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五十七章 上古神器,太始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七章 上古神器,太始劍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轟」

又是一陣白光炸亮,又是一道驚天的浪潮席捲天地。驚濤拍浪,碎石穿空。寧月粗重的呼吸起伏著胸膛,八門鎖魂陣超乎他想象的強悍,斬破鎖魂陣,幾乎用盡了寧月的全部精神力。

隨著煙塵散盡,隨著天地再一次綻放光明。八門鎖魂陣盡數破滅,無數虛影在陽光下歡悅。漸漸的化成一顆顆細碎的星辰消散。

「一路走好……兄弟1寧月輕輕的念道,眼角的餘光撇過葉尋花,卻見葉尋花竟然獃滯的立在當場,看著破碎的石劍臉上寫滿了震驚。

「尋花,你怎麼了?」

「難道傳說是真的……這是……這是……」

順著葉尋花的目光,寧月也終於發現了異常。在斬開的石劍之中,一柄古樸簡約卻充滿厚重的長劍竟然深埋在石劍之中。玄奧的紋理,似金似石的劍鞘。就連劍柄,都彷彿玉石雕琢。這柄劍埋在石劍之中無窮歲月,在掙脫石劍之後瞬間綻放出無盡的威壓。濃濃的道韻,自長劍的周身蕩漾,彷彿沐浴在蓮池之中。

「尋花,什麼傳說?這柄劍……是什麼?」

「你知道峨眉的長劍樣式異於其他門派,但你知道,峨眉的劍為什麼是這個樣子的么?」

「這個……還真不知道1寧月淡然的望著眼前的長劍回到。

「上古八大神器之一,太始劍!相傳峨眉的開山祖師手執太始劍,但因為太過久遠所以大家也以為只是傳說。更多的認為,是峨眉為了提高自己的正統才故意說得。

千年來,從未見過峨眉派執掌過太始劍,所以這也只是成了流傳在蜀州的傳說。但現在,竟然是真的!也唯有太始劍,才能有如此驚天動地的偉力。」

寧月望著眼前古樸的長劍,心中一怔,頓時臉上露出了狂喜。身形一閃,便越到了太始劍邊上。緩緩的伸出手,有些猶豫的向太始劍探去。

「寧兄小心,神器有靈,自動擇主,強行觸碰,必遭反噬……」

寧月的手微微一頓,突然臉上掛上了燦爛的笑容。手掌一抄,古樸的太始劍便已落在手中。

「叮發現可佩戴裝備,是否佩戴?」

「是1寧月想都不想的確定。剎那間,一種和太始劍血脈相連的感覺襲上心頭。手中的太始劍,彷彿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劍雖藏在劍鞘之中,一旦出鞘,寧月自信必定能石破天驚。

「走1寧月喚醒了陷入獃滯的葉尋花,轉身沿著之前的山洞走去,「剛才的動靜必定引起了峨眉的注意。我們馬上離開……」

「啊?哦1葉尋花回神之後又是顯得有些失魂落魄,疑惑的看著被寧月穩穩抓在手中的太始劍,眼中精芒閃爍露出濃濃的不可思議。

剛才寧月的動作何其的乾脆,絲毫不帶猶豫。就像他早就知道自己可以駕馭太始劍一般,這一點葉尋花百思不得其解。神器有靈,就算擇主是不是也該矜持一下?就這麼乾脆利落的讓寧月拿下了?

回到山洞,寧月背起了楚源,但並沒有繼續向峨眉行去,而是再次帶著楚源返歸到金頂之上。

「寧兄,我們在此……不是自投羅網么?」葉尋花的心早已經提到了嗓門口。臉色陰沉的對著寧月問道。

「這不叫自投羅網,而是守株待兔!他們來了……」話音剛落,三道身影便出現在了山洞洞口魚貫的踏出山洞。

峨眉金頂,四面懸崖。在這個蜀州最高的山峰之巔,可謂是插翅難逃。所以段輕璇三人也沒有急於出手,而是滿臉戲謔的打量著寧月兩人。

當他們看到寧月身後的楚源之時,頓時臉色大變。但轉瞬間,看到楚源形若死人三人再次露出了輕鬆的神情。

「哈哈哈……寧月啊寧月,天堂有路你不走,偏偏要在這裡等死?現在到了這個絕地,看你們往哪裡走?」莫倉得意的抱著長劍笑道,在他看來,自己這方有三個天人合一高手,無論寧月如何狡猾,也是必死無疑。

「你竟敢摧毀了活祭祭壇?好好好……好得很!看來也無需等掌門回來將你活祭了!夫君,師妹,就地斬殺」說著,段輕璇嬌軀微顫,一道強悍的瀲漓突然席捲周身。道韻涌動,改天換地。一道劍光衝天而起,將她的身軀朦朧的隱藏在劍光之中。

