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四章 走鋼絲的表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走鋼絲的表演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激烈的糾纏中,水木突然跳出了戰鬥,暫時被壓制處在下風的伊魯卡也不敢追擊,只是站在不遠處警戒。

水木看著伊魯卡說道:「伊魯卡,你是在緊張什麼?怕我搶奪封印之書?還是對付漩渦鳴人?」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伊魯卡不敢放鬆。

水木沒有理會伊魯卡,反而對鳴人說道:「鳴人,不相信我嗎,我可是沒有騙你喲,看,你已經學會了非常厲害的忍術沒錯吧1

「我知道水木老師沒有說謊,可是為什麼水木老師要和伊魯卡老師戰鬥?不都是木葉忍者嗎?」鳴人不安的問道。

「呵呵,鳴人,想知道真相嗎?」

鳴人急忙點點頭。

「鳴人,你知道為什麼伊魯卡堅持不讓你成為忍者嗎?因為伊魯卡一直在怨恨著你埃你以為他就那麼值得信任?」

「怨恨?為什麼?」鳴人簡直不能接受這個事實,一直照顧自己的伊魯卡老師也不喜歡自己嗎?

「我曾經對你說過,伊魯卡是孤兒吧,那你知道他的父母去哪了嗎?」水木毫不留情的說著傷人的話,「因為他的父母都被你殺死了埃」

衝擊性的話震驚的鳴人語無倫次了。「我殺了伊魯卡老師的父母?這怎麼可能?」

「不要說了啊,水木?」伊魯卡大聲吼道,試圖阻止水木。

水木沒有理會,暗中運轉查克拉,隨著一陣極為輕微的振動,鳴人感覺頭上似乎有一些麻癢。但是鳴人根本沒有在意,以為只是夜晚到處都是的小蟲子咬了一口,隨手抓了抓腦袋。

水木暗中一喜,奏效了。原本用毒藥只是以防萬一,沒想到還是派上用場了。甚至這都算不上是毒藥,只是一種興奮劑,只是有很大副作用,會加速新陳代謝,並會臨時放大自身的各種情感,短時間會讓人容易走極端罷了。

看到一切正常,水木接著對鳴人說道:「十多年前,九尾妖狐襲擊木葉,村子損傷無數你是知道的吧?」

「嗯,」鳴人點點頭,「我還知道木葉的大英雄四代火影拯救了大家,保衛了村子。」

「沒錯,而伊魯卡的父母就是在那個時候被九尾妖狐殺死的。而被四代火影封印的妖狐,不是別人,就是你啊,漩渦鳴人?」

「混蛋水木,不要說啊~」伊魯卡咆哮,捂著頭痛苦不已。

木葉火影辦公樓中,用望遠鏡之術觀察著的三代火影不禁一嘆:「水木還是把這件事說出來了,這下可麻煩了。」

而在這邊,被事實真相打擊的無法接受的鳴人喃喃道:「怎麼會這樣?我是殺人兇手?我是怪物九尾妖狐?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村裡人都討厭我,罵我。總是只有我一個人~」

水木看了看伊魯卡還沒有反應過來。「好機會,下一步就是成敗的關鍵了。」

快速結印的水木,趁著伊魯卡無暇顧及的機會發動了幻術。

「奈落見之術。」

目標正是呆立的鳴人。

中了幻術的漩渦鳴人立刻雙眼迷茫,緊接著彷彿看到不可思議的畫面,臉上痛苦驚懼不已。

而水木一邊看著事情的進一步發展。

「幻術加藥物的作用,應該能起到想要的結果。不是不想用更保險、藥效更強的毒藥。只是以漩渦鳴人的體質和恢復力,完全無法預估抗藥性,只能用興奮劑之類的藥物以免引起強烈的反應。幸好鳴人的查克拉控制力較差,幻術抗性目前來看,幾乎為零。」

發覺不對的伊魯卡看著痛苦的鳴人,厲聲問道:「水木,你到底做了什麼?」

「我只是讓他看看事情的真相罷了,其實我很好奇接下來他的選擇呢。」

而這時,鳴人的身體止不住痛苦的顫抖著,突然,猛然的抬頭睜開眼睛,雙眼中不正常的散發出紅光,其中的憤怒與瘋狂清晰可見。

伊魯卡伸出雙手想要安慰鳴人,卻被鳴人抬手擋到一邊,然後猛然前沖,一頭撞在伊魯卡胸前,將伊魯卡頂得倒飛出十多米。

伊魯卡不可思議的看著鳴人:「你要做什麼?鳴人?不是你想的那樣,不要相信水木埃」

可惜鳴人已經完全聽不進去了。喪失理智的鳴人快速結印,龐大的查克拉噴涌而出,二十多個影分身出現。

見此,水木急忙推得遠遠的,以免被誤傷。

「只有二十多個分身,和原著中擊倒水木鋪天蓋地的情況不能比啊,是因為對手是伊魯卡嗎?不是原著中的水木那樣被自己認定的大壞蛋,所以潛意識中就不想傷害別人。還真是善良的孩子埃阿修羅的查克拉轉世,對愛和正義的堅持已經深入靈魂了。」

