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六十七章 請君入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七章 請君入甕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你?你有把握么?」追月一臉驚恐的吞了口口水,「對方的武學修為,就是比起捕神大人都不差分毫啊1

「不差分毫?」寧月邪魅的淡淡一笑。

「轟——」同樣是狂涌的氣勢直衝雲頂,金色的氣勢彷彿燃燒的火炬。在金芒中若隱若現的寧月,彷彿是天降戰神一般。望著寧月升騰的威壓,海棠三人頓時驚嘆莫名。

這樣的氣勢,已經不是天人合一所能擁有,沐浴在金芒之中,竟然有一種神聖的威嚴。難怪寧月敢自誇獨自對付柳葉青,但是……寧月才修鍊了多久?難道要在史上最年輕的封號神捕之上,還要加一個最快進階天榜的名頭?

「你們也太看得起柳葉青了,要是捕神大人無恙,柳葉青接不下捕神大人一刀!柳掌門,三日前一戰,寧月尚未盡興。今日一戰,不分勝負,只分生死1

「嗤——」話音落地,一道金芒刺破蒼穹,太始劍出鞘,無盡的道韻環繞寧月周身,寧月的氣勢再一次拔高,彷彿天地威壓於世。

「哼,那天讓你僥倖蒙對了一招,今天可沒這麼好運了。」話音落地,柳葉青的身形突然間被濃霧籠罩,無限的生機突然間瀰漫天地。

「峨眉弟子退下,結陣封鎖峨眉,花師妹,天虹,攔住天幕神捕。不求殺敵,只要他們別打擾我們。寧月,這樣的交代可滿意?」

「滿意極了1寧月燦爛的一笑,一劍擎天刺破蒼穹,天空的星辰瞬間扭轉圍繞著寧月的金芒微微旋轉。

「唵——」

突然間,天地響徹一聲龍吟。漆黑的夜色之中,一條游龍仰天咆哮。游龍形成的瞬間,飛速的向寧月撞來。寧月嘴角輕輕一笑,雙手持劍,狠狠的向游龍劈下。

太始劍無堅不摧,乃天罰之劍。正如寧月預料的那般,一劍輕易的劈開了游龍。游龍再次化為青煙飄散,寧月的太始劍不改趨勢依舊像柳葉青的頭頂斬來。

柳葉青的嘴角微微勾起,面對寧月一劍分開天地的威勢絲毫不懼。雙手輕輕舞動,彷彿在跳一支嫵媚的舞蹈。但被寧月一分為二濃煙,驟然間再次聚攏,化為兩條青龍向寧月的後背撞去。

「什麼?」寧月臉色大變,閃電般的抽回劍氣向後狠狠的一斬,兩條青龍剎那間被寧月擊潰。但在這時,背後的寒毛猛然間炸起,在斬碎青龍的一剎那,那種死亡的危機迫切的襲上寧月的腦海。

來不及回頭,左手一掌狠狠的向後打去。金色的掌力化作游龍衝出掌心,但在柳葉青的長劍之上連一絲瀲漓都沒有濺出就宣告破碎。柳葉青一劍依舊狠狠的刺在寧月的掌心,發出一聲清脆的金戈之聲。

「嗯?」柳葉青微微蹙眉,寧月的掌心已經化為金色,一個白色的符文在掌心綻放出朦朧的毫光。刺在寧月掌心的一劍,彷彿刺在精鐵之上一般。

柳葉青鳳眼中精芒一閃,身後的四條青龍再次咆哮的向寧月衝來。而正前方,柳葉青的劍不斷的加大力道,寧月被推的連連後退。

「喝——」寧月輕聲一喝,一道氣勁瘋狂的涌動。金色的光芒突然間升起。以寧月為中心,八面金色的石碑彷彿八輛貨車向八方推送出去。

柳葉青暴退,而四條青龍狠狠的撞擊在陰陽太玄悲之上。白光升起,照亮了夜空。狂暴的氣浪席捲天地,又剎那間被峨眉弟子的守陣阻攔。

海棠三人在剎那間動手,靈力激蕩天地變色,在峨眉的三角之地再次開闢出三個戰常一時間劍氣橫空,亂石激射。花千荷以一敵二竟然絲毫不落下風,而一邊的血手和駱天虹也是戰的旗鼓相當。

煙塵漸漸落盡,寧月寶相莊重的掐著法櫻金色的石碑圍繞的寧月微微旋轉,無數符文在碑文中閃耀就像天空閃爍的星辰。

柳葉青看到眼前的一幕,眼中寒芒閃爍。寧月這一招防禦的確可以說武林一絕。雖然不知道普陀寺的不滅金身是否也如這般,但這個龜殼也的確讓柳葉青很是頭疼。

青色的濃霧眨眼間將柳葉青包圍,剎那間寧月的眼神變得無比的凝重。天空漸漸變亮,東邊的雲海深處,一縷陽光投射出來。

寧月無比凝重的看著濃霧的變化,突然間,一柄天劍衝出迷霧狠狠的射向天空。突破雲霄之後,天劍恨恨的墜落,當卻彷彿跨越了時間一般一劍擊中寧月的陰陽太玄悲之上。

經過不老神仙的提點,寧月已經可以使用陰陽太玄悲來鎖定柳葉青的無軌跡攻擊。但是,如果還是像上次那樣硬拼的話,不可避免的又將是兩敗俱傷。

無數殘影出現在寧月的周圍,天劍轟擊在陰陽太玄悲之上發出了叮叮噹噹的清脆聲響。電石花火之間,一個心思在寧月的心底流過。

寧月的武道,以借天地靈氣之力殺敵,而所有的先天之境以上皆是如此。但柳葉青卻不同,以木屬性功法為基礎,竟然能引動生命之力。生命可救人,也可殺生。這一點,寧月已經完全領教。

