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九十三章 解劍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三章 解劍崖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多謝鬼狐大人救命之恩,羅某感激不經…」正在這時,羅天成帶著一眾大將大步的走來。這一次,羅天成態度發生了極大的變化,看向寧月的眼神也變得重視的多。

換做之前,羅天成雖然和寧月異常客套沒有半點盛氣凌人,但在心底還是對寧月這個走後門的封號神捕有些看之不起。不是否定寧月的能力武功,而是對自己的極度自信而傲視天下。

羅天成是玉柱上將,他的夜魔軍被譽為大周第一軍團,雖然口中謙虛但心底卻也如是認為。以凡軍對抗武道高手,古往今來沒有任何一個大將敢嘗試,但他卻這麼做了。若不是對自身實力極度的自負,他也絕對不會如此的自大。

但事實,卻給了他一個響亮的耳光。雖然夜魔軍組成的軍陣的確驚天動地,但在千暮雪的輕輕劍下依舊破碎的毫無懸念。如果今夜不是寧月在場,天亮之後羅天成的人頭將會擺在千崇山的靈位之前。

羅天成不是蠢人,蠢人也絕對坐不到玉柱上將的位置。在面對現實之後,羅天成終於明白朝廷不是有了他夜魔軍就可以高枕無憂的。朝廷花三百年時間培養的天幕府的先見之明,天幕府才是對抗武林高手的中堅力量。

「羅將軍客氣了,職責所在,萬死不辭1寧月尷尬的對著羅天成抱拳說道。雖說成功救了羅天成的命,但要殺他的卻是自己的未婚妻,羅天成沒怪罪他已經讓寧月覺得意外,前來道謝更是無地自容。

「千暮雪既然這次沒有得手,以我對她的了解以後也不會再對將軍出手。但千暮雪的報仇之旅卻尚未結束,除將軍之外,尚有十人為她必殺的目標,將軍以為……千暮雪下一個會是何人?」

羅天成突然收起笑臉,臉色變得分外的嚴肅。眼中閃爍精芒,磨搓著下巴過了許久才幽幽的說道:「相國,曾維谷!當年是曾相國將千太守罪責鐵證送往京城,千暮雪必會尋他……」

「什麼?曾相國可是在京城啊1寧月大驚失色,心底不由的為千暮雪擔憂了起來。京城是什麼地方?天子腳下稱之為龍潭虎穴也不為過。不說一個天子莫無痕,就單單那個已經回到京城坐鎮中州的諸葛青也不是千暮雪可以對抗的。

「咦?鬼狐大人莫非不知道?」羅天成詫異的問道。

「知道什麼?」

「半個月前草原胡虜在一統草原之後第一次派了使臣出使大周,雖然胡虜和九州必有一戰,但該有的禮儀還是不可或缺的。為了不給草原胡虜開戰的借口,新汗登基大典,我大周也必須派重要的使臣前去觀禮。所以……曾相國必定會來北地前往草原……」

「竟有此事?怎麼會這麼巧……」寧月頓時臉色大變。

「不是巧合,而是……暮雪劍仙原本就揪准了這個時機。恐怕這一次……非是要諸葛巨俠出手了。」羅天成似乎看到了寧月臉上的擔憂,眼珠一轉心底便是瞭然,輕輕的拍了拍寧月的肩膀,「鬼狐大人,說句掏心的話,你是皇室宗親,地位高貴。千暮雪在武林中就算地位再高,也終究不過是一介草莽,還是斷了吧1

告辭了羅天成,寧月領著瑩瑩和瑤池回到了荒州主城。對於瑤池,寧月已經不知道如何處置了。說是晚輩,但自己與千暮雪已經成了這般關係,早已經名不正言不順。

但瑤池一口一個小師叔叫的這麼甜,讓寧月狠下心趕她走還真做不到。再加上北地動蕩,步步驚心,一個女孩子無依無靠行走江湖,寧月也不放心。所以想來想去,還是先帶在身邊就好。

到了荒州天幕府總部,寧月將瑩瑩瑤池安頓之後便進入天幕法陣核心。王玉材識相的告退,寧月心情凝重的將神捕玉牌放入法陣卡槽,輸入符文指令,沒一會兒,法陣之中升起一陣朦朧的毫光,一面全息投影出現在光柱之中,無數符文彷彿蝌蚪一般遊動搖曳。

沒一會兒,小蝌蚪全部隱匿,莫無痕的形象出現在全息投影之中。

「臣,參見皇上……」

「你見到她了?」莫無痕似乎早已預料,看著寧月略顯蕭瑟的身形輕輕的問道。

「是1寧月沒有隱瞞,用低沉的聲音回道。

「到底怎麼回事?」

「暮雪為追求武道而斬斷情緣,在昨夜與臣恩斷義絕……雖然臣僥倖救下了羅將軍的命,但臣無力制止暮雪繼續復仇,請皇上恕罪……」

「哎……這也在朕的預料之中1莫無痕長長一嘆,「原本以為,暮雪劍仙能成為我皇朝的助力,想不到造化弄人。既然如此,你也無須再管此事。接下來,你負責武夷派召開九州武林大會之事,探明紫玉真人對皇朝的態度。他的態度,直接關係到九州的安定,你務必要將皇朝的態度原原本本的傳達……」

