯了。

見到峨眉,天幕府退避三舍!這句流傳在九州響噹噹的名言可以說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雖然葉尋花也不知道其中的因由,但可以肯定,天幕府已經給了峨眉最高的禮遇和尊重。

但是,峨眉做了什麼?連死者為大這個基本道理都不懂?褻瀆死者,讓天幕府捕快哪怕風乾成骷髏都要對著峨眉劍叩拜?這已經在挑釁底線。

「尋花,你知道眼前的這個是什麼么?」寧月突然開口問道。

「不知道!但我知道,峨眉這麼做也實在過分。我們將天幕府的弟兄屍體收斂了吧?」

「知道我被峨眉擒住之後,為什麼沒有直接殺死我而是將我帶上峨眉打入地牢么?我清楚的聽到柳葉青說三天之後將我活祭,也就是今天。

我一直不明白何為活祭,但看著這個我算是明白了。這就是活祭!你看這些弟兄的屍骨,他們不是事後被擺成這個模樣。而是他們被擺成這個模樣之後被殺死的。

因為眼前的陣法有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名字八門鎖魂陣1

「八門鎖魂陣?那是什麼?」

「上古巫術之中,禁錮死者靈魂的法陣,一般用來打開封禁,或者祭煉邪魔法器的辦法。峨眉竟然用八門鎖魂陣禁錮天幕府捕快的魂魄,這個就算上古時期都屬於天地不容的邪法。峨眉,已經徹底墮落邪道了!尋花,你說峨眉要是不滅,還有天理么?」

「竟然是這樣……峨眉為什麼要這麼做?」葉尋花有些無法理解,到底是對天幕府抱有何等的仇恨,才能讓峨眉做出如此令人髮指的事?

「我不知道峨眉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我知道,峨眉讓我弟兄的亡靈不得安息。尋花,你退後」

「你要做什麼?」葉尋花的心猛地提了起來,「別衝動,要是被峨眉發現了,我們就死定了……」

「發現?呵呵呵……我只知道,峨眉罪無可恕,罪該萬死」寧月突然間暴怒的嘶嚎,隨著聲音落地,一道神魂虛影突然間升起,彷彿怒目金剛一般仰天長嘯。

手指舞動,一具無形的長琴落在神魂虛影的手中。手指飛舞,一道天地的琴聲突然間奏起。琴聲激蕩,彷彿天地間散落的音符。一道五彩的劍氣突然間凝結,天空的雲層猛然間匯聚。

突然出現的天地異象瞬間驚動了峨眉上下,峨眉弟子在蜀山之巔找了寧月兩人一個晚上而一無所獲,在天地異象升起的瞬間,紛紛向遠處的金頂望來。

「不好是金頂禁地1花千荷和段輕璇的眼中突然閃過一絲驚慌,連忙躍出人群向金頂望去。

「金頂禁地?金頂不是在這裡么?」莫倉疑惑的問道,但眼睛卻死死的望著遠處天空中那道引動天地的劍氣。那道劍氣如此的熟悉,又如此的讓莫倉咬牙切齒。

「峨眉是峨眉,金頂是金頂。我們找了他們這麼久,難怪一無所獲,原來……那兩個混蛋是躲到了禁地之中。花師妹,我們去將他們拿下1

「段師姐,那可是禁地啊!沒有掌門之令,我們誰也不能……」

「寧月都闖進禁地了,還在乎這些?」段輕璇頓時暴怒的反駁道,花千荷臉上閃過一絲掙扎,最終還是默默的點了點頭,「師姐,我們走1

「斬1寧月大喝一聲,劍氣彷彿跨越了時空狠狠的向八門鎖魂陣斬下。

「轟」驚天的氣浪彷彿一道水柱衝天而起,爆炸的餘波席久潘魂陣之中,突然閃爍出無盡的符文,光芒虛影之中,數十道虛影在符文之中流轉。

「弟兄們,你們受苦了……解脫吧1寧月眼角崩裂,體內的乾坤混元功急速的旋轉,五彩的劍氣再次爆發出炙熱的光芒。劍氣突然扭曲了空間,也扭曲了八門鎖魂陣上面的防護結界。

「」一聲脆響,彷彿冰層開裂的聲音。八門鎖魂陣的結界之上,漸漸浮現出道道裂紋。在寧月奮力的一劍之下,裂紋越來越大終於在劍光中轟然碎。

劍氣趨勢不改,狠狠的向那柄石劍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