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八十三章 暮雪劍氣之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三章 暮雪劍氣之意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月與瑩瑩連忙上路,第一站,卻是寧月不堪回首的煙羅山莊。在煙羅山莊,寧月經歷了自己重生以來最尷尬的事件,一柱擎天的躺在床上瞪著眼睛到天亮。時隔兩天,寧月再一次來到煙羅山的山下,望著遠處瀰漫的煙霧,寧月卻有些怯步。

「姑爺,我們還來這裡做什麼?」

「暮雪出現在涼州,還殺了節度使。皇上讓我儘快解決此事,但就算知道涼州,茫茫人海也無處查詢。所以我只好找瑤池幫忙,她既然和暮雪師出同門,想來有其他辦法可以聯繫。」

「哦,找到小姐比較重要……」瑩瑩有些低沉的說道。

「瑩瑩,你似乎不太高興?為什麼?」

「那個瑤池姑娘那麼漂亮,還和姑爺這麼親……姑爺會不會喜歡她啊?」瑩瑩瞪著閃亮的大眼睛一臉哀求的徵詢。

「小丫頭還懂什麼喜歡不喜歡……你想多了1寧月淡淡一笑,腦海中再一次浮現出那夜霧中的起舞。坦白的說,瑤池的身材真是不錯。可惜……這世上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有毒,寧月已經中毒太深,如果再中一種說不準就毒發身亡了。

當寧月踏上山頂之後,眼神卻猛然間一縮。原本煙羅山莊就藏身於霧氣之中,所以必須走進了才能看清。而現在,霧氣之中竟然成了一片廢墟。前兩天還好好的煙羅山莊此刻已經被燒成了赤地。

「姑爺……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瑩瑩驚恐的顫抖,彷彿風中的小鳥一般惶恐不安。幾天前還好好的山莊,竟然一轉眼就沒了。

「我們進去看看……」寧月的心情無比的沉重,瑤池雖說和他相識的時間很短,但瑤池的古靈精怪卻讓寧月印象很深。江湖刀光劍影這種事原本尋常,但見到這一幕,寧月的心中彷彿裝著一隻壓力鍋,而且是那種隨時爆炸的高壓。

煙羅山莊的武功不低,每一個侍女都有武功傍身。雖說不高,但也是相對於寧月這種。要單論實力,煙羅山莊應該是與二流門派頂尖的相比也是絲毫不遜的。

如果想要覆滅向煙羅山莊這樣的勢力,要麼有超級高手出現,要麼就必須上千人馬上山。

但周圍的環境寧月已經查探過,絕對沒有人馬前來,而且寧月也認為覆滅煙羅山莊的人馬會將痕清理的如此乾淨。

哪怕煙羅山莊被燒成灰燼,但寧月還是在那些尚未燒盡的門框石柱上看到了一些不尋常。這裡沒有動手的痕,甚至也沒有一絲劍傷刀痕。心底一動,微微閉上眼睛感應空中的靈力波動。

靈力十分充裕,也無比的安靜。如果有高手出沒,一旦出手空氣中就會留下余留氣息。而不到這樣境界的高手又不可能不費吹灰之力的覆滅煙羅山莊。

「難道……」寧月摸著鼻子臉上露出了一絲怪異。

「姑爺,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瑤池她們也許是自己離開的……但是……為什麼呢?為什麼好好的又要自己離開?是遇到了麻煩,還是……」寧月想不通,但有一種直覺,也許瑤池的離開和自己有關。

「真的么?」瑩瑩臉上突然掛起了驚喜。

「你不是很討厭瑤池么?聽到她沒事你為何又那麼高興?」寧月真的有些不懂瑩瑩的喜好,似乎她的心情真的沒法預測。

「不……不是的……我不討厭瑤池啊,我只是……只是擔心……擔心姑爺會喜歡她,這樣……小姐不就……不就要多了一個情敵了?」

「情敵?你怎麼會想到這個詞?」寧月頓時有些哭笑不得,「世上敢做暮雪情敵的人……應該不會有。瑩瑩,我感覺你這次回來之後變得有些奇怪,小腦袋裡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姑爺……那我們怎麼辦?現在煙羅山莊沒了,我們找不到瑤池了……」

