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七十七章 前往荒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七章 前往荒州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有沒有大事其實連寧月也不知道,他沒想到開啟**連接就是開啟天幕結界。當**指令輸出之後,天幕結界自動展開了。

「寧月,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當寧月錯愕的時候,身後傳來了沈青的聲音。沈青臉色凝重的走來,一身飛魚服穿在身上竟然沒有顯出一絲一毫的古板老氣,反而在原本的瀟洒上平添上了一層朦朧的神秘感。

再一次見到沈青,顯得穩重了很多,沈青甚至在唇邊已經蓄起了一撮小鬍子。寧月沒有說話,而是看著眼前光芒的投影中,彷彿水開一般翻騰的細密符文。

突然,符文彷彿受到了什麼牽引一般飛速的匯聚,幾乎眨眼之間,虛影之中顯示出了一幅清晰的圖像。天子莫無痕出現在圖像之中,看著場景應該是莫無痕的御書房。

莫無痕看起來有些憂慮撐著腦袋不停的摸著額頭,寧月和沈青在圖形清晰的瞬間連忙單膝跪地。

「臣鬼狐,參見皇上」

「哦……」莫無痕聽到聲音茫然的抬起頭,對著寧月露出了一個歉意的笑容,「寧月,你的婚事準備的怎麼樣了?」

「這……啟稟皇上,我這裡倒是一切準備妥當。但是……暮雪那邊出了一點變故!有勞皇上掛心了。」寧月原本不打算說,但一想到到時候莫無痕要親自替他主持婚禮。這件事還真不好瞞著,而且結婚這樣的事,最好還是聽聽長輩的意見。

「出了變故?什麼變故?」

「暮雪……下山了!而且並沒有留訊給臣,現在臣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裡。茫茫人海無處找起……」寧月的聲音有些低沉,低著頭讓人看不清臉上的表情。

「不辭而別?」莫無痕遲疑了一會兒,最後還是輕輕一笑,「暮雪劍仙一言九鼎,你也別瞎想了。當初在泰山之巔,朕親眼見到暮雪劍仙對你的情誼。經歷了那麼多,難道你還對你們之間的感情抱有懷疑?」

「這倒沒有,只是臣擔心是不是出了什麼變故,或者……暮雪會遇到什麼危險?」

「普天之下,能讓暮雪劍仙遇到危險的事還不存在,所以你也無須擔心。原本這件事是不該讓你出手的,但天幕府五大封號神捕唯有你和江湖武林的牽扯較深,這樣看來這件事就非你莫屬了。」

「請皇上明示1寧月揚起頭高聲應道。

「武夷派欲舉行九州武林大會的事你可知道?」

「微臣知道,就在剛才,武夷派將邀請函送到了金陵沈府,邀請沈千秋參加武林大會。皇上,你的意思是……阻止他們舉行武林盟?」

「若能阻止,自然最好,但恐怕是不太可能。武夷派可不是什麼普通江湖勢力,他與峨眉一樣地位超然。而且其實力也不是峨眉所能比擬的。

武夷派向來有天下第一大派的尊稱,和普陀寺這個武林聖地並駕齊驅。朝廷要阻止武林大會舉行,勢必要對武夷派出手。而武夷派,卻非此刻朝廷所能動的。」

「那……皇上您的意思是?」

「你以參加武林大會的身份入荒州,務必要與紫玉真人傳達朝廷的意思。朝廷願與江湖武林和平共處,但如果他們執意要與我朝廷作對。那麼,朕將御駕親征,率離州數十萬禁軍一舉蕩平他武夷山。這樣,無論對朝廷,還是武林都沒有好處,不到萬不得已,朕不願如此。」

「臣明白,臣遵旨1

「就這樣吧1說完,莫無痕斷掉了**連接。在寧月取出鬼狐令牌之後,天幕結界也瞬間被收回。外面的一眾如臨大敵的捕快也紛紛鬆了一口氣。

「寧月,這次我和你一起去吧?」沈青站起身微笑的說道。

「不用了,這一次我和伯父一起去,你就不用了。我們離開之後,江州的一切事宜還須你來操辦,和節度使大人好好配合,江州,是朝廷的江州,也是我們的。」

「好吧,一切小心……還有尋花他?」

「我知道你會問,在我離開蜀州的時候,尋花派人傳訊給我,他已經沒事了,正式接掌峨眉掌門之位。在得到捕神大人和柳葉青的傳承之後,他需要閉關修鍊,不破武道誓不出關。」說著,從懷中掏出了葉尋花替他們三人作的畫遞到了沈青的面前。

「尋花替我們畫的。」

「哈哈哈……想不到尋花竟然破誓言了……這樣就好1沈青看到畫作之後,頓時暢快的笑了起來。這幅畫已經說明了葉尋花的心意,在他的心底,五個人,依舊是好兄弟。他未變,大家也都未變。

