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八十四章 一言不合,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一言不合,殺!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是,師叔1氣勢頓收,小二撲通一聲坐到了地上。w?w?w?.?那種被瀕臨溺亡的窒息感覺,彷彿隨時就會死去的痛苦,將成為這個小二永世難忘的噩夢。

肥胖的掌柜滴的跑來,滿臉堆笑的來到白衣女子的面前。還順便一腳將還在失魂落魄中的小二踢到一邊,「滾回後堂去,沒用的東西。」

說完,恭敬的遞上菜單,「各位女俠,小二不懂事,還請各位女俠多多擔待……女俠能光臨敝店,真是蓬蓽生輝,幾位想吃什麼儘管點,口味保證令各位女俠滿意。」

年長的白衣女子來到桌邊坐下,其餘的女子也分坐了下來。點了菜,輕輕的一揮手便讓掌柜的離開。自始至終都沒有說半個字。

下面的大堂之中,一瞬間陷入了詭異的死寂。許多武林人士匆匆的吃完告辭離開,幾乎一盞茶的時間,底下的大堂人便少了一半。

死寂依舊在持續,除了碗筷的交擊聲聽不到一點聲響。寧月疑惑的看著底下的白衣女子,眉頭緊鎖。她們吃飯的動作很文雅,筷子和碗觸碰都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彷彿每一個動作,都有著其特殊的規律,每一個人的動作,都如此的整齊劃一。

「到底是何門何派能培育出這樣的弟子?規矩嚴苛,就連前世的部隊恐怕都略有不足。」寧月疑惑的想著,而樓下的年長女子彷彿察覺到了寧月的目光,抬起頭,眼神與寧月對視。

寧月淡淡的一笑,而對方的眼眸中卻是一片冰冷不帶有一絲一毫的情感。白衣女子默默的低下頭,繼續吃著飯。而寧月卻在剎那之間如遭重擊。

這樣的眼神,如此的熟悉。當初見到千暮雪,似乎也是那種不帶絲毫情感的眼睛。冷漠,就像一塊千年不化的冰。而下一瞬,白衣女子群中,一個身影卻再次吸引了寧月的心神。

一個略顯活潑的身影,在這群冰雕中顯得如此的格格不入。

「瑤池?難道……這便是千暮雪是師門?也對,若非暮雪的師門,又怎麼會有和暮雪如此相像的眼神?」寧月心中暗定,打算吃晚飯下去打聽一番。

一道身影緩緩的走來,一個衣衫襤僂的老婦人,身邊跟著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顫顫巍巍的走進大堂。老婦人一身補丁,手中拿著一個破碗,而身邊的小女孩面黃肌瘦,膽怯的躲在老婦人的懷中。

按正常來說,乞丐是不可能踏進客棧的。還沒進門,就被被店裡的小二給轟走。但剛才,小二被嚇的半死,已經連滾帶爬的躲回店內。而客棧掌柜的,也在後面沒有出現才給了老乞丐一個趁虛而入的機會。

留在店裡吃飯的,都是一些面目可憎的江湖人士。老婦人眼光掃過,一個個滿臉橫肉足以讓老婦人嚇得直哆嗦。老婦人環視一周,最後將目光定格在一眾白衣女子身上。

「奶奶,我們走吧……好怕……」

「蘭蘭,別怕,奶奶今天一定讓你吃到東西……奶奶哪怕餓死了,也定然讓你活著……」老婦人的聲音很低,但也瞞不過寧月這些有著精深武功的人。

老婦人顫顫巍巍的來到邱素身邊,卑微的躬下身體顫抖的伸出破碗,「好心的姑娘,可憐可憐我們吧,賞口飯吃……我孫女已經兩天沒吃到東西了……」

邱素的眉頭微微一皺,老婦人身上飄來了一陣難聞的氣味,就像是夏天腐爛的稻草一般。

看著邱素不為所動,老婦人再一次開口,「好心的小姐……求求你們,可憐可憐……」

「轟」話還沒落地,一道氣勢然間升起,老婦人的身體彷彿炮彈一般倒飛而去,狠狠的墜落到一丈開外。這還不止,連同小女孩一起滾落了出去一直滾落到了門口。

「噗」老婦人想掙扎的起來,但是,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頓時委靡了下去。

而在摟上看著這一幕的寧月卻剎那間如遭雷擊。那個老婦人本來就虛弱,被邱素護體罡氣一震頓時彷彿被車撞飛一般,現在倒在地上已經吐血身亡。

寧月不敢相信,這個暮雪同門的勢力,竟然如此的草菅人命。或者說,在他們漠然的眼神之中,人和螻蟻是一樣的。揮手之間,殺了便是殺了。

「奶奶」一聲尖叫,小女孩頓時搖晃著已死去的老婦人嚎啕大哭。她那麼的小,還不懂事。自然不會像成年人一般對著白衣女子理論,在她的世界里,似乎除了哭再也沒有別的辦法。

整個大堂彷彿只剩下了哭聲,所有的武林人士都獃滯的看著眼前的一幕。他們刀頭舔血,他們走過血雨腥風,他們甚至有時候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但是……他們還有作為武者的底線。

所以,就連這些二流三流的江湖人物都做不出震死一個虛弱的老婦人,但眼前這群披著如此美貌皮囊的女人,竟然能冷血到揮手間將一個老婦人殺了?

