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五十九章 無恥之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九章 無恥之徒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月的眼中冷如寒冰,剎那之間催動功力加速了劍氣的刺下。之前斬殺一個卓不凡,如今若再能斬殺一個莫倉,那麼就真的算是斷了峨眉的一條臂膀。

突然,一道劍氣彷彿跨越了時空長河,就連寧月也沒想過那道劍光會如此之快。出乎預料的,那道劍光並沒有攻向寧月,而是化作流光一頭撞進斬殺莫倉的交戰之中。

「轟」

眼前的白光再一次灰暗了天空,寧月的眼神剎那間變得冰冷了下來。因為他知道,剛才這一劍並沒有能斬殺莫倉,因為那道劍光在千鈞一髮之際救下了莫倉的命。

「噗」一口鮮血嘔出,段輕璇整個人頓時委靡了下來。身體無力的倒在莫倉的懷中。

莫倉驚詫的望著眼前的一幕,腦海中不斷的回憶著自己絕望的一瞬。眼看就要被一劍穿胸,突然的一道身影擋在可自己的面前,用脆弱的劍氣攔下了這必殺的一劍。

青色的背影如天使降臨,決絕的護著自己給莫倉留下了無窮的震撼。但是……他實在不敢相信,平日里將他當做牛馬剝奪他一切尊嚴的女人,會在關鍵時刻不顧自己的重傷而替自己擋下一劍?

「輕璇……為……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莫倉顫抖的問道,緊緊的將段輕璇抱在懷中。段輕璇的口中不斷的嘔出鮮血,如此的觸目驚心。而這般模樣的段輕璇,卻是讓莫倉那麼的難受。

「傻子……問什麼為什麼……你是我的……夫君礙…」虛弱的聲音響起,帶著一些幸福,又帶著一些氣惱,這個唯唯諾諾的白痴到現在還在問為什麼?

「段師姐」花千荷驚呼一聲,一剎那,一道劍氣突然間彷彿墜落的流星,狠狠的向寧月的頭頂殺來。青蓮劍氣,散發著無盡的威壓,彷彿撞破了空間的屏障。

寧月手掌翻飛,氣勢升空,一朵青蓮自天空浮現帶著莫名的道韻。青蓮花開十六瓣,每一片花瓣都是一道犀利的劍氣。花盤脫落,在空中凝結成一柄玄妙的天劍。

這一招何其的眼熟,讓花千荷的心也為之停了半拍。天劍迎著花千荷的青蓮劍氣衝撞而去。剎那間,青色的光芒照亮了整個世界。

「轟」無盡的狂風席捲蒼穹,整個金頂剎那間被染成了青色。寧月冷漠的望著天空的花千荷,這一眼卻彷彿滄海桑田。無盡的話語都在這一眼中破滅,化作了一聲無奈的嘆息。

正如花千荷心底所想,寧月就算對花千荷有再多的愧疚,但他的心底不會有一絲的後悔。他是天幕府的封號神捕,而峨眉卻是朝廷的敵對勢力。

朝廷是正統,正統就就是正義,這並不是純粹的立場問題。無論峨眉是什麼樣的立場,只要站在了大周皇朝的對立面,他就必須受到嚴懲,所以寧月並不後悔利用花千荷的感情。

右手輕輕的扶上劍柄,那一剎那,天地彷彿突然間變得靜止了起來。風停了,雲散了,就連時間也定格了。無盡的道韻突然沸騰了起來,化作洪流向寧月的周身凝結。

那柄古樸的長劍,如此的普通。卻在這一刻,又是如此的不凡。道韻圍繞著長劍起舞,彷彿在恭迎長劍的回歸。到了這一刻,花千荷三人才注意的寧月手中的劍,也才察覺到寧月手中劍的不凡之處。

「太……太始劍?」段輕璇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說著,靠在莫倉懷中的身軀微微的顫抖。

「太始劍?上古八大神器?不可能……難道傳說是真的……太始劍真的在峨眉?」莫倉也是滿臉震驚的說道。

「不知道……但是,寧月在打入地牢的時候他的劍已經被沒收了,太始劍……一定是在峨眉得到的!難怪寧月的武功增長的這麼快……原來是得到了太始劍……」

這一刻,無論莫倉還是段輕璇,心中再也沒有的戰意。心底中蔓延的,只有那濃濃的恐懼。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眸中讀懂了對方的意思。

「跑」

「跑得了么?」寧月淡淡的冷笑一聲,手掌輕輕的用力,一剎間,無論寧月體內的內力還是周圍圍繞的道韻都沸騰了起來。彷彿被點燃的汽油一般,衝天的火焰直衝雲霄。

金色的蒸汽如同雲海一般蔓延,強悍的威壓彷彿天空的塌落。隨著寧月的氣勢一漲再漲,手中的太始劍終於動了……

僅僅抽出一截劍刃,萬道金芒彷彿華麗的水晶閃耀天空。天地齊鳴,無論是莫倉還是段輕璇或者是在寧月身後的花千荷,手中的長劍同時發出嗡嗡的悲鳴聲。

太始劍,上古八大神器之中的審判之劍。天地凡間,哪怕是神兵利器又有誰不會在太始劍面前發出悲鳴?太始劍就是劍中的王者,劍中的主宰。

隨著長劍的漸漸出鞘,寧月的氣勢越來越高,越來越浩蕩。天空失去了顏色,大地失去了聲音。天地之間,唯有那一柄漸漸出鞘,散發著刺眼的金色光芒的劍。

太始劍完全出鞘,那種與天地相容彷彿主宰這方天地的感覺再一次出現在寧月的心中。就像當初,旻天鏡懸浮在腦後的那種感覺。

這是武道之境的感覺,雖然是藉助神器之力,堪堪將境界提到半步武道,但半步武道也是武道!

