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活在諸天>第四百七十一章現在有資格了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七十一章現在有資格了嗎?

小說:活在諸天| 作者:你好再見見| 類別:

「之前肯定動用了一種禁術,在剎那間提升實力。」

一尊太古祖王眼中有無盡的道則在轉動,似乎看透了張亮的一切。

「齊心協力,將他斬殺在這裡,他手上已經沾滿了我族的鮮血,血債必然要有血來償。」

「殺死這尊人族聖人之後我要游遍天下,盡情品嘗人族不同部落血肉的滋味,我倒天地大變之後人族的血肉有沒有變得更加美味。」

幾尊太古祖王故意開口,要用言語刺激張亮,打擊他的信念,動搖他的意志。

「一戰過後,各族註定要君臨天下,因為缺少主人而被奴僕佔據的天地終究要回到主人的手中,只有我等王族才能夠統御這片天地,如同太古那般。」

張亮不為所動,裂空劍在他手中神出鬼沒,在六大太古王族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劍痕。

來到此地的太古王越來越多,很多並沒有加入戰場,只是在一旁觀看。

看到張亮一人獨對即便是在太古萬族之中都聲名遠播的六大祖王時,很多人目中都露出了驚異的色彩。

行字秘被張亮運轉到了巔峰,整個人化為一道光影,六位太古祖王即便聯手都無法攻擊到張亮,張亮對於行字秘的領悟已經觸摸到了時間,配合他的源天神眼,天地間任何事物都能看到縫隙,只要有空隙,行字秘就可以一穿而過,因此他總能在間不容髮之間躲過種種攻擊。

隨著時間的推移,來到此地的祖王也越多,又有五尊太古王加入戰鬥,幾次張亮都差點被擊中,為了吸引到更多的太古祖王,他不得不壓制自身的速度,免得讓這些祖王絕望。

「他施展的到底是何等的秘術,為何速度如此之快?」

「該死的人族,有本事和我們正面對抗,東躲西藏算什麼?」

有幾尊祖王都忍不住開口怒喝,表情無比猙獰。

但其中最為強大的幾尊聖人王級別的祖王卻察覺到有些不對,張亮能夠在昨日格殺九尊太古祖王,其中甚至有四尊達到了聖人王境界的強大存在,一身的實力絕對是無比可怕。

剛剛出手都將一尊在聖人王境界走出很遠的祖王格殺,看其現在展示出的速度,不可能像他表現的那麼不濟。

只是現在即便他們察覺到不對也沒有辦法,張亮和他們的氣機互相糾葛,尤其是那神出鬼沒的裂空劍,任何一人露出破綻就會在身上多出一道劍痕,生死大戰已經不允許他們有太多的時間思考。

「唉……只能到這種地步嗎?沒有更多的祖王要找我的麻煩嗎?即便我已經如此賣力的演戲,果然是演技不過關。」

一直化為一道光影在諸多祖王身邊不斷閃現的張亮突然停止,說出這樣一段話語,本身就已經感覺不到的最為強大的幾尊古王色變。

「小心,他一直在留手,故意吸引我們出手。」

最為強大的一尊古王快速開口,只是決定全力以赴出手的張亮根本讓他們反應不過來。

一道金色的大道出現在張亮的腳下,距離好像失去了概念,張亮瞬間出現在一尊太古王的身前,還沒等級反應過來,裂空劍從其天靈直貫而下,這位祖王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一聲,直接就被釘死在通天台上。

「這是行字秘……」

在通天台下觀戰的一尊祖王認出了張亮施展出的秘法,一時間即便是以這位祖王的心性都不由色變。

九秘之中的行字秘速度天下無雙,可是之前張亮一直被幾尊主王壓著打,速度根本沒有傳說中那麼可怖,偶爾甚至會被祖王攻擊到。

而今再看張亮,即便是這種古王的眼睛都有些跟不上張亮的動作,無法完全捕捉到,一時間心就沉入了谷底,感覺陷入了一方深不可測的深淵。

通天台上的戰鬥變幻莫測,僅僅只是片刻就又有四尊祖王喋血,沒有達到聖人王境界的祖王在張亮手中根本走不過一招,裂空劍、大龍刀、西皇塔……

每一次運轉斗戰聖法,就有一尊祖王被擊殺,這些太古前沒有經歷天地大變的祖王相對於這個時代的聖人來說太過於脆弱。

張亮見到的無論是神王姜太虛,還是天璇聖地的那位老瘋子,又或者太玄門拙峰的李若愚老人都有著無比可怕的戰力,不說同境界和大帝爭鋒,起碼都觸及到了八禁那一領域,強大到了極點。

