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九十二章 恩斷義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二章 恩斷義絕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原本,千暮雪應該就這樣一劍穿過寧月的胸膛徹底斬斷自己的情緣,原本這一幕在腦海中模擬了無數遍,原本……自己不該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可是,當寧月真的張開雙手,迎接自己的一劍的時候。那種彷彿如刀絞一般的心痛瞬間衝擊著自己的腦海。明明服下了忘情丹,明明摒棄了所有的情感,但剎那間,千暮雪卻還是感受到了疼,無比的心疼。

電石花火之間,千暮雪偏移了劍鋒。電石花火之間,千暮雪與寧月擦肩而過。而在電石花火之間,寧月卻突然動了。天涯月發動,寧月消失在陰陽太玄悲之中。

「叮」千暮雪的劍尖刺在了陰陽太玄悲之上發出了金戈敲擊的脆響。

「嗡」無窮的蜂鳴突然間的響起,八面石碑猛然間翻轉緩緩的旋轉起來。千暮雪漠然回頭,卻見寧月已經立在了陰陽太玄悲之外無情的望著自己。

「你騙我?」過了許久,千暮雪才吐出了三個清冷的字眼。

「是你負我在先!我知道哪怕我拼了性命也拿你無可奈何,但是,就算被你敲碎了渾身的骨頭,我也不會對你妥協。你騙我太多,欺我太甚,千暮雪……吃我一劍1

「轟」一道劍光直衝雲霄,金色的劍芒彷彿無盡狂風的怒吼。氣勢升騰,如炙熱迸射的火焰,體內的內力瘋狂的涌動,全力的催生注入太始劍之中。劍氣高漲,分開了日月捅碎了星辰。

「千暮雪,我寧月不是你的磨刀石,更不是你的踏腳石!既然你要斬斷情絲追逐劍道,那麼……老子成全你!這一劍,是你欠我的,一劍之後,你我恩斷義絕1

「嗤」一劍狠狠的斬落,如此的緩慢但又如此的毀天滅地。天地的時間彷彿在這一劍之下停頓,天地的靈氣在這一劍之下凝固。無情的劍光,彷彿墜落的驕陽狠狠的向千暮雪的頭頂墜下。

這是寧月有史以來發出的最強一劍,強的就連武道之境的千暮雪都為之動容。但強大的威力,所付出的,卻是那慢如蝸牛的斬落。

別說是武道高手,就是一個天人合一高手也能從容躲避。再強的威力,如果打不中那也只是枉然。正因如此,寧月事先用陰陽太玄悲鎖定了千暮雪。

但是,陰陽太玄悲真的能鎖定千暮雪么?寧月不知道,也沒有絲毫的把握。望著天空緩緩墜落的劍光,無盡的狂風吹起了千暮雪的秀髮。

千暮雪輕輕的踏出一步,身前朦朧的陰陽太玄悲轟然爆碎。破碎的如此的乾脆,如此的令人絕望。寧月的臉色剎那間變得死灰。原本以為陰陽太玄悲能守住千暮雪哪怕一瞬,但事實的殘酷告訴他,在踏上武道之前,就別想面對天榜高手!哪怕半步武道都不可以!

掙脫陰陽太玄悲的千暮雪並沒有選擇閃避,而是對著寧月露出了嫵媚的一笑。這一笑,如此的勾魂,就像當初送寧月下山時的惜別。

「我接你一劍,你我恩斷義絕1說著,千暮雪的長劍之上綻放出萬道光芒,銀色的劍光映襯了天空,與墜落的金芒形成了日月星河。

「轟」金芒與銀光相交,整片天空被分成了黑白二色。無盡的狂風席捲天地,刺眼的白光剎那間籠罩蒼穹。就算羅天成也無法直視那刺眼的白光,就算瑩瑩也無法睜開眼睛去看那驚天的一戰。

她不懂,姑爺和小姐為什麼突然走到了今天的地步。她更不明白,為什麼明明相愛的人卻要廝殺。她唯一明白,無論小姐還是姑爺,都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無論誰都不可以受到傷害。

白光悄悄的散去,瑩瑩顧不上流淚的眼睛立馬向交戰的中心望去。這一眼,頓時使她發出一聲驚呼。瑩瑩捂著嘴巴滿臉驚恐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千暮雪依舊一身白衣飄飄欲仙,和寧月的白色長袍如此的相配彷彿天造地設的一對。但千暮雪手中的長劍卻平平的抵著寧月的咽喉,劍刃的寒光,反射著空中的月華。

