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七十八章 同行陳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八章 同行陳美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月一拉韁繩,頓時停下了腳步,微微側過臉,便看到一個青年書生騎著毛驢緩緩的走來。腰間插著一卷書冊,看起來很是刻苦用功。

「在下荒州陳美見過公子,敢問公子高姓大名?」

「本是江湖過客,何須詢問姓名?倒是公子口中所說江湖武林打著行俠仗義的名號實則恃強凌弱?難道公子就沒看出來,我們五人也是江湖人士么?」

「能道出法制二字的江湖人士,自然不可能是恃強凌弱的江湖人士。在下又何必怕呢?」陳美的樣貌很英俊,雖然比不上寧月但也別有一番儒雅氣概。不卑不亢從容不迫,倒是換得了寧月身邊人的一眾好感。

「在下還要多謝幾位方才仗義相救,如果不是各位,在下恐難在那群山賊手中活得性命。」陳美淡淡一笑,對著寧月拱手謝道。

「陳公子此言差矣,方才那群山賊要搶的可是我等,與你何干?只不過你湊巧從我們身後路過而已,恰巧撞上了。陳公子一路走來一直和我們順路,不知欲往何處?」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小生遊歷天下,至今未想過要去往何方,只是隨便走走。幾位大俠武功蓋世,應該不介意身後跟著在下吧?」

「你請便吧1寧月輕笑一聲也不再說話,繼續向前走去。

到了中午,但前面的村鎮還是遙不可及,四周群山密林,想來也是人跡罕至。寧月便決定下馬,就在路邊生火烤點乾糧果腹。

而身後的書生,似乎也是肚子餓了。寧月五人有乾糧可以吃,但書生卻沒有。只見他鑽入林子,過了一會兒就抱了一些五彩的蘑菇和青澀的苔蘚,在寧月的不遠處升了一個火堆也烤了起來。

寧月抬眼看了一眼,便淡淡的笑了笑不再看他,倒是一邊的瑩瑩不時的將眼睛看向陳美又不時的撇了撇寧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姑爺……」終於,瑩瑩還是忍不住開了口。

「何事?」寧月淡淡的問道。

「姑爺,我聽說,越是漂亮的蘑菇,其就越有毒。那位公子抱著一堆毒蘑菇,看起來是要吃。難道我們見死不救?」

「你想救他?」寧月詫異的問道,「他和我們無親無故,救他做什麼?」

「可是……見死不救也不是我們的作風啊?姑爺,你以前不是這樣的,這個公子看起來像是個好人……姑爺,我們分點吃的給他好不好?」

「隨你吧!反正再過一天我們就能到武夷派了。」

聽了寧月的話瑩瑩笑嘻嘻的拿著乾糧向陳美走去,「陳公子,你不能吃這東西,我這裡有些乾糧,還是吃這個吧1

「不能吃?為何?風餐露宿小生早已習慣,既然已有了果腹之物,就無需在拿姑娘的吃食,小姐的心意,小生心領了。」

「可是,你拿的這些蘑菇都是毒蘑菇啊,吃了你就沒命了。」瑩瑩有些焦急的說道。

「此言當真?」陳美臉色大變,瞪大了眼珠一臉的懷疑。

「當然了,公子是書生,不像我們常年行走江湖的。這些彩色的蘑菇都是毒蘑菇,吃了就沒命了。反正我們有多餘的乾糧,相逢就是有緣你就別客氣了……」

「姑娘如此美貌,心地也如此善良,那位公主真是有福分呢……」陳美有些感動的說著,顫抖的手接過瑩瑩的乾糧,「陳美長這麼大,看透了世態炎涼。想不到和姑娘萍水相逢卻願意與我分食而食……」

「公子別瞎說,那是我姑爺1瑩瑩害羞的低下了頭,「再說了,瑩瑩哪裡漂亮了,我家小姐才漂亮呢……」

「心善為美,再說姑娘是小生遊歷幾年來見過最美的女子,若說不漂亮,那天下女子豈不要羞愧的無顏面世人?姑娘是哪裡人?一飯之恩,將來必有重報……」

寧月輕輕的將烤熱的烙餅放在鼻尖,濃郁的香味勾的寧月食慾大開。這時候,夜雲霄臉色陰沉的緩緩走來。閃躲的眼神對著寧月欲言又止。

「有什麼就直說,憋著不難受啊?」寧月沒好氣的抬起頭,似笑非笑的看著夜雲霄。

「盟主,我感覺……我們請來了一個白眼狼。」夜雲霄壓低了聲音說著,眼光不住的掃向一邊有說有笑的瑩瑩和陳美兩人。

「何出此言?」寧月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絲狡黠的微笑。

「還何出此言?這不是明擺著的么?你看看瑩瑩小姐和他這副樣子?有道是男女授受不親,就算我們是江湖兒女,但這樣的避諱也該有的吧?瑩瑩小姐和別的男人談笑風生,這置盟主於何地?」

