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六十九章 身在天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九章 身在天涯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這個青霧有古怪,他在吸取我的力氣……」血手突然的驚呼讓寧月頓時提高了警惕。原本以為,那充釋四肢的疲憊感是大戰之後的後遺症,但現在看來,並不是那麼的簡單。

「叮」一聲脆響,一個峨眉弟子手中的長劍脫落,身體也緩緩的萎靡了下來。緊接著,一個個峨眉弟子都紛紛萎靡的倒下,雖然看不出有絲毫的痛苦,但這畫面也著實的令人膽寒。

柳葉青的這一招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竟然連峨眉弟子也不放過。而且,寧月可以保證這周圍的青煙不是毒,如果是毒就絕對不會逃過寧月的鼻子。

來不及細想,寧月猛然間張開手臂,八面金色的石碑突然間升起將寧月護在中間。而與此同時,陰陽太玄悲也將柳葉青的青煙隔離在外。

沒一會兒,漫山遍野的峨眉弟子紛紛倒地不起,而瀰漫的青煙也漸漸的收攏再次回到了柳葉青的身體之內。

「鬼狐小心,柳葉青吸取了他們生命之力反哺自身。現在的柳葉青一定回到了巔峰時期,甚至,比巔峰時期更強1海棠撐著護體罡氣焦急的喝道。

「我明白了,不過也無法,了不起……重新開始1

「重新開始?」柳葉青突然淡淡的一笑,眼神緩緩的抬起,眼眸之中迸射出炙熱的火焰,「受死吧」

一道天劍突然間橫空,劍氣碧綠彷彿一棵擎天大樹。無盡的威壓充釋著天地之間,天空突然間也變得碧綠一片。寧月的心咯一下沉到了谷底,竟然在剎那之間就被柳葉青奪回了天地的主動權。

但柳葉青不會給寧月震驚的機會,當天空的劍氣驟然成型的剎那,柳葉青已經狠狠的斬下。劍氣跨越了時間,帶著天地的威勢狠狠的向寧月斬來。

來不及細想,寧月瘋狂的涌動內力加強陰陽太玄悲的防禦。金色的光芒驟然間暴漲,彷彿八面天門傲立於天地之間。

「轟」

劍氣狠狠的斬在陰陽太玄悲之上,整個蜀山突然間劇烈的搖晃了起來。無盡的煙塵衝天而起,就連蜀山周圍的雲海,也彷彿有雲龍在其中翻轉咆哮。

「」一聲脆響伴隨著細密的裂紋。幾乎在剎那之間,陰陽太玄悲轟然爆碎。

劍氣席捲大地,無盡的劍氣攪動著寧月所站的位置。無論海棠還是血手,都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幕,追月更是將綠豆般的眼睛瞪成了渾圓。

因為他們清晰的看到了寧月的陰陽太玄悲爆碎,也清晰的看到了劍氣斬在了寧月的身上。

「完了?」

一個念頭,同時在三人的心底響起。他們不敢相信寧月就這麼輕易的被擊殺了?剛才還不可一世的寧月,剛才還穩佔上風的寧月,竟然抵不住柳葉青的一道劍氣?

寧月的死,代表著他們三個誰也活不了,更代表作朝廷再也無法拿峨眉怎麼樣。而引發的更惡劣的後果,就是九州武林和朝廷的大戰如野火燎原一般席捲。

劍氣漸漸地消散,煙塵漸漸的散荊在寧月所站的位置,一個巨大的坑洞如此令人觸目驚心。渺渺的青煙自坑洞之中升起,卻不見寧月的一絲蹤跡。

「飛灰……湮滅了?」追月吧眨著嘴巴驚懼的問道。

「閉嘴1血手臉色漆黑的喝道。

柳葉青緩緩的抬起頭,眼神中閃過一絲疑惑。順著柳葉青的眼眸,海棠三人終於驚喜的看到了浮現在天空的寧月。一襲白衣,飄渺出塵。

「他沒死?」追月興奮的叫道。

「自然沒死,他可是鬼狐啊!能得封號鬼狐的,又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死?」

「奇怪……我怎麼感覺……鬼狐變得不太一樣了?」海棠細膩的直覺讓她第一時間察覺到了寧月的變化。

在千鈞一髮之際,寧月想到的只有一個字跑!天涯月,踏上第一步就是咫尺天涯,而第二步就是一步天涯。但在電石花火之間,寧月終於領悟了天涯月的最高境界。不,也許這一個境界,已經不再屬於天涯月。

身在天涯,何須跨步?心在天涯,身亦在天涯。不再此地,也不在彼處。這是跨越了速度的輕功,一步方寸間,心動身移。寧月終於明白了柳葉青為何能如此的神出鬼沒,那是因為,柳葉青跨越了空間挪移。而此刻的寧月,卻比柳葉青的輕功感悟更深一步,心念神移。

天地的主宰依舊是柳葉青,所以他能第一時間發現了寧月的所在。但寧月,原本就只是天人合一。他所仰仗的,只是太始劍。

太始劍,不歸天地,卻又在天地之間。手中的太始劍突然綻放出萬道金芒,寧月的身影如天外飛仙一般狠狠的向柳葉青衝來。

明明剛才還身在天空,下一瞬卻已經來到了柳葉青的身前。一劍刺出,帶著雷霆萬鈞。柳葉青臉色大變,手中長劍突然綻放出一道電光,狠狠的向寧月的太始劍刺去。

「轟」

柳葉青的身形猛然間倒飛而去,劍尖狠狠的低著寧月的劍尖。在到了他們這樣的境地,劍招已經無用,隨意的一斬,一刺,都能帶著石破天驚的威勢。

兩道身影劃破天空,無窮的爆炸響破天地。但是,柳葉青手中的畢竟只是凡劍,凡劍如何能與八大神器之一在太始劍相比?