寧月高高的舉起了太始劍,無需運轉內力,內力自動湧入太始劍之中。無需凝練劍意,因為太始劍就是世間最強的劍意。天劍破空,一道光柱直插蒼穹,風雲變化,電閃雷鳴。彷彿剎那間,變成了末世蒞臨。

寧月的臉色波瀾不驚,默默的垂下眼皮看著莫倉夫婦。輕輕的揮手,一劍便化作碧落黃泉向兩人籠罩而來。

「住手」花千荷大驚失色,身形暴漲,化作一道流光向寧月斬下的劍氣衝去。

寧月左手翻飛,身後的神魂虛影突然爆射出金色的光芒。手掌舞動,金色的手掌化作一面面城牆向花千荷拍去。

「轟」手掌爆碎,花千荷的人劍合一比起段輕璇的不知道強了多少。幾乎一觸之下,金色的手掌便已經爆碎。但是……這只是萬千掌印中的一個。

寧月斬下的太始劍何其迅速,花千荷絕望的望著金色的劍芒將段輕璇兩人籠罩,絕望的聽著莫倉夫婦不甘的怒吼。

莫倉惶恐了,不可置信的看著天空的金芒,那種不可力敵的威勢,那種無處不在的鎖定。他明白,無論自己如何的努力,絕對無法在這一劍之下逃生。

看著躲在自己懷中的段輕璇,莫倉第一次露出如此的依戀和溫柔。這是他的妻子,曾經令他瘋狂著魔的妻子。還記得自己得到婚訊之後的欣喜若狂,還記得洞房花燭的浪漫溫柔,莫倉的心中有著濃濃的不舍。

「死一個,總比死兩個的好……」莫倉溫柔的在段輕璇耳邊低語。在話語說出的瞬間,閃電般的出手。將自己的妻子狠狠的推向高空迎著寧月的劍氣撞去……

這一幕驚詫了段輕璇,驚詫了花千荷,更驚詫了寧月。因為寧月清楚的記得,之前莫倉在生死一瞬之間,是段輕璇不顧生死的替他擋下了一劍。

段輕璇為了莫倉受了這麼重的傷,到底是什麼樣的狼心狗肺才能做到讓自己的妻子做擋箭牌而為自己爭取一線逃生的機會?

看著莫倉所作的一切,寧月眼中的殺意迸射。

「莫倉你不得好死……」段輕璇撕心裂肺的嘶嚎,眼角處迸射出絕望的血淚。但這,卻也只能化作她最終的遺言。

「轟」

劍光狠狠的斬在段輕璇的身上,升起的護體罡氣何其的脆弱?幾乎在頃刻之間化為飛灰碎。一劍劃過,天地變色,劍氣短暫停頓,氣勢不改的向莫倉斬去,而空中的段輕璇卻似發光的太陽一般綻放紊亂的光芒。

「轟」突然間,彷彿被瞬間點燃的炸彈。段輕璇的身體在虛空中突然爆裂,強烈的光芒之下,段輕璇化作飛灰消散於天地之間。

在劍氣停頓的瞬間,莫倉的身體化作流光激射,迅雷不及掩耳的沖入山洞之中。寧月收起劍氣,緩緩的飄落,彷彿柳絮一般落在地上。如果任由劍氣斬下,身後的山洞就會化為飛灰。但這個山洞,卻是花千荷回到峨眉的唯一路徑。

花千荷癱倒的望著天空,眼淚已經止不住的流淌。艱難的想撐起身體,但卻一次次的失敗。此刻的花千荷……就算一個後天武者也只需要輕輕一劍就能了結她的性命。

太始劍歸鞘,無情的威壓與鋒芒再一次被劍鞘掩蓋恢復到原本的古樸,平凡。寧月輕輕的踱步來到花千荷的面前,眼神再一次與倔強的花千荷對視。

「你殺了我吧」過了許久,花千荷突然冷冷的說道,一滴眼淚滑落,在手背上砸出了眩美的水花。

「好」寧月默默的點了點頭。

「別」這時候,葉尋花背著楚源閃電般的出現來到了寧月的跟前,「寧兄,花女俠受傷十年,十年間深居簡出無論是蜀州之變還是天幕府之殤,都與她沒多大關係!寧兄,冤有頭債有主……」

聽到寧月說的好之後,花千荷的心頓時破碎,臉上也掛起了一絲解脫的笑容。正如自己和寧月的羈絆,唯有一個人死了,兩人的心才能解脫。

「嗤」一道白光閃過,穿過了花千荷的耳畔割下了一縷青絲。青絲緩緩的飄散,在風中漸行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