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八十九章 千暮雪到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九章 千暮雪到來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還沒到二十息,羅天成坐下十位大將已經全數到常羅天成微微睜開眼晴,輕輕的站起身眼神如電的掃過一眾將領。

「我們夜魔軍一直被稱為大周最精銳的軍團,夜魔軍上下十萬,十年來無往不利,用草原胡虜之頭顱,鑄就了夜魔軍不敗之神話。但是……這個不敗軍團卻讓本將軍一直覷之以鼻,知道為什麼么?」

十名大將相互對視,卻都從對方的臉上看到了滿滿的疑惑,最終還是微微抱拳躬身回道:「末將等不知1

「因為我們雖然斬下了無數草原胡虜的頭顱,但我們卻沒有斬下一個草原天尊的頭顱。草原狼騎雖然兇悍,但他們卻一直不是我們真正的敵人。身為最強的軍團,當然要殺最強的敵人,在胡虜之中,最強的敵人是誰?」

「長生天宮」十人齊齊喝道。

「不錯!長生天宮!二十年前,因為一樁陳年舊案,如今有一個人要以本將軍的頭顱祭奠亡父。所以,本將軍今日敲響聚將鼓,諸位以為如何?」

「什麼?」眾將大驚,紛紛露出了不可思議的面容。

「到底是何人如此大膽?」

「難道是草原的某位天尊?」

「不是,但也差不多!此人便是天地十二絕之一月下劍仙千暮雪!雖然不是草原天尊,但也與草原天尊同等的實力。她要本將軍的人頭,諸位將士可有應對方案?」

「大將軍,月下劍仙既然為我九州的十二絕?為何要與將軍為敵?難道她已經投靠草原欲背叛九州?」

「李將軍,沒聽大將軍之前說么?那是私怨1一個彪形大漢嗡嗡的說道,轉而對著羅天成躬身一禮,「大將軍,甭管是什麼天尊還是九州的十二絕。只要敢來,末將等定然他有來無回1

「不錯,大將軍,是否調軍將邊境的三十萬守軍一同前來布都天大陣?有此軍陣,別說來了一個,就是來十個也別想討得到好處1

「守軍有抵禦草原的重任,輕易不可調離。更何況……時間恐怕也來不及,我有預感,千暮雪今夜必到。諸將聽令,即刻起,全軍進入一級戒備狀態。所有將士必須甲胃在身,刀劍在側,一有敵情,立刻布陣圍殺。所有警戒部隊全部取消輪休,不可有一刻懈擔等千暮雪殺來,第一時間發出預警。諸位立刻回去統領兵卒隨時迎擊來敵1

「末將領命」

隨著一聲令下,一眾將士魚貫的走出軍帳下去布置。幾乎半刻之後,整個軍營高速的運轉了起來。無盡的血煞之氣如同紅霧一般籠罩在軍營上空,整個天空也變的分外朦朧。

到了此刻,寧月才算見識到什麼才是真正的精銳。這比起寧月之前見過的軍營,就彷彿螢火與日月一般的差距。真正的軍陣,以血煞之氣為基礎,可以將整支軍團凝聚成一個整體。單從天空籠罩的氣勢,就彷彿一頭凶煞的洪荒猛獸。

別說一個凡人,就是寧月被籠罩在軍煞之中都生出一絲敬畏一絲膽怯一絲渺校手執太始劍的寧月,可是貨真價實的半步武道高手。但寧月自問,自己似乎沒實力也沒膽量在這樣的軍陣之中衝殺一番。

不由得,開始替千暮雪擔心。雖說武道高手非人數所能抵擋,但那個人數是指江湖人數,而不是早已形成默契甚至布置出了軍陣的軍隊。當無數個將士將氣勢融為一體之後,他們就是一個整體,一個令天地變色的殺戮機器。

「姑爺……瑩瑩突然感覺好心慌……」緊跟著寧月的瑩瑩看著寧月擔憂的望著天空,突然幽幽的說道。

「瑩瑩姐姐,這個時候你就別打擾小師叔了。此時此刻,小師叔的心情一定很不好……」瑤池難得露出她善解人意的一面,拉了拉瑩瑩的衣袖,「一面是暮雪劍仙,一面是朝廷,小師叔無論如何取捨都是為難,我們還是在一邊耐心的看著,別再打擾小師叔的思緒了。」

看著寧月似乎沒有回神,瑩瑩還是順從的退了回去。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從黃昏一直到了星光漫天。一彎月牙出現在天空,彷彿遨遊在星空之中的小船。寧月望著天空的月,不知道在想什麼,就這麼一動不動的靜立了好幾個時辰。

突然,寧月的身形一顫,猛然間抬起頭,彷彿見到了什麼可怕的場景。

「咚咚咚」與此同時,鼓聲震顫,如車輪滾滾的戰鼓突然間響徹四方。

「武武武」

齊聲的吶喊彷彿靈魂的升華,在吶喊之中,無窮的血煞彷彿火山爆發的濃煙急卷天地。血煞之氣劇烈翻滾,彷彿萬馬奔騰。而在血煞之氣的上空,一道月光卻如此的清亮如此的奪目。

一襲白衣,飄飄欲仙。紛飛的絲帶,彷彿天空的雲紗。千暮雪踏月而來,緩緩的靜立的星空月下。皎潔的臉龐之上彷彿涌動著月華,如星辰一般的眼眸淡漠的俯視蒼生,她就是一個神抵,注視著滄海桑田。