漸漸地,柳葉青手中的長劍開始爆裂,化作點點的星芒消散於天地。不一會兒,柳葉青手中的劍只留下一把劍柄。

「嗖」寧月的身形再一次消失不見。一道氣機彷彿天地枷鎖一般鎖定著柳葉青。她來不及細想,更來不及回頭。一道劍氣憑空出現,狠狠的向身後斬去。

寧月神出鬼沒的出現在柳葉青的背後,萬道金光彷彿太陽墜落向柳葉青斬下。劍氣與金芒相觸,爆發出如海嘯一般的波瀾。天地彷彿為之翻轉,無盡的碎石突然間升上天空。

「轟」巨大的氣浪席捲天地,柳葉青的身形突然化作被打飛的炮彈一般摔落而去。剎那間,柳葉青的臉色陰沉如水,自己吸取了這麼多人的生命精元才得以恢復實力,但想不到寧月卻在短短的時間裡竟然越戰越強?

如果寧月沒有太始劍,在此番大戰到了現在估計已經成了人干。但太始劍是上古八大神器,主掌天罰。天地之間,天道加身。越戰越強,越強越戰。此刻的寧月,早已經熱血沸騰,就像天道加身一般,氣血狂涌如神如魔。

柳葉青的身形猛然間定住,雙手狠狠的舞動,一道青煙濃霧組成的神魂虛影升空。如同遠古巨人一般追星拿月,這一刻的柳葉青,也抱著一決勝負一分生死的念頭。

神魂虛影剛剛成型,寧月就突然間出現在神魂虛影的身前。雙手握著太始劍,彷彿導彈一般狠狠的向柳葉青的神魂虛影撞來。

「喝」柳葉青雙手交疊,神魂虛影也如同這般。一雙手臂彷彿化作天劍,狠狠的向寧月刺來。

「轟」

兩劍交撞,一道雪白的蘑菇雲自相撞的交點擴撒開來。無數細密漆黑的裂紋出現在空中,天地為之破碎。突然,柳葉青的祭起的青煙毫無徵兆的碎裂,化作激射而出的碎片。

寧月緊緊的咬著牙關,發出一聲響徹天地的吶喊。長劍長驅直入,狠狠的刺在柳葉青的神魂虛影之上。

「噗」

剎那間,柳葉青的臉色變得潔白如雪,瞪著圓圓的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寧月竟然在硬拼的一劍之中,並沒有像上次那樣的兩敗俱傷,而是自己一面倒的敗退,寧月竟然不費吹灰之力的擊潰了自己的防禦。

神魂虛影發出一陣閃爍,在所有人驚詫的眼神下爆碎。柳葉青再一次口吐鮮血的仰面栽倒,而這一次,柳葉青卻是真的受了重傷,真的要塵埃落定了。

柳葉青臉色死灰的癱倒在地,但倔強的想要撐起身體。她不甘心,她可以死,但她不甘心輸,更不甘心輸給一個後輩,一個天幕府的後輩手中。

長長的影子緩緩的遮蔽柳葉青的眼帘,柳葉青輕輕的抬頭倔強的看著寧月漸漸走來的身影。恍惚中,他看到了楚源。眼前的寧月,就像楚源緩緩的走來。

「我不後悔……是你欠我的……是你欠我的……我那麼愛你,我甚至為了你放棄我所有的尊嚴,榮譽,掌門之位。願意跟著你浪跡天涯……你為什麼要不辭而別?你為什麼要在我們成親的那一天不辭而別?」

「可恨之人,亦是可憐之人1寧月緩緩的抬起太始劍,眼中閃過一絲歷芒。他不想廢話,更不想猶豫,只有死掉的敵人才是好敵人,在敵人死掉之前,寧月一直不想多說廢話。

「不要……求求你……不要……寧月……不要殺她……」花千荷突然淚如雨下的跪倒在地,不住的對著寧月磕頭,「我們錯了,我們投降……你放過師姐一命吧……天行」

一句天行,讓寧月的心不由的一疼。他是寧月,他也是易天行。寧月愛的是千暮雪,但易天行卻真的對花千荷動了情。如果連自己都騙不了,如何能騙人?但是……寧月猛然間閉上了眼睛。他是寧月,他是天幕府的鬼狐,他是捕快,他需要對朝廷對天下負責

一劍,依舊堅決的刺下。

「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