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六十八章 痴情駱天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八章 痴情駱天虹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地面的八卦陣圖散發著朦朧的毫光,寧月輕輕的踩著八卦陣圖,緩緩的向柳葉青逼近。柳葉青輕輕的抬起左手,手中的長劍嗡嗡的發出顫抖。強悍的氣勢直衝天際,一道劍光突然間升起照耀九天。

但是,劍光雖能照射天地,但劍氣卻禁錮在八卦封禁之中無法溢出分毫。柳葉青的眉頭微微皺起,到了這時候,他才意識到寧月這一招對她來說有多麼可怕的限制。

寧月可以躲在陰陽太玄悲之中肆意的攻擊,但並不代表她可以。寧月緩緩的踏出步伐,每一步都能讓氣勢再一次拔高。這是蓄力,如果讓寧月的氣勢升到巔峰,那麼他一劍斬下的威力就必定石破天驚。

決不能讓寧月完成蓄力斬下這一劍!無論柳葉青還是峨眉弟子的心底同時生出了這一念頭。瞬息間,柳葉青身上的氣勢突然間爆炸開來,彷彿無盡的狂風席捲天地,整個八卦封禁之中的空間,也變的扭曲了起來。

「來不及了1寧月緩緩的抬頭,眼眸深處閃過日月光輝。寧月輕輕的抬起手臂,無盡的道韻彷彿無數蝌蚪浮現在太始劍的周圍流轉。太始劍突然升起刺眼的金芒,將寧月的整個身形掩蓋其中。一道金色的光柱直衝雲端,將天空的層雲照射的如火焰一般通紅。

萬道霞光自天空灑落,分不清是太陽的光輝還是太始劍的金芒。在如此眩美與恐怖的威壓之下,所有人都感覺到一陣的力不從心。

「斬」寧月狠狠的斬下太始劍,萬道金芒突然間化作光雨充滿天地。

「掌門」峨眉弟子紛紛驚,峨眉天劫陣驟然升起。天劍蕩漾著道韻瀲漓,飛速的迎上從天空斬落的太陽。八卦封禁之中的柳葉青越發的著急,在寧月斬出這一劍的時候她就明白,以自己此刻的狀態接不下這一劍。

瘋狂的靈氣越發的肆虐,整個八卦封禁也越發的扭曲。突然間,一絲細密不可見的裂紋出現在八卦封禁的結界之上。柳葉青大喜,貝齒一咬再一次加大了靈力的催動。

當初霍天軒被五行封禁封住,他也唯有自爆才能掙脫。但比五行封禁更強的八卦封禁,卻讓柳葉青眼看就要掙脫出來。有此可見,半步武道的實力,根本就不是天人合一境界所能比擬。

「轟」

突然間,天空爆發出一陣震蕩,天劫劍狠狠的與寧月斬下的一劍相遇,剎那間,天空為之一沉,彷彿所有的光芒都在那一瞬間被吸收。

但僅僅一瞬之間,一道白光突然像天幕一般湧向四周,刺眼的白光就像驕陽墜落。峨眉天劫陣瞬間蕩漾起無窮的瀲漓,天劫劍幾乎在一瞬之間爆碎,無數峨眉弟子紛紛吐血倒飛而去。

寧月的劍氣依舊趨勢不改,狠狠的向底下的柳葉青撞去。柳葉青的臉色然間變得扭曲,瘋狂的靈力幾乎凝成了固體,八卦封禁之上的裂紋越發的細密,幾乎就要破碎。

只要八卦封禁破碎,就憑自己催動的這麼多靈力足以抵擋寧月這毀天滅地的一劍。但是……為什麼來不及?只是差一點,就差那麼一點點……

柳葉青的臉上終於掛起了一絲驚恐,雖然她早已有死亡的覺悟。但在真正迎接死亡的時候,她的心底卻充滿了不甘。海棠和追月的臉上也剎那間掛起了一絲笑容,他們沒想過寧月會這麼給力。面對他們無力抵擋的柳葉青,寧月竟然能自始至終都佔據上風。

「結束了」寧月淡淡的說道,此刻的寧月心底一片平靜,她不會為柳葉青是一個女人而有絲毫的猶豫。叛亂,嗜殺,生靈塗炭,將九州拖到戰亂邊緣。無論那一條,她都罪該萬死。

劍光落下,不帶絲毫的餘地。突然,一道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寧月定神的瞬間,身影已經來到了柳葉青的身前,一道劍光狠狠的向天空的落日刺去。

「駱天虹?」寧月眼神一冷,但心底卻波瀾不驚。無論是峨眉弟子的天劫劍,還是駱天虹的螳臂擋車,都不會讓寧月此刻的心境產生意思動遙

這是天罰的一劍,無論如何,這一劍是一定要斬下去的。天劫劍無法阻擋,駱天虹同樣無法。

「氨駱天虹突然暴吼,渾身的內力彷彿血色的蒸汽一般沸騰,眼眶之內,竟然是一片血色再也見不到一絲的白光。駱天虹不惜催動秘法也要替柳葉青阻擋下這一劍。

劍光泛著紅光,狠狠的迎向天空斬下的劍氣。驟然接觸,駱天虹就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但是,駱天虹已經催動了本源狠狠的迎擊著寧月的金色劍芒。

