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六十三章 馳援令發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三章 馳援令發動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陰陽太玄悲是符文與武功完美結合的天才之作,兩個身具陰陽太玄悲武功的人哪怕相隔千里也能感應通過武功連通。這一點,寧月以前是不敢想象的。

正如不老神仙所說,陰陽太玄悲的妙用豈是外人所能揣測?通過不老神仙的講解,寧月也頓時恍然開悟。陰陽太玄悲,自然不只是防禦系統,它是集雷達感應,觸點警報為一體的神秘武學。

說是柳葉青太過於神出鬼沒找不到她所在,其實在她發動攻擊的時候,寧月就完全可以將他鎖定。而且,陰陽太玄悲之中的符文每一個都有著其特殊的作用,以內力凝聚而出,收發自如簡直可以說包羅萬象。

精神識海滄海桑田,但在外面確是剎那之間。當寧月回神之後,瞬間連通外面的陰陽太玄悲。而在連通的一剎那,一劍寒芒已經狠狠的刺在陰陽太玄悲之上。

「轟」碑文破碎,彷彿被爆開的碉堡一般。人劍合一趨勢不減,狠狠的向寧月的後背刺去。

柳葉青確信,寧月不可能發現自己的攻擊規律,更不可能對自己的攻擊提出預判。就算武道高手來了,也未必拿這個狀態的自己怎麼樣。而這一招唯一的弊端……就是不可長久。

與劍氣合一,此乃御劍之術。超越於世間任何劍法、劍招、劍意!而如今,寧月最強的護體神功終於爆碎,而所謂的神魂虛影還是護體罡氣都不可能再有有效的抵禦。

突然,寧月的身形變得模糊了起來,當柳葉青眼前的場景定格的剎那。便見到寧月手掌連通的劍光祭起的劍胎。寧月反手一劍,狠狠的迎向柳葉青化身的天劍刺來。

「什麼」柳葉青大驚,她萬萬想不通寧月是如何在這麼千鈞一髮的時機抓住自己的軌跡,是如何發現自己的存在……但是,這些都彷彿閃電一般略過柳易便放下。

既然已和寧月短兵相接,那麼誰勝誰負就在一劍之中決斷吧!

「轟」

太始劍狠狠的刺中柳葉青化身的天劍,一道刺眼的精芒彷彿爆開的玉柱直衝雲霄。整個天地都變得一片蒼茫,整個大地都在劇烈的搖晃。

維持著峨眉穩定的護山劍陣結界突然間爆碎,無數峨眉弟子的餘波中吐血倒飛。天空的異象彷彿末世降臨,天空破碎大地翻滾,就連長江之水也剎那間倒流。

「嗡」

蜂鳴響起,天地緩緩定格,白光散盡,緊接著無數的煙塵也漸漸的落荊寧月與柳葉青的身形出現在眾人的眼前,兩人安靜的站著,遙相對望。兩人都如此的飄渺出塵,如此的令人仰望。

「我可以下山了么?」寧月突然微微一笑問道。

「請便」柳葉青臉色鐵青,但還是從口中吐出了這兩個字。

「噗」寧月突然臉色一白,一口血吐出染紅了胸前。

「寧兄,你怎麼樣?」葉尋花背著楚源一閃來到寧月身邊關切的問道。

「沒事,我們走1寧月輕輕的抹去嘴角的血跡,環顧這四周一雙雙驚懼的眼睛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嘲諷,輕啟腳步緩緩的向山道走去。

「掌門……他殺了輕璇,殺了花師妹……不能放他走礙…」莫倉急切的來到柳葉青身邊激蕩的吼道。

「噗」

突然,柳葉青也如同寧月一般嘔出一口鮮血。原本鐵青的臉龐剎那間變得慘白了起來。而這一幕,更是嚇得一眾峨眉弟子心膽俱裂。

「掌門……您怎麼樣……」幾個峨眉弟子連忙上前。

「一些小傷,無妨1柳葉青淡漠的看著漸漸遠走的寧月,剛才互拼了一劍兩人都受了內傷。而正是那一劍,讓柳葉青和寧月都清楚,要想擊殺對方都已經不可能,最後的結果唯有同歸於荊