「皇朝的態度?皇上,既然談判自然需有一條底線,請皇上明示1寧月低著頭問道。

「朕的江山在九州,凡九州之生靈,皆是朕的子民。九州百姓如是,九州武林亦如是。朕實在不願朝廷與九州武林再起爭端,讓親者痛仇者快。朝廷與九州武林交戰,無論誰勝誰負都是自損實力自廢武功。

如今玄陰教叛亂,九州之外的胡虜又是虎視眈眈。朝廷有意與江湖武林和平相處,不求同舟共濟共抗外敵,但也希望九州武林切莫叛亂資敵。

否者,朕必御外安內,以雷霆之勢蕩平九州。你給我清楚的告訴紫玉,不是朕怕,而是朕不想。如果紫玉冥頑不靈,離州駐紮的數十萬禁軍,就是為他武夷派準備的。」

「是,臣遵旨……」

「既然這樣,你告退吧1

「等等1在莫無痕正打算切斷**連接的時候,寧月急忙開口打斷道。

「寧月,大丈夫何患無妻?難道天地間除了她千暮雪就沒良配了?你是朕的親外甥,天幕府最年輕的封號神捕,身份高貴,才華橫溢,天賦絕倫。千暮雪負你是她的遺憾,你又何必耿耿於懷?」

「皇上,臣不是這個意思,臣從羅將軍的口中得知,暮雪下一個目標很有可能是曾相國,還望皇上早做準備。」

「這無需你多慮,曾相國出使北國,全程由諸葛青貼身護持,千暮雪不來也罷要是真的敢來……哼哼哼……」

「皇上……」突然,寧月焦急的喝道,「懇請皇上答應臣一同護送曾相國出使……」

「你還是不死心?」莫無痕厲聲喝道。

「臣……只想確保曾相國安全……」

「哼!你想什麼朕會不知道?你現在的首要任務是九州武林大會,其餘的事都是小事……」看著寧月有些蕭瑟的身形,莫無痕剛要脫口而出的訓斥卻再一次的被咽下,「罷了,朕答應你,朕絕不傷了千暮雪的性命。局時,諸葛青會帶著千暮雪回京城,朕會派人嚴加看管。如何處置,等你荒州之事了結之後由你定奪可好?退下吧1

沒等寧月再說話,莫無痕切斷了***寧月望著一片虛無的法陣,悵然的收起令牌離開了荒州天幕府。莫無痕讓寧月不要管千暮雪的事,但寧月卻做不到。吩咐王玉材留意曾相國下落一有消息告知之後,寧月便帶著瑩瑩和瑤池前往武夷山。

武夷山在武安府城西三十里,那裡雖然群山密布,但也相對稀疏。武夷山是九州著名的十二洞天福地,高逾千丈。既沒有蜀山的奇險,也沒有飄渺峰的超脫紅塵,但一句巍峨磅,厚重自然卻是最為貼切的形容。

武夷山連忙數里,其山勢平緩,就算沒有開闢出山道,一個凡人也能徒手爬上山頂。武夷派歷史悠久,甚至可以追溯到戰國時期。

經過數千年的建設積累,武夷派不只是成為了武林的聖地,也成了佔地數千畝的龐然大物。武夷派弟子鍾愛行俠仗義,但他們卻並非如尋常少俠一般求名求利。

輪名聲,武夷弟子已經是江湖上響噹噹的名聲,而論利?武夷派也是江湖武林門派中數得上的富足門派。行俠仗義,也許是武夷弟子融入骨子裡的本能,那是門派文化的傳承。

武夷弟子行走江湖,雖然武功未必是同代弟子中出類拔萃的,但底蘊根基一定是最紮實的。凡武夷派弟子,無論天賦背景,進入師門三年砍柴挑水,而後兩年扎馬練氣。直到五年之後才會真正的修習武功。

武夷外門分十二房,每一房都是一輪篩選,只有經過十二房篩選剩下的精英弟子,才能拜入武夷各山峰成為內門弟子。

所以武夷弟子眾多,但真正的真傳內門弟子卻不會太多。這也造成武夷派每一代都能出幾個驚才絕艷的弟子名動天下。

寧月緩緩的沿著山道向武夷山頂進發,還沒走到半山腰,寧月卻被兩個武夷弟子攔住了去路。

「這位同道,此處是解劍崖1兩位武夷弟子抱拳對著寧月喝道。

血紅色的解劍崖三個字在對面的山壁上如此的顯眼。解劍崖從何時由來已經沒人說清,反正上武夷山在解劍崖解下刀劍成了武林的共識。但是……寧月卻默默的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