世間最遠的距離永遠不是分隔生死,而是我明明站在你面前,你卻對我視而不見。

駱天虹明白自己的心,他更明白柳葉青的心。世人都說他駱天虹是峨眉的女婿,但誰又知道,駱天虹為了柳葉青終身未娶?駱天虹是驕傲的,他驕傲的可以藐視天下所有人,但他卻一直被一個人藐視。

在柳易,只有楚源。無論駱天虹多麼優秀,多麼的對柳葉青好。她的心底,只有楚源。一千個駱天虹,也比不過一個楚源。而駱天虹二十年來一直等一個機會,一個證明自己比楚源強的機會,哪怕這個機會,需要駱天虹用死亡來證明。

寧月的劍氣如此的強悍,如此的可怕。幾乎瞬息之間,駱天虹手中的長劍轟然爆碎。無數細密的如光雨一般的劍氣狠狠的湧入駱天虹的身體,沖刷著駱天虹的五臟六腑。

駱天虹輕輕的張開手臂,彷彿要用身體撐起寧月斬落的一劍。如此近距離的看寧月斬下的這一劍,彷彿太陽一般如此的絢麗。

「轟」

突然,身後傳來了一聲爆響。幾乎剎那之間,一道青色的光芒從身後湧來,將眼前的金芒衝散。一雙手臂,輕輕的摟上駱天虹的腰肢。無盡的生命力,彷彿雨露滋潤著駱天虹的身體。

駱天虹的臉上突然掛起一絲笑顏,鼻孔中傳來一陣幽香。能嗅到這一芬芳,駱天虹的心底莫名的湧現出一陣滿足。能感受到柳葉青哪怕一瞬間的溫柔,駱天虹就感覺這一輩子已經值了。

寧月渾身一顫,剎那間臉色慘白的倒退一步。手中的太始劍瞬間變得暗淡無光,腳下一個踉蹌,拄著長劍險些跌倒。這一劍,既是寧月蓄力已久的一劍,也是寧月孤注一擲的一劍。一劍之後,寧月幾乎已經耗盡了所有的功力。要讓他再斬出這麼毀天滅地的一劍,恐怕也是不可能了。

天空突然間恢復了以往的光彩,天空的雲層剎那間消散露出了藍藍的天空。金色的太陽灑下萬道光芒,柳葉青抱著駱天虹彷彿一隻翩翩蝴蝶緩緩的飄落。

青色的秀髮隨風舞動,柳葉青低下頭,看著沉醉在自己的懷中的駱天虹臉上閃過一絲掙扎。

「你又是何苦呢?」

「我能……叫你……青兒么?」

「只此一次1柳葉青的聲音依舊清冷,看著駱天虹的眼神閃過一絲不忍。

「楚源……他能為你做到這一步么……我……在這一點上……是不是……比楚源強?」駱天虹哪怕就要死了,他依舊保持著自己的驕傲。他不需要任何人的憐憫,哪怕是柳葉青的憐憫都不需要。

柳葉青的眼中突然間湧現出無盡的哀傷,在駱天虹彌留的時候,她沒有露出這樣的眼神,當駱天虹帶著笑意閉上了眼睛的時候,柳葉青再也無法將自己的心繼續冰封。

駱天虹,這個驕傲的連天地都不服的人,卻為了自己蹉跎半生。到最後,還是為自己而死,就算再鐵石心腸,柳葉青也無法做到熟視無睹。

一滴眼淚緩緩的滴落,落在駱天虹的臉頰上緩緩的化開。柳葉青輕輕的將駱天虹放下,緩緩的站起身,眼神如劍一般冷冷的看著不遠處的寧月。

寧月淡淡的一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一次站直了身體。氣勢如潮,燃燒著空中的靈力。不知何時,血手突然出現在寧月的身邊。

「對不起,如果不是我的疏忽你也不會前功盡棄。這一戰,就交給我吧1

寧月輕輕的搖了搖頭,「天幕府總共就五個封號神捕,捕神已經遇難,天幕府不能再有折損。你在一旁掠陣吧!我雖消耗頗大,但柳葉青,也未必好到哪裡去。」

血手聞言,眼神中閃過一絲掙扎,最後還是退到了一邊。寧月輕輕的揮舞著太始劍,天空的靈力彷彿受到的牽引一般瘋狂的向寧月湧來。太始劍,彷彿就是一頭吞噬天地的洪荒獸,瘋狂的吸收著天地的靈氣。

柳葉青輕輕的舞動手臂,無數的青煙再一次從四面八方匯聚,但這一次,生命之力並沒有凝聚在柳葉青的身邊,而是彷彿薄霧一般瀰漫在漫山遍野之中。

寧月的眼神一凝,難道柳葉青打算遮蔽自己的視線?寧月搖了搖頭。修為到了他們這樣的境地,早已經不需要通過眼睛視物,看得見和看不見,已經沒有了意義。

「不好」一聲驚從身後響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