……

不知不覺過了十幾分鐘,水木就在一邊看著鳴人不斷的用影分身群毆伊魯卡,漸漸的皺起了眉頭。

「情況不太妙,沒有理智的漩渦鳴人連起碼的戰術能力都沒有,只能徒勞的消耗著伊魯卡的體力,還好一頓亂拳完全不給伊魯卡反擊的機會。看來要變成持久戰了。,又撇了撇遠處的叢林。就在不久之前,自己布置的警戒有了反應,有人來了,但是沒有現身,是在觀察狀況嗎?還是~

「雖然掩飾的很好,但是也沒有刻意的不想被發現的樣子,只要實力不差稍微檢查就能發現。那麼如此囂張,是覺得可以瞬間掌控全場么?」

看來來了一個了不得的高手啊,水木不由得心理一緊。

「不能輕舉妄動,剛才我已經消耗了伊魯卡不少體力,他身上也有不少小傷,伊魯卡也並不是身體特別優秀的忍者,鳴人應該可以在藥效過去之前結束戰鬥。」

……

又過了將近二十分鐘,隨著伊魯卡被擊倒撞在樹上后再也站不起來了,耗盡了體力的伊魯卡只能無助的看著鳴人。

見到這裡,水木知道該差不多了。鳴人的消耗也是不少了,再戰下午,觸動九尾封印事情就真的無法收拾了,這種情況繼續下去,隱藏在暗處的強者也不可能再看下去了。

水木拿定主意,趕緊的對著鳴人發動幻術,然後鳴人就毫無反抗的軟倒下去,陷入的沉睡。

「伊魯卡,被自己認為無法當上忍者的學生擊敗的感覺怎樣?」水木做足反派的架勢走向伊魯卡和鳴人。

「你到底要幹什麼?水木,趁現在回頭還來得及?」伊魯卡絕望的試圖說服水木。

「我早說了,你太天真了,伊魯卡,」水木沒有回答,走到鳴人邊上后蹲下身,手中結印運轉查克拉,輕喝一聲:「解。」然後晃了晃鳴人的腦袋。接著鳴人悠悠轉醒。

「是水木老師?」然後鳴人就感覺到了不對勁,「我好像在夢中大戰一場,全身感覺好累。咦,伊魯卡老師,你怎麼受傷了,怎麼回事。」說完鳴人彷彿突然醒悟,「難道這都是我做的,我果然是個怪物。」頓時鳴人感到一陣失魂落魄。

水木輕輕談了一下鳴人額頭,笑道:「鳴人君,做的不錯喔。」不再理會茫然無知的鳴人,轉身對伊魯卡說道:「下面的事情就都交給你了,我先走了。如果有可能,明天再見吧,」抬頭看了看天色:「說錯了,天都快亮了,應該是今天見吧。伊魯卡老師,還有鳴人。」說完,撿起地上的封印之書捲軸,向木葉大門的方向走去。

「最不可控的部分結束了,結果還不錯,接下來交給同病相憐的兩人應該沒事吧,一個老好人老師,一個心地善良的主角,接下來這對師生應該會上演一幕感情劇吧,作為反派的自己還真是不適合繼續留下去了。」

不過,墊了墊背上的捲軸,水木不禁一陣心動:「三代火影居然派出了強力忍者來做保險,看來作為封印之書的道具也不是完全沒有是真貨的可能。要不要拿出來看看。」手拿寶物而不動心還真是難啊,定了定心神的水木想到:「還是算了,不能節外生枝,風險太大,有前功盡棄的可能,不值得。」

走在林間小道上,直到再也看不見後面的鳴人和伊魯卡的時候。一個人影突然擋住了水木。

「你就是水木吧,想必事情的狀況不用我多說,你也知道。不要試圖逃跑,你沒有機會的。」

水木聽完,仔細打量著來人。並不是原水木認識的人。不過這個特徵。

「是旗木卡卡西。」水木嘴角不由得一陣抽搐,「怎麼會把這種級別的怪物忍者來處理這種事情,三代不嫌大材小用么。」

即便如此,水木也不得不接受任人擺布的現實,畢竟,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實力,無法反抗。

「我知道了,那麼你就是來抓捕我歸案的暗部?」

「不要打聽不相干的事情,放下封印之書,退後。」

水木只得照做,放下捲軸,退後十來步。卡卡西上前,檢查無誤后收起封印之書。然後對水木說道:「很好,既然你識時務,說明你有屈服的決定了。我的任務也算完成了,下面的事情就要交給三代大人來決斷了。走吧。」

……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