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百九十八章 理念之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八章 理念之爭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哈哈哈……好!成寧兄吉言,五年之內,我必上天榜,到時候再與寧兄把酒言歡。我雖常年在武夷山上,但我也心慕天下英傑。

天機閣的風蕭雨,金陵絕頂的沈青,萬里冰原的段海,還有剛剛成為峨眉掌門的葉尋花。一個個風流人物如雷貫耳,恨不得立刻能與他們馳騁天下。但可惜……我無法下山。聽說他們都是寧兄你的朋友?」

「他們自然是,如果蕭兄願意,你也可以,和我做朋友也許很累,但絕對很刺激1

「固所願爾,不敢請矣1看著蕭清池興奮離去的背影,寧月突然有些同情。蕭清池驚才絕艷,年僅三十便已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輪天賦,當可不在岳龍軒之流之下。

但可惜,蕭清池真的時運不濟,就如同一個被養在籠子里的金絲雀。如果武夷對他像對其他弟子那般,放任他藝滿下山廝殺江湖,也許這個時候他已經證得武道。對他的保護過甚,反而誤了他絕世的天資。

踏進小樓,寧月瞬間感受到了一種無處不在的氣常難怪蕭清池會只送到門口,因為一旦踏入小樓,往哪裡走根本不需他來引路,他也引不了路。

周圍的環境漸漸發生了扭曲,整個視野彷彿圍著一個奇點擴散的旋轉。腳下的土地變得如波濤一般翻滾,牆壁的空間被無限的拉長。

這是紫玉真人的試探,也是他的考驗。寧月淡淡一笑,輕輕的踏出一步。腳踩大地,彷彿定格了時間,被寧月踩中的空間瞬間定格了下來。

寧月一步步的踏出,雖然眼前的場景依舊在扭曲,但被他踩過的空間卻已經定格了下來。眼前的場景扭曲的越發劇烈,而寧月踏出步伐的速度越來越慢。到了後面,寧月要過好幾息才輕輕的踏出一步。

「轟」

突然,整個天地劇烈顫抖,彷彿地震了一般翻山倒海。兩道氣勢如同火箭一般齊齊升空。將武夷山內的所有人猛然驚醒,紛紛衝出門外望著這兩道衝天的氣勢。

但幾乎一瞬間,兩道氣勢不約而同的消散於無痕,天空依舊清亮,月光依舊皎潔,方才的一切如同夢幻泡影一般彷彿從未發生過一般。

寧月淡淡一笑,眼前的場景已經盡數定格。小樓依舊是小樓,沒有扭曲,沒有壓迫,徐徐的清風吹過走道,方才所見,所經歷的一切彷彿只是一場夢境。

眼前的房門輕輕的打開,門后的紫玉真人盤膝在蒲團上打坐。緩緩的睜開眼睛,從眼眶內迸射出兩道紫色的精芒。

「鬼狐神捕請進……」

寧月輕輕踏入房間,在紫玉真人的面前跪坐下,眼神好奇的上下打量著一身華貴道袍的紫玉。寧月見到的天地十二絕也已經不少,而眼前的紫玉真人卻是其中最最仙風道骨的。就是天機閣的天機老人,也沒有像紫玉真人這麼如神如仙。

「真人不叫我寧盟主,卻叫我鬼狐神捕?」寧月咧嘴一笑淡淡的問道。

「寧盟主代表江州武林,鬼狐神捕代表當今朝廷。難道道友這次來武夷山,真的是代表江州武林參加武林大會的么?」

「我自然是代表朝廷而來。」

「那我可有叫錯?」

「在這個門內沒有,出了這個門,我就代表江州武林。」

突然,紫玉真人的眼睛緩緩的睜開,上下審視的看著寧月飽含深意的笑臉,「道友的武功的確踏上了武道之境,但境界卻還不夠。之所以能發揮出武道高手的實力,怕是因為道友手中的太始劍吧?」

「紫玉真人此言何意?」

「道友來欲與何為?」

兩人凝視了許久,終於寧月突然忍俊不禁的笑了出來,一邊笑一邊連連揮手,「抱歉,我實在不習慣打著機鋒,我們不妨開門見山的說話。」

說著,寧月直起身體,一臉嚴肅的盯著寶相端重的紫玉真人,「可不可以不組建武林盟?」

紫玉輕輕的搖了搖頭,「四十年的敵對衝突,朝廷和江湖武林的積怨已經越來越深。而且……朝廷的實力越來越強,江湖武林的實力也越來越強。雙方勢力在五十年前的動亂之後朝了各自的理念行走,到了現在已經沒有了共同的話語。

