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七十四章 江州武林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四章 江州武林盟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皇上」

莫無痕一句話,頓時嚇得寧月冷汗直流。天命之人這樣的話,絕對不是隨便說的。尤其是從帝皇口中吐出,那就是一等一的死罪。

「你怕什麼?」莫無痕輕輕一笑,「你是我的親外甥,難道我還提防你不成?再說了,我大周帝國如今有抬龍之氣,正是國運發跡始端。所以,此次天命之人降世,應該是開天下之新局而非有天下之大變。

朕自詡明君,難道連這點容人之量都沒有?你執太始劍,需替朕掃清宇內安定九州!至於這天地開局……朕不知曉恐怕就連天機老人也不知曉,一切隨然吧1

「是,臣明白1寧月依舊有些不安的跪倒在地。

「楚源已死,捕神之位空缺,你手執太始劍,一躍已成武道之下第一人。更何況,以你此刻修為,突破武道也不需多少時日。朕欲讓你接掌捕神之位……你可願意?」

「啟稟皇上,捕神臨終前有遺言交代。天幕府上下需為皇上之命是從,實在不宜再添捕神之位。捕神有言,今後天幕府再無需有捕神。」說著,寧月緩緩的掏出懷中的捕神令牌,「皇上既是捕神,捕神既是皇上,請皇上收回1

莫無痕看著眼前晶瑩的捕神令牌,心底一陣難受。微微顫抖著接過捕神令牌之後輕輕一嘆,「也罷!因為楚源的存在,致使朕很少關心天幕府的運轉,這才導致蜀州天幕府被消亡五載而不得知。楚源雖念私情包庇,但朕也有失察之罪。今後,還是由朕親領天幕府吧!

沒別的事你也早點回去,沒幾個月就是你的婚期了。局時,朕當親自來賀。對了,你們舉行婚禮的地點是在梅山,還是在江南道?」

「臣是娶媳婦又不是入贅……婚禮在易水鄉舉行。但是……皇上,您日理萬機臣實在不敢叨擾皇上,還是不用了吧?」

「說什麼話呢?你父母雙亡,長輩之中也就剩下我這個舅舅了。我怎麼可以不去?別廢話,回去好好準備,不能落了皇室的臉面,更不能讓暮雪劍仙感到委屈1

「臣,遵旨」

出了皇宮,寧月才鬆了一口氣。沒有絲毫停頓,縱馬揚鞭的向江州趕去。

不知道的人以為寧月急於回江南準備婚事,但寧月真正這麼著急的原因,還是莫無痕口中說的天命之子。這四個字著實將寧月嚇得夠嗆,趕緊逃回江州眼不見為凈。

至於婚事,自然有沈千秋全權準備。說真的,沈千秋真是個好管家的料。不僅替他將江州打理的井井有條,就是自己的婚事,他都操辦的比他自己的還上心。

千山暮雪要下嫁江州的武林盟主,一旦婚事完成,這江州武林盟還不牛氣衝天?以現在江州武林的實力,放眼九州已經僅次於中州之地。

雖然天人合一高手只有一個沈千秋,但半步天人合一卻一抓一大把。自從上次破功之後心境升華,當初的各大掌門都有不小的收穫。不出意外,幾年之後就會多出至少三個天人合一,尤其是夜雲霄。

如今又有一個天地十二絕作為盟主夫人,這江州武林盟無論高端戰力還是底下戰力,無論聲望還是氣勢,都可謂如日中天。

這一次寧月回江南,並沒有知會武林盟,所以牽著馬下了船之後,寧月就縱馬直奔金陵。雖然寧月到江南道並沒有知會武林盟,但寧月一踏上江南道,武林盟就已經全部知曉了。

金陵城牆在遠處隱隱若現,突然間兩隊人馬衝出城門,但卻並沒有繼續狂奔。而是飛快的分站城門兩邊連綿數十丈就像儀仗兵一般。

寧月淡然一笑,催促健馬緩緩的走來。

「參見武林盟主1

一行人齊齊跪地,寧月輕輕的下馬,「多謝諸位兄弟,不必多禮,都起來吧1

正在這時,沈千秋一行人緩緩的走出城門向寧月迎來。這一次,倒是有不少的新面孔,看來沈千秋接手江北道武林也比較順利。

「伯父,你是知道我的,我不怎麼喜歡這些虛禮,以後我回來,你也別讓人前來迎接,這場面總感覺怪怪的。」

「盟主,現在我江州武林盟已經今非昔比,這樣的場面還是要的。否者,被其他州的人笑話我們不知禮節。」沈千秋看著寧月下馬,笑吟吟的說道,「托盟主的福,我們接手江北道並沒有遇到什麼波折。江北道武林還是對我們比較認可的,而且盟主的威望功績也讓他們心悅誠服。你看,我身邊的就江北道臨海派,江逐派,宿穆派掌門。」