突然,走在寧月身後的葉尋花頓住了腳步,緩緩的轉過身對著柳葉青躬身一禮,「柳掌門,段女俠之死,乃拜青城派莫倉所致,這是在下親眼所見,信與不信,全在閣下1

「哈哈哈……如此拙劣的挑撥離間……你以為掌門會信么?」莫倉仰天大笑,突然,眼神兇狠的盯著寧月的背影,「你們殺我愛妻,我定要將你們挫骨揚灰……」

「尋花,走吧1寧月淡淡的說道,與葉尋花再一次穿過重重的峨眉弟子向山下走去。直到兩人消失在山道的盡頭,峨眉弟子才紛紛收起手中的長劍。

突然,柳葉青身上的氣勢猛然暴起,閃電般的出手點中莫倉的周身大穴。彷彿萬道星光在莫倉的身上流轉,幾乎眨眼之間,莫倉便口吐鮮血委靡了下去……

「師姐……您……您為什麼……他們是在挑撥離間礙…師姐……」莫倉心膽俱裂,瞪著不信的眼神驚恐的吼道。

「如果此話出自寧月之口,我自然是不信的!但要是是尋花公子說的……我倒是開始懷疑起來了……」

「掌門」

突然,遠處傳來了一聲呼聲。柳葉青抬眼望去,卻見幾個峨眉弟子攙扶著花千荷緩緩的走來。而當莫倉看到花千荷竟然沒死的瞬間,臉色剎那間變得死灰。

「師妹,你沒死?」柳葉青微微詫異,他想不到以花千荷和寧月的刻骨仇恨,寧月為何會放過花千荷一命。

「若非尋花公子出言相救,我此刻已經死了!師姐……對不起……我沒有守住峨眉,還讓寧月奪走了太始劍……」

「這不怪你1柳葉青淡淡的轉過頭看向地上委靡的莫倉,「段師妹是怎麼死的?」

「回稟師姐,段師姐是被莫倉推向寧月的劍下,而後被寧月斬殺……」

「哈哈哈……」突然莫倉痴狂的爆笑了起來,「她終究是被寧月殺的,如果不這樣,我們兩個都會死。現在只需要死一個,相比於我們夫妻都喪命於寧月之手,死一個怎麼都是划算的……我有什麼錯?」

話音剛剛落地,一道白光閃過彷彿破開雲層的閃電。柳葉青抽出贍長劍,一劍刺入莫倉的咽喉。血花飛濺,莫倉瞪大了眼睛不甘的看著柳葉青面無表情的臉色……

「我……為……峨眉……征戰……這麼多年……咳咳……如今蜀州……此刻……峨眉……噗」

柳葉青抽劍歸鞘,突然對著花千荷露出一絲溫柔的笑臉,「你傷的怎麼樣?」

「沒什麼大礙,就是消耗過度,休息一下就好……」

「那就好,準備一下,明日接掌掌門之位1

「什麼?」一眾弟子頓時驚呼,而花千荷雖然早已知道,但眼中還是閃過一絲擔憂。

「師姐,不是說四天之後么?為何如此急切?」

「時不待我啊1柳葉青長長一嘆,緩緩的轉過頭,眼睛冷冷的望向山道寧月消失的地方。

突然之間,峨眉再一次沸騰了起來。整個蜀州武林都在討論峨眉掌門柳葉青突然間卸下掌門之位成為峨眉大長老的事,而接掌新掌門的,便是消失了武林近十年突然間再次出山的花千荷。

要說花千荷接掌峨眉掌門,無論武功還是聲望都沒有半點問題。但相比於原峨眉的掌門柳葉青來說,卻顯得差了很多。柳葉青執掌掌門時期,生生的將峨眉發展到獨霸蜀州,一己之力覆滅當初不可一世的十大宗門。無論從哪方面比,花千荷差柳葉青不止一星半點。而且,柳葉青還是壯年,無論武功還是聲望都在巔峰時期,大家萬萬想不到,柳葉青會在這個時候卸下掌門之位。

而在蜀州武林一時摸不著頭腦的時候,遠在京城的莫無痕卻已經暴跳如雷。他在寧月前往蜀州之時已經想到蜀州出了變故,但他萬萬沒想到蜀州的變故竟然如此的徹底如此的讓他怒火中燒。

一天之內,一連下了十二道軍令,集結在離州的禁軍,突然間開始頻繁的調動。如此大規模的調兵,但卻進行的無聲無息,別說大周皇朝的百姓,就是北地三州肆虐的玄陰教還有其他消息靈通的武林人士竟然都沒有絲毫的察覺。

原本,如果繼續這麼無聲無息下去,要不了幾天,朝廷的大軍會如神兵天降一般突然出現將蜀州圍困。但在寧月踏下蜀山的第二天,柳葉青突然的發動了九州馳援令。

一瞬間,整個九州武林陷入了大浪滔滔之中。而下意識的,九州各大宗門第一個想到的念頭就是,朝廷終於按耐不住要對江湖武林動手了。

畢竟峨眉所處的地方太過於特殊,蜀州,被群山包裹其中,向來與世無爭很少參與江湖武林的大事。唯有峨眉弟子行走天下但也是俠名遠播。

峨眉在九州武林中備受好評,當然其中峨眉女俠人數眾多取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蜀州安逸,朝廷要對峨眉出手顯然是看在峨眉四處封禁,出逃困難而各派支援也不容易才決定的。如果峨眉被朝廷所滅,那麼朝廷的腳步必然不會就此停止……

江湖武林唇亡齒寒,所以在接到峨眉九州馳援令之後的第一時間,一些江湖二流,卻自詡為名門正派的勢力第一時間出動向蜀州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