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七十六章 九州武林大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六章 九州武林大會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月苦澀的搖了搖頭,自己這幾天心情不佳,別說沈千秋,就是武林盟內部的幾個堂主也看得出來。寧月想過去找千暮雪,但茫茫人海去哪裡找?所以只能讓江州武林盟四處打聽千暮雪的蹤跡,但可惜過了這麼多天都毫無線索。

上一次見到沈千秋出手還是在鏡湖之上,沈千秋一出現便驚退了金余同。而從那之後,沈千秋就一直忙於武林盟事宜從未一次出手。

現在,沈千秋爆發出來的氣勢清楚的告訴寧月,這一年來,沈千秋的武功並沒有荒廢。不僅沒荒廢,境界還精進了一大步。

氣勢升騰,突然之間,一道神魂虛影傲然蒼穹。虛影如沈千秋一般,一個巨大版的儒雅書生。而令寧月詫異的是,沈千秋的神魂虛影竟然手執長劍。雖然這柄劍也是神魂虛影的一部分,但卻劍氣橫溢寒光逼人。

寧月淡淡一笑,未見寧月有何動作,神魂虛影突然間從身後升起,仰天咆哮。兩座巨大的神魂虛影頂天立地,給了遠處觀戰的一眾武林盟弟子無窮的震撼。

「原來……天人合一的交手是如此這般?竟然如神如魔,這真是人力所能與之相抗?」

「這想來就是傳說中的神魂虛影。神魂凝聚,武道之基,如果能在氣血衰退之前跨出那一步,便是證得武道1

「沈老爺子怕是無緣武道了,但盟主才二十一歲,如此年輕成就武道已是定局,我江州武林大幸,我江州武林盟大興啊1

「難道兄弟忘了……不久之後月下劍仙就要成為我們的盟主夫人了?將來我江州武林盟坐擁兩位武道高手,試問天下,何人敢略其鋒芒?哈哈哈……」

幾言幾語,就已經將江州武林盟弟子的情緒點燃,彷彿眼前已經看到了不久將來,江州武林盟馳騁天下莫敢不從的場面。

「錚錚錚」一道琴聲響徹天地,也頓時將陷入幻想中的一眾武林盟弟子喚醒。遠處的天空中,神魂虛影舞動著手指彷彿彈奏琴弦,激蕩的琴聲來自天地傳動八荒。

一道五彩的劍氣再一次橫架天空,而這一次,劍氣的凝聚更為浩蕩,威勢也更加的不能直視。

看著寧月凝聚的劍氣,沈千秋的臉色剎那間漲得通紅,眼中迸射出兩道驚喜的光芒,大喝一聲好之後,神魂虛影突然舞動手臂,手中的長劍頓時爆射出衝天的劍芒。

沈千秋的劍法很高明,尤其是他的一葉知秋可以說震懾九州。相傳沈千秋出道以來,雖然偶有敗績,但一葉知秋卻是從未無功而返。

劍光刺目,如當空耀陽。劍法飄渺,充滿著秋天的悲涼。一葉知秋,重在劍意輕在劍法。劍法蘊含劍意,劍意藏於劍法之中。

劍未到,劍意已將寧月重重包裹。突然間,寧月的眼前爆發出萬道星芒,彷彿無數流光自眼前一個奇點之處迸射而來。密密麻麻無窮無盡,換做常人恐怕連眼前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已經死於劍下。

但寧月卻輕輕一笑,未見其有絲毫動作,五彩的劍氣已將消散於空中在寧月的身前爆出無數彩練。彩光絢麗,彷彿彩虹舞動。

無窮的白光突然亮起,刺眼的光芒彷彿在無數星辰中爆開。所有觀戰的武林盟弟子想要睜大眼睛不放過一絲瞬間,但無奈刺眼的白光不是他們的眼睛所能承受。

那一瞬間,所有人幾乎同時閉上了眼睛。更有甚者眼淚橫流倒在地上哀嚎不止。

當他們緩過神來之後,刺眼的白光已經消失,而兩人的交戰也已經結束。比武切磋不是生死決戰,在寧月輕而易舉化解沈千秋的一葉知秋之後,他便自認不敵而撤去了神魂虛影唯留寧月的神魂虛影依舊頂天立地。

