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第五百六十一章 要賣,那就賣徹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一章 要賣,那就賣徹底

小說: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作者:6號滑鼠| 類別:

緬痶。

蘇育的家中。

和昨天晚上一樣,蘇育又是皺著眉頭,在書房裡來回走著。

按理說今天和零的談判有了進展,他應該很高興才是,因為這表明了零想要合作的意願很強烈,不然不會有那麼多明確的條件,同時零也同意了自己的絕大部分要求。

但是蘇育就是高興不起來。

原因就是零堅持亞元作為內部貿易的結算貨幣。

他不傻,也是念過書的人,他清除的知道,貨幣結算的改變,對一個地區的影響是深層次的,要是他同意了,今後自己地盤的經濟,就真的被綁上了零的戰車,甩都甩不掉。

要是用美元等其他貨幣結算,他和零的關係是對等的,隨時可以斷了這種來往。

但是一旦使用亞元,那麼錢都在別人的掌控之下,隨時可以凍結你的資產,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只能跟著混嘍,無論前面的路有多黑,都得一條路走到底。

零當時也好好解釋了一下這個貿易結算貨幣的範圍,並不是一分錢外幣都不給他。

而是和領地內的其他商人一樣,你創造出來的多餘產值,是可以兌換成外幣的,並不受任何限制。

也就是說。

在兩方內部的貿易中,像蘇育這邊肯定是原材料提供方,而把原材料賣給零,這中間肯定是有利潤的,這部分利潤,蘇育可以自己決定是否兌換成國外貨幣。

緬亞銀行不會阻攔。

就比如領地內的那些企業主。

他們賺了錢,扣除所有成本和稅收后,這部分利潤,你可以任意從緬亞銀行中兌換成外幣,不受管制,但是前提是必須還完亞元的貸款。

蘇育現在有兩個選擇。

第一,向緬亞銀行貸款巨額亞元,然後向零購買設備和技術,用於生產或者開採工業原材料,併購買基建物資、成品商品等等。

由於蘇育的地盤是在太大了,人口上百萬,那就代表著蘇育將會欠緬亞銀行一大筆債,想要兌換外幣,估計要等很長一段時間去了。

第二,蘇育可以使用手裡的美元、緬元、泰銖、人民幣等現金或者外幣資產,直接向零購買這些東西,那麼,一旦這次交易完成,蘇育今後旗下的公司產生了利潤后,立即就可以換成外幣。

兩種方法有什麼區別嗎?

其實沒有什麼太大區別。

只是一個不需要自己掏錢,一個需要自己掏錢而已。

兩個方法蘇育都很糾結,其實他心底偏向於前一個,畢竟,這種合作前途未補,讓他拿出自己兜里的壓箱底的真金白銀,自己的身家性命,去購買零的設備,怎麼想他心裡都接受不了。

可是要是向緬亞銀行貸款,那就真的被零綁的嚴嚴實實了,短期內根本掙脫不開。

蘇育好糾結。

突然。

他想起了自己的妻子。

想了一下,蘇育覺得還是集思廣益的好,和手下的那群半吊子的莽夫,可沒有什麼好說的,還是自己妻子靠譜一點,怎麼說都不會害他。

隨即,蘇育趕緊回房間。

此時,他的妻子正在室看書,看到丈夫急急忙忙走進來,蘇育的妻子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疑問道:「怎麼啦?」

「是這個樣的,零下午和我談過了,我們的條件基本同意,沒什麼大的爭議,但是他們給出一個讓我很頭疼的條件。。。。。」蘇育把談判細節和妻子說了一下。

聽完,蘇育的妻子沉默了一下,抬頭鄭重地說道:「我認為我們已經沒有選擇了,零已經給出了一條明路,而且是唯一的路。」

唯一的路?

蘇育連忙問道:「哦?說說看。」

「首先,要我們拿出美元或者其他真金白銀,去買設備和建築材料,你覺得你願意嗎?」妻子反問了一句。

「不願意。」蘇育搖著頭。

他妻子又說道:「那就是了,既然我們的錢不想動,就只有使用亞元貸款,這沒有什麼可以考慮的,但是關鍵的有兩點。

第一,貸款額度,這關係到我們能做多大,能買多少東西。

第二,供應份額,你應該知道零的原材料供應商很多,由於泰國作為目前零的商品的唯一的出口方向,是必經之路,所以零和泰國的各個家族有很深的貿易往來。

那麼勢必不可能把全部供應份額給我們,甚至我們能佔到一半都懸。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細節問題需要商談,比如利息、還款方式、時間,原材料種類,業務外包等等等等,你都要考慮好。」

