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六十四章 武林動態(晚上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四章 武林動態(晚上加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要隨便問一個江湖人士,這九州武林,哪裡是武林聖地?十個有八個會說,自然是封山已四十年的普陀寺。但如果要問,這天下哪門哪派是天下第一名門正派?那麼他們會十分統一的回答武夷派。

荒州武夷,地處北地,坐落在武夷山巔。武夷山厚重純綿,而武夷派也是如此。武夷派是何時存在?早已成了永遠的迷局,反正很久很古老需追溯到戰國時期。但武夷派的底蘊之深厚,武學之精妙,卻讓天下武林嚮往。

尤其是武夷派兩代掌門位列天榜,更是將武夷派的底蘊和聲望無盡的升華。武夷派也不只是高端戰力驚世駭俗,門人子弟俊傑無數,可以說武夷少俠與峨眉女俠並列天下難分高下。

武夷派,玄武堂。紫玉真人高坐上位,而一眾武夷長老首座分坐兩旁。紫玉真人原本有六個師兄,四十年前並稱為武夷七俠,七俠聯手,威震宇內,曾經的北斗七星陣法生生的攔著一個草原天尊三天三夜而無法脫困。

而四十年過去了,武夷七俠只剩下一個青玉道人和身為掌門的紫玉真人,餘下的武夷七俠,要麼戰死,要麼病故。就連最小的紫玉真人此刻也已經年過古希

「諸位師兄師弟,對於峨眉發來了九州馳援令有何看法?」紫玉真人清了清嗓門淡淡的問道。

「掌門師兄,九州馳援令乃四十年前所立,天下共有三枚。當初就有約定,非到門派生死存亡之刻不可用,而九州馳援令一旦使用,就必須移交給其他宗門。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既然峨眉用了,我們就該派遣弟子助峨眉避過此劫……」

「不錯,掌門師兄,我們武夷派身為持有九州馳援令的三派之一,若我們不立刻派人助陣,這九州馳援令不就成了笑話?若將來我武夷有難,又有何人願意來助?」

紫玉真人默默的低下了頭,過了許久才緩緩的抬起,「兩位師弟所言都不錯,於情於理,我武夷都不能袖手旁觀。但是……有一個顧慮卻一直在我的心頭久久難以散去。

當今朝廷承平數十年休養生息,一直注重民生甚少引起戰端。他怎麼突然之間就宣布對峨眉出手?而且。涼州,玄州,還有我們所處的荒州,都有玄陰教蠱惑民心欲反叛朝廷。朝廷盡調天幕府高手鎮壓穩定北地。

又來西北胡虜已經一統草原,種種跡象表明他們有入侵九州之念。如此這般內憂外患,朝廷又為何突然之間要對峨眉出手?

蜀州易守難攻,就算攻破蜀州,對朝廷也是損失巨大。萬一朝廷久攻不下失此失彼就得不償失。我觀當今天子,乃文成武德之輩,絕非這種意氣用事至國家安危於不顧之人。朝廷欲對峨眉出手,其中是否會有隱情?」

「師弟……」一旁久不做聲的青玉道人突然開口說道,「管他有什麼隱情,我們遵循先輩遺志馳援峨眉有何錯?再說了,蜀州峨眉是武林響噹噹的名門正派,他們會做什麼天怒人怨的事來?

師弟你想想,蜀州四面環山,孤立於九州之外。不像其他幾州,朝廷欲動手定然引起九州武林群起而攻之。他們對蜀州動手,雖然進攻不容易我們馳援也不容易。再加上峨眉是除我武夷,普陀寺之外第一名門正派,一旦峨眉被滅,定然能打壓我九州武林的士氣。

到時候,以此為契機再對其他九州武林出手,我們將如何自保?師弟這些年潛心悟道,倒是忽略了九州武林的情勢。九州之中州,一直是在朝廷的掌控之內,中州門派雖歸屬於武林但他們都是仰朝廷之鼻息。

而後,江州武林盟主就是朝廷天幕府的封號神捕光江州武林,自然也歸屬於朝廷。而後就是我們東南邊的離州,在年前離州遭遇大劫,離州武林盟這個第一個組建的武林盟轟然破碎。朝廷集大軍於離州,徹底封禁北地三州。雖說沒有禁止我們江湖勢力行走,但也確是將北地三州隔離在外了。

天下九州,三州歸朝廷,三州被隔離,能對朝廷產生制衡的也就剩下京州,蜀州,瀛洲。但是,京州唯天機閣馬首是瞻,他們對朝廷的額態度一直保持中立,而瀛洲卻地處南蠻屬於蠻荒之地。整個瀛洲武林,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琅琊劍閣。但琅琊劍主醉心劍道向來不問天下之事。朝廷要拿下蜀州,也在情理之中……」

