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九十六章 震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六章 震懾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紫色的氣旋突然間升騰,彷彿一個肥皂泡在慢慢的擴大。氣旋之中,星辰閃耀。當寧月的劍氣斬落氣旋的時候,彷彿被什麼吸收了一般消失於無形。

沒有驚天動地的震蕩,沒有石破天驚的餘波。僅在一陣清風中,萬物便的如此的沉寂。所有武夷派弟子噤聲了,雖然用敵視的眼睛看著寧月,但在他們的眼神中更多的卻是恐懼。

如果不是紫玉真人突然出現,這一劍斬落的威力絕非他們所能承受。如此年輕卻強的跟一個怪物似的,一眾武夷弟子的心底久久無法平靜。

「紫玉見過鬼狐神捕,些許誤會,恕罪恕罪!多謝鬼狐手下留情,否者我的這些徒子徒孫哪怕是要死傷過半了。」紫玉真人輕輕一甩拂塵,結了個道號微微點頭示意。

如果不是寧月斬下一劍所展現的威力,紫玉也許不會如此的客套。天地十二絕,有天地十二絕的身份威嚴,沒有達到他們那樣的境界,是很難得到認同的。

「紫玉真人稱我鬼狐?」寧月輕輕的收劍歸鞘。

「掌門,這人竟敢不解劍上山,分明是不把我武夷派放在眼中……」一名弟子突然激饋

「不錯,帶劍上山,分明是來挑釁的。掌門,要替我們做主啊1幾個精英弟子更是齊齊的跪倒在地大聲的請願到。

「不是盟主不願解劍,而是你們根本沒資格讓他解下上古八大神器之一的太始劍。盟主攜太始劍出入皇宮都不解劍,一個區區江湖門派有什麼資格?」隨著聲音的響起,沈千秋三人緩緩的大步走來。

「我等參見盟主」三人齊齊跪地,卻讓一眾武夷派弟子深深的倒吸了一口氣。到了這個時候,他們才反應過來,這個強行闖山不可一世的人,竟然是現今武林風頭最甚名聲最響的琴心劍魄寧月,天幕府的鬼狐神捕,江州的武林盟主。

「起來吧1寧月淡淡的說道,微微的側過身淡淡的看著一邊略顯尷尬的紫玉真人,「真人稱我我鬼狐神捕?看來武夷派是不承認我這江州武林盟主的身份了?」

「豈敢豈敢!寧盟主言重了,江州武林推選誰為盟主我等無權干涉,寧盟主切莫見怪……」

「切,明明一個朝廷鷹犬,還說什麼武林中人,令人鄙夷……」一個不陰不陽的聲音從身後響起,寧月回頭,卻見青玉道人正臉色陰沉的緩緩走來。

「這是武夷派的意思么?伯父,夜掌門仲掌門,我們可以回去了……」寧月淡淡的說道正欲轉身。

「寧盟主請留步1紫玉連忙喝止,「師兄,這話豈可隨便亂說?江州武林盟是現今九州唯一一個武林盟,你怎麼可以如此輕慢?」

青玉道人臉色一沉,但轉瞬間眼珠再次一轉氣勢卻瞬間垮了下來,「是,掌門教訓的對。寧盟主,方才只是我的一番氣話,還請寧盟主不要見怪。畢竟……峨眉之事還在昨日,些許怨氣我想寧盟主這點氣度應該有吧?」

寧月好奇的看著青玉道人,眼中微微閃爍。從他出現的時候,寧月已經注意到他。在自己與天罡北斗陣交戰的時候,至少有三次出手的機會,但是都生生的頓住了,不由得,寧月的目光在青玉道人的身上多停留了片刻。

「寧盟主還請入內1紫玉真人微微躬身示請,如此放低身段倒讓寧月不好拒絕。

天地十二絕都有其自身的傲骨,世上沒有誰可以駁回他們的面子。要不是紫玉認可了寧月的實力,也絕對得不到這樣的禮遇。

雖然寧月因為進境太快境界不穩,但現在他也的確有了和武道高手一戰的資格。所站的高度,決定了他的眼界,所以寧月還是坦然的接受了紫玉的禮遇微微的拱手,「請1

寧月的到來使原本活躍的商討氣氛變得有些壓抑,雖然寧月以江州武林盟主的身份來參與商討,但前來的各門各派都知道,他實際代表的是大周朝廷。而他們討論的所有條款,都是如何防備針對朝廷。

