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永夜君王>章一百零九 囤貨等漲
小說:| 作者:| 類別:

章一百零九 囤貨等漲

小說:永夜君王| 作者:煙雨江南| 類別:同人競技

「塗料……」千夜打算先聽聽殷琪琪說什麼,獅子大開口是上品世家的風格,但應該不是她的風格。

不過,她第一句話就給了千夜一記打擊:「沒有我們的塗料,這件盔甲就沒有那麼出色。而且,它的設計也應該歸我們獨有,未經許可,你不能使用。」

千夜設計圖看都看到了,還未經許可不能使用?這種盔甲說白了就是個想法,或者好聽點叫設計理念,思路有了,自然就能做得出來。哦,還有一個關鍵,塗料。

不過千夜相信,聖樹樹液的作用應該比塗料大得多。

「你們想要什麼?」千夜時間有限,不打算再繞彎子。

「家中長老的意思,塗料的價值會佔到整體報價的一半以上。另外,你要保證木材和聖樹樹液的供應。」

也就是說,木材、聖樹樹液加起來的價值也比不上所謂的神秘塗料。

千夜不置可否,問:「塗料的功效呢?」

「保密。」

「我如何相信塗料起了應有的作用?」

「你只能相信。」

「塗料的配方?」

「保密。」

千夜微笑著揮了揮手,道:「再見。」

殷琪琪笑道:「不再繼續談談嗎?」

「如果還是這個條件的話,那就沒什麼好談的了。」

殷琪琪道:「漫天要價,坐地還錢。不應該都是這樣的嗎?」

「你們怎麼變得和宋閥那些傢伙一樣了?」千夜搖了搖頭,道:「我暫時不缺盔甲,等缺的時候再說吧。」

「價格我可以再讓一些,但是要保證聖樹樹液的供應。」

千夜終於抬起了頭,問:「你們真正想要的是聖樹樹液對吧?這是新世界最關鍵的出產,沒有特殊理由和足夠好的條件,我是不會轉讓的。」

「資源這東西,留在倉庫里就是廢物,要用起來才有價值啊1

千夜哈哈一笑,道:「這就不對了,放在倉庫中也是有價值的。」

「什麼價值?」

「囤著等漲價啊1

「你……你簡直跟宋子寧那無賴沒什麼兩樣1

「誰讓我們是兄弟呢。」

殷琪琪無奈聳肩,道:「真拿你沒辦法。這樣吧,看在以前的情份上,我就當幫你一回。我們殷家在永夜的暗線得到消息,黑暗種族找到了聖樹樹液的利用方法,對樹液的需求量大增。長老會裡那幾個老傢伙,本意也不過是想要囤點東西,等到帝國這邊也知道怎麼用樹液,再大賺一筆而已。」

千夜失笑,沒想到殷家長老和自己打的是同樣的主意。其實他現在坐擁十餘座森林,手上聖樹超過二十棵,若說囤貨,恐怕帝國都是無人能及。別人是囤樹液,千夜乾脆是囤聖樹。

而且從摩薩爾狼人戰場遺推測,通常情況下,森林戰役結束后,聖樹多少都會被破壞。也就是說永夜陣營只要還沿用常規作戰方式,即使攻下的森林座數比千夜多,也不一定就比他的樹液收穫更多。

不過殷琪琪帶來的情報十分重要,千夜原本就知道聖樹樹液的重要,得到這個情報之後就更加重視了。決定在弄清楚聖樹樹液的用途之前,絕不出售。湖心島那些介於岩石與金屬之間的奇妙石頭也是如此。

主意已定,千夜就對殷琪琪道:「你很狡猾啊1

殷琪琪攤手,「這可不怪我。我畢竟是殷家的人,你要是上當了,我當然不會幫你。」

「那這盔甲設計圖是怎麼回事?」

「當然是真的,塗料也是真的。只不過塗料的效果沒我說的那麼好而已,但還是有用的,有明顯作用。」

千夜沉吟,試探道:「我用一份盔甲的樹液,換十份塗料怎麼樣?」

殷琪琪嘆道:「你就是太老實了。我的心理價位其實是五十份。六十我們也不虧。要是宋子寧那傢伙,大概會直接喊500份吧。」

千夜知錯就改,「那就五十份,不過工坊要搬到墉陸,就在這裡生產。」

免去原料的長途運輸,這是應有之意,殷琪琪當場就答應了,臨走時看了看千夜,欲言又止。

千夜也沒有把她的小小異樣放在心上,滿心盤算著應該怎麼應對索薩和他的摩薩爾狼人大軍。理論上,墉陸狼人是萬萬敵不過摩薩爾狼人正規軍的,但是經過千夜的重新訓練和武裝,混合了戰術素養上佳的人族戰士,墉陸狼人面對摩薩爾狼人已有一戰之力。

關鍵是索薩。

千夜滿打滿算,就是加上疾風、卡蘿爾和自已,有英靈殿之助,也不是索薩的對手。大君和天王一樣,對於以下的位階來說,是完全不同的層次。

雖然索薩沒有追來,但這也是說不好的事,和其他強者相比,千夜習慣新世界規則的速度快得驚人,卻無法保證永夜大君在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仍不能熟知新世界規則。