「沈老爺子也敗了了……竟然連一招也不敵?」觀戰的人自然不清楚剛才的情勢如何,只看到沈千秋的神魂虛影消散想當然的認為他已落敗。

「盟主威武」

「盟主威武」

一陣陣呼喝響起,寧月手掌一揮撤去了神魂虛影,「比武切磋,點到為止,我未勝,算是平手吧1

「此言差矣1沈千秋捋著鬍鬚淡淡的笑道,「老朽出道以來無往不利的一葉知秋被盟主盡破,如果這還不算敗什麼算敗?盟主威武,這一點並無什麼差錯。」

「好了,都是一家人,拍來拍去也沒意思,伯父和諸位長老的心意寧月明白。有些事,一切隨緣還是急不得的1

一番熱身之後,寧月的心情頓時好了很多。雖然心底有些患得患失但寧月堅信自己和千暮雪的感情是經得起考驗的。

「報」突然,一個沈府的下人騎著快馬飛速的衝來。在臨近沈千秋的時候,猛然間一拉韁繩。馬兒吃痛猛然間停下,雙腳直立揚起,而下人也順勢滾落馬下。

「啟稟老爺,這是荒州武夷派派人送來的請帖1說著單膝跪地,高高的舉起邀請函送過頭頂遞到沈千秋的身前。

看到這一幕,沈千秋的臉色猛然一黑,「混賬,沒看到盟主在此么?為何不先將請帖交遞給盟主?」

「無妨,武夷派既然將請帖交給金陵沈府,那看來他找上的就不是江州武林盟而是伯父你。也許是想請你去喝頓酒酒呢,還是你看吧1

沈千秋聞言,臉色頓時緩和了一些,接過請帖一臉凝重的打開。僅僅看了一眼,沈千秋便瞬間臉色大變,幾乎剎那間又變得陰沉如水。猛然間合上請帖,咬牙切齒的聲音幾乎從牙縫中一字一字的擠出。

「武夷派,實在欺人太甚1

「伯父,到底何事讓你如此羞惱?」

「盟主,還是你自己看吧1說著,將請帖遞給寧月。寧月打開一看,頓時也臉色大變。但寧月卻沒有如沈千秋一般暴怒,而是露出了略有所思的神光。

「武夷派欲舉行武林大會,推選九州武林盟主?」

「哼,他將請帖送往老夫府上,卻不送到江州武林盟。這擺明著看不起我江州武林盟,不承認我們江州武林盟的存在。豈有此理,既然不承認江州武林盟,他還做著九州武林盟主的美夢,簡直痴心妄想1

「伯父先別動怒,也許……武夷派並不是看不起我們江州武林盟……」

「盟主此言何意?」

「伯父,你說武夷派為何突然之間要舉行武林大會推選九州武林盟主起來?」

「還能為了什麼?還不是半月前峨眉一事?現在江湖謠言四起武林各派人人自危。朝廷欲對江湖武林出手,而峨眉就是朝廷下的第一步棋。

峨眉柳葉青為了保住峨眉千年基業,不惜自盡在山門之前。峨眉負罪,封山百年。各大門派有鑒於此紛紛收攏下山的弟子,武夷派就趁機提出推舉九州武林盟。實在是有趁虛而入,投機取巧之嫌。」

「而致使峨眉負罪封山的人,可不就是我么?他將請帖發給江州武林盟,這不是擺明著請我去搗亂?所以送到沈府是因為除了江州武林盟,唯有金陵沈府代表江州武林正統。所以伯父無需惱怒,這也是情理之中。」

「哼,明知道我金陵沈府也是江州武林盟之一,除了圖添反感還有何用處。他想做武林盟主豈會真願看到我們應約而去?惺惺作態令人不齒1沈千秋冷冷一笑,鄙夷的說道。

「伯父的意思是……」

「置之不理!反正人家送來請帖也不過意思一下,否者也不會請帖送到轉身就走了1

「也對,我們擺明了不會支持武林盟成立,去了也是不討好還不如置之不理……」話還沒說完,胸口突然傳來一陣震動。

寧月連忙掏出鬼狐令牌,低頭一看便臉色大變,連忙飛速離開武林盟向天幕府衝去。

這是捕神令牌傳來的訊息,而在離京之前,寧月已經將捕神令牌交給莫無痕。所以這個時候發來**請求的,也唯有天子莫無痕。

進入天幕府,寧月彷彿一陣風一般略過。天幕捕快紛紛大驚,但看到寧月身形之後卻又放鬆下來。

「何人如此大膽,膽敢擅闖天幕府……」一人剛剛大喝一聲,就被身邊人一把摁到在地。

「你特么來多久了?」

「頭,來了一個月……」那名鐵牌捕快很是委屈的回到。因為沈青看重,特地將他從江北道調到金陵總部。

「一個月?一個月連職權之內的重要人物,重要事件都沒有記清楚?東來啊,你真是有出息啊1說著,拿著刀鞘狠狠的抵著東來的胸口,「你給老子豎起耳朵聽清楚,剛才那個,是我們金陵總部的前任總捕,現今的封號神捕鬼狐。你知不知道,你剛才要真攔下了鬼狐大人,天幕府內一幫兄弟保管將你揍得連你爹娘都不認識你1

「是是……多謝頭提點……」

「轟」突然間,一聲巨響。一道巨大屏障衝天升起,屏障泛著七彩的光芒,彷彿在空中撐開一張五彩的巨桑

「這……發生了什麼事?」東來茫然的看著眼前美麗的場景,這是他加入天幕府以來從未見過,甚至從未聽過的畫面。

「天幕……天幕結界張開了……不好!所有人立刻待命警戒!天幕結界一般不開,一旦展開必有大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