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八十一章 **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一章 **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月緩緩的站起身,來到窗邊。最快濃霧依舊如白雲一般湧入房間,眨眼間,房間之中與窗外的仙境混為一色。寧月有點不捨得關掉窗戶,這樣的夜色美景,恐怕錯過了今後就再難領略。

輕輕的扶上窗戶,正在將窗戶關上的瞬間,寧月卻不由的再次頓下了動作。渺渺的歌聲響起,彷彿來自無盡浴0樗孀鷗梟,在仙境之中一群仙女的霧中翩翩起舞若隱若現。

仙女輕縷薄紗,扭動著腰肢跳著最嫵媚的舞蹈。慵懶而磁性的歌聲無盡的溫柔。仙人起舞越來越近,也越來越清晰。精美的臉龐,在煙幕的籠罩下細膩雪白的肌膚映襯著白霧柔美。

每一個起舞的仙女看向寧月的眼神是如此的勾魂。半遮半掩之中,鮮紅的肚兜彷彿有著莫名的吸引力。寧月也是血氣方剛,哪怕前世見識的再多,遇到這樣的陣仗也足以熱血沖頭。

寧月一咬牙,剛打算關上窗,但卻又一次生生的頓住了動作。一輪彎月出現在天際,月光灑下在薄霧中,再次出現了一個一身白衣的年輕女子。

月光,白衣,濃霧,起舞。

這是何等令人迷醉的畫面,寧月很少有過迷失,但這一次,他卻迷失的如此的徹底。只因為最後出現的女子太美,美得不似人間。

輕輕的扭動著腰肢,月光透過了白霧灑在她的身上。精美的面容下,身穿著潔白的幾近透明的紗裙。細膩的肌膚彷彿有著月光的光芒,如月宮中的嫦娥在仙霧中起舞。

白衣女子越來越近,眨眼間,她便以來到寧月的面前。突然,白衣女子輕輕躍起,彷彿柳絮一般緩緩的向寧月飄來。彩帶飛舞,髮絲如水,渺渺煙波,如夢如幻。

寧月的心不由的劇烈跳動,渾身的血液也飛速的流淌,手心發燙,細密的手汗已經濕了寧月的手掌。寧月知道,這是一次**裸的勾引,但寧月第一次對自己的定力產生了懷疑,自己還能不能把持得祝

這個世界很危險,也很殘酷。沒有免費的午餐,沒有無緣無故的好處。如果有個無親無故的人突然對你好,那麼在你身上一定有他需要得到的東西。得到多少,也許就要付出更多。

人生在世有太多的陷阱,而其中,卻是溫柔陷阱最為要命。因為這是一種明知道是陷阱,都能讓人心甘情願的跳下的迷藥。

江別雲如此,而眼前的這個,不知道是不是如此?所以,寧月狠狠的一掐大腿,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在電石花火之間,然的關上了窗。

窗戶自然擋不住對面的溫柔,只不過讓對面微微嬌嗔微微羞惱而已。但寧月卻需要做著看似多此一舉的動作,因為他需要冷靜,哪怕一息之間的冷靜。

說真的,寧月心動了。而且他敢保證,世上沒有哪個男子在這樣的誘惑之下會不心動,就連佛都不行。可是,眼前的溫柔也許只是溫柔,但更有可能,是讓寧月萬劫不復的陷阱。

「吱嘎」窗戶果然被輕輕的打開,白衣女子彷彿彷彿青煙一般飄入房中。薄霧依舊如蛇般扭動,白衣女子輕輕的圍繞著寧月翩翩起舞。隨著舞動,彩帶飛舞,雪白的紗衣輕輕的褪下露出了刀削一般的肩膀和令人迷醉的深深鎖骨。

「公子……人家美么?」充滿誘惑的聲音響起,慵懶的彷彿拿著髮絲撓著寧月的耳朵。

「瑤池,不要開玩笑好么……」寧月深深的咽了口口水,有些尷尬的彎著腰,就算古代衣服寬敞,那個……恐怕在這個時候也於事無補。

「咦?小師叔竟然認出人家了……」瑤池的聲音依舊彷彿發春的小貓,兩條藕臂輕輕的環繞上寧月的脖子,從身後緊緊抱著寧月。胸脯貼著寧月的後背,那種柔軟細膩讓寧月越發的充血。

「你白天易了容,雖然很高明,但我還是看出了點痕。女子易容,要麼扮丑,要麼扮美,白天的瑤池如此的美麗,原本以為真面目的你會有些丑,但想不到……」

「想不到什麼?」瑤池吐氣如蘭,輕輕的吹著寧月的耳垂。

「想不到這麼美……」

「那麼,小師叔,是暮雪姑姑漂亮……還是人家瑤池漂亮……」

「天下人都知道,你又何須問?」寧月有點結巴的說道。

「小師叔……」突然,瑤池無比慵懶誘惑的聲音再次響起,「是不是忍的很辛苦?你看你……別再掐自己了,看著你疼,瑤池會心疼的……哎呀,瑤池的心好疼……」說著,要是彷彿渾身無骨一般癱倒在寧月的懷中摟著寧月的脖子。

