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七十一章 捕神之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一章 捕神之殤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月猛然間一顫,幾乎剎那之間就要發動攻擊,但一瞬間卻又生生的頓祝在楚源拍下那一掌的時候寧月以為葉尋花完了,但接下來的情況卻讓寧月瞪大了眼睛露出了驚駭的神情。

楚源散功,不是為了活下性命?而是為了將自己一生的武道修為傳給葉尋花。無數道韻流轉,一道光芒彷彿橋樑一般連接葉尋花和楚源。

對於武道高手來說,最為重要的是精神識海。只要對武道的感悟和理解在,功力什麼的都不是事。而現在,楚源竟然將對武道的感悟全部傳導到葉尋花的精神之中。

感悟這東西,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和傳授武功不同。每一個人的感悟都是獨一無二的。將對武道感悟傳授,等於將自己的記憶靈魂都送與傳人。一般人不會如此也不敢如此,要不是父子血脈相連,葉尋花根本就無法承受這樣的饋贈。

「轟」一團氣浪暴起,葉尋花慘叫的萎靡了下來。臉色慘白汗如雨下的嘶嚎,楚源的饋贈既是大禮又是慘痛的刑罰。在被傳送完成之後,如刀割般的痛苦彷彿洪水一般襲來。

葉尋花萎靡的癱倒在地,雙眼無神的望著前方瑟瑟發抖。楚源淡淡的一笑,幾乎瞬息之間一頭烏黑的頭髮化為白雪。甚至臉上,也已經布滿了皺紋。

楚源輕輕的撿起掉落在地的長劍,劍刃在陽光下反射著寒芒。一瞬間,寧月突然有了不祥的預感,剎那間,寧月的身形化作閃電向楚源掠去。但是……這一步在剛剛跨出的時候再一次生生的頓祝

「嗤」劍光一閃,長劍狠狠的刺進楚源的心口,劍末至柄,楚源自盡的心何其的熾烈何其的決絕。

「不要」一聲肝腸寸斷的尖叫劃破長空,柳葉青的身影突然的向楚源衝去。在奔出幾步之後,又踉蹌摔倒。眼淚紛飛,這一刻的柳葉青如此的嬌弱可憐。這一刻的柳葉青,如此的傷心欲絕。

柳葉青再一次爬起,搖搖欲墜的身體緩緩的向楚源挪去,淚眼模糊了眼眶,一片鮮紅。絲絲血淚,沿著臉頰緩緩滴落。

「站住1楚源突然暴喝一聲,顫抖的聲線彷彿虎豹雷音炸響。

「青兒,我錯了……我一直錯了!因為我的包庇縱容,你一錯再錯。因為對你的愧疚,卻將你推入萬劫不復之地。皇上授命我捕神之稱,天幕府三百年來唯一一個捕神。但是……我卻辜負了皇上的信任,辜負了先帝……天幕府何在?」

「在1

寧月四人渾身一顫,剎那間淚眼模糊了眼眶。海棠三人大步上前站在寧月的身邊,四人齊齊單膝跪地迎接著捕神最後的一道命令。

「天幕府,遇峨眉弟子退避三舍。這是我當年下的命令,現在我正式收回!天幕府代表朝廷,代表天下!不可因任何人而縱容,不可因任何事而退步。

從今日起,天幕府不再有捕神,從今日起,天幕府只忠於皇上。捍衛天下,維繫九州,外擊強擄,內安百姓!天幕府上下當嚴格遵守!帶我向皇上請罪,楚源有負皇上重託」

「嗤」劍光一閃,楚源狠狠的抽出刺入胸膛的長劍。鮮血如注,彷彿一道噴泉湧出胸膛。寧月四人頓時睜大了眼睛,眼看著楚源的身體緩緩的倒下,眼看著楚源滾落屋頂掉落在地上。

「不」柳葉青再一次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悲鳴,努力的,掙扎著向楚源爬去。終於,她艱難的爬到楚源身邊,吃力的扶起楚源緊緊的將他摟在懷中,輕輕的撫摸著楚源蒼老的臉龐。

「你欠我的還沒有還清,你怎麼可以死?你怎麼可以死……你欠我一個婚禮,你欠我二十年……你怎麼可以……給我睜開眼,睜開眼啊」

寧月的鼻子不禁一酸,深吸了一口氣,激蕩的心情得以平復。這件事,一定要有個了結。現在楚源已死,皇上更需要一個交代。

輕輕的直起身體,緩緩的舉起太始劍。

「寧月,你……」海棠猶豫著開了口,但卻無法再說出一個字。

「這件事必須要了結,皇上那必須要一個結果。你們忘了捕神大人臨終時的命令么?我們不能意氣用事,心中所想所念的,一定要是天下!峨眉不滅,九州不穩,只有這裡有了結果,九州武林之動亂才會平息1

