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六十章 我要下山,誰敢阻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 我要下山,誰敢阻攔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峨眉花千荷,已被我斬於金頂之上。天籟小說Ww『W.3TXT.COM從此以後,世間再無花千荷此人。天幕府的叛賊名單之上不會再有你的名字,你好自為之……」

說著,寧月漠然的轉過頭,向山洞走去。葉尋花輕輕一嘆,背著楚源緊緊跟上。而以此同時,峨眉宗門之內的結界卻突然的暴起。無數彩光繽紛閃耀,一道道厚重的氣勢直衝雲霄。

「峨眉弟子聽令,結峨眉萬劫劍陣!寧月盜竊了峨眉的太始劍,峨眉已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在掌門回來之前,不求擊殺此獠但也要困住他——」

莫倉的聲音在天空嘶嚎,面不改色的指揮著峨眉弟子布下護山大陣。段輕璇死了,而知道段輕璇怎麼死的人也都死了。

莫倉想不出花千荷還活著的理由,而寧月和葉尋花兩人說的話,也不可能有誰信。所以,他依舊是青衣黑劍莫倉,他依舊是峨眉的女婿。

當寧月踏過鐵鏈回到峨眉的時候,無數氣機從天而降將寧月兩人牢牢圍祝一雙雙仇視的眼神,一柄柄如林的長劍。無數峨眉弟子佔據在四面八方,所有的氣勢都在陣法的加持下融為一爐。

寧月輕輕的走著,望著如臨大敵的峨眉弟子,突然的感覺想笑。接連激戰,從通天峰到峨眉,慘勝,被俘,刺過琵琶骨,也傷過心神。寧月有點疲憊,甚至有點不想拔劍。

但是,就算寧月不想出手,對面的峨眉卻不可能讓他輕易的活著下山。一道天劍突然凝聚,威勢竟然不在花千荷全力一劍之下。畢竟……這是完整的峨眉劍陣,傳說中的三大護山陣法之一峨眉天劫陣法。

「轟——」

天劍毫無徵兆的墜落,狠狠的向寧月的頭頂刺來。哪怕莫倉再三交代只要困住寧月,但是峨眉弟子的驕傲不允許他們連出手都沒有就認輸。

寧月很強?他們不知道,他們只知道峨眉是九州最強的宗門之一。峨眉天劫劍陣,是至強的護山大陣。從峨眉成立以來,從來沒有被擊敗過,這一次,也絕對不會!

寧月漠然的仰起頭,天空彷彿扭曲旋轉了起來。峨眉天劫劍陣,就如同天罰一般令人不敢面對。仰頭的視野之中,天空旋轉成了一道巨大的漩渦。無盡的雲層圍繞的漩渦劇烈的翻滾,金色的天劍,就是從漩渦的中心帶著雷霆的氣勢狠狠的向自己砸來。

葉尋花的臉上早已沒了顏色,要不是寧月的一臉淡然,他或許早已嚇得渾身顫抖。那如同彗星降臨的氣壓壓迫,根本就不是凡人能夠面對。在天罰之劍的眼前,自己就如同螻蟻一般的渺校

寧月輕輕的抬起手,手中的太始劍橫在身前。太始劍緩緩的旋轉,一道肉眼可見的屏障從太始劍上激將寧月和身邊的葉尋花護在屏障之中。

「可笑——竟然用護體罡氣妄圖阻攔天劫劍,真是不自量力1不只是峨眉弟子,就是莫倉臉上也露出了狂喜。他想不到寧月會這麼的託大,原本還以為寧月會拔出太始劍加於抵禦,但他竟然狂妄到硬接天劫劍的鋒芒?

「轟——」

終於,天劫劍和寧月的太始劍相遇了,終於,強悍的氣浪席捲天地,在相遇的剎那之間,刺眼的白光衝天而起。到了這一刻,莫倉的臉上終於露出了輕鬆的笑容。因為自始至終,都沒看到寧月出劍。而沒有人,可以硬接峨眉的天劫劍,古往今來,沒有人可以!

「轟——」大地突然出了咆哮,在天劫劍墜落的瞬間,無盡的劍氣突然爆開席捲天地。在交戰周圍方圓數十丈範圍之內,所有一切的一切都灰飛煙滅。

房屋,樓閣,假山,石階。全在化作流光的劍氣中化為飛灰。衝天的煙塵瀰漫了天空,整個地面以寧月所站的中心劇烈的塌陷。

峨眉弟子紛紛暴退,哪怕他們組成了劍陣,但爆炸的餘波依舊強悍的非他們所能抵禦。峨眉弟子如潮水般向後退去,而後面的峨眉弟子再一次如潮水般湧上接替退下的弟子。

強悍的結界升起,阻攔了肆虐的劍光。過了許久肆虐的劍氣才得以平息,一眾峨眉弟子才長長的舒出一口氣。煙塵跌落,金色的陽光再一次灑向人間。

在交戰的中心,被天劫劍擊出一個方圓十丈的深坑。青色的焦糊的濃煙從坑洞中緩緩的升起,彷彿一面布滿熱氣的溫泉,看不清坑洞之中的情形。

「不可能……」隨著煙塵漸漸的消散,莫倉終於能看清坑底的情形,但僅僅看一眼,莫倉就彷彿見鬼了一般露出滿面的驚容。

坑洞之中,金色的屏障依舊散著炫目的流光。寧月面無表情的透過煙塵與莫倉對望,那一眼卻嚇得莫倉亡魂大冒,原本漆黑的臉龐剎那間沒了顏色。

天劫劍一劍的威力當可比擬武道高手的一擊,而以寧月此刻的修為絕無可能能抵禦天劫一劍。但是……寧月不僅接下了,而且還毫無傷的接下了?

