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七十九章 人面獸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九章 人面獸心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好吧,閣下所言也有道理,我也不能聽信他人一面之詞。但是……他們恃強凌弱如何,行俠仗義如何,與我有何相干?我與公子萍水相逢,武林之中恩怨情仇哪裡還分得清誰對誰錯?我又為何要管你的閑事?幾位姑娘,在下說的有沒有道理?」

「公子倒是明白人,行走江湖,最忌的就是多管閑事。那些一天到晚做夢行俠仗義的,基本活不長。」

「寧月,你1身後的陳美頓時臉色陰沉了下來,「寧公子,你方才說的法制二字,難道就是隨便說說的?明著見到有強人恃強凌弱你就袖手旁觀?你好歹是天幕府的捕快,就這麼瀆職?你如此作為,讓天下百姓如何信任天幕府如何信任朝廷?」

「喲,被套了不少的話嗎?」寧月輕笑的看著瑩瑩,卻見瑩瑩瞪著委屈的眼神一臉的哀求。

「姑爺,陳公子是個好人,您就出手救救他吧?」瑩瑩似乎真的被陳美騙的不淺,一臉哀求的說道。

「好人?他要是好人,這世上怕是壞人也不多了……」

「瑩瑩小姐莫要求他了,看來在下命該如此。可惜我陳美學富五車卻不能完成平生之志。不過也罷,既然身為封號神捕的鬼狐也是尸位素餐,那朝廷也就那樣,還不配我陳美效死。

不過……在下能在臨死前遇到瑩瑩小姐,也算是上蒼垂憐,姑娘的一飯之恩,陳美只能來生再報了1

「陳公子放心,就算姑爺不願出手,瑩瑩的武功也能護你周全1說著,瑩瑩驕橫的一挺胸脯,「陳公子我保下了,你們要怎麼樣放馬過來1

「嘖嘖嘖……這拉攏離間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好是精妙啊!瑩瑩,你今天要動手,以後也不要再跟著我了。」寧月輕輕展開摺扇,一副盡在我手的傲然姿態。

「姑爺……」瑩瑩雙眸含淚,有些委屈的叫道。

「好了好了,姑爺給你變個法術。」

「法術,什麼法術?」

寧月輕輕的一笑,收起摺扇輕輕的點著眼前的陳美,「你看他是個人么?」

「陳公子當然是個人啊1瑩瑩好奇的說道。

「那姑爺就慢慢的撕開他的人皮,看看裡面的是什麼東西1寧月緩緩的收起笑容對著陳美微微抱拳,「陳公子有禮了。」

「哼,不敢當1陳美臉色漆黑,眼神微微閃爍,但還是不情不願的回到。

「敢問陳公子,你何時與我們相遇?」

「寧公子真是健忘,還是上午山賊劫道之時,在下有幸見到幾位大展身手。所以才起了傾慕之心上前有意結交,想不到……寧公子竟然是如此冷血之人,倒是在下孟浪了。」

「也是,那陳公子從何方而來?」

「你我同道,自然也是南方而來。難道這條路上,還有其他方向不成?」

「有道理……」寧月突然露出了戲謔的笑容,「幾個小毛賊,自然不會放在我們的眼裡,夜掌門收拾幾個小毛賊不過一招半式的幾息時間。這麼短的時間裡,你倒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還剛巧和我們遇上?

我們一路走來,身後三里之內一個人都沒有,回頭望眼一路直通天際。莫非陳公子是憑空出現不成?你倒是解釋解釋,你是怎麼和我們剛巧遇上的?」

「對啊」夜雲霄頓時也恍然大悟,「我們一路走來,皆是快馬加鞭。超過的人也不少,但絕對沒有陳美。可怎麼就突然之間遇到了呢?」

寧月的話音剛落,陳美的臉色頓時大變。眼眶之內,眼珠滴溜溜的轉了起來,但繞他如何急智,這個謊卻是怎麼圓也圓不起來。一剎那,冷汗已經溢滿了額頭。

瑩瑩用好奇的眼睛看著陳美,單純的大眼睛中似乎充滿了問號,會說話的眼眸催促著陳美趕快解釋。

「算了,看你想的這麼捉急,還是我替你說吧。你不是從南方來,也不是從北方來,而是從山上下來。看到前面的山賊被夜掌門揮手間殺了,你自然知道,自己躲在暗處根本瞞不過武林高手的耳目。

所以,你不如大大方方的牽著毛驢下來,裝作是同行的路人剛巧路過。這樣不僅能洗脫嫌疑,還能和我們一道上路等待時機。

原本我是不想管閑事,說不定你也是為他們所迫。但我們在林中休息吃飯的時候,我便知道你還是心有不甘要生事端。

試問一個能在林中剝到可食青苔的人,會不知道那些毒蘑菇?就好比一個會用劍殺人的人,會拿一隻雞沒辦法一樣可笑。

陳公子,你的腦子不錯,心機很深演技也是絕頂。我身邊這個瑩瑩姑娘可是被你哄騙的分不清東南西北埃不過……陳公子是不是把天下人都當成了傻子?」

「啪啪啪……」清晰的掌聲響起,最後到了的女子突然鼓起了掌,「方才聽淫賊說你是天幕府的封號神捕?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鬼狐?果然心機似鬼,狡猾如狐。寥寥幾語,就把一個人扒的裡外不是人了……」

