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九十章 忘了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章 忘了吧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哼1一聲冷哼如此的隨意,千暮雪的眼神微微一凝。天空的劍氣突然化作閃電一般墜落狠狠的迎上刺來的長槍,劍氣綻放著月化,卻比月華更加的絢麗。

寧月輕輕一嘆,手掌一招太始劍自動飛入寧月的手中。寧月迫切的想要尋找千暮雪,可當他找到之後卻又膽怯的不敢相見。

害怕千暮雪真的斬斷了情愫,害怕真的從千暮雪口中聽到絕情的話。但是……當天空的劍氣散發萬道霞光的時候,寧月知道他必須出手了。

軍陣的強悍已經得以證明,但卻終究敵不過武道之境的千暮雪,從長槍和劍氣所散發出來的威勢也能看出,此番交戰軍陣必敗。

「轟」強烈的爆炸聲響起,刺眼的白光彷彿天幕一般籠罩在整個天空。無盡的瀲漓彷彿海嘯席捲,剎那間將整個軍營都吞沒在其中。

「風」一名大將突然臉色大變的喝道,剎那間,無數刀盾手瞬間站起舉起手中的盾牌。一面巨大的屏障撐起將整個軍營牢牢的籠罩。

白光消散,劍氣勢如破竹的衝破煙塵風嘯狠狠的向盾牌屏障撞去。

「轟」又一聲驚天動地的震蕩,彷彿渾厚的鐘聲傳播四方。無窮的瀲漓在軍中的血煞之中肆虐翻騰,幾乎一息之間,巨大的屏障轟然爆碎。

「啊」底下的軍陣在盾牌破碎的瞬間告破,無盡的狂風平地席捲。強大的氣柱衝破天空,剎那間,肉眼可見的餘波席捲大地將組成軍陣的將士紛紛吹得飛上天空。

世界安靜了,當所有的餘波散盡之後,天地再一次變得一片死寂。千暮雪芊芊倩影緩緩的飄落,飄動的絲帶彷彿燈下的白雪,如此的拂動心弦。

軍營的中心,除了微微焦枯的土地,再也看不到任何事物,無論人還是軍帳還是木頭碎石,都在爆炸的餘威之中飛灰湮滅。

輕輕的踩著地面,千暮雪目視眼前。在眾多將士的拱衛之中,與羅天成遙相對望。千暮雪的眼眸何其的平靜,一點也不像是前來尋仇之人。如果是尋仇,在看到仇人的時候多少回露出一點仇視敵意,但這一切在千暮雪的眼中絲毫沒有。

軍陣已破,羅天成再無與千暮雪對抗的本錢。十萬將士,在千暮雪一劍之下已死三千,而剩餘的將士氣勢已破再也無法組建出軍陣。就算可以,千暮雪位於軍陣之中也不能讓軍團從容布陣。

千暮雪輕啟腳步,緩緩的向羅天成走去。天空的劍氣發出嗡嗡的震顫,彷彿無數蜂鳴在天空鳴叫。所有將士手中的刀劍也發出無盡的悲鳴,在千暮雪面前,他們的刀劍同時發出了恐懼的顫抖。

「羅天成?」

「是我1羅天成的臉上也是一波平靜,淡漠的眼神似乎看淡了生死。

「保護將軍」一聲大喝,十名大將紛紛躍出人群將羅天長擋在身後,數十名近衛軍手舉長槍蜂擁湧出。氣勢升騰融為一爐,數十支槍頭冷冷的指著千暮雪。

千暮雪的腳步沒有停歇,隨著她的步伐漸漸走近,升騰的氣勢越發的冷冽。眨眼之間,天空突然飄起了雪花。雪花飛舞,如櫻花雨灑落,落在千暮雪的頭頂將她襯托的越發的美麗動人。

「讓開1羅天成突然一聲大喝,彷彿虎豹雷音炸響在眾人的耳畔。

「大將軍……」一眾將士身形一顫,茫然的回過頭。

「千暮雪要殺的只有我一人,你們都是大周的兒郎,就算死也該死在戰場之上。死在這裡,太過不值了。你們都是優秀的將領,你們的價值是為大周皇朝開疆拓土,而非在此為我陪葬。」

「大將軍,若末將等眼睜睜的看著主將戰死而苟且偷生,如何有面目面對皇上?如何對得起身上的這身鎧甲?末將等不是貪生怕死之輩,要想動大將軍一根頭髮,先踏過我等的屍體1

「武武武」

齊聲大喝響起,血煞之氣如同爆發的火山一般噴涌之上雲霄。正當他們欲與羅天成共存亡的時刻,千暮雪卻猛然間頓住了腳步。

清風襲面,吹散了千暮雪的秀髮露出了她絕色令人窒息的容顏。而第一次,千暮雪的眼底深處露出了除淡漠之外的情緒,一縷錯愕,慌張浮現在眼底一閃而逝。

寧月就站在千暮雪的身後,安靜的站著彷彿一根泥塑木雕。眼神迷醉的望著千暮雪的背影,看著雪白的衣裙在雪花中起舞。

這個朝思暮想的身影,此刻卻如此的遙遠。那個在他懷中只求他平安的伊人,如今卻冷漠的如同一塊冰,一塊鐵。寧月靜靜的看著千暮雪,千暮雪也能感受到背後柔情炙熱的視線。但是,這樣的溫柔與炙熱,卻再也無法喚醒她心底那顆死寂的心。

