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八十五章 顛倒黑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五章 顛倒黑白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看著白衣女子的反應,四人再次來到年長的女子跟前,「敢問您可是水月宮的黃英前輩?」

四人的姿態如此的低,聲音如此的輕柔,哪裡還有半點興師問罪的意思,倒是像晚輩給前輩見禮。

「不錯,你們……是武夷派哪位首座的弟子?」

「晚輩青月,攜師弟青水,青山,青峰拜見黃英長老。我們是武夷派青陽峰坐下,奉青玉師祖之命前來迎接水月宮諸位同道,祖師深知水月宮從不行走江湖,這次能為武林大會破例,我武夷派上下倍感榮幸。」

「這……這……」何凱獃滯了,原本想著武夷派出來主持公道,但現在看來,人家根本就是武夷派的貴客。但是,武夷派享有天下第一名門正派的名譽,難道就這麼包庇縱容了?在場的武林中人紛紛對視,而後全部一眨不眨的射向四個武夷派弟子。

武夷派弟子被這麼一看,頓時臉上有些發燙。雖然才進來一會兒,但老遠聽到了客棧之中的爭吵。事件的始末,也算了解個大概。

老婆子帶著孫女向水月宮的弟子乞討,被水月宮弟子的護體罡氣反震而死。青月向門口望去,因為人越來越多,小女孩已經停止了大哭而是趴在老太身上微微抽泣。老婦人七竅流血,顯然是被震傷內府而死。

這下子,讓青月等人頓感糾結。青玉真人在青月等人下山前再三交代,一定不可得罪了水月宮,水月宮乃是武夷派貴客中的貴客。

而現在,水月宮失手殺人,一個乞丐婆子殺了也就殺了。但天下悠悠之口卻難以堵祝這些江湖人士,本事沒什麼但卻有一張愛管閑事的嘴。一旦此事被渲染出去,再加上水月宮歷來神秘,很有可能如狂風般席捲江湖,將水月宮徹底變成邪魔外道。

而自己,要是不給個交代,也定然會使武夷派的清譽上蒙羞。眼眶中眼珠子直轉,看著死去的老婦人眼底閃過一絲厭惡。

突然,青月的臉上露出一絲輕笑,戲謔的看著眼前和何凱,「你是……那個什麼一刀斷岳?行俠仗義是好,但有時候也需要分清楚青紅皂白孰是孰非……」

「這……」何凱的臉色頓時一愣,「青紅皂白孰是孰非不是明擺著么?這麼多人都看見了,難道還有假?難道……武夷派有意包庇就想顛倒黑白嗎?」

「混賬,你什麼身份膽敢質問武夷派?武夷派乃天下第一名門正派,數千年清譽,是你可以隨意詆毀的么?」說著青月輕輕的一指地上的屍體。

「這個老婆子,乃是本地的一個慣偷,今日來客棧犯案,化身乞丐以乞討為名實則是為了偷取水月宮弟子的財物。水月宮弟子及時發現,以內力反震將她震開。但不想,老慣犯竟然這麼不中用反倒誤了卿卿性命。正可謂,天作孽,猶可為,自作孽,不可活1

「什麼1一眾武林人士紛紛驚呼而起,他們不敢相信,如此顛倒黑白的話,竟然出自武夷派弟子的口中。武夷派為武林正宗,一直被九州武林崇敬仰慕,但露出這樣一幅小人的嘴臉,實在令人難以是從。

「還有什麼問題么?將那老婆子收斂埋了吧!自作孽不可活,難道還要水月宮的女俠為了一個慣偷賠命不成?」

「啪啪啪」一陣清脆的掌聲響起,所有人紛紛回過神,回頭向掌聲響起的方向望去。寧月一身白衣緩緩的走下樓梯。而二樓的餐桌之旁,也沒有見到瑩瑩的身影。寧月緩緩的走下樓,緩緩的走過人群。

「大俠?多謝大俠方才出手相助1何凱連忙躬身道謝,方才如果沒有寧月丟出的那一根筷子,何凱此刻,也許也如同老婦人一般已經是個死人了。

「你無須謝我,習武之人當秉承俠義之心。我若不出手救你,那豈不是和這幾個卑鄙無恥之徒一樣的不分是非?武夷派,好一個武夷派,到了今日我算是知道,武夷派為何是天下第一名門正派,原來,是天下第一無恥,天下第一顛倒黑白……」