他也沒想到會這麼快就在新世界里遇到其它大陸的勢力,既然對手大君已經現身,就只能看指極王是何態度了。

千夜交待了一下手頭的工作,就一頭扎入新世界,繼續駕著英靈殿四處收割森林。自拿下四聖樹森林后,又出現兩座森林以千夜意志為戰場對抗之後,千夜就發現一直纏繞著自己的無形壓力似乎鬆動許多。每拿下一座森林,壓力就會再小一點,對新世界的適應也更強一些。

似乎在消滅了六臂指揮之後,聖樹就將支持轉移到了千夜身上,新世界的壓力也由此變小,等同於變相增強了千夜的實力。

再拿下摩薩爾狼人方向的多座森林后,各個聖樹之間似乎也產生了共鳴,對千夜的支持更多,令千夜的實力在新世界不跌反漲,甚至比在墉陸還要強出一截。

也因為這等發現,千夜開始加快收割六臂生物的腳步。在正面面對索薩時,每增強一分實力,也就增加一分生存機會。

秦陸,新世界大門處,忽然霧區風起雲湧,一道凜冽殺機衝天而起,激得門外守軍幾乎人人寒毛倒豎,有些膽小的甚至癱倒在地!

剎那間,要塞內警/號刺耳,所有戰士抓起武器奔向自己崗位,炮塔上弩炮也開始亮起原力光芒。

轉眼之間,萬軍屏息,無數槍口巨弩指向大門。沒有人敢大意,誰也不知道門內出來的會是什麼東西。

趙君度曾經親自交待過,不管什麼時候,時刻都要用槍口指著大門。縱是萬千大軍,亦有可能在新世界全軍覆沒。

負責要塞守衛的是帝國從各地調來的精銳,全都見過大場面。可是此刻從門內衝出的殺氣洶湧如潮,縱使過往親王大公在戰場上空縱橫來去,威壓也不過如此。所以但凡是有經驗的老兵,個個都非常緊張。

白霧忽然向兩旁分開,形成一條通道,從中徐徐走出一個身影,手提長槍,腳步穩如泰山。

他每一步落下,不光大地都為之震動,連白霧都自行分開,過往哪怕再強大的異獸,也不曾迫得白霧後退。這可不是普通的霧,而是有若實質的新世界原力。

一些新兵額頭汗如雨下,扣著扳機的手不住顫抖。忽然一聲槍響,有人終於承受不住如山的壓力,不小心扣動了扳機。

一枚大口徑原力彈呼嘯而出,直奔那身影眉心而去。

那人意態舒緩,隨意伸手,就將原力彈從空中摘了下來,看了看丟到一旁,道:「意志太差,準頭還不錯。」

聽到這沙啞的聲音,一名將軍長身而起,叫道:「都住手!是君度大人1

那人從霧中走出,果然是趙君度。只是看清他的樣子時,所有人都大吃一驚。那趙閥將軍急忙衝過去,驚道:「大人,您,您這是怎麼了?」

趙君度鬚髮凌亂,一頭長發被削去大半,只剩寸許短髮。他滿身都是血污和泥濘,戰甲破損不堪,有些地方只有一塊甲片吊著,還晃來晃去。原本那張俊美至完全挑不出瑕疵的臉上多了幾道傷口,其中有一道斜過眉毛,延伸了大半張臉。

只有那雙眼睛,清亮如昔。

他看看防線上一眾戰士目瞪口呆,外加氣氛緊繃至一觸即發的樣子,才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殺氣徐徐收斂。許多戰士這才鬆了口氣,軟倒在地,如欲虛脫。

面對周圍眾將,趙君度淡道:「我沒有事,一點小傷而已,不值得大驚小怪的。」

說話間,他將手中戰槍扔給旁邊一名將軍,道:「照這把槍的樣子再造一把,重量加兩倍。媽的,宋子寧那傢伙的東西都是輕飄飄的,用起來彆扭。」

眾將看著趙君度,一臉獃滯。

趙君度哈哈一笑,道:「都看什麼,沒見過本帥罵人嗎?都別愣著了,趕緊去準備一套新衣服,身上這套已經不能穿了。」

眾將許多都是趙閥老人,但就連他們也覺得今天看到了一個全新的趙君度,若不是親眼所見,都要懷疑這是不是旁人假冒的。

片刻之後,要塞中央主樓內,侍從已經放好了一大盆滾熱的洗澡水。趙君度步入浴缸,舒服得呻吟了一聲。但原本的一池清水,轉眼間就變成了紅色。他全身上下,不知有多少傷口,許多還沒有收口,被熱水一泡,血就滲了出來。

趙君度全然不以為意,雙眼微眯,似是要睡過去。旁邊侍女看得提心弔膽,大著膽子提醒道:「君度大人,要不要叫個醫生來?」

趙君度雙眼睜開,道:「不用,拿衣服毛巾來。」

片刻之後,趙君度身裹浴袍,走出浴室,在書房坐定。就這麼一小段路,他的浴袍已經有好幾處被鮮血浸透。

他看看時間,自語道:「時間差不多了,怎麼還不見人?」

「你是在等老子嗎?哈哈哈1門外響起一陣粗豪大笑,隨即書房大門就被人一腳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