「瑩瑩是暮雪的侍女,又不是我的人。暮雪讓我照顧她,可我也不該連她和誰說話都要管吧?原本就是萍水相逢,等到了武夷派自然就會分道揚鑣。夜掌門,想多了。」

「就怕是狗皮膏藥,粘著撕不掉啊1夜雲霄搖頭嘆息,也不再說話。

吃完飯,一行人再次上路。而這一次,瑩瑩卻沒有跟在寧月身邊,而是退到最後與陳美有說有笑。看著這一幕,別說夜雲霄心底不爽就是沈千秋的臉色也拉了下來。

要不是瑩瑩的身份比較特殊,在這裡能呵斥她的只有寧月。估計沈千秋早就把她罵了一通了。看著兩人言行越來越親密,而寧月的臉上還掛著淡淡的笑容,沈千秋就氣不打一處來。

「盟主……」

「伯父,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他那些手段,都是我玩剩下的。瑩瑩心機單純,才會被他騙過。但瑩瑩不能一直單純,江湖兇險,經歷一點挫折了解一點人心對她是有好處的。」

「難道,盟主不怕瑩瑩小姐被他騙了不成?萬一變心了,那盟主……」

「咦?伯父,瑩瑩是暮雪的侍女,她變什麼心?莫非伯父以為瑩瑩喜歡我不成?」

「盟主平日如此精明,怎麼在兒女情長上面這麼的遲鈍?瑩瑩小姐喜歡盟主,只要不瞎都能看得出來。莫非盟主是故作不知?瑩瑩小姐既然是暮雪劍仙的貼身侍女,等成親之後,自然會陪嫁而來,她也早晚是盟主的人。」沈千秋臉上露出了詫異的神情,實在想不通寧月會連這個都不知道。

「伯父不要亂說,我一直將瑩瑩當做妹妹看待,再說了,陪不陪嫁,這還是暮雪說了算。不要妄自猜測……」

寧月要說的話突然靜止,猛然轉過頭,視線直直的射向遠方。而與此同時,沈千秋夜雲霄也似乎感應到了異常。連忙將寧月護在中間。

身後的瑩瑩也停下了說笑,駕馬上前來到寧月的身邊,「姑爺,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被人盯上了1寧月淡淡的一笑,緩緩的走出人前,「到底是哪位武林同道前來,還請出來一見1

聲音如浪濤一般翻滾彷彿車輪一般滾入山林之中驚起無數飛鳥。話音落下,繚亂間四五道身影彷彿仙人一般踩著飛鳥飛上高空,在寧月幾人頭頂緩緩盤旋。

身影緩緩的飄落,無數花瓣從天空灑落,彷彿剎那間飄起了大雪。沐浴在花瓣雨中,四個少女的身姿越發的出彩迷人。就連瑩瑩的雙眼也已經閃爍出了星辰。

寧月看著眼前的一幕,頓時無力吐槽,這樣的出場方式的確裝逼,但這麼多花瓣要采多久啊?剛才幾人躲在林子里就是為了採花瓣么?現在一股腦全灑了就為了一個騷包的出場?寧月恍惚間想起了前世的空虛公子。

身影緩緩的飄落,四個少女,每一個約莫二八年華。每一個都一襲青色長裙,而每一個都彷彿一塊寒冰一般的冷冽。

四人剛剛落地,瞬間舞動身軀,裙擺揚起,彷彿一朵朵盛開的玫瑰。身影交錯,寒光閃爍。幾乎瞬息間,四柄長劍已經遙遙的鎖定著寧月六人。

「好一招天女散花,好一招花間錯影。四位姑娘年紀輕輕卻有如此武功傍身,絕非等閑之地所能培育。敢問幾位姑娘,一見面招呼都不打就拔劍相向,欲與何為?」

「無恥淫賊,人人得而誅之,你還問我們欲與何為?」一人冷冷的嬌喝道,眼神如劍死死的盯著寧月似笑非笑的眼眸。

「喂,你們給人栽贓便是張口就來的么?憑什麼說我姑爺是淫賊?你們哪隻眼睛看到了?」瑩瑩頓時氣得渾身哆嗦,雙手叉腰,尖聲的嬌喝道。

「和淫賊走在一起,不是同流合污是什麼?」一個聲音突然響起,彷彿來自九天之外又彷彿就在眾人的耳邊響起。又是一個女子彷彿仙女一般落入凡間。

這個女子約莫二十來歲,雖然身穿的樣式和眼前四女相近,但卻華貴的多。一身修為,也有先天之境。女子的眼睛冷冷的掃過眾人,最後似笑非笑的定格在身後的陳美身上。

「你們找他啊?那正好,我和他只是同路,還沒有合夥。如果沒別的事,我們不打擾了……」寧月微微抱拳笑著問道。

「寧兄,她們是我仇家請的殺手,寧兄可不要見死不救埃之前在下說過,北地武林多有借行俠仗義之名行恃強凌弱之事,請寧兄千萬別信她們的……」

「咦?你都已經知道我的名字了?」寧月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是……是瑩瑩小姐告訴在下的。」陳美脖子微微一縮,眼神閃躲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