「啊」

突然,一聲嘶喊響徹天地。強悍的聲浪彷彿一根根尖刺直刺眾人的耳膜。寧月幾人連忙捂著耳朵,但依舊被刺入的音波震的氣血翻騰紛紛口吐鮮血。

一道光柱衝天而起,從柳葉青的身上刺破蒼穹。天空剎那間變得寧靜,彷彿一張被定格的畫卷。無論是太陽,還是雲捲雲舒,都彷彿失去了聲音失去了顏色。

而這一幕,卻讓寧月陷入了濃濃的驚恐之中。因為這一幕,太熟悉了,因為當初自己快要死在薛無意的劍下之時,千暮雪突破武道之時的場景也是這樣。

「突破了……」海棠面如死灰的問道,眼底深處藏著濃濃的絕望。

柳葉青深陷情劫,所以才止步於半步武道。如今楚源一死,情劫自破。傷心欲絕之下,境界一觸而就直接踏上武道之境。

「嗡」遠在千里之外的天機老人猛然間睜開眼睛,眼前的天機法陣突然升起無數劇震,震蕩的符文彷彿跳躍的蝌蚪一般。

「又有人突破武道了?這個位置是……蜀州,峨眉?難道是……她?」

「師傅1輕聲的呼喚從身後響起,「既然峨眉掌門突破武道,弟子是不是該準備天榜換版了?」

「不急!一字曰生,一字曰死!為師在去年就卜了一卦,七年之內,天榜十二絕,對應天干地支。一人死,一人替,天地自有定數。

楚源已死,那個頂替之人應該是寧月才對……如今柳葉青已突破武道,但這和我去年勘測到的天機有了衝突。奇怪,奇怪……難道……今日會隕雙星?」

「什麼?」風蕭雨頓時一怔,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天機老人的背影,「師傅的意思是……今日會有兩個武道高手隕落?這……這太匪夷所思了……」

「天命如此,天意難測!哎……仙宮蠢蠢欲動,往後天下……恐怕不會平靜了……」

強悍的氣勢突然間如火山迸發一般湧出,天地的顏色突然間變換。寧月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絕望,絕望這個變故實在太過於戲劇化。

寧月甚至不懷好意的懷疑,楚源是不是故意助柳葉青突破的。這特么……是想讓天幕府全軍覆沒的節奏埃

柳葉青輕輕的放下懷中的楚源,緩緩的站直身體。清風吹過來她的秀髮,露出了柳葉青美麗平靜的容顏。不帶絲毫感情的目光射來,讓寧月的心底不由的一顫。

「是你們逼死他的……如果不是你們……他不會自經…是你們逼死他的……」柳葉青的聲音如泣如訴,彷彿幽魂一般鑽入寧月的耳朵。

「喂,講點道理行不?」寧月臉上露出一絲苦笑,事已至此歸根結底就是三個字,死定了。在柳葉青開口的瞬間,寧月彷彿放下了包袱一般輕鬆了起來。

「如果不是你們攻上峨眉,他便不會在這個情境下見到你們,他就不會左右為難,他就不會死!我等了他這麼多年,只為他一句道歉,只為他能放下驕傲和我認個錯……可是……你們竟然逼死了他……」

話音落進,一道劍氣橫架蒼穹。劍氣灰濛濛的,彷彿在哭泣的天空。

「傷心斷腸,肝腸寸斷!我等了二十年,卻在今日化外泡影。既然他為你一劍穿心,我要要將你們萬劍穿心!給我滾下去陪他1

柳葉青突然猙獰的暴喝,一道劍氣彷彿跨越了時空向寧月刺去。劍氣纏繞著濃濃的道韻,道韻之上溢滿著濃濃的悲傷。

不需要試探,寧月就知道自己接不下這一劍。哪怕自己手裡拿著上古神器太始劍也不行。劍氣的道韻,甚至已經將太始劍身上的道韻全部剝奪。這一道劍氣如此的細小,卻已經將寧月的空間完全鎖定。

難怪說,武道之下皆螻蟻。不到武道,你永遠也無法理解那種天地威壓彷彿被剝離五感六識的痛苦和絕望。寧月怔怔的站在原地,瞳孔深處只有那深深的絕望。

劍氣彷彿很慢,但有快過了時間。寧月的世界一瞬間失去了聲音,唯有那敲鼓一般的心跳在胸膛中奔跑。突然,寧月的眼前只感覺一花,一道殘影彷彿撕開了時間撕開了空間出現在寧月的身前。

遙相對望,寧月看到了葉尋花臉上緩緩綻放的笑容。就像回到當年,他們五人在亭台間對酒歡歌,就好比他們躺在屋頂上愜意的曬太陽。

「尋花……不要」寧月張合著嘴唇,但卻發出不一點聲音。剎那間,淚水模糊了寧月的眼帘。他的兄弟,這是他的兄弟啊

「嗤」葉尋花的身體猛然一震,時間在這一刻又開始流動。葉尋花腳下一陣踉蹌,順勢的倒進寧月的懷中。

身後的柳葉青剎那間獃滯了,瞪大的眼眶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自己的一劍,狠狠的刺進了葉尋花的後背,那一道劍氣,帶著自己的絕望……

「尋花……你……」寧月哽咽了,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唯一能感受的,就是肩膀上的人越來越重,也越來越虛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