「小師叔,瑤池沒力氣了,你可以對瑤池隨心所欲哦……小師叔……你粗不粗暴啊?人家害怕粗暴的男人……對瑤池溫柔一點哦……」

「吼」寧月仰天長嘯,彷彿化身狼人一般,雙眸之中,充滿了通紅的血絲。用力一把,將瑤池攔腰抱起。

「小師叔……抱我……抱我到床上去……今晚我是你的……」

寧月沒有說話,唯有粗重的鼻息彷彿能噴射火焰。寧月飛快的將瑤池抱到窗前,在瑤池驚詫錯愕之中,狠狠的一丟扔進了窗外的溫泉之中。

「轟」水花四濺,煙塵瀰漫。寧月閃電般的關上窗,這時候,臉上才露出痛苦的神情。

「咯咯咯……」意料之外,被寧月拋進溫泉瑤池並沒有惱羞成怒,反而開懷的笑了起來。

「小師叔,晚上好好睡哦,千萬別夢到我……」

「真是個小妖精1寧月苦笑的搖了搖頭,狠狠的從屁股上拔出一根顆透骨釘,「差點就把持不住1

這一晚,寧月都沒睡好,只要一閉上眼睛,眼前浮現的就是瑤池優美的舞姿和她驚世的容顏。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寧月便早早的起了床在院子里借著晨霧練氣。

「小師叔昨夜睡得可好?」一聲戲的問候,瑤池穿著薄衫盈盈的走來。

「托你的福,昨晚我一夜沒睡。」寧月頭也不回沒好氣的說道。

「小師叔這是在埋怨瑤池?這你可不能怪我,師命難為,瑤池也是奉命行事。」

「是么?就是為了試探我定力?」

「是,也不是!不過小師叔既然已經通過考驗,瑤池也不需要多說了。昨晚的事,小師叔就當沒發生過吧……」瑤池狡黠的說道,露出了一個狐狸一般的笑。

「說的輕巧1寧月無語的搖了搖頭。

「哦?難道……小師叔不會真的喜歡上瑤池了吧?如果小師叔需要……瑤池也是不介意的……」說著,瑤池害羞的低下了頭,一副扭捏的樣子。

「還來?你覺得我就這麼容易上當?」寧月差點跳腳,而這時,沈千秋幾人也陸續的走出房間,一邊揉著眼睛,一邊打著哈氣。

「泡完溫泉,昨晚睡得可真是深沉,倒是起晚了!盟主,咦?這位小姐是……」

「她就是瑤池,不過換了容貌而已!既然大家都起來了,我們也該走了。多有打擾,我們這就告辭了……」寧月掃過沈千秋一行人之後對著瑤池拱手說道。

「小師叔,這麼急著走?吃完飯再走也不遲礙…」

「瑤池,我們還有要事在身實在不便逗留。告辭了1寧月毫不客氣的拒絕道,他實在不敢想象,要是再留一會兒,瑤池會用什麼辦法整自己。

在拜託瑤池留意千暮雪的下落之後,寧月一行人便離開了煙羅山莊向武安府走去。武安府,乃荒州主城,荒州天幕府便坐落於此。而武夷山,便是在武安府城西三十裡外。群山連綿彷彿巨象盤伏之中。

到了武安城,還沒靠近便看到了天幕府結界五彩的光芒。雖然早已聽說北地三州的天幕結界常年張開,但真正看到了,才感覺的那是一種怎樣的震撼。

當初江州天幕府張開,寧月在天幕府之中,外面的絢麗他是沒有見著。天幕結界,就像是陽光下的肥皂泡,不斷的反射著五彩的光芒。但這些光芒,卻不是真正的反射陽光,而是各種不同屬性融合之後的產生的光彩。就如同寧月的五彩劍氣一般。

寧月讓沈千秋等人留在天幕府之外,而自己拿出鬼狐令牌踏入天幕結界。荒州天幕府總捕王玉材接到屬下彙報連忙跑出天幕府前來迎接。

「屬下荒州天幕府總捕王玉材參見鬼狐神捕,不知鬼狐神捕大駕光臨有失遠迎……」

「免禮吧,王總捕客氣了。我奉皇上之命來參加九州武林大會,所以特來此了解一些情況。對了,我在外面看到你們結界常開如臨大敵,難道北地三州真的已經糜爛到如此地步?」

兩人走進王玉材的辦公堂,屬下上完香茶之後,王玉材捋了捋思緒才悠悠的開口說道,「北地三州,玄陰教肆虐,這起源已經近五年了。一開始,玄陰教時有出沒,但還不算嚴重。

但隨之之後,玄陰教越發的肆無忌憚,開設分堂,蠱惑民心,更為甚者組建義軍儼然反叛。自那之後,天幕府就頻頻調來高手鎮壓玄陰教。

但是,玄陰教的實力也著實可怕,不說玄陰教主為天榜第二高手,就是其手下也是高手如雲。我們有限知道的玄陰教高端戰力,就有賞善罰惡二使,玄陰教黑白無常,其後又有十殿閻羅。十殿閻羅皆是半步天人合一,而之上的二使,無常,皆是有著天人合一的武功。」未完待續……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