寧月一把抓住瑩瑩的手將她拉住,而瑩瑩,卻早已氣的渾身哆嗦恨不得一劍將那個邱素給宰了。氣氛凍結,似乎時間也剎那間停止了流動。

「好霸道,好毒辣,好人面獸心」突然,一個中年大漢一拍桌子跳了起來指著邱素的鼻子破口大罵。

大漢滿臉絡腮鬍子,身穿馬甲露出兩條如鐵鑄一般的臂膀。拿著九環大刀大步來到邱素麵前。

「你沒有憐憫之心也就算了,不願施捨也就罷了,直接轟走就是,為何要殺人?對一個手無縛雞之力,只想討口飯吃的老婦人也下的去毒手,在下倒想問問,閣下是何門何派竟然干出如此畜生不如的事?」

「舌燥」

邱素冷哼一聲,一劍寒光狠狠的刺向大漢的咽喉。劍如寒月,帶著尖銳的破空之聲。劍法之快,下手之毒辣令寧月側目。

大漢臉色一僵,想要舉大刀抵擋,但劍法太快,大刀顯然來不及。想要後退躲避,但劍光已經封鎖了他所有的退路,大有不將其一劍斬殺誓不罷休的姿態。

邱素之前殺人,因為出手太快寧月救之不及,但這一次,寧月卻早有防備。輕輕的拿起一個筷子,勁力一吐,筷子化作閃電向邱素的眼睛射去。

破空聲來的如此突然,邱素眼神一凜,瞬間變換劍勢,一劍狠狠的迎向急速刺來的筷子。

「叮」筷子本整齊的分成兩半,但強大的勁力卻通過筷子傳入邱素的手中。邱素頓時感覺掌心一麻,握手的劍然一松長劍落到了地上發出一聲清脆的敲擊。

「什麼人?」邱素冷冷一喝,眼神直直的向寧月望來。

年長的白衣女子也微微一詫,抬起頭與寧月對視。但下一瞬間便收回目光,「邱素,殺心太重會影響武學心境,突破之時便會心魔纏身,以後注意一點。」

「是!師叔,那……那個人……」

「不用管他1

「呵呵呵……好一個影響心境?」剛剛從鬼門關走了一遭的粗獷大漢非但沒有退宿,彷彿激發了他的血性。也許是明知道有高手在暗中相救心中安心,也許他是真的打算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一回。

「原來一條人命在你們的眼中只是影響心境那麼簡單?你看看那個女娃,沒了奶奶,她也許活不到明天。一條命,在你們眼中是什麼?人家只是肚子餓,至於么?至於殺人么?」

「本非我願,誰知道她這麼容易死?」邱素緩緩的拾起劍,冰冷的聲音彷彿北風飄過。說話的時候,眼睛看向的卻是二樓的那一張桌子。

「誰知道?一個不懂武功的老婦人,你竟然用護體罡氣反震她?你竟然說不知道?就算一個身體強健的壯漢也未必承受得了,你竟然說不知道?」

「哪裡死人了?發生了什麼事?」突然,門外響起了喝聲,不一會兒,四五個武夷派弟子魚貫的衝進客棧,一臉傲然的喝道。

武夷派是天下第一名門正派,在武林中享有崇高的地位。尤其是北地武林,武夷派就是武林正義的代表。所以壯漢一見到武夷派弟子,頓時露出了喜色。

「幾位少俠,在下是一刀斷岳何鎧,是這個女人逞威,那個老婦人過來像她討口飯吃,便被她不分青紅皂白的震死了。留下這麼一個女娃子孤苦無依,武夷派內武林泰山北斗,還請幾位少俠主持公道。」

「哦?竟有此事?」武夷派弟子頓時臉色大變,凶厲的眼神直直的射向邱素,但是,當看到邱素和一眾白衣女子的裝束時卻剎那間臉色大變。

遲疑了許久,四人對視一眼才緩緩的走向邱素,躬身抱拳行禮,「敢問各位女俠可是水月宮弟子?」

「轟」整個大堂頓時驚起一陣驚。水月宮,說是一個門派一個勢力,但江湖中人對他的印象也許只因為一個人水月宮主,天榜第三。

水月宮從不出現江湖,這也致使很多江湖人士不知道水月宮並不是只有水月宮主一人。水月宮,其實也是一個門派,只是這個門派很宅,宅的幾乎沒有踏出水月宮一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