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九十五章 武夷意欲何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五章 武夷意欲何為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武夷山內部,原本接待來賓的紫玉真人突然頓住了話語,眼神中閃過一絲精芒,「天罡北斗陣?山門外發生了什麼?」

一眾賓客面面相覷,而一眾武夷派高層也瞬間臉色大變。天罡北斗陣,非遇到不可力敵的大敵而不得啟用,一旦啟用,必定是到了武夷派危機關頭。自武夷派成立以來,啟用天罡北斗陣的次數屈指可數,由不得他們不驚詫。

「掌門師兄,我們還是去看看吧1蕭清池突然站起身來,聽著語氣雖然無比的急迫似乎真到了門派的生死關頭,但他的臉上卻隱隱浮現出一絲激動期待。磨搓著手掌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擺明著是手癢了。

「小師弟,一些變故就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徒讓武林同道看笑話。今日這麼多的武林同道前來,就算真的有強敵登門我們也凜然不懼,就算天榜高手來襲也休想動我武夷派分毫。你這般模樣,豈不是讓人小瞧了武夷派?」青玉道人冷喝一聲,也頓時壓制住了蕭清池與一眾長老躍躍欲試的姿態。

說完,青玉對著在場的武林同道微微拱手,「讓諸位同道見笑了,掌門還是我一人出去看看吧,也許是門外的弟子不知輕重瞎鬧騰了起來。」

「嗯1紫玉真人微微點頭,「師兄去看看吧,如有變故可叫我……」

「掌門放心,估計是朝廷的人馬做了些試探。門下弟子沒經歷過波瀾有些大驚小怪了……」說著,青玉道人結了一個道禮便身形一晃消失在內堂之中。

天罡北斗陣,並不是之前只需區區七人就能組成的武夷七截陣,而是需三百四十三位精英弟子組成的護山大陣。大陣一旦布下,不說這改天換地的氣勢,就是這攢攢的人頭已經令人膽怯。

三百多個精英弟子,修為最差的都必須後天七重境之上。組成護山大陣,將三百多人的氣勢融為一爐。雖然還達不到五行融合的增幅,但比起軍陣來也絲毫不弱。

氣勢涌動,天空猛然間昏暗了起來。烏雲遮天蔽日,但北斗七星卻能透過層層烏雲照下,將整個陣法籠罩在其中。無數劍光,彷彿劍池,劍氣肆虐,交融著狂風閃電。一剎那,如世界末日一般震撼人心。

寧月的眼神中第一次露出了凝重的神情。眼前的天罡北斗陣,比起峨眉的天劫劍陣不知強了多少倍。如果寧月在沒有突破半步武道之前,定然萬萬接不下來。不過此刻……寧月的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冷笑。

武夷派整個下馬威實在是下足了功夫,為了給自己一點顏色看看,連天罡北斗陣都布了出來。既然要給自己難堪,寧月當然不會客氣。輕輕的將太始劍放下,寧月隨意的拄著太始劍面帶微笑的看著無窮的劍氣急速的升騰。

一道神魂虛影突然間從身後升起,彷彿神魔仰天咆哮。神魂虛影一現身,瞬間奪下了天地間的主宰位置。整片天空為之凝結,天地之間只此一個。

武夷弟子獃滯的望著仰天揮舞的神魂虛影,他們從來沒想過神魂虛影可以做到如此的天威浩蕩,如此的氣勢逼人。就是面對小師叔這個百年來最傑出的天才,武夷弟子都沒有如此的絕望過。

「這人到底是誰?看著如此年輕,竟然這麼的可怕?到底是哪裡鑽出來的怪物礙…」

「也許此人看著年輕,實際上是不知道修鍊了多少年的妖怪呢?大家不要怕,心神合一,天罡神劍」

一聲聲高昂的呼喝,一柄天劍突然從天罡北斗陣的上空浮現。凝結而成帶著璀璨的星光,巍峨浩蕩,與天空的北斗星辰融為一體。

寧月望著天空凝結的天劍,眼中閃過一絲精芒。以前他不懂,為什麼護山劍陣能夠發出成倍甚至數十倍的威力。但現在他已窺得武道的一角,境界的提高使他對武學的奧秘有了更深的認知。

武者之所有有移山填海的威力,仰仗的永遠不是自身,而是天地之力。天地間充滿了靈力,充滿了法則,只要在法則的允許下合理的利用靈力便能最大化的發揮出功力的威力。

無論是符文,還是劍陣,實際上是同樣的原理。雖然武夷派弟子恐怕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布陣,為什麼這樣做就可以成功祭起天罡北斗陣,但創出天罡北斗陣的前輩,卻已經將一切都精密計劃好。當每一個弟子都是這個陣法中一個精密的零件之後,所有的零件運行就能將陣法的威力發揮到最大化。