就好比當著人家的面商量著要對人家使壞一樣。討論聲越來越敷衍,有些原本積极參与的門派,也在寧月入座之後變得默不作聲。

寧月默不作聲的喝著茶,低著頭一臉事不關己的模樣。無論之前的沈千秋,還是現在的寧月,都是抱著不贊成不反對不參與的態度。你們商量你們的,我聽聽就好。

氣氛變得越來越壓抑,討論的聲音越來越低。更是有越來越多的目光投射到寧月的身上。而這麼多目光中,寧月倒對蕭清池最為在意。

蕭清池看起來三十來歲,比起武夷派所有的長老來說都年輕了一大節。就是三代弟子之中,也許也有一小半的年紀比他大。

但如此年輕,武學修為卻異常的高深莫測。排除武夷派有隱匿不出的絕世高手的話。這個蕭清池的武功在寧月看來竟然和青玉道人不相上下。

能以如此年歲踏入天人合一,而且在天人合一之境中也已到了後期,驚才絕艷四個字自然當之無愧。世間天才如過江之鯽,排除掉千暮雪這個幾千年難得一遇的妖孽還有寧月這個開了掛的變態之外,蕭清池絕對可以說是頂尖一流。

所有人投向自己的目光要麼敵意,要麼忌憚,要麼閃躲。唯有這個蕭清池投來的目光之中儘是好奇。也許是常年生活在武夷山,致使他的心智似乎遠沒有年齡表現的成熟。

寧月對著蕭清池也露出微微一笑,正在這時,上座的紫玉真人突然輕咳一聲打破了平靜。

「時候不早了,今日商討就到此為止明日繼續如何?」

「正合我意!大家討論了一天了,想來也累了,明日繼續也好。」

「謹遵真人之意……」

稀稀拉拉的應和聲響起,各門各派掌門代表皆起身告退。寧月也順勢站起身對著紫玉微微拱手,也領著沈千秋三人離開了殿堂。

等人群散盡,只剩下紫玉和青玉道人的時候。青玉道人才輕輕一嘆的站起了身,「掌門,明日商討,還是不要讓鬼狐出現了吧?他杵在這裡,我們根本沒法商討武林盟成立之後的事宜。各門各派都忌憚鬼狐在場,你看看剛才,都不敢說話了……」

「寧盟主是江州武林盟主,我們如何將他摒棄在外?沒有江州的武林大會。又算什麼武林大會?」

「江州早已不是以前的江州,不說江州。就是離州蜀州此刻也可有可無了。我們舉行武林大會組建九州武林盟,目的就是對抗朝廷。而現在,這四州都已經成為了朝廷的耳舌,留之有害不如棄之,無非將名頭換一下,不成九州武林盟,大可以為五州武林盟啊1

「師兄……組建武林盟的目的是為求自保而非真的對抗朝廷。你看各門各派的提議,多是以如何防範朝廷動手為主,少有真的欲與朝廷相抗的。如果真的要對抗朝廷,這武林盟恐怕不需朝廷動手各門派也會打退堂鼓……」

「但是……任由鬼狐參與,我們商討來商討去也商討不出結果,這也不是個事啊1青玉道人臉上露出掙扎之色。

「師兄說的也有道理,這樣吧,我請寧盟主過來打開天窗說亮話。武林盟要想成立,必先得到朝廷的點頭。他們不同意,離州境內的禁軍就會兵臨武夷。這樣的局面,是萬萬不可發生的。」紫玉道人沉思了片刻便定下了決斷。

晚風徐徐,銀月如鉤。寧月一行人被安排在一個單獨的小院之中。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武夷派的財大氣粗。每一個前來的門派勢力都有一個小院,亭台樓閣,花草山石應有盡有。

寧月坐在亭台間望著天空的明月孤獨的飲酒,腦海中卻不斷的浮現在夜魔軍營之中和千暮雪的一幕幕。每一個字眼都反覆咀嚼,每一個絕情的眼神都被寧月就著酒喝進肚子。

對面的房間中,傳來了瑩瑩和瑤池的嬉鬧聲。僅僅過了一天,她們已經忘記煩惱盡情的玩耍,無憂無慮的令人羨慕。難怪很多人在苦惱的時候會感嘆永遠不想長大。

昨夜的會晤,雖然是令人傷心的絕情。但寧月還是感覺到了一絲的不同尋常。千暮雪的確斬斷了情愫,斬斷了和自己的情緣。但千暮雪斬斷的,又豈止這些?

冰冷的話語,冰冷的眼眸,除了那令人絕望的實力之外,她似乎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就算為了武道而走上忘情之路,但也絕對不會如她表現的那般徹底。

無論對自己,還是對瑩瑩,千暮雪的變化太大也太快了。而這個反常的變化,卻讓寧月的心底升起了一絲僥倖。千暮雪的變化是外力促使的,並非她的本意。

世間最難纏的毒是情毒,情毒會折磨人很長時間只有漫長的歲月才能將之抹去。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的承諾猶在耳邊,寧月絕不相信千暮雪對自己的感情說變就變。

所以,寧月在關鍵時候用生命賭了一把,而事實上,他也的確賭贏了。千暮雪在最後的關頭收手了,在絕殺的一劍之下偏移了劍鋒。由此,寧月便可斷定,千暮雪對自己並沒有如表面的那麼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