天劍瞬間形成,段輕璇再次化成了這柄通天徹地的天劍。寧月身軀一震,背上的楚源瞬間向葉尋花飛去。

「葉兄,你背著捕神大人在我身後掠陣,這三人,交給我了1寧月話音落地,一道神魂虛影突然升空,琴聲激蕩響徹天地。五彩的劍光在空中瞬間凝結,浩蕩的威勢攪動這天地異象。

「嗯?他的武功……竟然又精深了?」花千荷的心房微微一顫,眼神死死的盯著寧月淡漠的眼眸,心底的猶豫與彷徨彷彿烈火炙烤著他的心房。

「嗤」段輕璇化身的天劍狠狠的向寧月刺去,但寧月的琴心劍魄彷彿跨越了時空一般牢牢的擋在天劍之前。幾乎剎那之間,刺眼的白光暴起。

白光彷彿玉柱一般直衝雲端,強大的威勢席捲蒼穹。寧月冷冷的望著天劍費力的突進,但臉上卻再也沒有往日的凝重。眼神彷彿星辰,安靜的抱著雙臂一副神情自若的神態。

「寧月,休要張狂,還卓兄命來」莫倉大喝一聲,身形化身虛影,彷彿變化萬千一般狠狠的向寧月攻來。黑色的劍突然出鞘,彷彿天空的黑幕一般遮天蔽日的襲來。

神魂虛影仰天咆哮,手掌翻飛化作漫天的金芒。無數掌印飛舞,幾乎不費吹灰之力的低檔著莫倉的劍氣。劍氣爆碎,卻又連綿不絕,而金色的手掌又彷彿無窮無荊

「不可能……他……他怎麼可能變得這麼強?」莫倉突然心底大驚,猙獰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可置信。

寧月的武功如何,莫倉心底非常清楚。當初自己和段輕璇聯手壓制著他毫無反抗之力,被逼無奈最後選擇跳崖逃生。但現在,依舊是自己和段輕璇兩人聯手,此刻的寧月竟然可以從容不迫的接下。

一心二用在武林中甚是少見,而像寧月這樣一心二用卻能發揮兩人戰力的根本就絕無僅有。寧月的劍氣依舊強悍的和段輕璇絞殺,而神魂虛影卻能牢牢的將莫倉擋祝照此下去,別說擊殺,自己兩人能否獲勝都成了難題。

「花師妹,你還在等什麼」段輕璇一陣嬌呼,突然間,寧月的琴心劍魄綻放出絢麗的霞光。五彩的劍氣瞬間迸射出強大的威力,令段輕璇頓時有些力不從心。

「轟」驚天動地的爆炸突然響起,整個金頂都在爆炸中搖搖欲墜。段輕璇的身軀猛然間倒飛而去,狠狠的撞在身後的山崖巨石上才停了下來。

「嗡」一陣蜂鳴聲響起,一朵青蓮彷彿飄蕩在虛空之中。青蓮盛開,一片片美麗的花瓣調令飄落。花瓣很溫柔,但卻強悍的令寧月微微一怔。

這樣的道韻,比起上次在江心礦產交手時強了不知多少。寧月不明白這些天她的心境發生了什麼變化,但可以確信,花千荷的青蓮劍氣,竟然再次變強了很多,差點讓寧月誤認為這是半步武道的境界。

半步武道和半步天人合一有著完全不同的概念。半步天人合一是武道之路必經的一個過程。達不到半步天人合一,就不可能進階成天人合一。但天人合一之後進階成武道之間卻原本沒有過度。

天榜高手之中,也沒有人經歷過半步武道的境界。都是天人合一之後厚積薄發,一舉證道武道之境。但眼前的花千荷,和將寧月一招制服的柳葉青卻不同。

柳葉青是半步武道境界,而花千荷卻是快要達到半步武道境界。這個境界是那些修為明明夠了,卻境界出現了難以癒合傷害的武道高手才證得的境界。

當初的薛無意,陳水蓮都是如此。所以當寧月看著花千荷出手時的道韻感應,心底越是慶幸,卻又有點悲傷。悲傷的是因為自己,花千荷恐怕無法直接證道武道之境了。慶幸的也是如此,否則自己哪怕拿著太始劍,也沒法安全的衝出峨眉。

青蓮劍氣再一次匯聚凝結,但威力卻比上次強了不知多少倍。就連天地都被青蓮劍氣感應,幻化出青色的天空。在青色天劍的映襯下,彷彿碧落黃泉一般的向寧月的頭頂刺來。

「錚錚錚」琴聲再一次激蕩,五彩的劍氣突然間凝結,而這一次,五彩的劍氣之上彷彿流動著密密麻麻的符文。道韻環繞,充釋著天地。

「殺」天空中,莫倉的身影急速的匯聚,一道劍光彷彿將萬千劍氣融為一爐,狠狠的向寧月的頭頂刺來。寧月的眼神微微一冷,手中法印掐動,神魂虛影突然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偉力。

「天地無欲」

一聲吶喊彷彿是天地的宣言,金色的手掌突然化身蒼穹,一掌拍碎了莫倉的劍氣,而掌印卻趨勢不改狠狠的向莫倉的腦門拍下。

「不可能」莫倉望著越來越近的手掌,心中卻湧出無盡的慌張。他不敢相信,為什麼短短的時間裡,寧月的武功會突飛猛進到這等可怕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