第二天一大早,寧月與沈千秋夜雲霄還有仲慎言加上一個瑩瑩來到了金陵城門。寧月一拉韁繩,戰馬緩緩的轉過頭。

「諸位不要相送,短則半月,長則一個月,我們必定回來。我與副盟主不在的這段時間,還望諸位兄弟安分守己,做好副盟主事先的安排,切勿多生事端。」

「我等謹遵盟主之命,謹遵副盟主之令1一群人紛紛抱拳應道。

寧月的目光掃過一張張熟悉的面孔,最終定格在小萱有些生氣的俏臉之上。

「小萱,別撅著嘴巴。師傅這次是去公幹,不是去遊山玩水。其中有些兇險,實在不便帶你前往。你在金陵需好好練功,什麼時候突破先天,你就可以跟著師傅行走天下1

「知道了師傅,預祝師傅一路順風,馬到功成1東皇小萱聽到寧月的話,心智早熟的她並沒有不依不饒。既然事實註定無法改變,還不如坦然接受。

「我們走吧!駕1隨著寧月揮舞馬鞭,戰馬飛速的邁開四肢狂奔而去。

荒州屬於北地三州,也是玄陰教泛濫的重災區。但因為荒州有武夷派在,玄陰教倒沒有過於的猖獗。雖然隱藏在荒州各地,潛藏與村落之中,卻也沒有做出什麼喪心病狂事來。

北地武林以彪悍著稱,武林人士多是秀肌肉,紋紋身,使用的武器也是異常粗獷。說是大刀砍刀之類的已經很是低調了,就算你見到狼牙棒偃月刀都不是稀奇。

至於長劍,那都是高手或者名門大派的標誌。因為在北地武林之中,信奉一力降十會。若無精湛的劍法傍身,還不如空著手的有效。

路過離州,進入京州,穿過京州才算到了荒州地界。一行也是快馬加鞭才在五天之內進入荒州,要換了普通百姓,沒有十天半個月是想都別想了。

「北地武林不愧是北地武林!這習武之人之多竟然超出江州武林數倍。但可惜……」夜雲霄搖著扇子一臉裝逼的笑道。

「可惜什麼?」沈千秋淡淡一笑的問道。

「可惜都是一群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莽夫。功力深厚,體格強健,但在招式運用之上,連江南道的十歲小兒都不如。真是浪費了一身的好功夫1

「呵呵呵……南北兩地,對武功的理念不同,不在於你說的這些。我們南派武功,講究以招式入道,這樣的情況前期進展頗快,但到了十年之後,進度就會漸漸下降。而先天之後還想再進一步,則需要十年二十年的磨練。

北派武功卻不同,他們認為氣乃武學之本。所以從習武一開始就主修內力,武功招式皆是輔助。這樣剛開始,進展緩慢。但到了二十年之後,同樣修鍊同樣資質的人,功力會比南派深厚一倍有餘。

到了突破先天之後,他們厚積薄發進展神速。南北兩派各有利弊,誰也不好說誰是以……夜掌門說的倒是略顯偏保」

仲慎言撫須大笑,自從上次大變之後,仲慎言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無論說話還是做事,都是三思而後行。講話也越來越有深度,越來越有道理。這一點,著實讓寧月刮目相看。

「仲掌門說的倒是直指要害。只是……這北地武林的門戶之見頗為淺薄,是個誰只要想學總能拜到師門學到武功。這樣一來,武林中人良莠不齊。你看,我們才入北地多久,就遇到了三次劫道。」沈千秋微微癟嘴,想起了一個時辰前,一群山賊妄想對寧月五人劫道。當他們看到瑩瑩的美貌之後還動了色心。

都說色字頭上一把刀,自然那群山賊都被夜雲霄一個人收拾了。但這群山賊竟然都有武功傍身,尤其是山賊老大,雖然未到先天但一身功力頗為深厚。這也是引發夜雲霄感嘆的原因。

「子曾經曰過,有教無類!門戶之見,還是淺薄的比較好。只不過還須國情與現實相匹配。敝帚自珍,就難以發揚光大。但習武成風,卻容易天下動亂。所以,兩全齊美須添上法制二字。

如果天下百姓武林人士都能遵從法制,那麼既可以民強,又可以太平。只不過任重而道遠礙…」寧月突然間腦子一抽,不假思索的有感而發。說完之後,卻又苦笑的搖了搖頭,現在說這些還言之過早。

「兄台真是真知灼見啊,聽聞兄台一席話,頓覺得茅塞頓開。江湖人士遍布北地,四處打著行俠仗義的旗號實則卻是持強凌弱,北地百姓苦不堪言,不知道兄台所說的法制,到底何時才能實現……」當寧月的話剛剛落地,身後突然響起了一個清亮的聲音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