「殺」突然,一個大將狠狠的抽出手中的戰到,用力的揮舞,一道刀光化作分開天地的白光,在夜幕中一閃而過。

「嗖」齊聲的震蕩牽動了寧月的心,在震蕩聲響起的瞬間,彷彿疾風驟雨一般的箭矢,鋪天蓋地的向千暮雪射去。

箭矢在衝破血煞之氣的瞬間,彷彿被血煞浸染侵蝕一般,每一支箭矢上,都蒙上了一層妖艷的紅光,彷彿火焰升騰,血色的霧氣伴隨著箭矢狠狠的向千暮雪射去。

「軍陣?」千暮雪淡淡的聲音響起,如此輕柔卻又如此的清晰,似乎就在眾人的耳畔響起。

在軍陣之中發射的任何攻擊,都彷彿武林高手的內力加持一般。組成軍陣,會讓軍隊的戰鬥力成倍的提升甚至可以改天換地移山倒海。

但軍陣豈是那麼簡單可以布出?軍陣需要每一個將士的精氣神都達到統一同步,不是擺出軍陣的樣子就能發動軍陣的。

古往今來,能夠帶出能發動軍陣軍隊的將領都可謂一方名將。而能像羅天成這樣讓數萬將士擺出軍陣的,更是屈指可數。

羅天成以軍陣相待,這的確出乎了千暮雪的預料,但也僅僅有些意外而已。漫天的箭矢頃刻間襲來,箭雨籠罩在血煞之中模糊不清,咋一看,就如同千軍萬馬直衝雲霄。

一道劍光在空中浮現,幾乎剎那之間,劍氣如月光般散發出皎潔的白光。劍氣爆碎,彷彿無數的流光從天而降射向撲面而來的箭雨。劍氣萬千,卻又如游魚一般游轉自如。

望著天空的劍氣,寧月的臉上突然流露出濃濃的哀傷。千暮雪出手了,雖然如此的遠,但寧月還是清晰的看到了千暮雪的出手。

劍氣依舊是劍氣,但卻不再是曾經讓人感覺幸福溫暖的極情劍道。此刻的劍氣,雖然如月光一般溫柔,但冷的令人心顫。無塵劍氣,無我無敵……

何為無塵?本來無物自然無塵。這說明,千暮雪此刻的心中已經放下了一切,就連自己也已經放下。寧月也許該恭喜千暮雪武道境界更進一步,但他卻只感覺心疼,心冷。千暮雪放下了羈絆,斬斷了情緣,那麼自己和她經歷的那些轟轟烈烈又算什麼?曾經的山盟海誓又算什麼?

「殺」大將再一次暴喝一聲,底下的兵卒再一次開弓搭箭,又是一層箭雨衝破雲霄。弓弩手三隊交替,連環出擊。無情的箭雨卻被更加無情的劍氣轟碎,無盡的劍光彷彿星辰一般齊齊的落下。

「風」突然間,站在軍陣中的一員大將大聲一吼。底下的軍陣瞬間做出變化。弓箭手退下,無數刀盾手彷彿洪流一般湧出。盾牌高舉,在眾人頭頂撐起一面巨桑如果從高空俯視,會發現看似稀疏的盾牌卻在血煞之氣的鏈接下化為整體,一面巨大的蒼穹頂向天空。

劍氣如雨,彷彿雨打芭蕉。伴隨著里啪啦的聲響,無數的爆炸聲齊齊的響起,剎那之間,無窮的瀲漓彷彿雨中的水面化作無數靈力潮汐向四周涌動。

千暮雪眼中迸射出好奇的精芒,軍陣她雖聽說過,但從未見過。就算曾經千暮雪在草原上化身雪山神女,但草原狼騎還真的不懂什麼軍陣。軍隊在武道高手面前,就彷彿洪水遇上山峰。

但眼前,羅天成的軍陣竟然發揮出了如此強悍的實力著實讓千暮雪感覺詫異。哪怕再精銳的軍隊也不能保證每一個戰士都有著武學修為,就好比眼前的夜魔軍中最精銳的主軍,也不過是六成的將士習有武功,而且就算有武功,也低微的與三流江湖人士相當。

十萬三流武林人士就是一群烏合之眾,但十萬人軍隊,竟然有著抵禦武道高手一擊的實力。軍陣之威,著實令人匪夷所思但又如此殘酷的擺在面前。

「兵」

在天空的劍雨消散的瞬間,又一名大將大聲高喝。刀盾手突然撤去天空的盾牌,無數長槍兵彷彿施展魔法瞬間長成的森林一般湧現。

長槍如林,氣勢如虹。每一個將士都一樣的表情一樣的動作。

「殺」齊聲吶喊,彷彿衝破雲霄的令箭。長槍刺出,恰似天空的星辰。無數星芒在軍陣中匯聚,眨眼間形成一柄彷彿擎天之柱的長槍恨恨的向天空的千暮雪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