「混賬,你算什麼東西敢詆毀武夷派1青月頓時臉色鐵青,說話的瞬間,一道寒芒自掌中掠起,化作流星狠狠的向寧月的咽喉刺來。

「叮」一聲輕響,長劍狠狠的抵在寧月咽喉三寸之處,卻再也無法寸進。

「護體罡氣?先天境界?」青月頓時臉色大變,他萬萬想不到寧月如此年輕,竟然已經是先天境界。而如此年輕的先天境界,其背景定然也是深不可測。

「一言不合就殺人滅口?武夷派的無恥之名,恐怕又要多上一條了……」

「轟」突然間,氣浪爆開。青月的長劍瞬間被震碎化作漫天的星光,而青月的身體,更是像炮彈一般倒飛而去。一臉撞到牆角在停了下來。

「青月師兄」剩下的三人頓時驚呼一聲。

「噗」一口鮮血噴出,青月剎那間委靡了下來,「你……你膽敢對我動手?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武夷派牛逼,但不代表是你牛逼。仗著武夷派就以為沒人動你?笑話1說話,寧月微微的轉過臉對著水月宮的黃英微微一笑,「天幕府封號神捕鬼狐,這個案子在下接手了。水月宮濫殺無辜百姓,你們是不是該給我一個交代?」

「哄」人群再次爆發出一陣驚呼,也飛速的散去和寧月保持了距離。

封號神捕,乃是天幕府頂尖高手。而封號鬼狐的,卻是最近在江湖中尤為響亮甚至他的傳聞蓋過了江湖武林本身。峨眉為何封山百年,就是這個封號鬼狐一手策劃一步步逼迫的。別說一般的江湖門派,就是武夷派惹了他也得頭疼。

一聽到寧月的身份。水月宮弟子倒是沒什麼反應,一邊的武夷派弟子卻已經面色鐵青一臉的惶恐不安。

「哦?原來你就是鬼狐啊,那麼,閣下要我們如何交代呢?」黃英彷彿絲毫不懼,臉上掛出淡淡的一笑,眼眸深處卻是一片冰冷漠然。

寧月嘴角微微勾起,一絲淺淺的弧度浮現出一個詭異的冷笑。在白衣女子群中,瑤池的眼睛頓時放亮,微微張開的嘴唇輕輕的閉合。寧月根據嘴型,認出了對方所說的兩個字正是救我。

默默的點了點頭,臉上的笑容頓時收起,「殺人償命,天經地義1

「嗤」一道白光閃爍,快過了流行。當白光升起的瞬間,寧月的無量劫指已經射向了邱素的咽喉。

邱素想動,但無量劫指太快,快的已經非她所能閃避。方才何凱經歷感受的一幕,瞬間也一同襲上邱素的心頭。邱素的臉上終於掛起了一抹驚恐,她不敢相信寧月會真的出手,會真的這麼不顧後果的要了她的命。

「嗤」白光閃爍,一道劍氣在無量劫指即將刺過邱素咽喉的一剎那,急速的攔截上寧月的指力。轟強大的餘波驚起,周圍的武林人士一退再退。但在餘波捲動的瞬間,卻彷彿被一雙無形的大手禁錮住靜止在了空中。

寧月身形一閃,瞬間出現在瑤池的身邊。一把摟住她的腰肢身形再閃,人已出現在了原地。而在這個時候,空中禁錮的餘波才彷彿灑落的細沙一般緩緩的落荊

空間再一次定格,如此強悍的餘波,竟然沒對客棧造成一絲損害,別說桌椅,就是一個碟子一隻碗都沒有絲毫破碎。

「放開她」

寧月要殺邱素的時候,黃英的臉上都沒有一絲動怒。但瑤池落在寧月手中的時候,黃英的臉色剎那間變得鐵青,一聲暴喝沖向九霄,一道劍氣劃破長空。

「叮」寧月手指輕輕一彈,一道指令破空而去輕而易舉的擊碎了黃英的劍氣。身影再次一晃,彷彿破開了時空一般出現在邱素的面前。

邱素的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如此,剛剛放下的心瞬間被提到了嗓門口。寧月展現出來的武功太過於驚世駭俗。就是黃英師叔半步天人合一的境界,寧月也舉手投足之間輕易化解。

「我說過,殺人償命!你殺心過重,留你再世誰知道要妄造多少殺戮?」說著手指輕輕的點上邱素的腦門,就像情人間的親昵一般。

一朵紅色的痕出現在邱素的眉心。當黃英劍光爆碎的瞬間,寧月的身形已經再次劃破長空回到了原處。碎裂的劍氣舞動,但又彷彿被什麼禁錮了一般在在空中靜止一瞬化為青煙消散。

「師姐不要打了!小師叔,大家都是自己人……」瑤池緊張的尖叫道,黃英動作一頓,狠狠的轉過臉凶厲的盯著一邊的瑤池。

「小師叔?哼哼哼1黃英淡漠的冷笑一聲,「暮雪劍仙和寧月的婚約已經取消了,他?也配你稱小師叔?寧月,我勸你放開瑤池,否者……別說你,就是整個天幕府也必將飛灰湮滅……」

聽到婚約取消,寧月的臉色瞬間變得無比的陰沉。而在此時,邱素的身姿才緩緩的倒下。瞪著茫然的眼睛,看著遠處早已死去的老婦人,不甘的死去。

她當然不甘,她邱素何其的驚才絕艷,將天下人都不看在眼裡。讓她為一個乞丐賠命?她如何甘心?但是她忘了一件事,她可以不將眾生放在眼裡,自然有人可以將她不放在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