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六十一章 柳葉青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一章 柳葉青到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莫倉的竭斯底里讓寧月有些迷惑,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峨眉弟子此刻根本就無法再承受自己一劍。就算峨眉不是你家的,但也不能讓峨眉弟子這麼前赴後繼的送死啊?

「峨眉,天劫陣——」隨著一名弟子高聲嘶吼,五彩的光芒從每一個峨眉弟子的身上升起。或是持劍刺天,或是舉劍平抬,形態各異卻組成了眼前這個震撼天地的峨眉天劫劍陣。

「本欲止戈,奈何逼我?」寧月輕輕一嘆,手中的太始劍再一次爆發出萬道金芒,劍光穿空,盪破蒼穹,劍刃連接天地,如天威浩蕩直逼眾人的心房。

峨眉弟子的臉色紛紛掛出驚駭的神情,就連他們,都沒把握能夠再承受寧月的一劍。之前一劍斬破劍陣的畫面還在眼前不斷的重放,數百精英峨眉弟子在一劍之下吐血倒飛,而再一次的劍陣,能否抵禦寧月的一劍?

「斬1劍氣劃過蒼穹,無情的斬落。天地的威壓剎那間化成尖銳的音嘯。劍光未到,氣勢已經石破驚天。峨眉劍陣在威壓中盪起道道瀲漓,所有弟子手中的劍劇烈的震蕩。

「砰——」隨著一聲輕響,一名峨眉弟子手中的長劍突然間爆碎毫無徵兆的斷成了十幾節。而這,似乎還只是先兆。當第一聲爆裂聲響起的瞬間,無數長劍彷彿連鎖反應一般暴烈。

劍刃紛飛,劍陣蕩漾。寧月的一劍還未斬落,峨眉弟子組成的天劫陣法已經到了破碎的邊緣。

望著天空斬落的劍光,峨眉弟子絕望了,紛紛露出驚恐的面容。因為他們無比的清楚,長劍斬落的瞬間,就是他們死亡的來臨。

「守轉—」一聲暴喝響起,一道巨大的陰陽八卦狠狠的迎向斬落的劍光。金光暴漲,彷彿劈開了日月。在八卦與劍光相觸的一瞬間,無盡的靈力突然間彷彿炸起的狂嘯。

「——轟——」

八卦守陣幾乎只在頃刻之間爆碎,峨眉弟子紛紛口吐鮮血,驚恐的望著狠狠斬落的劍氣。

「唵——」

突然之間,在劍光即將落入眾峨眉弟子頭頂的剎那。一條青龍彷彿憑空出現,狠狠的撞向金光。青龍狂舞,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不顧生死的纏繞上劍光。

「轟——」

天空突然一陣昏暗,但卻在剎那之間變得一片白雪。金色和青色的光芒照射大地,整座蜀山也在如此驚天動地的威勢中輕微的搖晃了起來。

餘波漸漸散盡,寧月的風采依舊如此。但此刻,寧月的目光卻望向遠處的山崖,那裡有雲海,那裡還有仙人踏雲而來。

一襲青色,髮絲如水。當寧月的視線剛剛捕捉到她的時候,柳葉青已經悄無聲息的踏上了蜀山。

「是掌門……掌門回來了……」

「太好了……掌門回來了……」

峨眉弟子歡呼雀躍,也終於明白了方才寧月如此驚天動地的一劍為何沒有斬下。如不是他們的掌門,此刻的這些人也許全然只是一具具屍體。

「參見掌門——」齊聲恭賀,聲浪滔天,柳葉青望著寧月,眼神卻定格在寧月身後的葉尋花身上,準確的說是那個中了相思淚而陷入假死的楚源身上。

「你倒是好本事……竟然能找到禁地之中。」柳葉青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嫵媚,即便發怒,都讓人感覺不到一絲的怒氣。也許因為太美,所以讓人忽略了其他。

但是寧月,卻不會被柳葉青的美貌迷失,因為她再美也美不過千暮雪。所以,寧月臉上掛起了一絲淡淡的輕笑,眼神之中,卻冷漠的令人心慌。

「峨眉……柳葉青!我實在不敢想象你為何會膽大妄為到如此境地。竟然敢謀害捕神大人,你以為……藏身在蜀州朝廷就拿你們沒辦法么?你們就不怕偌大的峨眉千年傳承就此飛灰湮滅?」

「哈哈哈……」柳葉青仰天長笑,「朝廷敢么?不是我看不起莫無痕,就憑他的魄力,他敢舉國開戰么?一個捕神,縱然地位尊貴,但他也只是臣……」

「如果這層紙不撕破,朝廷還有退一步的餘地,但到了現在,朝廷卻已經不得不動手了!你以為九州馳援令在這個時候有用?當朝廷鐵了心要做一件事的時候,九州武林有幾個門派會為你峨眉賣命?武夷山不會,普陀寺更不會1寧月冷冷的上前一步,對著柳葉青輕輕一嘆,「現在束手還來得及,隨我去京城自首吧……」

