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七十五章 人去樓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五章 人去樓空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樹葉蔥蔥,充釋著鳥語花香。一道青色的身影,在花叢中彷彿翩翩蝴蝶一般。也許是到了發育期,東皇小萱的個子長高了很多,就連臉蛋也漸漸展開露出了美人的雛形。

突然間,小萱的身影越來越快,眨眼間變得跟閃蝶一般,無數殘影密布在花園的每一個角落。讓人分不清哪一個是真哪一個是假。

瑩瑩撐著下巴望著天空,如果在往日里,此刻的她應該和小萱玩成一片。但是,無論小萱用什麼辦法,瑩瑩始終無精打採的。以往一直笑成月牙的眼眸中,也深藏著濃濃的悲傷。

漸漸地,花園中的殘影越來越少,眨眼間,小萱便已出現現在瑩瑩的身邊,「瑩瑩姐姐,到底發生了什麼?你一來金陵就失魂落魄的,這都七天了……」

「不是一來金陵就失魂落魄,而是我在失魂落魄中來到金陵。小萱,我這些天一直在想,越想我就覺得越失敗。我跟著小姐十年了,可現在想起來……我好像真的沒什麼用礙…」

「瑩瑩姐姐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小萱有些詫異的問道,這原本就不是天真活潑的瑩瑩該說出口的話。

「以前,小姐有四個侍女,說是侍女但是我們情同姐妹。芍藥是大姐,他管理者桂月宮裡裡外外大小事務。詩雅姐姐是才女,琴棋書畫無所不精,而且還負責小姐的一切衣食起居。紅霞姐姐最為了不起,心靈手巧桂月宮大多數都是她一點點設計製造出來的。就只有我……好像什麼都不會……」

「瑩瑩姐姐活潑可愛啊,大家都喜歡瑩瑩姐姐……至少……至少我師父很喜歡。」小萱不懂安慰人,但這句話算是一句實話。

「是么?那……為什麼小姐不要我?要趕我走……」瑩瑩突然傷痛的哭了出來,眼淚橫流如此的委屈。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竟然惹得我們的瑩瑩哭的這麼傷心?小萱,你是不是欺負瑩瑩了?」輕柔的聲音響起,花壇之中,一道白色身影突然出現,風采逼人彷如畫中仙人。

「姑爺」一聲凄厲的呼喚,瑩瑩飛身一撲一把撲進寧月的懷中。寧月頓時身體一僵滿臉的苦笑。這世上,會不顧及男女之別一把撲進自己懷中的,除了瑩瑩之外估計也沒誰了。

「弟子參見師父,師父您回來了……」小萱躬身一禮,一個多月不見寧月小萱也很是思念。不過小萱還是比瑩瑩穩重的多,就算欣喜,臉上也是一片淡然沒有表露分毫。

「姑爺……小姐不要我了……姑爺,瑩瑩該怎麼辦啊?」

「暮雪不要你?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寧月宛然一笑,輕輕的推開瑩瑩來到石桌邊坐下。

「沒有,瑩瑩剛剛出關,就被小姐叫了過去。她讓瑩瑩下山找姑爺,還說讓我永遠跟著姑爺不要再回桂月宮了。這就是不要瑩瑩了……」

說道此處,眼淚再一次嘩啦啦的流下。梨花帶雨的模樣又是引得寧月一陣憐惜,「瑩瑩別哭,姑爺馬上就要和暮雪成親了,以後跟在姑爺身邊就是跟著暮雪。暮雪也許是這個意思呢?」

「不是的……瑩瑩跟了小姐這麼多年,瑩瑩從來沒見過小姐這麼冷的眼神。就像是冰,沒有一點親近。哪怕瑩瑩第一次被帶上桂月宮,小姐都沒有用過這麼冷的眼神看瑩瑩,姑爺,您替我向小姐求求情,讓她不要趕瑩瑩走好不好……」

「是這樣么?」寧月磨搓著下巴有些疑惑,「算了,明天一早我和你一起去桂月宮吧1

花了很長時間,寧月才穩住了瑩瑩的情緒。在寧月拍胸脯保證之後,瑩瑩這才破涕為笑。寧月要去桂月宮,自然不只是替瑩瑩詢問緣由這一個原因。

雖然寧月信奉著財不外漏悶聲發大財這樣的真理,但得到了太始劍這樣的大好事,要是不拿來和人分享那也憋得太難受了。

千暮雪是寧月的媳婦,在媳婦面前顯擺一下來滿足滿足成就感也是極好的。至於瑩瑩是不是真的被千暮雪趕走……這根本不在寧月的考慮範圍之內。

第二天,寧月輕裝簡行,帶著瑩瑩和小萱騎上快馬向離州趕去。依舊是梅山,但比起下山時候已經大變了模樣。已經到了五月,百花漸漸凋謝換來了滿目的碧綠。初夏已至,整個梅山浸透在生命的氣息之中。