寧月聳動著喉結,眼神中閃爍著哀傷,過了許久,才從口中艱難的擠出幾個字:「為什麼不殺我?」

「一段情,一生債!雖然我已斬斷情絲,但和你在一起的時光我卻沒有忘記。你怨我恨我都無所謂,正如你說的,我負你在先。

但這是我的選擇,我不會改變。瑩瑩是好姑娘,你善待她吧。聽我一句勸,和瑩瑩攜手退隱江湖。如今的朝堂,非你安身立命之所。」

「如果我不願呢?」

「生死由命福禍在天,既然你說一劍之後恩斷義絕,希望你說到做到。我只會對你留情三次,三次之後你若再找死,我必殺你,這是第一次1

說完收劍歸鞘,千暮雪留下一個無比複雜的眼神,身形一閃飛入天空。彷彿騰雲駕霧一般緩緩的掠過彎月消失不見,而寧月卻獃獃的立在原地如同雕塑一般一動不動。

「姑爺……你……沒事吧?」瑩瑩小心翼翼的來到寧月身邊,有些猶豫有些害怕的問道。

「噗」突然,寧月的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如紙,一口噴出彷彿一支血劍畫在地面。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姑爺,您怎麼樣樣?不要嚇瑩瑩……小姐不要我了,您可不能丟下我礙…」瑩瑩被眼前的變故嚇傻了,頓時哭的淚眼朦朧梨花帶雨。

而寧月卻恍若未聞,依舊獃滯的如失去靈魂的木偶一般,「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驪山語罷春宵半,頌雨霖鈴終不怨,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轟」一道氣勢衝破雲霄,彷彿火箭升空一般扶搖直上九重天。氣勢爆開的一瞬間,瑩瑩的身體彷彿被巨力震開一般倒飛而去。

「啊」一聲驚叫,瑩瑩跌落在十丈開外。眼角帶淚,一臉惶恐的望著氣勢越來越高漲的寧月彷彿瘋了一般喃喃自語。

「姑爺……您怎麼了?」

「別出聲1一個聲音突然出現在瑩瑩的耳畔,一隻酥手將她輕輕扶起,「小師叔要突破了1

瑤池的話給了瑩瑩一些安慰,但瑩瑩依舊無比緊張的望著不遠處的寧月。寧月的氣勢越來越高,天空的琴聲發出一陣陣如哭泣一般的嗚咽。

突然間,天空的星辰彷彿變得無比的明亮,一道道星光彷彿墜落了下來一般。無盡的道韻在空中浮現,整個世界變得如一張寧靜的畫卷。

凌空虛度的千暮雪突然頓下,身形恍若雪飄一般緩緩的飄落。立在一塊青石上側過臉頰望著天空涌動的氣勢,「突破了?不對……」

在千暮雪驚疑的瞬間,天空突然間搖晃了了起來。原本寧靜的畫卷彷彿被撕開了一般破碎。天空的星辰不再明亮,就連漫天的星斗也變得模糊。

無盡的潮汐突然間捲起萬里狂風,奔騰的氣勢突然間紊亂了起來漸漸的破碎。當天地響徹一聲驚雷的時候,寧月的身形彷彿遭到重擊一般渾身顫慄。踉蹌的倒退了一步,寧月手拄著太始劍才穩住身形。

「姑爺……您怎麼樣?」瑩瑩慌忙跑到寧月身邊輕輕的將他扶祝

「我沒事1寧月聲音很輕,也一如既往的溫柔。但是……瑩瑩還是感覺到此刻的寧月有了一點不同。

「小師叔,您成功突破了么?」瑤池也緊緊的跟上好奇的問道。

「沒有,只是半步武道之境。」

「哎?那真可惜了……」瑤池臉上露出了一絲濃濃的惋惜,看向寧月的眼神也充滿了憐憫。

「可惜什麼?」寧月詫異的抬起頭。

「天人合一之上並沒有半步武道之境,達到這一境界的,皆是原本武道境界而因為不可忽略的問題才止步於武道之境。一般情況,這種不可忽視的問題是不可能彌合的。我想,小師叔不能成功證道武道應該是因為暮雪姑姑吧?如果是這樣……可就難辦了……」

「怎麼難辦?瑤池姐姐,你快說,到底怎麼辦?」一旁的瑩瑩頓時急了,連忙搖晃著瑤池的手臂。

「除非暮雪姑姑能回心轉意,這樣小師叔的情殤才有可能彌合,才能再一次證得武道之境……」瑤池煞有介事一臉指點江山的說道。

「從哪裡聽到的歪理邪說?治療情殤的最佳良藥是時間,哪有你說的那麼絕對?再說了,我未能一舉證得武道也不是因為暮雪。」寧月翻了個白眼悠悠的說道。

「那是為了什麼?」瑤池一臉好奇的追問。

「修為提高太快,境界不穩導致。只需給我點時間打磨境界,武道之境對我來說不過探囊取物。不過……我現在更想知道,此刻的我……能否再與暮雪一戰?」說著,寧月的氣勢猛然間迸射而出,彷彿狂風席捲大地。

「你還要和暮雪劍仙打啊?你們不是說好了一劍之後恩斷義絕的么?」不只是瑤池,就連瑩瑩都一臉好奇的望著寧月,但寧月的表情卻如此的認真,沒有一點開玩笑的意味。

「說的氣話你們也信?再說了,情侶吵架,哪有說分手就分手的!不把事情弄個明白,我會這麼算了?哼,千暮雪……老子是這麼容易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