「呵想不到青玉師兄竟然對天下大勢如此了解?這副指點江山的做派,倒是可以為一國宰相了……」一個年輕的弟子突然笑道,讓這個原本嚴肅的場景頓時變得輕鬆活潑了起來。

「小師弟,我們在商討武林大事,不可如此玩笑1青玉道人臉色一拉,對著年輕人喝道,「恩師喪命於皇室之手,我武夷與朝廷勢不兩立。小師弟切莫再說此等戲言……」

「是,師弟知錯,謹遵師兄教誨……」青年頓時臉色一跨,瞬間識相的低頭認錯。

「青玉師兄,我們武夷與朝廷勢不兩立這話就言過了……師尊之死尚有許多疑點。更何況……我武夷派偌大的宗門不能因私仇而至兩千年傳承而不顧,此話以後不可再掛在嘴邊說。」

紫玉真人說著,清了清喉嚨掃過一眾師弟,「既然你們都認為我們該馳援蜀州,那麼就這樣定了。但你們記住,非到萬不得已,不可與朝廷軍隊發生大衝突。就算要交手,以擊退為主切莫過多造成傷亡。」

「我等謹遵掌門之令」

因為峨眉突然間發出九州馳援令,這也致使莫無痕突襲蜀州的計劃擱淺。不得已,以先鋒軍隊最先趕往蜀州,而其他大軍,沿路攔截支援蜀州的武林人士。瞬息之間,彷彿點燃了九州的戰火。九州武林與朝廷的戰爭,彷彿提前開始了。

在蜀州之地,寧月也是心急如焚。雖然峨眉已經撤回了所有在外的弟子,進出蜀州已經暢通無阻,但寧月已經沒必要離開蜀州了。

「峨眉似乎鐵了心要在蜀山與大周軍隊決戰,蜀山山道崎嶇易守難攻,就算朝廷坐擁百萬大軍傾巢而出,也未必能攻上蜀山。就算攻上蜀山,峨眉護山大陣可抵千軍萬馬,能打上蜀山的將士定然成游蛇狀,無論朝廷如何進攻,都不可取勝。

所以,要想勝,唯有圍而不攻方為上策。但圍而不攻耗時長久不可能速戰速決,寧兄,我想了無數辦法,無論怎麼算,朝廷似乎都沒有絲毫勝算……」

葉尋花蹲在寧月身前,手中拿著長劍在地上不停的比劃。而寧月卻是彷彿無聊的數著地上的樹葉,而且每一片都看得無比的認真無比的仔細。

等到葉尋花說完,寧月才緩緩的抬起頭,對著葉尋花淡然的一笑,「你想多了……」

「寧兄何意?」葉尋歡頓時不幹了,自己這三天來為了他想破腦袋不知道揪了多少根頭髮,結果卻換來寧月一句你想多了?換了誰都不能忍埃

「尋花,你真想多了1寧月輕輕一嘆緩緩的站起身,「如果峨眉真要與朝廷大戰,他們為何要退縮進峨眉?而不是守住進入蜀州的十二個進口?那裡,可是比蜀山更易守難攻,更加的便與防守。峨眉弟子只要守住各個蜀道,朝廷就算來了千軍萬馬也別想輕易進來。至少……守他個一兩個月不是難事。」

「這……不錯,歷來攻打蜀州都是不容易,從上古時期以來,蜀州還沒有被攻破的先例。蜀州只有三次異主,兩次為蜀州之人自動獻城,剩下的一次是我大周皇朝開國之初,圍困蜀州八年才使得蜀州無法堅持自主投降……峨眉沒理由……沒理由放棄這麼好的條件而龜縮蜀山礙…」葉尋花被寧月這一提點,頓時也百思不得其解起來。

「那是因為……峨眉的目的已經達到了1寧月輕輕的拍了拍手,「九州馳援令已經發出,九州武林的馳援正在路上。如果峨眉守住各個蜀道入口,你讓峨眉怎麼說?朝廷只要說一句,蜀州叛亂,率軍平叛,於武林於峨眉無關。九州武林該如何做?出手就是反叛,名不正言不順。不出手……就眼睜睜的看著?

龜縮蜀山,是峨眉此刻唯一能做的。放朝廷大軍進入蜀州,這樣才能讓朝廷找不到任何借口。朝廷要說峨眉叛亂,叛在哪裡?人家龜縮在蜀山怎麼叛亂?」

「那……峨眉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這樣做對他們有什麼好處?」葉尋歡頓時糊塗了,聽寧月這麼一解釋,峨眉的做法就像小孩子過家家。

之前的所有動作都在挑釁朝廷的忍耐極限,等到朝廷正要打你的時候,馬上就變成了乖寶寶,還一臉委屈的控訴,你看,你恃強凌弱……

「為什麼?呵呵呵……」寧月淡淡的一笑,「為了九州動亂,為了挑起朝廷與九州武林戰亂!我現在不禁在懷疑,捕神大人遇難,蜀州天幕府被滅,甚至我來到蜀州之後寸步難行,其實都是峨眉精心策劃的。他們所作的一切只為了一個目的,提前讓九州武林和朝廷開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