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無限氣運主宰>第三百九十七章 不是在說正事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不是在說正事嗎?

小說:無限氣運主宰| 作者:落花獨立| 類別:恐怖靈異

慕清言特地請諸位掌門宗主來神炎宗一敘,目的自然很簡單。

「所以說,封神榜之事是假,他意欲借我等之力突破,達至我等皆不能達到的至高境界才是真?」

道無涯嘆道:「若當真如此,那個狂徒的心思,當真是縝密無比了。」

「這也只是我的一家之設想而已,但這個狂徒肯定不簡單,不僅僅是他的身份,如此出眾的人物,為何這麼多年來,竟然始終不顯?而且我總覺得,他的背後定然有著隱藏極深的秘密……」

「可他意欲與我等交手,稱量天下高手,若我等不與他交手,無論他有什麼陰謀詭計,都不可能成功的了。」

梵般若那蒼老愁苦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只是那笑容看起來,卻跟哭似的,他淡淡道:「旁的不說,他若意欲挑戰老僧,老僧倒是相當期待,正好與其辯論一番佛法1

「樊師叔說的是,老衲自然也當如此1

滿臉笑眯眯的大光明寺主持無塵臉上露出了贊同神色,道:「旁的不說,我等佛門中人,又豈能總是以蠻力較勝負,若能有人與老衲論證一番佛法,互相學習印證,豈非好事一樁?」

「唔,正該如此1

「放心吧,我自不會與其交手。」

天絕老人輕輕哼了一聲,臉上露出了幾分不忿神色,但眾人中,以梵般若和道無涯兩人輩份最高,他們都如此說了,他縱然再如何不以為然,也不會狂妄的當場打兩人的臉。

「如此一來,這狂徒無論有什麼謀算,應該都不會成功了吧?」

眼見所有人都贊同了自己的意見,慕清言輕輕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臉上流露複雜神色,自己可算是打破了他的盤算了。

雖然還不知那到底是什麼盤算,但他若知曉此事的話,一定會恨死自己了吧?

如此一想,她竟然忍不住突然有些後悔……

而凌天縱看著自己的妹子臉色古怪,他突然福至心靈,莫名的湧現出了一個念頭,輕聲問道:「妹子,你老實回答我,你不讓我們接受那個叫狂徒的挑戰,該不會是……怕傷了他吧?」

慕清言一怔,怒道:「大哥,你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話?我怎麼會有這麼荒唐的想法?」

「沒有嗎?可你好像臉紅了……」

「哪有!!1

「我明明看到了……」

凌天縱臉上露出了頹然的神色,喃喃道:「妹子,你看來……是終於找到了你當年所說的,那能讓你悸動之人了?」

「大哥……你……」

「我沒什麼的,你別擔心。」

凌天縱苦笑起來,嘆道:「我這輩子就只能是大哥了,我早就知道了……但我既然是你的大哥,那麼日後若那傢伙真的來找了我,說不得我真得好好的稱量一下他的斤量,不是為了什麼大乾亦或者封神榜單,只是想知道,他到底比我強在哪裡。

「大哥……」

「沒事的,沒事了。」

凌天縱哈哈大笑起來,道:「放心吧妹子,我絕對讓他知道,得到天涯海閣慕閣主的芳心,還得得到他的未來大舅哥的認可才行,不然的話,我可不會輕易的把我的妹子交給他1

「大哥你胡說些什麼呢?1

慕夫人忍不住嬌嗔起來,跺了跺腳……明明已經不再年輕,但她那秀氣的臉上,竟然也浮現了幾分小兒女的嬌羞神態,看起來,格外的誘~人。

凌天縱一時間看呆了。

至於那些其他掌門們,已經各自看起了神炎宗的景緻,心頭也許還有些微的困惑,話題怎麼轉的這麼快?

不是十萬火急之事么?

「不過,事情總算是辦完了。」

許是覺得再聊這個話題會很羞恥,慕清言急忙轉移了話題,輕嘆道:「大家肯接受我的建議,真的是太好了……這回,來神炎宗的事情,終於算是辦完了。」

「啊?」

凌天縱一怔,臉上已經不自覺露出了幾分不舍神色,道:「這麼說,妹子你……這就要走了嗎?」

「當然不。」

慕清言臉上帶上了幾分慈愛的笑容,道:「我的事情雖然辦完了,但容若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忙碌,幾乎片刻不得閑,恐怕還要幾日才能結束吧?所以……我大概還要再在這裡住上幾日,而後才回去,說實話,天涯海閣之內最近來了一個小姑娘,看起來格外的惹人憐愛,我還等著回去好好的看看她呢。」

說著,想起道無涯……

那個看起來慈眉善目的老者,她剛剛不是沒想過直接張口借他的天道石一用,畢竟是容若未來的外甥女兒,便是自己這做師父的拉下一回面子也是無妨,奈何人實在太多,自己若是張口,定然讓道無涯無法下台,反而會弄巧成拙也說不定。

而且自己的天涯海閣與陰陽道宗實在是……

罷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容若不是說她的那個他有辦法嗎?

那便等吧。

想著,她忍不住憐惜的嘆了口氣。

凌天縱卻瞬間大喜起來,「這麼說來,你還要幾日才會離開,太好了,等我送走了這些礙事的傢伙,到時候定然要好好的帶你看一看這我神炎宗的風景1

梵般若:「……………………………………」

道無涯:「…………………………………………」

董天邪無奈道:「我們都還在呢1

「可正事已經說完了。」

凌天縱臉上露出了假惺惺的笑容,道:「我也知曉諸位事務繁忙,就不留諸位在我神炎宗用飯了,慢走,不送1

「這疲賴貨色……」

無塵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罷了罷了,老衲可不幹礙眼的事兒,凌宗主放心,老衲這便離開1

凌天縱嘿嘿笑道:「多謝你啦,無塵老兄,改日請你喝酒。」

無塵爽朗的笑容立時變作苦笑,嘆道:「你倒是請我吃素齋啊,身為出家人,老衲怎能飲酒?」

「咦?可我聽說……不是有什麼人說什麼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么?聽起來好有道理……額?梵禪主,你的臉色怎麼突然變的這麼難看?」

「沒……沒什麼……」

梵般若深吸了口氣,微笑說道,額頭上卻生出了幾根青筋……

果然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啊,這老貨,也不知從哪裡弄來的幾句看似很有理的歪話,竟然還被這麼多人知道了,這不,生生把梵天禪院的臉都給丟到了神炎宗來了。

等回去了,定然要好好的教訓他一番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