一個強大的朝廷,不會容許在自己的境內存在著一個不聽話的勢力,而且這個勢力還是可以動搖國本的勢力。為了防止峨眉的事件再次重演,武林盟必須組建。」

「峨眉的事件重演?那麼你們心底應該非常清楚,峨眉到底做了什麼才引起朝廷的動手?你們心底應該清楚,觸犯了朝廷的底線,無論你們如何抱團也沒有用。」

「我當然清楚1紫玉真人輕輕一嘆,「峨眉的事有起因,有經過,得到這樣的結果說是咎由自取也不為過。但是……無論是我們武夷,還是其他宗門,注重的只是結果,所謂的因在結果面前顯得微不足道了……」

「歪理邪說,我還第一次聽說有人可以把因果分開了說。」寧月覷之以鼻的笑道。

「無論你成不承認,我們就是這麼認為,也這麼做了。舉行武林大會,推選武林盟主,不是我武夷派一人之力拉起的,否者也不會有天下門派齊齊響應。既然大家都這麼認為,那麼就算是錯的,也該是對的。」紫玉真人不為所動淡淡的回道。

「你口口聲聲說武林與朝廷的理念不合?但我看到的朝廷卻是一心治理民生富民強國。如果這樣與你們的理念不合,那是不是代表,江湖武林的意願是反其道而行?」

「江湖武林崇尚自由,而朝廷欲求法制。雖然天幕府一直奉行不介入武林紛爭,但從四十年前,卻開始挾制江湖武林的發展。從根本上限制武林門派的林立,等朝廷解決了內憂外患,下一步的動作就是該徹底剷除武林門派了吧?」

「哈哈哈……真是笑話!沒有規矩不能成方圓,沒有法度天下大亂,你們在朝廷的國土之上生存,竟然還怪朝廷管的太寬了?」

「從武林出現之時,武林就是快意恩仇從未受到限制。武林之中,有武林的規矩。與朝廷的法度完全兩碼事。試問縱觀歷史,江湖武林可有一次威脅到朝廷的?歷朝歷代都不管,為何大周皇朝要管?」紫玉真人突然睜開眼睛喝道。

「因為……俠以武犯忌1寧月一字一頓冷冷的說道,「你們只看到自己快意恩仇的快意,可你們有誰看到你們的廝殺,連累的卻是那些無辜的百姓?因為江湖仇殺,因此牽連的普通百姓有多少你知道么?

歷朝歷代不管,是因為歷朝歷代沒有天幕府。你知道天幕府每年的匯總,死在江湖武林手中的無辜百姓有多少?五萬,整整五萬!觸目驚心的字眼如何能讓朝廷不為之動容?你們江湖武林廝殺,每年才死多少人?可有五千?哼!你們要快意恩仇,要自由,但快意恩仇的代價卻是那麼多無辜的百姓。紫玉真人是方外高人,你告訴我……這個數字誰來負責?」

紫玉真人的氣勢彷彿風中的燭火搖擺不定,過了許久才幽幽的嘆出一口氣,「正因如此,九州武林盟才該成立。正如你說,沒有規矩不能成方圓,但這個規矩,需是我江湖武林的規矩,而非朝廷的法度。朝廷的法度其中是有理的,但更多的是沒道理的。」

「倘若你們成立九州武林盟的目的真的是為了約束江湖,那還好說,可是,你們的目的卻是對抗朝廷。這一點,朝廷豈能容許?」

「九州武林盟從來沒有想過要對抗朝廷,我們所求的無非是自保而已。朝廷這些年的作為,我們都看在眼裡,民心凝聚,眾望所歸。我們若真的和朝廷對抗,那才是取死有道。

但是,江湖武林盤根錯雜,在九州大地生存了數千年,如何當滅?江湖武林承載了多少傳承,多少先輩的心血,就是你寧月,也是借著武林的東風乘風而起。你就忍心看著江湖武林飛灰湮滅?」

聽到這裡,寧月才算輕輕的舒出了一口氣,「朝廷也從未想過要覆滅江湖武林。雖然朝廷不想承認,在培育武道高手上面,朝廷的確無法與江湖比擬。天幕府三百年積累,朝廷堆砌了無數資源也才培養出一個捕神楚源。

五個封號神捕中,海棠師從中州巨俠,我師從不老神仙。算是武林培育而成。而岳龍軒當年只是一個漁夫之子,卻能短短三十年成為江州龍王。這一點,我想不通,朝廷也想不通。」

「那便是因為自由1紫玉真人臉色有些激動,在某些方面達到共識之後,兩人的氣勢也發生了極大的轉變。

「習武之人,不忿天,不怨地,與天抗爭,與地奪命。你們看到的是血雨腥風,而我們看到的卻是大浪淘沙。只有在嚴酷的環境中,才能最大化的激發人的潛力。正如江州龍王岳龍軒,如果他不在江湖中廝殺,他也許永遠只是一個漁夫之子。時勢造英雄,英雄造時勢,這就代表著陰陽輪轉,生生不息。

當江湖失去了血腥,遵從了法度,當江湖沒有了廝殺沒有了恩仇。也許,九州之地會平靜下來,但江湖也會變得沒有。

武林大會的起因是因為峨眉,但蜀州在二十年前可有如此多的高手?」紫玉說著淡淡的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