後天地時代想要斬道都無比艱難,更不要說成為聖人,受到的磨難無比可怕。

苦難鑄就輝煌,無盡的苦難也讓現在這個時代的聖人無比強大,遠遠超過同階。

「噗1

張亮全力以赴的出手,毫無保留,眉心中的元神像是一輪大日,到金色的永恆之光燦爛貫穿一位聖人王級別的屬王的額頭,讓其雙眸之中的神采消失,直接仰天倒下,靈魂徹底毀滅。

六道輪迴拳掄動,無雙的肉身似乎都染上了迷濛的混沌氣,六方世界繞著張亮的拳頭滾動,剎那間將一位太古阻王的肉身打到四分五裂,徹底崩塌。

「礙…」

璀璨的元神跳躍想要逃離,吞天食地施展,無量的元神剎那間化為一道光,被粉碎在那方黑洞之中,只有一聲凄厲的慘叫留在所有人的耳邊。

「他一直在偽裝,這尊聖人王可怕到了極點,甚至可能和年輕時的大帝比擬。」

「他一直在戲弄我們,就是想吸引更多的太古王出手……」

片刻之間,通天台上就只剩下了四尊太古祖王,七尊祖王在片刻間死去。

剩下的四尊祖王只感覺一股涼意從頭涌到腳,通天台上已經有八尊古王喋血,都是被張亮擊殺。

而交手到如今,張亮依然是一身青衣,有一種仙氣繚繞,根本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獨有一種超塵脫俗的氣勢。

四尊太古祖王越是看張亮,越是覺得心寒。

「只可惜殺的不夠多1

張亮沒有停頓,一道金光剎那間出現在他的腳下,他要在今日鑄下人族無上的威名,要讓無數太古種族一回憶起今天就感到恐懼。

「瞬殺1

面對四尊剩下的太古祖王,張亮展現出了最為巔峰的殺招,時空像是停止,天地間只有張亮唯一。

張亮眉心中的金色元神跳躍而出,手捏道訣,演化一柄無上的天刀,剎那間貫穿四位太古祖王的額骨,其中的元神都被一劈兩半。

「好快的刀……」

「你的確有望大帝……」

「禁忌……」

張亮長身而立,萬劫不滅鍾懸浮在他的頭頂,垂下一道又一道朦朧的混沌氣。

四尊太古祖王一動不動,眸中的元神卻在快速的消亡,璀璨的雙眸快速的暗淡,望看向張亮的目光驚駭到了極點。

其中一尊強大的祖王望向通天台下的諸多太古生靈,似乎想要等張亮剛剛展現出的無上神通說出去,但其破碎的元神卻根本無法支持,直接消散。

天地一下安靜了下來,十二尊太古祖王伏屍在張亮的腳下,台下的諸多古王都感覺脊背冒冷氣,即便無數年來早已見慣了生死,卻也從來沒有看到像張亮這般魔性的人物。

張亮那平靜的雙眸之中似乎同時擁有神性和魔性,璀璨的九道神環江張亮籠罩讓他看上去如同神明,通天台上遍地的屍體和被染紅的道台去讓張亮看上去充滿了魔性。

兩種矛盾的氣息在張亮身上展現,卻一點也不顯得突兀,立身在如同修羅場一樣的通天台,張亮像是天地間唯一的神明,遺世而獨立。

「這樣的存在必須要找人除掉他,不然未來是我證道路上最大的敵人,他起步比我早太多,一旦證道稱帝我就永遠也沒有機會,必須要請動大聖級別的無上人物出手。」

天皇子望向張亮的目光蘊含了無邊的殺意。

「現在已經沒有祖王敢出手了,這尊人族的聖人實在太強,除非後續有大聖級別的人物到來。」

元皇的後人元古就在天皇子旁邊,左眼是一輪黑日,右眼卻是一輪血月,顯得妖異而攝人,此刻他也無比震驚,明顯被張亮可怕的戰績震撼。

要是這些太古王知道張亮和老瘋子在紫薇星將三尊無上的大聖和數十位祖王斬殺,不知道還會震撼到什麼程度。

「我也覺得有些憂心,不久就會有一尊無上的存在到來,已經有半隻腳跨入了大聖領域,被諸多大聖級別的無上存在看好,不久就能夠真正的跨入大聖的領域,有他出手,絕對能夠將這尊人族聖人斬殺。」

天皇子經過最初的震撼之後反而平靜了下來。

「人族只有這一尊聖人,他的風頭太過了,一旦讓他成為大聖,恐怕會再現太古時期那尊人魔的風采,無上的大聖不會讓他繼續活下去的。」

一片沉靜的戰場之中,天地失聲,沒有一個人說話,只有張亮獨自站立在其中。

諸多祖王喋血,伏屍在他身邊,這樣的畫面註定會銘刻在在場所有人的心中,難以忘卻。

「現在有資格了嗎?」

通天台中心的那個人影開口,如神似魔,沒有任何生靈敢於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