「我等參見盟主1

「三位掌門無需多禮,以後大家是一家人不用客套1

「盟主,江北道貧瘠,還望盟主回來之後施展點睛之筆,讓江北道百姓能夠有口飯吃不會在賣兒買女……這也是我等願意歸附之本意。」

「江北道原本就是寶地,只因南北往來被怒蛟幫截斷,致使南北兩道不能互通這才讓江北道貧困。如今南北打通,江北物產自然可以順利流通。

我早已替江北道想好了發展對策,江北雖貧,但盛產物產,只因運輸過於昂貴導致物產賤賣。而後,江北道物產皆可交與江南道商會進行包裝販賣,以往之利,必能十倍百倍報之1

「多謝盟主成全1

一行人一邊說著,一邊回到了金陵進入了總部。寧月先被沈千秋帶著去認識了一些新人,一番客套連嘴巴都快說幹了才完事。

剛坐下,才來得及喝上一口水,沈千秋又是笑眯眯的走來一臉的猥瑣。寧月從來沒想過,沈千秋還有這麼猥瑣的一幕,當年霸氣側漏氣概雲天的沈千秋去哪了?眼前這個活脫脫宦海沉浮數十年的老油條。

「伯父啊,該交代的,該指示的,甚至江北道怎麼發展我都已經布置完了。嘴巴不停的說了一整天,您就不能讓我喘口氣么?」

「盟主,老朽來可不是讓你出謀劃策。你交代的這些我都已布置下去,未來五年皆可如此作為。各大掌門也非常滿意,尤其是江北道的那些,一個個可是感恩戴德的回戎鰨你高,真的高1

「別人說這些我還欣然接受,伯父說這些我怎麼就感覺有些羞臊呢?」寧月苦笑的搖了搖頭。

「盟主,我可是實話實說。江湖武林刀頭舔血,無非是生存二字。大家都有利,人心才不會散。您這一番嘴皮,比我一個月來回奔波可有用的多了。老朽可看出來了,今日之後,江北道的顧慮盡消,以後江州武林對盟主唯命是從1

「這樣就好,現在九州武林,多是排擠朝廷,以和朝廷和諧為恥。殊不知,朝廷如今民心所向代表民意。與朝廷作對只是背離民心何來俠義何來道義?

現如今,離州武林碎,蜀州峨眉封山,我江州武林和中州武林都是順應朝廷。九州武林,朝廷已得其四,實乃大勢所趨。如果其他五洲再不識時務,這覆滅也在頃刻之間。對了,怎麼不見沈青,他幹啥去了?」

「青兒正式被授命金牌總捕,最近一直忙於天幕府的更變。畢竟江北道貧瘠,所以刁民惡人數不勝數。群山密林之中,多有綠林草寇。這些時日,青兒一直帶領天幕府高手征戰江北道。」

忽然,沈千秋變換了臉色,搓著手一臉的猥瑣,「盟主,聽說你得到了上古八大神器之一的太始劍?」

「諾,就是這把1寧月隨意的指了指掛在牆上的古樸長劍。

「當真?哈哈哈……天命所歸,天命所歸啊!盟主,只要將太始劍在我江州武林盟盟主手上的事傳揚出去,再加上您和暮雪劍仙大婚,兩兩相承盟主的聲望一定能突破天際,絲毫不在天榜高手之下1

「這……財不外漏啊!伯父,你有所不知,這上古八大神器,就是武道高手也得眼紅。還是先將此事壓下,等我突破武道之後再一併告知天下。」

「這……盟主有把握多久突破武道?」

「應該不會超過五年吧?」寧月對於武道沒有多少把握。雖說自己習武以來,武學精進異常快速。但武道之境,自己到現在都一頭霧水。

當初武道之基還算有一個憑證,但要說武道之境卻沒有一點的參考。無論是曾經還是現在,悟了就是悟了,突破了就是突破了。

「那……這樣也好!對了,盟主,七日前瑩瑩小姐來到金陵尋找盟主,而盟主那時尚在蜀州。老朽問她何事,但她卻一點也不說,唯一可以斷定的是瑩瑩小姐的心情似乎不大好……」

「哦?她不是剛剛被責令閉關么?」寧月磨搓著下巴喃喃自語。

「也許是出關了,老朽看她修為,竟然絲毫不在青兒之下。這瑩瑩小姐的武學天賦著實可怕,小小年紀,竟然已經半步天人合一,不出時日恐怕又一個武道高手。」

「那你是太高看她了,如果真的要分生死,沈青也許都不需一招。她在哪?」

「天幕府,與小萱為伴1

「嗯,知道了,我去看看1寧月說完,便穿上外衣離開了江南道武林盟總部向天幕府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