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五十八章 以一敵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八章 以一敵三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金色的手掌,彷彿帶著天地的鎖定,莫倉想要逃走,但周圍的空間卻已被定格。區區數丈的手掌範圍之內,莫倉突然發覺竟然無處可避。

劍氣已盡,面對這金色的手掌莫倉第一次感受到死亡離得如此的接近。倉皇的表情浮現在了臉上,眼前的金色手掌,彷彿就是一扇要帶著他離開的門。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白練突然出現纏繞在莫倉的腰間。彷彿來自於時空異界,狠狠將莫倉拉走脫離了金色手掌的的籠罩範圍。

「轟」

大地爆裂,無數碎石彷彿掀開的石板一般翻起。整個手掌範圍之內的大地猛然間下沉,無數煙塵驟然升起。

「嗤」在手掌落地的瞬間,突然間,青芒自天空綻放出萬道霞光,帶著如鑽石一般的炫彩如星辰墜落。花千荷的至強一劍,終於在此刻迎頭斬下。

寧月的臉色猛然家陰沉了下來,意念一動,五彩的絢麗劍氣迎著青蓮天劍狠狠的撞去。剛剛一接觸,寧月的心頓時咯了一下。

要說對花千荷的青蓮劍氣最了解的,寧月絕對不是第二個人,甚至,花千荷的青蓮劍氣,還在寧月的領悟之中。只要寧月願意,他也能使出青蓮劍氣。

所以當看到花千荷出手之後,寧月並沒有多麼警惕。同是青蓮劍氣,寧月自然有辦法應對。但現在,寧月卻只能心底發苦。

肩膀上的傷口還在隱隱作疼,這是花千荷與自己恩斷義絕的一口。也許就在昨夜之後,花千荷的心境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青蓮還是青蓮,但卻已經忘情。不是忘記了情誼,而是將這份情誼深深的封存。

有人愛的炙熱,有人愛的深沉,就像寧月對千暮雪,是那奔騰的岩漿,哪怕千暮雪是千年玄冰也能將她融化。而千暮雪對寧月,卻如百年陳酒一般醇厚。不要山盟海誓,不用天荒地老,只需兩人靜靜的在一起相伴。

但花千荷領悟的愛,卻是成全,是放下手中的線,系在心中的結。她知道她和寧月絕對不可能,所以,她只好將心底的易先生生生的從寧月的身上剝離寄存在腦海之中。

那朵青蓮,不再是純粹的青蓮劍氣,而是腦海中易先生的化身。在花千荷的心底,易先生有多完美,她的劍氣就有多麼的完美。

完美代表著無懈可擊,代表著堅不可摧。所以寧月在迎上那一道劍氣的時候,寧月就已明白,花千荷的青蓮劍氣終於走向完美終於向武道開始邁進。

璀璨的劍氣扭曲了空間,天空的驕陽彷彿水中的倒影一般。一剎那,天地為之變色,世界為之黑白。當整片天地之中,只有那相互交纏的劍氣之後,這片世界再也容不下第三個人插手。

莫倉驚魂未定的看著自己方才所站的位置,堅實的山頂之上,一個巨大的掌印被印在地上。如果沒有段輕璇突然相救,莫倉自問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團爛泥。

側過臉,看著段輕璇有些擔憂的仰望天空。莫倉的心底,卻陷入了一種病態的糾結。二十年了,成親了二十年,莫倉從來沒有體會過段輕璇哪怕一次的溫柔。

段輕璇如此的要強,無論做什麼都一言九鼎。莫倉這二十年來對段輕璇言聽計從。但二十年壓抑的怨恨,卻從上一次圍剿寧月後徹底的生根發芽。

自己被段輕璇所救,心底有慶幸,有感動,但同時又有著怨念。莫倉是善於偽裝的人,默默的低著頭緩緩的來到段輕璇的身後。

鼻孔中嗅著妻子身上的芬芳,依舊那麼的令人著迷。如果段輕璇能有小玉一般的溫柔體貼……不對,哪怕只有小玉的十分之一,段輕璇都是莫倉心底最完美的妻子。

天空的餘波塌陷了時空,就連交戰的兩人都變得朦朧了起來。莫倉將注意從段輕璇身上移開,卻剎那間被天空那道炙熱的青蓮劍氣所驚詫。

花千荷,段輕璇的師妹,是柳葉青這一代最為驚才絕艷的人物之一。平日里,花千荷低調的毫無存在感,莫倉甚至對花千荷的印象只是一個溫婉的彷彿大家閨秀的女人。

尤其是十年前受傷之後,花千荷幾乎從未展露過武功。當後來聽說她傷勢痊癒,莫倉卻已經不再將花千荷放在心上了。十年的原地踏步甚至後退,武道還能有什麼成就?

但事實卻讓莫倉深深的感到無力。花千荷暗傷痊癒后的瞬間,就突破了天人合一與他們並駕齊驅。也許正如世人說的,這世間有一種超越男女分界的種族,叫之為天才!

