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八十二章 暮雪下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二章 暮雪下落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嘶單單一個玄陰教,其實力竟然不在天幕府之下?」寧月大感意外。天幕是朝廷組建的部門成立了三百年。無論資源還是底蘊,絕非一般武林門派可以比擬。但即便如此,竟然不能穩壓玄陰教一頭,這讓寧月著實大感意外。

「何止不再天幕府之下,單論高手,已經穩穩壓制天幕府一籌。要不是四大神捕率一眾中高手坐鎮三州四處平亂,北地三州早就讓玄陰教控制了。而我荒州還算好的,因為有武夷派在此,他們還不敢造次。但武夷派妄為天下第一大派,坐視玄陰教肆虐而無動於衷,任由北地百姓受玄陰教蠱惑。」

「既然如此……我聽聞朝廷已經集結禁軍於離州,瞬息之間可以揮軍北上,為何朝廷寧願將北地三州隔離而不直接發兵剿滅?」寧月好奇的問道。

「大人,北地三州畢竟是大周的國土,三州百姓,也是大周的黎民。雖然有不少被玄陰教蠱惑,但還有很多是無辜的百姓。大軍征伐,必定妄造無數死傷。若非到了萬不得已,朝廷實在不忍心行兵伐之舉。皇上仁愛厚德,這一點天下無不順服。所以,北地三州的糜爛,還是需要我們天幕府出面解決。只要除去玄陰教,三州的動亂即可平定。」

「單靠天幕府,這要到何年何月啊1寧月長長一嘆,「就是玄陰教主一人,亦非天幕府所能抗衡。捕神已逝,天幕府再無一人能震懾天下群雄,我怕……將來還會再起事端。」

「是啊,可惜中州巨俠已經封拳。否則,只需巨俠出手,何懼玄陰教主?對了,鬼狐大人是來參加九州武林大會?朝廷可是有意欲對武夷派出手?」

「不可胡言1寧月突然冷喝一聲。

「大人息怒,屬下的確不該妄加推測。」王玉材渾身一顫,立刻躬下身體一臉的順從。

「武夷派在北地的口碑如何,與我天幕府的態度又是如何?」寧月的臉色再次鬆弛了下來,面帶微笑的問道。

「武夷派在九州武林的口碑尚佳,就是在普通百姓之中也享有極高的威望。每天都會有不少善男信女前往武夷山朝拜。不過最近一段時間,因為要舉行武林大會而不再接受信徒上山了。

對於我們天幕府,其態度算不上好,但也算不上壞。武夷派的弟子極少與天幕府接觸,就算接觸,也不會交談說話。所以對天幕府的態度,屬下卻不敢多言。」

「既然如此,也就罷了。等上了武夷山,親自和紫玉真人面見之後再做考量。對了,你可聽說過謝雲?」寧月轉而開始打聽自己這個好朋友的消息。年前匆匆一別之後再也沒有聽到謝雲的消息。而且上次謝雲突然間用去了氣運值,定然是遇到了麻煩。既然來到北地,寧月自然要打聽一下。

「謝雲?此人在荒州么?屬下對這個名字並無印象。」

「嗯?謝雲好歹也是我天幕府的銀牌捕頭,而且他的武功修為也是達到了半步天人合一,你竟然不知道?」

「啟稟大人,北地高手眾多,時常有弟兄從外地調往北地。所以北地的銀牌捕快也有上百,而且多是在涼州玄州這兩個最為泛濫的地方。屬下還真是不知,敢問這位謝雲歸屬哪位大人屬下,如有機會,屬下必定留意。」