「你不該來……」過了許久,千暮雪才幽幽的說道。

「我為什麼不該來?你留下一道無塵劍氣就不辭而別……這樣合適么?暮雪,不要鬧了……跟我回去吧,再過三個月我們就要成親了……」

「成親?」過了許久,千暮雪淡然的聲音才響起。緩緩的轉過身靜靜的看著寧月。那雙淡漠的眼神,彷彿一支利箭刺穿寧月的心臟。那是一雙令寧月恐懼,甚至絕望的眼神,眼底深處,再也看不到暮雪的柔情和依戀。

「難道……瑩瑩沒有告訴你?」

「小姐……」一聲呼喚響起,瑩瑩自遠處飛奔而來。在剛剛跑到寧月身邊的時候,突然間,眼前閃過一道炙熱的劍光。

劍氣劃過,在瑩瑩的身前劃出一道長長的細線。瑩瑩的腳步頓住,可憐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淚光。

「瑩瑩,在你下山前我是怎麼交代你的?難道你敢違背我的話?」千暮雪冷漠的喝道,不僅對寧月,就連對瑩瑩,千暮雪的眼底深處依舊一片淡漠。

「瑩瑩,你退下1寧月輕輕的拍著瑩瑩的肩膀,緩緩的向千暮雪走去,「我要你親口告訴我……這一切都是為什麼?我要你親口告訴我,當初你許我的婚約原本就是騙局?我要你親口告訴我,是誰對我說只要你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我要你……親!口!告!訴!我1

說完,寧月的眼眸深處一片血紅。血絲密布寧月的眼眶,強烈的情緒波動引動氣勢的升騰,一道光柱彷彿劇烈燃燒的火焰衝破雲霄。天空的星辰剎那間暗淡了下來,扭曲的月光彷彿水中的倒影微微搖曳。

「太上忘情,需斬斷七情。倘若無情,又如何斬斷?從未拿起如何放下?從未有情如何忘情?」千暮雪悠悠的聲音響起,如此的柔美。但聽在寧月的耳中卻彷彿臘月的寒冰如此的凍徹心扉。

「我們的婚約是真,當初欲與你成親也是真。但成親的目的,卻是為了經歷紅塵的情愛,以能達到將來斷情的條件。只是我沒想到,在我們成親之前,我們便有了情愫,迸發出如火焰一般的情感。

此刻斷情,雖然你我會痛徹心扉,你我會有千般不願。但總比真的成親之後,有了名分再斷情好的很多。知道我身邊為什麼會有四個天地絕色的侍女么?其實瑩瑩她們早已知道,她們就是要與我陪嫁一同與你成親的。

可惜造化弄人,如今四個侍女卻只剩下瑩瑩一人。她雖不如芍藥那般賢惠,沒有詩雅那麼體貼,也沒有紅霞那麼心靈手巧,但她卻是世間最單純最純凈的姑娘。希望你能好好待她,她也會好好待你。至於你我的婚約……謝謝你給我的情,你還是忘了吧……」

忘了吧……忘了吧……忘了……吧……

彷彿一道響雷炸在耳畔,無盡的轟鳴席捲腦海。經歷了這麼多艱難險阻,經歷了這麼多風雨同路,眼看就要成親了,竟然得到這樣的答案?

「忘了?哈哈哈……忘了?你能忘了,我如何能忘?你真當世人皆如你這般絕情?我寧月豈能因你一句忘了就把曾經的誓言當做不存在?哈哈哈……千暮雪……我突然有點……看不起你了……」寧月顫抖的伸出一根手指,緩緩的拭去眼角的緩緩滑下的眼淚。

「原來從一開始,這段情感就是騙局。說什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哈哈哈……竟然都是假的。桂月宮闕,千山暮雪,三榜驚絕,月下劍仙!這麼一個風華絕代獨斷古今三千年的絕世天才,竟然會看上我這麼個無名小子,還以為我寧月真的有如此好運?哈哈哈……原來一切,都是騙局!原來就算千暮雪,也是會騙人的?」

「對不起,如果不是我一心劍道,我自然會對你從一而終。但在情與劍之中,我只求無上劍道1看著寧月如此傷心欲絕,千暮雪塵封的心卻莫名的心痛。不知道為什麼,她還是說出了這番安慰的話。但下一瞬,千暮雪再一次將萌芽的情感掩埋封存,為了劍道她付出了太大的代價。

緩緩的轉過身,望著陷入獃滯的羅天成和一眾將士,眼中迸射出一絲濃濃的殺意。羅天成自然沒想到原本一場仇殺竟然演變成一場情侶分手的戲碼。雖然之前對鬼狐和千暮雪的關係一無所知,但現在,就算知道了羅天成都感覺彷彿置身在戲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