電石花火之間,寧月心底頓時有了決斷。

雙手合十,八道金芒彷彿鐵鏈一般連接八面石碑。恰在這是,柳葉青化身的天劍恨恨的刺在一面石碑之上。但這一次,卻並沒有響起金戈交擊的聲音。

一道殘影劃過,天劍暢通無阻的進入陰陽太玄悲之中。寧月手掌猛然間按在地面,一面八卦陣圖突然間浮現腳底。彷彿在陰陽太玄悲之中升起了無數面鏡子一般。

天地靜止,天劍緩緩的化作煙霧飄散現出了裡面的柳葉青。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站在柳葉青的身前。兩人凝視對望,寧月臉上露出了一絲燦爛的笑容。

手掌翻轉,圍著兩人的八面石碑齊齊翻身。突然間金芒暴漲,將方圓數十丈之內籠罩在陰陽太玄悲之中。戰場的動靜驚詫了所有峨眉弟子,就連交戰的兩處也同時停下了動作對峙了起來。

「這招請君入甕如何?」寧月淡淡的笑道。

「不錯1柳葉青的臉色瞬間變得漆黑,因為在進入陰陽太玄悲之後,她再也感受不到與外界的聯繫。整個蜀山的群山密林,生命之力何其的充分。只要生命不枯,她可以永遠的戰鬥下去。

但現在,與生命之力的連接被封禁,柳葉青也失去了最大的儀仗。

「柳葉青,獨霸蜀州倒行逆施,迫害武林同道,割據九州。我以封號神捕之名,叛你謀逆之罪,罪無可恕,罪在當誅!受死1

突然間,寧月的身形化作閃電,手中的太始劍直指柳葉青的咽喉。

「嗤——」瞬息間,一道青色的天劍驟然出現,整個天地為之震蕩。無盡的瀲漓蕩漾開去,所有峨眉弟子手中的劍再一次劇烈的顫抖。

柳葉青淡淡的一笑,劍氣青郁,卻如游龍一般神鬼莫測。幾乎剎那之間便已來到寧月的面門。來不及細想,寧月連忙橫劍胸口,電石花火之間擋在了身前。

「轟——」無盡的氣浪衝天而起,幾乎剎那之間,整個陰陽太玄悲彷彿被掀飛的金鐘一般衝上雲霄,在空中化為煙花爆裂開來。

寧月不住的飛退,劍尖抵著寧月的太始劍發出無數銳利的劍氣。寧月的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冷汗化作細密的春雨滴落。要不是手中的是上古八大神器太始劍。自己也許就已經死在這一招之下。

如此突如其來,如此快如閃電。更是如此的非人力所能抵擋。當青色的劍氣在太始劍的鋒芒下消散,當寧月穩住身形的剎那。寧月才察覺到,自己不知何時後背已經濕透。

「是誰告訴你,我除了借生命之力之外就無法藉助天地之力?試問天下高手,達到我們這般修為的有誰無法藉助天地之力?」柳葉青彷彿天地的主宰一般淡淡的問道,每一個字彷彿敲打在了寧月的心底。

「你說的對,是我疏忽了1寧月很坦然的承認了自己的錯誤,輕輕抹去額頭上的冷汗,「但是……你是不是也太自大了?」

「什麼?」柳葉青愕然,寧月卻不給她一絲反應的機會。手掌猛然間按在地面之上。一道金色的光芒突然間在柳葉青的周圍閃過,幾乎剎那之間,柳葉青的周圍再一次升起一面八卦形的屏障。

「你竟然在掙脫了之後還沒有離開所站的位置。難道真以為……陰陽太玄悲就這麼的簡單?」

寧月手臂一抖,太始劍舞出一朵絢麗的劍花。

「陰陽太玄悲,既可護體,也可制敵!柳葉青,你輸了1

「你方才說過,我們之間不分勝負,只分生死1柳葉青不以為意淡漠的一笑。

寧月的臉色分外的凝重了起來,原本眼前的八卦封禁要比之前使用過的五行封禁更加厲害。但無奈,寧月本身的修為只有天人合一,之所以能與柳葉青一戰全靠太始劍的增幅。所以哪怕將柳葉青封禁,卻也只能限制她的行動而無法吸取她的功力。

但即便如此,寧月已經非常滿足了。最讓寧月頭疼的,就是柳葉青那神出鬼沒的武功。如今將他封禁限制了她的行動,柳葉青的一身戰力至少折損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