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九十一章 為了尊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一章 為了尊嚴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千暮雪第一次動了殺意,哪怕之前殺了不少的人都沒能調動她心底的一絲一毫波動。但此刻,千暮雪的心底突然湧出一股難受,胸間彷彿有巨石堵住了一般的窒息。她需要殺戮,需要一場發泄來宣誓心底的苦悶。

即使服下了忘情丹,即使將七情六慾完全摒棄,但和寧月說出這番絕情之語之後,她依舊感受到了難受痛苦。情是世間最苦的毒藥,也是世間最難驅除的毒素。

「嗡——」一陣蜂鳴響起,羅天成只感覺自己彷彿墜入冰窖一般。渾身上下,透骨的冰寒。空氣凝結,就連呼吸也變得奢望。從上到下,唯一能動的也許就是他腰間那把不住顫抖的玉骨戰刀。

「嗡——」突然,又一陣蜂鳴響起,如此的刺耳!千暮雪嬌軀一顫,有些僵硬的轉過身。眼前的寧月也如此的陌生,寧月的眼神,也如此的冰冷。

寧月緩緩的抬起太始劍橫在胸前,右手輕輕的抽出,一寸一寸的露出金色的劍刃。嗡嗡的蜂鳴在太始劍身上響起,無盡的道韻在太始劍的周身環繞。

「你想死么?」千暮雪冷漠的問道,但恐怕連她自己也沒察覺出,她的聲音竟然有了一絲的顫抖。在服下忘情丹之後的一段時間裡,千暮雪以為一劍斬殺寧月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但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千暮雪卻動搖了自己的想法。哪怕再如何磨礪自己的心境,千暮雪總能在恍惚中看到一個模糊的背影。那是一個令她溫暖,令她感覺幸福的背影。

所以,千暮雪才決定讓瑩瑩代替自己與寧月成親,從而讓這段孽緣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至於什麼四大侍女原本為了了斷情緣而選擇的替代品……卻只是千暮雪這一生編織的唯一一個謊言。

侍女是侍女,她是她,沒有人可以替代,也沒有人有資格替代身為月下劍仙的千山暮雪。

「我是天幕府第五封號神捕,鬼狐!千暮雪,你殘殺朝廷命官,離經叛道,我現在是為了將你緝拿歸案1寧月冰冷的聲音緩緩的響起,雖然聲音中不帶一絲情感,但任誰都能聽出言語中的無盡悲傷與絕望。

付出了真情,卻被告知一切都是騙局。曾經的如此美好,卻被殘酷撕裂的支離破碎。千暮雪的話不僅傷了寧月的心,也傷了他的自尊。

傷心了,可以用時間來撫慰!但傷了的自尊,卻必須用劍與鮮血來找回。眼神中的火焰緩緩的升騰,劇烈的燃燒,而體內的琴心劍胎也彷彿受到了寧月情緒的感召而劇烈的震蕩。

「錚錚錚——」琴聲突然響徹天空,但卻沒有了往日的激情高昂。幽怨的琴聲如泣如訴,彷彿弦斷肝腸催人淚下。

「原本以為……我們彼此會有一個好的結局。但想不到……終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1千暮雪輕輕一嘆,將同樣悲傷的情感深埋於心田,眼神中,突然迸射出犀利的劍光。

「嗤——」一道空靈的劍胎橫架天空,通靈劍胎,無塵劍意。這是千暮雪有史以來最強的狀態,在這個狀態,千暮雪可以自信的面對天榜上任何一位對手,包括中州巨俠。但是,此刻的她卻有些害怕,她竟然害怕眼前這個被她深深傷透從而化成野獸的男人。

「轟——」劍光耀世衝破虛空,金色的劍光彷彿太陽一般將大地照亮,整個軍營被照射的如白晝一般。琴心劍魄與太始劍光爭輝,神魂虛影與青色蓮台交錯。這一刻,寧月沒有的喜怒哀樂,沒有了怨憎悲苦,他的心,也許比千暮雪還要冷。

當失去了所有,從而一無所有之後。寧月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為了失去的尊嚴,哪怕神魂俱滅。為了讓千暮雪付出欺騙的代價,他願意粉身碎骨。

「斬——」

五彩的劍氣化作流星狠狠的向千暮雪斬來,劍氣之中,迸射著炙熱的電唬就如同寧月宣洩的內心狠狠的墜落到千暮雪的頭頂。

千暮雪微微錯愕,但也僅僅錯愕而已。手中月白的劍鞘微微一顫,天空的劍氣彷彿跨越了時間攔在了劍氣的身前。

「轟——」五彩的劍氣彷彿爆開的星辰一般灑落,如無數泛著彩光的螢火蟲一般狂舞。哪怕寧月如此暴怒的一劍,千暮雪依舊輕而易舉的將劍氣擊潰。

但這,卻只是寧月攻擊的先兆而已。在劍氣破碎的瞬間,高舉的太始劍彷彿斬破蒼穹閃電狠狠的向千暮雪的頭頂劈來。太始劍的劍光,就是世間最強的劍意,代表天罰,代表天地的審判。

「我寧月只是世間的一顆浮萍,從未想過在何處安家。三年前,我本不願履行婚約,是你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為了不讓劍仙之名蒙羞,我多少次險死還生只為功成名達不墮了你的清譽。而現在,你卻告訴我,這一切都是你的謊言騙局?