「海棠,謝雲歸屬海棠直接領導。」

「海棠神捕和殘刀神捕都在涼州河間府。屬下可以向涼州天幕府打聽此人的消息。」

「無需刻意打探,只要有消息就留意一下即可。謝雲是我的朋友,正好我又在荒州,如果需要,我可以抽空相助。這個消息也一同傳達給其他兩州,就算盡一點綿薄之力。」

「是,屬下明白1

「好,既然如此我也不便逗留,九州武林盟召開在即,我就先去武夷派了。」

「恭送大人……」

還沒跨出三步,寧月的身形猛然間頓住,胸膛的鬼狐令牌突然發出了劇烈的震動。寧月連忙掏出令牌,低頭看了一眼便臉色大變。

「王總捕,借你的天幕法陣用一下。」

「鬼狐大人請便1王玉材一看寧月的臉色便知道有要事。毫不遲疑,連忙帶著寧月來到了天幕法陣的所在。而後又告退離開。

寧月將鬼狐令牌插入槽口,啟動符文密碼一道光柱自槽口中升起,化成一面全息的投影屏幕。無數符文跳躍扭動,過了一會兒,符文突然散開露出了莫無痕陰沉的容顏。

「臣寧月,參加皇上1

「三天前,一個白衣女子突然出現在涼州,夜入太守府,一劍斬殺涼州節度使。海棠率天幕府捕快連夜追捕,但卻死傷慘重。

海棠深受重傷,傳回訊息證實。那個白衣女子正是千山暮雪月下劍仙1莫無痕沒有廢話,在連通**的剎那便陰沉的一字一頓的說道。

「轟」寧月的腦袋彷彿頃刻間遭受雷霆萬擊。猛然間抬起頭,眼神中盡顯濃濃的不信。

「暮雪?暮雪為什麼要這麼做?皇上,是不是情報有誤?或者是……有人假冒暮雪的身份行兇?」

「原本朕也是這麼認為的,但海棠十分確信,那個白衣女子就是千暮雪。武道之中,能入天榜的女子只有兩人。水月宮主朕年輕的時候曾經見過,所以不可能是她,那麼唯一可能的只有千暮雪。

而且白衣女子使用的武功也是通靈劍訣,這一點也佐證了千暮雪的身份。最為重要的是……千暮雪完全有理由有動機這麼做。

當年千崇山之死謎團重重,當初與千崇山案相關的共有十二人。而涼州節度使就是其中之一,所以朕推斷,千暮雪欲為千崇山報仇而出手。寧月,如果真是千暮雪所為,朕卻是不能姑息了……」

「不會的,暮雪要報仇,她早就可以報了!她踏入武道五年,有無數機會出手,不可能等到這個時候。」寧月頓時臉色慘白,急切反駁道。

「我也希望如此,但種種線索直指千暮雪,容不得朕不懷疑。」莫無痕的聲音無盡的威嚴,彷彿隔著千萬里還能對寧月造成強大的威勢。

「皇上……您……您打算如何……如何處置?」

「當年十二個與千崇山案相關的人如今皆是朝廷重臣,任何一個遇害,對我朝廷都是莫大的損失。朕命令你,立刻找到千暮雪。如果不是她,那麼你便將她就地斬殺。如果是,朕希望你制止她。如果你做不到,朕只好……」

「只好?只好做什麼?」寧月猛然間抬頭,咬牙切齒的喝道。

「只好請諸葛青再次出手了1莫無痕的眼中突然迸射出兩道精芒,「寧月,朕很希望你能和千暮雪喜結連理,朕更希望朝廷能再得一位武道高手穩定九州。但是……朕是皇帝,是帝王,朕要以天下江山為重。寧月,朕給你這一次機會,希望不要令朕失望1

還沒等寧月回話,莫無痕已經關閉了聯繫。寧月茫然的望著早已失去光彩的法陣,心底卻湧出了濃濃的驚慌。寧月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手足無措過,更沒有像現在那麼心底發虛。

雖然他不斷的告訴自己,那人不是千暮雪,那女子一定是有人假冒的。但是,心底的另一個聲音卻不斷的讓寧月認清事實。

從桂月宮的那一道無塵劍痕,到千暮雪趕瑩瑩下山不辭而別,總匯流排索串聯起來卻引發了一個令寧月都不敢接受的答案……那個白衣女子,真的是千暮雪。

千暮雪為什麼要留下那一道劍痕?是為了告訴寧月,她已經斬斷了情愫重修修鍊了無塵劍氣。她為了告訴寧月那即將到來的婚期將無限延期。

雖然也許這是最接近事實的猜測,但寧月如何能接受?明明相愛的那麼辛苦,明明經歷了那麼多的患難好不容易要開花結果。為什麼會在這最後的關頭卻橫生變故?寧月不信,也不願接受。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天幕府的,就彷彿是行屍走肉一般沒有了生氣,沒有了神采,甚至沒有一切屬於活人的氣息。

「盟主,您……怎麼了?」寧月一出來,沈千秋幾人便迎了上來,但看到寧月如此模樣,紛紛臉色大變。在他們的印象之中,寧月從來都是智珠在握一副胸有成竹的從容。所以別說見過,他們從來沒想過寧月會露出這樣的一幕,就像萬念俱灰心神已死的朽木。

「沒事……我只是有點……有點疲憊……」寧月擺了擺手,深深的吸了好幾口氣才漸漸穩住心神。

「盟主,我們接下來去武夷山?武林盟主召開在即,還是不要耽擱了……」

「不行1寧月慢慢的平復了心情,眼神中終於再次恢復的清明,「伯父,你和夜掌門、仲掌門先去武夷山。我和瑩瑩分頭去尋找暮雪的下落。」

「什麼?盟主,盟主有暮雪劍仙的消息了?」沈千秋驚訝的說道,而身邊的瑩瑩早已激動的抓緊寧月的衣袖。

「三天前,涼州節度使被人殺了。海棠神捕確認殺人者是暮雪。雖然我不相信,但這事還是需要調查一下。所以我才決定兵分兩路,你們去武夷山,我去追查此事。在武林大會召開之前,我一定會及時趕來。所以……我們就在此分手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