「去涼州吧,運氣好的話也許能打聽到一點線索。」

果斷的下了山,一路快馬加鞭的向涼州趕去。涼州在荒州的東北,需一路穿過荒州地界。寧月快馬加鞭,一個上午便跑出了兩百里。

時間正午,寧月兩人牽著馬來到了一家客棧,吩咐小二上飯菜之後又讓他備了三天的乾糧。看著瑩瑩心思重重,寧月輕輕的敲了敲桌子。

「瑩瑩,快點吃吧,這也許是我們最後一頓好好吃飯了。」

「額?為什麼啊?」

「吃過飯我們就要快馬加鞭的趕往涼州,一路奔波日夜兼程。所以……不好好吃到時候別受不了1

「哦1瑩瑩應了一句埋頭扒起了乾飯。

「怎麼了?姑爺點的菜不和你胃口?」寧月再一次頓下筷子疑惑的問道。

「不……不是的……」

「瑩瑩,最近幾天一直見你心事重重,你到底在想什麼?有什麼話可以對姑爺說,無論心理的還是生理的都可以1

「什麼是生理和心理啊?」瑩瑩瞪著眼睛問道。

「咳咳咳……就是無論什麼事的意思!你最近到底在想什麼?」

「瑩瑩在想小姐趕我下山時候說的話,瑩瑩一直想不明白。小姐是小姐,瑩瑩是瑩瑩,為什麼小姐要讓瑩瑩代替小姐。」

「嗯?」寧月緩緩的放下筷子,「暮雪當初是怎麼說的?」

「姑爺……」瑩瑩哀怨的叫喚一聲,一瞬間,豆大的淚珠就沿著臉頰緩緩滴落在桌子上敲出清脆的水花。

「小姐將瑩瑩叫道身前,命瑩瑩下山去找姑爺,還說從今往後不許再回桂月宮,讓我將姑爺當做小姐一般照顧。讓瑩瑩代替小姐做姑爺的妻子,傳宗接代……但是……瑩瑩只是一個婢女啊,怎麼可以做姑爺的妻子,怎麼可以替姑爺傳宗接代?這事不是應該小姐做的么……」

寧月的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顫抖的手指緊緊的抓著桌面,指甲在桌面上劃出深深的鴻溝……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難怪千暮雪會留下那一道劍氣,難怪千暮雪會不辭而別。這是千暮雪給自己的解釋,告訴自己分手的理由。

千暮雪料定自己會聽了瑩瑩的話之後跑去桂月宮,所以她留下那道劍氣,就是為了告訴自己,她在劍道和自己之間選擇了劍道。

但是……為什麼?暮雪明明已經練成了極情劍意,明明踏上另一條武道,為什麼還要與自己一刀兩段?難道真的是無情勝過有情?難道真的是極情空餘怨恨?

寧月低下了頭,輕輕的夾起眼前的菜肴放入口中細細的咀嚼,味同嚼蠟,如此的苦澀。

這時,客棧的樓下門口,進來了二十幾個一聲白衣的女子。每一個都一身雪白仿如梨花,無論是衣服,鞋子,膚色,就是手中的劍也彷彿通體白玉。

「幾位女俠,是打尖,還是住店?」小二殷勤的上前迎來。

「吃飯1走在最前的女子淡淡的開口說道,很吝嗇的只擠出兩個字,而卻聲音冰冷,不帶有絲毫煙火。

白衣女子微微轉過頭,眼光掃過大堂之中的一眾人。在此吃飯的多是武林中人,一個個雙眼發直的看著白衣女子一行人。

江湖中以女子為主的武林勢力不多,而最為出名的峨眉卻不是這樣的裝扮。這麼多顏值出眾的女俠一同出現,無論走在哪裡都能引起他人的注視,更何況這群血氣方剛的武林人士。

但白衣女子們的氣勢卻冷如寒冰,不只是氣勢,就連臉上都是一片冰雪。她們一踏入客棧,客棧的溫度就驟降好幾度,總總跡象表明,這群白衣女子不好惹。

出來行走江湖,最重要的就是眼力。所以這群女子哪怕如此的秀色可餐,但也沒有人跳出了碰碰運氣。但就這麼被火辣辣的目光看著,已經引起了白衣女子的怒氣。

「幾位女俠,請往這邊坐」小二麻利的收拾出幾張桌子,面帶笑容的指引白衣女子們入座。

「去樓上1最先開口的女子冷冷的說道。

「實在不好意思,摟長已經客滿了,幾位女俠還是就做這邊吧……」小二連忙點頭哈腰的邀請,但剎那間,被白衣女子的一個眼神嚇得面無顏色。

「去樓上1白衣女子一字一頓的說道,氣勢彷彿蒼穹一般壓下,一瞬間,將小二的周身空氣凍結,無盡的冰寒彷彿凍徹了他的靈魂。

氣勢升騰,大堂中的食客紛紛收起了目光。一剎那,便知道對方的實力有多恐怖,絕非自己可以招惹的。視線收回,那種被註釋的火辣辣感覺也自然消失。

寧月輕咦的抬起頭,通過憑欄正好看向那些白衣女子,「先天境界?好冷的氣勢!到底是什麼門派,為何天幕府的記載中卻沒有?」

天幕府的情報包羅萬象,更因為有挾制武林門派過快膨脹的使命,所有對天下的各門各派都有詳細的記載。但寧月搜遍記載,卻對眼前的這群白衣女子毫無印象。

「難道……是什麼隱秘的門派?」寧月不禁嘀咕的想到。

「邱素,就這這裡吃飯吧,吃完還要趕路,切莫再升事端1一個看起來比較年長的女子發話,聲音雖然沒有邱素那麼冰冷,但言語之中卻有著不容置疑的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