沒有對符文知識和武道修為有著絕對的了解和認知,絕對不可能創出這麼一個強悍的護山劍陣。而隨著符文的沒落武道的興起,能創出劍陣的人也越來越少直到現在徹底的消失在歲月長河之中。

但寧月不是,傳承於不老神仙的豐富符文知識,寧月對符文的領悟已經成了時間頂尖的幾人。再加上武學境界的提高,寧月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替天幕府也創建一套強大的陣法。否者,光依靠天幕結界禦敵限制太大。

而且,受到了眼前天罡北斗陣的啟發,原本被寧月早已拋在腦後的五行融合設想也再一次被拾起。是不是可以通過陣法,通過符文作為節點來實現五行融合的辦法?信念閃過腦海,寧月越來越覺得這個辦法有一定的可行性。

當寧月陷入思考的時候,對面的天罡北斗陣卻沒有絲毫停頓。在天劍凝結的瞬間,已經彷彿墜破星河的流星狠狠的從頭頂刺下。劍光如星辰一般璀璨,雖然不似日月般絢麗,但無數星河給人無比深穹浩瀚的威勢。

強烈的氣機鎖定讓寧月的心神再一次回歸,望著天空用星辰組成的天劍,寧月的臉上露出了淡然的一笑。

神魂虛影揮舞著手指,手中彷彿有一張無形的長琴。天地為琴,七情為弦,在手指舞動的瞬間,一陣激蕩的琴聲響徹天地。

「錚錚錚」彷彿天地的迴響,彷彿來自九霄天外的奏樂。琴聲無孔不入的鑽入每一個武夷派弟子的耳中,震蕩著他們的心神。

剛剛來到山門之外的青玉道人猛然間停下了腳步,望著寧月頭頂瞬間凝結的五彩劍氣,原本打算出手的他瞬間頓住了動作。

「琴心劍魄,寧月?」青玉道人喃喃的說著,臉上閃過了複雜的情緒。即有驚訝,又有敵意,有點不忍,極度掙扎。

而在武夷派的內殿之中,原本正在商討九州武林大會舉辦事宜的沈千秋突然臉色大變。寧月的武功太過於特殊,琴心劍魄是他的標誌武功。一旦發動,天地琴聲共鳴。

天地琴聲突然間響起,無需去猜也知道外面與武夷派弟子交戰的正是寧月。不假思索,沈千秋三人閃電般的站起,眼神如劍的射向首座的紫玉真人。

「敢問真人,武夷派是何意?」

沈千秋的激烈反應引得一眾江湖同道與武夷派各長老一陣疑惑,紛紛投來好奇的目光射向沈千秋。而首座的紫玉,卻也一臉的愕然尷尬。

「沈老爺子?怎麼發這麼大的火氣?是不是有什麼誤會?」蕭清池有些疑惑的問道,剛剛還好好地突然發怒實在令人錯愕。

「我們在這裡商討九州武林結盟事宜,你們卻在門外圍殺我江州武林盟主?好!好!好!好一個武夷派,這兩面三刀做的真是令人佩服。」說完,沈千秋輕輕一甩手與夜雲霄仲慎言兩人大步向殿外行去。

「三位請留步1紫玉真人連忙回神將沈千秋三人叫祝

「怎麼?真人是想留下我等?」

「沈道友嚴重了,其中定有什麼誤會,我與你們一塊去,定會給江州武林一個交代1

「轟」

天空的天劍狠狠的落在寧月的琴心劍魄之上,強大的威勢伴隨著無數的星光從天空灑落。天罡北斗陣陣劇烈震蕩,但依舊穩穩的抵禦住了爆炸的餘波。

以一個武道高手欺負一群後輩,顯然有點有失身份。但既然人家都上下馬威踩到臉上了,寧月自然不會客氣。在天劍破碎的瞬間,寧月的手指微微轉動。天空的五彩劍氣剎那間綻放出無盡的霞光。

劍氣蕩漾,帶著無窮的道韻狠狠的向底下的天罡北斗陣刺去。劍氣未到,強烈的天地威壓已經襲到面門。天罡北斗陣從未被人破過,那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有遇到過武道高手對他們出手。

天地的威壓狠狠的襲來,布下天罡北斗陣的武夷派弟子手中的長劍劇烈的顫抖,嗡嗡嗡的蜂鳴響徹天地。突然,無數長劍爆開,在劍氣威壓中心的弟子紛紛吐血倒飛。

五彩的劍氣已經無情的刺下,一邊的青玉真人臉色大變。剛要出手,卻又生生的頓祝眼神中的不忍之色越發的濃郁起來。

寧月眼神一冷,並劍的手指猛然握拳。一劍化作流光,眨眼間來到一眾武夷派弟子的頭頂。這一劍要真的刺下,布下天罡北斗陣的武夷弟子估計也要死傷過半。

「寧道友手下留情」一聲驚呼響起,一道身影瞬息間出現在天罡北斗陣的陣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