「哈哈哈……寧月啊寧月……你真是有趣!你要能活著下山再說吧1

寧月冷冷的舉起手中的劍,一剎那,劍身嗡嗡顫動,道韻突然間浮現流轉。

「太始劍?你——」終於,柳葉青的臉色大變了,「你竟然盜竊了峨眉的太始劍?該死1

「神器有靈,有緣者得之,你為了破開太始劍封印,以八門鎖魂陣祭煉,還以天幕府捕快的魂魄為祭。如此有違天道之舉,還敢佔據太始劍?如今太始劍自主擇主,太始劍從今往後不歸峨眉。你要想留我在峨眉,先問過太始劍答不答應1

「掌門師姐——」在寧月話音落地的瞬間,莫倉急吼吼的跑到柳葉青跟前,「師姐……莫倉沒用礙…寧月他……他殺了輕璇和花師妹……您要替他們報仇雪恨礙…」

「什麼?」柳葉青渾身一震,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看向寧月的眼神中迸射出炙熱的火焰,「寧月,我殺了你——」

一道劍光突然亮起,帶著無盡的威壓狠狠的向寧月斬來。之前雖然見過柳葉青出手,但到了此刻,寧月終於可以確定,柳葉青的修為真的是半步武道。

太始劍突然綻放出萬道光彩,彷彿星辰一般直衝雲端狠狠的迎上柳葉青的劍氣撞去。天空爆碎射出比烈陽還要刺眼的光芒,強悍的餘波橫掃大地。

柳葉青與寧月紛紛悶哼一聲各自倒退。眼神,卻犀利的對視著。寧月一劍之下能與自己平分秋色,這出乎柳葉青的預料。雖然她早已知道上古八大神器對武學境界有著增幅,但他也沒想到會增幅到這等地步。

寧月的修為明明還只是天人合一,但手持太始劍卻能和半步武道的自己戰的平分秋色。下意識的,柳葉青竟然對自己能否拿下寧月產生了一絲懷疑。

「柳掌門,我要下山1寧月收起笑臉淡淡的說道,語氣中的不容置疑讓柳葉青微微的提起了警惕。從寧月的言語中,柳葉青也聽出了寧月並沒有在此死戰的意思。

「要下山?接我三招不死我便放你下山1柳葉青淡淡的說著,突然間,青色的氣勢衝天而起,攪動著天空的雲層。寧月從柳葉青的青色氣機里,卻感受到了一絲萬物還春的生命氣息。

「木屬性?」寧月心底微微一怔,眼神中閃過一絲凝重。

天地五行功法,各有千秋。但五行功法之中唯有木屬性最為神秘。上古流傳,五大屬性以東方青木最強。但古往今來,木屬性功法除了延年益壽對療傷有奇效之外並沒有顯得特別之處,殺伐之中,木屬性還是五大屬性之中最為被動的。

但此刻,寧月卻看到了一個以木屬性證得武道的高手,而且從柳葉青散發的氣勢之中,寧月卻感受到一絲濃烈的不安。柳葉青雙手微張,微微閉目彷彿在擁抱天地。突然間,無數的青色氣機從天地間升起,化作洪流向柳葉青的周身凝結。

「生命汲取?」寧月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圍繞著柳葉青的青色氣流,這些,都是從周圍的植物身上汲取的生命之力。從來沒想過天下武功竟然還有這種駭人聽聞的一面,心底再一次提高了警惕。

氣流飛速的鑽入柳葉青的體內,一道碧綠的印跡出現在她的眉心。給原本美麗的她更平添幾分飄渺的出塵氣息,彷彿女神蒞臨。

突然間,柳葉青睜開了眼睛,兩道電光直刺寧月的眼眸。在寧月驚詫之際,柳葉青已化成了渺渺青煙。不是身法快如閃電,而是真的已化成煙霧,至少,以寧月如此細膩的精神力也無法捕捉到柳葉青的存在。

「嗤——」

強烈的危機感襲來,寧月的背後瞬間炸毛。來不及細想,太始劍閃電般的橫胸。

「叮——」

幾乎在同時之間,一柄細長的長劍突然間刺在太始劍的劍身之上。柳葉青彷彿鬼魅一般突然出現,毫無徵兆的一劍若不是寧月警覺恐怕就已被她得手。

「轟——」

當兩劍交擊的瞬間,兩人周圍方圓十丈突然爆開,彷彿被埋葬的數百顆地雷同時爆炸一般濺起漫天的煙塵。而僅僅一招,卻已經將寧月激起滿身的冷汗。

來不及細想,寧月左手連掐法決,突然間,一陣金芒乍現。柳葉青瞬間後退,彷彿一片沒有一絲重量的樹葉一般向後飄去。在寧月眨眼之間,柳葉青再一次化作煙霧消散於無形。

寧月冷冷一笑,柳葉青之前能夠出其不意差點一招得手,但是同樣的招式再用一遍還能得到奇效么?隨著寧月的法決掐動,八面金色的透明石碑突然間從周身升起,牢牢的將寧月護在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