士可殺,不可辱!縱然我寧月在你眼中乃一介螻蟻,但即使一介匹夫亦不可欺1

面對寧月的質問,千暮雪無言以對。但說出去的話,她早已無法收回。心底突然湧出五味雜陳,面對迎面斬落的劍氣,千暮雪卻露出了一絲認可的微笑。

一道劍光閃過,羲和劍卻已出鞘。長劍橫胸,輕輕的躍起迎上天空斬落的劍氣,彷彿飛仙一般深陷於金色的劍芒之中。

「轟——」突然,金芒震蕩,彷彿斬中了什麼堅不可摧的東西,金色的劍光猛然間扭曲了起來。一道銀色的月光再金芒中越來越亮,越來越分明。

「噗——」金色的劍光突然間爆碎,天空剎那間變得如黃昏一般通紅。寧月腳下踉蹌,微微的倒退了一步。餘波彷彿蘑菇雲升騰,卻又在剎那間靜止。如同細沙一般緩緩墜落,眨眼間,天地再一次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彎月當空,星辰閃爍。寧月緩緩的仰起頭,在月下,千暮雪白衣飄飄如此的唯美。但此刻,寧月卻實在無法欣賞那種彷彿夢境的美。

「你手中的……應該是太始劍吧?」千暮雪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僅僅用三年時間,竟然能從不懂武功一路高歌猛進離武道之境只差一步之遙。能有此成就足可以傲視古今,如此英傑何患無妻?我與你終究只是一場孽緣,還是好聚好散吧……」

「好聚好散你妹1寧月冷冷的爆出一口粗罵,「你當我真的這麼在乎那狗屁婚約么?以為我現在是為了求你複合么,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可憐?哈哈哈……千暮雪,老子現在是在抓賊1

寧月狂笑的喝道,臉上的笑容卻是如此的猙獰如此的癲狂。嘴角雖然迸射著笑意,但眼角卻瞬間溢出晶瑩的淚光。為了那僅僅只剩一縷的尊嚴,寧月決不能露出一絲的軟弱。

「你1千暮雪英眉一簇,不知道為什麼,心底竟然湧出一絲淡淡的怒意。明明已經斬斷情緣,但為什麼……聽到寧月口中的不在乎,千暮雪竟然有種想要一劍宰了他的衝動。

蓮台翻轉,無數花瓣猛然間升空。每一片花瓣,就是一柄無上劍氣,劍氣凝聚,在寧月的頭頂匯聚成一柄巨大的天劍。天劍通體青紫,帶著細密的雷光狠狠的向千暮雪刺來。

千暮雪的臉色一片陰沉,眼波流轉,手中的長劍輕輕一抖綻放出眩美的劍花。突然,千暮雪的身形俯衝而下,帶著朦朧的月光向著寧月飛來。

強大的威勢定格了時間,靜止的世界。彷彿只有那一道眩美的身姿。終於,所有人明白了為什麼千暮雪會是月下劍仙。因為在這一幕之下,她就是九天之上下凡的天仙。

「轟——」青蓮劍氣在千暮雪的一劍之下碎,幾乎不帶一絲的間隔和猶豫。千暮雪含怒的一劍,恐怕世間沒有誰能抵擋。青蓮劍氣不行,寧月的神魂虛影更不行。

手指掐動,在胸前交疊。一道蓮花法印凝結,陰陽之力催生。猛然間,寧月雙掌舉國頭頂。一道陰陽魚從神魂虛影的頭頂升起狠狠的推向千暮雪的合一一劍。

「乾坤涅槃——」

陰陽魚彷彿磨盤一般轉動,似乎要磨滅世間的一切。但是……在面對千暮雪刺來的一劍之時,陰陽魚卻如同破碎的肥皂泡一般如此的無力。

千暮雪冷艷如冰,射向寧月的眼眸中帶著濃濃的怒意。突然,寧月的雙掌從頭頂分開,向兩邊平推。八面金色透明的石碑彷彿張開的玉柱一般向四周推出。

陰陽太玄悲發動,綻放著金色炫目的光芒。這個在與柳葉青交手之時發揮出至關重要的絕技,再一次綻放出它奪目的光彩。

千暮雪的嘴角微微勾起,一絲冷笑輕輕浮現。這個被譽為最強防禦的無上功法,是否真如傳言的難么無堅不摧?想到此處,千暮雪的身形猛然間加快了速度,雪白的倩影帶著一縷白光狠狠的刺向寧月。

但是,想象中的交擊並沒有發生。眼前的陰陽太玄悲就如同水中的泡影一般朦朧,如夢如幻。千暮雪甚至沒有感受到一絲阻力,身形化作殘影侵入陰陽太玄悲。

寧月突然笑了,那種令千暮雪迷醉迷失的溫柔笑容再一次浮現在寧月的臉龐。緩緩的張開雙手,彷彿要將千暮雪擁入懷中。但是,千暮雪手中有劍,這一劍還冷冷的指著寧月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