但現在,突破天人合一的花千荷才過了多久?武道境界竟然再一次突飛猛進。天空的青蓮劍氣就彷彿太陽一般令莫倉無法忽視,讓他產生了一股淡淡的自卑。

這一劍,換做他自己絕對接不下。要想保住性命,唯有和段輕璇聯手才有可能。

氣壓越來越厚重,交纏劍氣的周圍扭曲的空間越發的劇烈。突然,一道黑光一閃而逝,剎那之間,又是一陣刺眼的白光衝上雲霄。

「轟」光柱刺破蒼穹,彷彿將天空捅出了一個大窟窿。莫倉在刺眼白光升起的一剎那恍惚看到了點點的星辰。

狂風席捲天地,無情的風暴甚至已經波及到了不遠處的峨眉山頂。

上千上萬的峨眉弟子紛紛向金頂望來。雖然不知道那裡有什麼,但卻一定都知道那裡正發生著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

餘波攪動著天地,很久都沒有停歇。當氣浪漸漸的凝聚,但煙塵漸漸回歸平靜的時候。天地間似乎已經失去了寧月的蹤跡。

「噗」花千荷捂著胸口嘔出一口鮮血,粉嫩的皮膚突然間變得有些蒼白。

「花師妹」段輕璇驚呼一聲,身形一閃來到了花千荷的身邊將她扶住,「你怎麼樣,寧月呢?」

「我沒事,他……在天上1

莫倉聽聞,頓時倉皇的望向天空,寧月的身影彷彿一片鴻羽一般緩緩飄落。若不是身上的衣服如此的破爛凌亂,這一幕應該瀟洒的引動無數人的尖叫。

但是,莫倉的眼眸卻猛然間的一縮,因為眼前的寧月,竟然沒有受傷。如此強悍的對決,花千荷如此霸道的一劍,寧月竟然能從容的接下,甚至毫髮無傷?

寧月輕輕的落地,眼神在花千荷身上逗留可一瞬之後,再次看向一邊的莫倉。眼中閃爍著精芒,蕩漾出一道無形的殺意。

花千荷的武功超出了他的預料,但畢竟還沒有達到半步武道境界。所以,寧月以渾厚的功力為基礎,還是最終斬破了她的劍氣。

而現在,寧月有了太始劍之後,心底已經不再滿足於全身而退。無論是莫倉還是段輕璇,寧月都不打算放過。不說他們助紂為虐這麼久的懲罰,就憑他們是峨眉天人合一就該死!

想到此處,寧月輕輕揮手,一道無形劍氣彷彿跨越了時空來到了莫倉的跟前。一瞬間,莫倉被凌厲的劍氣喚醒,倉促之間,一道劍氣斬出將寧月的無形劍氣斬破。

一剎那,神魂虛影再一次升空,依舊如沐浴在金光之中的那般神聖,依舊頂天立地的彷彿仰天咆哮的魔神。寧月的神魂虛影給了三人莫大的威壓,彷彿自己就是神魔腳下渺小的螻蟻一般。

突然,一道劍氣猛然升空。段輕璇再一次化身成天劍狠狠的向寧月斬來。而同時之間,莫倉,還有受了傷的花千荷也幾乎同時出手。三道劍氣從四面八方向寧月攻來。

「嗤」五彩的劍氣驟然凝結,又在空中突然間的爆碎。化作無數細小的流光迎著三人斬去。這一劍,寧月曾在卓府的時候用過。而現在,寧月不需要如此的憤怒,也能使出如此的劍氣。

以一敵三,寧月非但沒有感到吃力,竟然還穩佔上風。就算馬上就要突破半步武道的花千荷,都在寧月的面前感覺到如此的無力。此刻的寧月,給她的感覺就像是柳葉青。那一招一式都帶著天地的法則。

寧月的手指緩緩的翻動,突然間,無數流光剎那間凝聚在身前再次匯聚成一道彩色的劍氣。劍氣變換的如此的快,快的超出了三人的反應。

「嗤」一道破空之聲響起,五彩的劍氣彷彿在出現的剎那已經來到了莫倉的身前。

一瞬間,莫倉只感覺亡魂大冒。這倒劍氣給他的感覺就是無法抵禦,無法相抗。可是,莫倉現在不想死……他還有小玉的溫柔,他的心底的魔盒剛剛才打開的一絲縫隙。他二十年來沒有享受過的,虧欠的東西才剛剛嘗到甜頭……

莫倉猛然間揮動著長劍,劍氣突然間匯聚狠狠的撞上五彩的琴心劍魄之上。無盡的爆炸響起,莫倉周圍,方圓數十丈都在寧月的封殺之中。

寧月既然鐵了心要殺他,又怎麼可能給他逃出生天的機會?莫倉的劍氣如此的無力,在寧月的劍氣之前就想撞上鵝卵石的雞蛋一般破碎的毫無懸念。

「不」莫倉眼眶欲裂,寧月的劍太快,而他也不是卓不凡。卓不凡出招瞬息而成,但莫倉不行。所以在一道劍氣失利之後,莫倉就絕對不會再有另一次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