「過獎!我這邊的小丫頭還不太能接受,這位女俠能否告知,那個陳美到底幹了什麼惡事讓你們千里追殺?」

「這個陳美,原本是荒州清償府人士,拜師清償府文士金康陵為師。但想不到金老先生卻收了一個禽獸不如的畜生。

金康陵之女金鳳兒乃是清償府遠近聞名的才女,不僅花容月貌而且還才華橫溢。在清償府甚至整個荒州傾慕者無數。

陳美這個畜生仗著是金康陵之徒,金小姐對他沒有防備之心被騙至荒郊野外。不僅玷污了金小姐,而且還讓他的一眾狐朋狗友肆意摧殘至死。

陳美害怕事情敗露,便夥同同夥將金康陵一家滿門滅口。而後逃之夭夭不知去處,在清償府,他的通緝文書被掛的滿街都是。你們去一看就知……」

「嘶想不到陳公子是這樣的人?」瑩瑩瞪著眼睛有些畏縮后怕的說道。

「江湖險惡,知人知面不知心啊1寧月輕輕的搖著扇子,「陳公子,色字頭上一把刀。如果你不是對瑩瑩心存歹意,如果不是賊心不死,你今日就有可能逃的一命。現在,是否有些後悔?」

「哈哈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我上過世間最有滋味的女人,此生已經值了。可惜,這個更有滋味的沒有得手,否者,那才是賺了呢1

「無恥」一聲嬌喝,四女突然化身殘影,彷彿青煙略過人群。劍光一閃,四柄劍便齊齊的刺入陳美的身體。

一剎那,陳美的眼睛猛然間凸起,渾身一顫一臉迷醉的看著對他露出滿臉嫌棄的瑩瑩。

「這樣看來……是不是惡人和武功沒什麼關係。陳美就算不懂武功,為惡起來亦是令人髮指。」沈千秋若有所思的說道。

四女整齊劃一的收劍歸鞘,身形一閃回到了原先的位置。陳美的屍體無力的倒下,鮮血流淌,在地上畫出了凄厲的圖案。

「寧公子風采不凡器宇軒昂,如有閑暇,可來清償府的煙羅山莊,我家小姐要知道寧公子拜訪,一定掃榻相迎1年長的女子盈盈抱拳笑道。

「不行不行……姑爺馬上要和小姐成親了,才不會上你家小姐的床呢……」瑩瑩連忙慌張的擺手說道。

「瑩瑩,掃榻相迎是指歡迎之至的意思,不是什麼真的上床。你礙…平日里就知道玩耍了?還是多讀點書吧1寧月苦笑的搖著頭,與幾位煙羅山莊的人抱拳施禮。之後就分道揚鑣。

日近黃昏,夜色將近,一行人也終於來到一個城鎮。這裡離武夷派還有不到百里的路程,寧月隨即打算在此借宿一晚,明日在啟程趕往武夷派。

客棧之內,一群武林人士划拳喝酒,一個個面紅耳赤的討論著武林大會。說道興奮之處,彷彿人人化身蓋世豪俠。就像是這場武林大會的參與者一般。

由此可見,這個時代的武林眾人YY起來也是沒有底線的。九州武林大會這樣的逼格,豈是這些普通的江湖人士所能參與?

寧月就當聽著故事一般聽得津津有味,突然,眼角的餘光掃過瑩瑩,發現瑩瑩正低著頭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瑩瑩,還在想白天的那個陳公子?」寧月輕笑的打趣問道。

「不……不時的,我在想……在想那時候的幾個姐姐。」

「煙羅山莊?有什麼問題么?」寧月放下筷子一臉好奇的問道。

「白天的時候,我看到幾位姐姐胸口領子里了一個標記。當時瑩瑩就覺得眼熟,可卻怎麼想也想不起來。剛才才響起,我記得幾年前,我收到一封飛鴿傳書,信封上的標記和那幾個姐姐身上的差不多。

當時瑩瑩好奇就隨口問了小姐一句,小姐也隨口答了一句是小姐師傅解答小姐武學上疑問的書信。小姐的師門很神秘,從來不讓我們多問的。就是我們的武功,都是小姐傳授。現在想來,那個煙羅山莊會不會和小姐的師門有關係?」

「什麼?」寧月的筷子啪嗒一下掉到了桌上,「你怎麼不早說?」

「人家剛剛才想起來……」瑩瑩有些委屈的回道。

「這裡離清償府多遠?」寧月轉頭向沈千秋問道。

「不足百里。」

「明天一早先去拜訪煙羅山莊1寧月當即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