「哄——」峨眉弟子轟然爆出一聲驚呼,他們比莫倉更不相信眼前的一幕。這可是峨眉的至強護山大陣啊,這是他們自幼堅信的信仰。天下沒有什麼是峨眉天劫劍無法斬滅的,如果有,那一定是武道高手。但是,殘酷的現實卻告訴他們,無堅不摧的峨眉天劫劍,竟然連一個天人合一的護體罡氣都斬不破……

「太始劍為劍道至尊,天下間還有哪柄劍可以不臣服?峨眉天劫劍,亦當如是1寧月淡漠的說著,右手輕輕的握上劍柄。

「嗡——」

蜂鳴響起,萬劍齊悲。所有握在峨眉弟子手中的劍幾乎同時出悲鳴。

無盡的道韻突然浮現,圍繞著寧月飛的旋轉。寧月緩緩的抽出太始劍,金色的火焰在寧月的周身劇烈的燃燒。一道金光直衝蒼穹,無盡的威壓撼動天地。

「我要下山,誰要阻攔?」

寧月的目光彷彿兩道光柱,橫掃四周卻讓所有的峨眉弟子心底一慌。就連苦心維持的峨眉劍陣,都蕩漾起一陣陣瀲漓。氣勢越升越高,不一會兒與天地相容。手中的太始劍,彷彿璀璨的星河,而手執太始劍的寧月,更如戰神蒞臨。

「峨眉弟子聽令,結守陣,決不能讓寧月逃離。掌門今日回歸,只要守到掌門回山,定能手刃寧月……」莫倉竭斯底里的暴吼,猙獰的面孔分外的扭曲。

由不得莫倉不怕,因為手持太始劍的寧月太過於可怕,那種彷彿如螻蟻一般的渺小太過於刻骨銘心,莫倉絕對不想再經歷一次。

而且一旦寧月逃下峨眉,從今往後再也不能拿他怎麼樣。自己的所作所為都被寧月看在眼裡,寧月一天不死,他心底就永不安寧。

聽了莫倉的話,峨眉劍陣再一次變換。無數彩光突然間綻放,彷彿一條條彩色的鐵鏈編製出一道炫目的大網。如果能從高空俯視,就能看清峨眉的護山劍陣已經封閉成了一面巨大的陰陽八卦。寧月和葉尋花的身影,就被籠罩在八卦的囚籠之中。

「既然如此……」寧月微微的低下了頭,劉海垂下遮蔽了他的眼帘。手中的太始劍,卻越的激蕩,峨眉弟子手中的長劍也越的悲鳴。

突然,一劍橫空。一道劍光自太始劍的劍身上升起,衝破蒼穹,也衝破了峨眉劍陣的封鎖。寧月猛然間仰起頭,氣勢與天劍相容。眼中殺意一閃,帶著天地威勢的太始劍狠狠的斬下!

「轟——」一道劍光劈落,彷彿將天空也劈成了兩半。峨眉劍陣的封鎖越的絢麗,彷彿粘稠的橡膠想要阻攔太始劍的斬落。

峨眉劍陣蕩漾起無盡的瀲漓,就像地震中心的水面一樣跳躍了起來。金芒刺目,劍落無情。當第一個峨眉弟子口吐鮮血之後,峨眉劍陣也到了極限。

「斬1寧月突然低聲嘶嚎,狠狠的揮下太始劍。就像一道長棍狠狠的砸落。在劍光之中,萬物泯滅。無數的碎石被激蕩而出,在空中化為粉末。

被劍光籠罩的峨眉弟子,紛紛口吐鮮血倒飛而去。若不是他們被護山劍陣連接,以他們的修為絕對會在一劍之中像房屋碎石一般化為飛灰。

金光突然爆,彷彿砌出了一道金色的城牆。當金光漸漸消散之後,一條數十丈的鴻溝出現在寧月的眼前。鴻溝一丈多寬,冒著渺渺的青煙。

一雙雙驚魂未定的眼睛盯著寧月,這一劍之下,竟然有一半峨眉弟子口吐鮮血受了內傷。要知道,組成峨眉劍陣的弟子可是五百精英弟子,五百個至少後天七八重修為,還有數十名先天以上修為匯聚成一體,卻依舊擋不住寧月斬下的輕輕一劍。

寧月淡漠的一笑,輕啟腳步沿著鴻溝走去。而臨近的峨眉弟子,卻一個個驚恐的後退。寧月的身上,依舊散著金色的霧氣。寧月不可頗形象,在峨眉弟子的心底鮮明了起來。能一劍斬破峨眉天劫劍陣的人,豈是他們所能面對……

「峨眉弟子,攔下他們……攔下他們……寧月一定也是油盡燈枯了,堅持住,堅持住就贏了……」莫倉嘶嚎的聲音突然響起,頓時,寧月的眉頭微微一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