聽了妻子的話,蘇育感覺好頭大,怎麼會有這麼多事情,又說道:「對了,零還提出過,在我們這邊開設緬亞銀行的分行,你覺得怎麼樣。」

「這個。。可以考慮,現在看來零的野心很大,亞元的野心也很大,我猜零很可能要把我們這邊也納入亞元的流通區。」

蘇育一驚,「那不是相當於佔了我們的地盤,不行,堅決不行。」

「你覺得,我們還有選擇嗎?」蘇育的妻子苦笑道。她知道,並不是丈夫傻,而是其『霸主』思想的影響,以前所有事情都是蘇育說了算,現在多一個太上皇,他如何能甘心。

「什麼意思?」蘇育疑問道。

「你今早是不是發現了兩撥殺手。」妻子說道。

「是埃」蘇育點了點頭。

「那不就得了,緬痶要你死,而零,不想你死,現在是大勢所趨,零要我們的原材料和市場,以及勞動人口,我們。。。終究逃不過棋子的命運。」

蘇育的妻子語氣中滿是悲涼,她是一個女人,最害怕的不是沒錢,也不是沒權,更不是怕自己死,而是丈夫和孩子的安全,她要一個家。

這也是她選擇和零合作的緣故。

零的人雖然沒有威脅過她,但是卻給了她一個希望,這是緬痶那邊給不了的。

「。。。」

棋子?

蘇育再一次從妻子嘴裡聽到這個詞,拋開個人感情,他好像真的沒有選擇,這是兩方隨時都能幹掉自己的勢力,目前來說,和緬痶基本沒有緩和的餘地了。

因為兩撥殺手被他抓了后,緬痶在下午的時候,士兵們又前進了一公里,回到了之前的對峙狀態。

而零。

這條還在穩穩執棋的巨鱷,也好像早就吃定了他,他想反抗,但是,面對零,甚至面對零後面執棋的大佬,他心裡真的沒底。

看著眼前賢惠的妻子,蘇育真不知道說什麼了。

嘆了一口氣。

「罷了,我還是好好爭取一下利益吧,沒必要和誰同歸於盡,金錢社會,能夠保證我們一家人的安全,我也就沒什麼其他的追求了。」蘇育有點頹廢,。

妻子連忙走過來抱住蘇育,這個時候,自己男人只需要一個擁抱而已。

緊緊抱著懷中大的妻子。

蘇育的眼神中閃過一絲陰狠的神色。

馬德。

你緬痶竟然敢派人來殺我,就別怪老子把你賣的徹底,給老子等著。

既然我沒得選擇。

兩方都是狼,那還不如直接投靠一方得了,至少目前來說,投靠零所獲得的利益更大一點,也能一解心頭之恨,這麼多年,他都在和緬痶那邊對峙,心裡從來都是當做敵人的。

亞元,想進來,就讓它進來吧。

他既然沒了執棋的資格。

那就來看看這盤棋到底是零會贏,還是緬痶會贏。

蘇育突然對此突然充滿了期待,要是零贏了,那就有意思了,蘇育已經決定了,要賣,就賣的徹底一點,爭取更多的利益。

。。。

遠在滬市的唐青可不知道,蘇育這個『霸主』竟然惡向膽邊生,對緬痶突然憤恨到如此程度,事情,好像正向著指揮室都沒有預料的方向前進著。

次日。

一早。

蘇育頂著黑眼圈,看了看手中想了一晚上列成的條件表單,眼中閃過一絲猶豫,但是還是下定了決定,撥通了零的電話。

既然自己已經跟不上時代了。

那就讓他見證一個新的時代崛起吧,希望零不會讓他失望。

。。。

早上八點。

唐青他們就已經起來了。

洗漱完畢,吃完美味的早餐,晨練了一會兒,等著這個畫畫老師的到來。

今天。

雲心一如往常起得很早,幫家裡把地里的菜收了,洗好裝進籃子,蹬著三輪車,和父親一起來到集市,知道女兒找了個家庭教師的活,雲海是不讓她來的。

但是雲心還是堅持把父親送到菜市場,然後騎著自己的自行車來到別墅區。

順著路標指引。

雲心來到了唐青的別墅前,看著這座佔地巨大的別墅,雲心沒有什麼羨慕的,對她來說,家的地方,有家人,那就夠了,有地方住,她就滿足了。

看著別墅內隱隱可見的黑衣保鏢,雲心都能想象的出來這是怎樣有錢的一戶人家,全別墅區最大的別墅,別人還只是周末來住兩天。

搖了搖頭。

雲心推著自行車來到鐵門前。

正欲按門鈴,一個黑衣大漢突然從門內一邊冒出來,『嚓。。』打開了大鐵門。

「雲心小姐,請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