但是……當寧月踏上山頂之後,充滿生命的氣息卻瞬間被死寂蕭條所代替。寧月站在桂月宮門口,就是不用進去也知道,千暮雪此刻並不在桂月宮之中。

千暮雪向來不輕易離開梅山,除了發生了什麼事,否者絕對不會不辭而別。寧月找遍了桂月宮,一切如舊卻見不到朝思暮想的身影。

再一次,寧月不由的替千暮雪擔心了起來。先是遣瑩瑩下山,如今就連千暮雪也不知所蹤。總總跡象顯示著反常,總總跡象……

突然,寧月的眼睛被山崖遠處的的一道劍痕所吸引。那一道劍氣,發出的時間也就七天左右。一劍險些將遠處的山峰劈成兩半。

寧月的瞳孔猛然間一縮,心卻在剎那間提到了嗓門口。那一道劍氣如此的強悍,如此的令人不敢直視。寧月心神劇顫不是因為擔心千暮雪是否遇到了強敵,而是因為這一道劍氣是千暮雪故意留下。

千暮雪自上次之後已經領悟了極情之劍,但是,在眼前的這一道劍痕之上蕩漾的劍意卻是無塵劍意。千暮雪留下這一道劍氣為了什麼?為了告訴自己什麼?寧月不敢去猜,甚至不敢想象。

黯然的離開梅山,三人的心情都無比的凝重。無論瑩瑩,還是小萱都是低著頭一言不發。

「你們這是幹嘛?說不準暮雪是臨時有事離開了。等下次再來吧,婚期將近,到時候暮雪自然會出現的。」

「姑爺……萬一小姐……她不出現呢?」

「不會!千暮雪是重諾的人,就算髮生了什麼事,也不可能連個交代都不留下。」

寧月既是在安慰瑩瑩,也是在自我催眠。交代?如果不是自己想要的交代,有沒有交代又有什麼區別?

江州武林盟總部之外,巨大的演武場之中。無盡到靈力潮汐捲動天地。一道道白光衝天而起,強大的氣浪攪動層雲。剎那間,一陣琴聲衝破雲霄五彩的劍氣橫架天空,彷彿晶瑩的磚石令人炫目。

遠處圍觀的江州武林盟弟子紛紛倒吸的了一口涼氣,腳步也不由的再次倒退了幾步。

「不愧是盟主,真是驚才絕艷的令人絕望。還記得三年前,盟主還是一個天幕府木牌捕快的時候。當初在蘇州,武功也不過先天境界。短短三年,修為竟然暴漲到如此可怕的境地。」

「不錯,十大長老聯手,竟然連讓盟主出劍的資格都沒有。而現在的武林盟之中,能夠與盟主交手的,恐怕也只有沈老爺子了……」

「嗤」五彩的劍氣突然間消失,剎那間化作無數星雨灑落天空。

「轟轟轟」強大的氣浪席捲天地,武林盟弟子紛紛在狂風中不由的眯起了眼睛。身邊的旗杆突然間發出了齊齊的脆響,一面面旗幟被狂風席捲上了天空。

在所有人驚詫的目光下,升起的靈力之柱捲動的天空層雲,就連狂暴涌動的靈力潮汐都在剎那間爆碎。一劍無痕,劍光流轉,無數劍氣再一次回到天空凝聚成這一道五彩的劍氣。

「敗了?十大長老敗了?」遠處觀戰的武林盟弟子紛紛驚嘆,特別是那些原本江北道的武林盟弟子。他們對於寧月的印象,最多的還是寧月高貴的出身和深不可測的背景。願意跟著寧月聽從寧月調遣也是因為跟著他有肉吃。

不像江南道武林盟弟子,經歷了寧月一次次的豐功偉績,看著寧月如何一步步崛起,對寧月能成為江州武林盟可謂心服口服。

「這……原本就在預料之中。盟主從京城回來之後已經是天人合一,十位長老雖然都是先天,甚至夜長老他們還是上位先天,但和盟主比畢竟差了一個境界。」

「咦?沈老爺子竟然也上場了?」一個武林盟弟子突然興奮的叫道。

「哈哈哈……弟兄們,咱們有福了!兩個天人合一高手切磋,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大家瞪大眼好好看,眨眼睛錯過了可真是抱憾終生啊1

果然順著眾人的目光望去,沈千秋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緩緩的向寧月走來。寧月的臉上一片平靜,看不出他絲毫的內心。又一次,寧月在沈千秋的臉上看到了屬於武學宗師的氣度和風采。

沈千秋一直熱衷於金陵沈府的名聲利益,而後來也一直熱衷於江南道武林盟的發展前景。這些作為倒在寧月看來像是個追名逐利的商人,但現在,天空的雲捲雲舒彷彿滄海變遷。有此可見,沈千秋雖然身在紅塵心卻在天外。

「伯父,您也要切磋一番?」寧月嘴角淡淡一笑,但這一次卻再也沒有了往日的瀟洒,彷彿喝下一杯苦酒,回味著其中的人生。

「盟主心中不暢,老朽就捨棄這身老骨頭和盟主暢快的打一場吧1說著,沈千秋的眼中精芒爆射,氣勢如虹直衝雲端。天空的雲卷剎那間靜止,無盡的呼嘯響徹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