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章 好景不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 好景不長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離開木葉醫院,水木和小椿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

「吶,水木,你真的要和伊魯卡斷交?」小椿忍不住的問道。

「不用擔心,小椿。」

「可是,你們是從小玩到大的朋友啊,你以前不是很照顧他么?」。

「你聽見我對伊魯卡的話了吧,那些不僅僅是對伊魯卡說的喔,對我也是一樣的。」水木慢悠悠說道。

「我還是不明白,這有什麼關係嗎?」小椿實在搞不懂男人之間的友情。

「小椿,我和你說過吧,我和伊魯卡原本並不是朋友。伊魯卡以前可是個孤僻受人欺負的傢伙,所以我和大家才總是照顧他。可是,現在伊魯卡已經是中忍了,還是一位出色的忍者學校老師了啊~」

貌似有點明白的小椿說道:「所以伊魯卡現在並不需要你這位朋友的幫助了是吧?可是這和你們是不是朋友關係不大吧?」

「沒事的,小椿,不久你就會明白了。」水木不置可否,「你看看那邊那個滿臉滑稽油彩的小鬼了沒?穿著屎黃色衣服的那位?」

「屎黃色?有這種顏色?咦,看著眼熟啊,好像是被人嫌棄的那個孤兒,聽說他也被三代大人安排在忍者學校了,今年好像就他一個畢業考試不合格~有傳言說他是十幾年前襲擊村子怪物九尾妖狐。你問這個幹什麼?」說完小椿突然明白過來,「你不會就是唆使他來襲擊了伊魯卡吧?」

水木點點頭:「是啊,別看這小鬼是個蠢貨,實力還真是不差,一般中忍不注意的話,被他逮住機會都要吃大虧,看看伊魯卡就知道了。」

「你膽子也太大了。」小椿一臉擔憂問道,「這麼做不會被火影大人懲罰嗎?」

「做錯了事,受罰是當然的,不過反正結果也沒出什麼大事,懲罰應該不會太重。」

「要不要過去打個招呼,道個歉。」

「不用麻煩了。」正處在嫌疑之地,還是不要和九尾人柱力有太多接觸比較好,「等會不要說話,裝作沒看見就行了。」

鳴人沒有發現水木,兩人擦肩而過。

正準備將這一茬揭過得水木,突然聽到後面傳來叫喊聲。

「前面那個銀頭髮,給我等等。」

然後一陣急速奔跑聲傳來,接近水木后緊急剎車,一陣側滑步,正是鳴人攔住了水木。

「果然是你這個欺負伊魯卡老師的大壞蛋。」

「鳴人君,好久不見啊,還是這麼有精神。」

「誰要你關心了1

「鳴人君,用手指著人說話很不禮貌喔。」

「誰要你管。」鳴人氣急敗壞的說道,「你為什麼要害的伊魯卡老師受傷?」

「鳴人君,這可不怨我喔,我可什麼都沒做,明明是你把伊魯卡打傷住進醫院的吧。」

「是這樣嗎?」這小鬼智商明顯不行,太好忽悠了。

「不對,要不是你,伊魯卡老師才不會受傷。」

「鳴人君,我剛去看望了伊魯卡。一個人呆在病房,說很寂寞呢。連傷人兇手都不陪著,這一屆畢業的忍者同情心真是不夠,真為村子的未來擔心埃」

「伊魯卡老師才不會是那樣的人。你胡說。」說完,鳴人看了看小椿。「這位大姐姐,你和這個壞蛋老師是這個。」然後伸出手比劃著小拇指。

「我是千繪椿,水木的未婚妻。」

「未婚妻?大姐姐,不要在和這個人在一起了,他是個壞蛋,以後一定會欺負你的。」

小椿笑而不語。

「還真是敢說啊,小鬼。看來不打擊一下你不行了。」水木如此想到。

「啊,說起來,也不是沒有人去看望伊魯卡,我們出來的時候,看見春野櫻去了。真是不錯的好孩子啊,和某些人不一樣呢。」說完瞥了瞥鳴人。

「小櫻果然是個好人,哈哈。」

「完全聽不出我是在諷刺你。」看來要加點料了。

「小櫻還說把伊魯卡老師傷成那樣的混蛋她一定不會放過的。」

「小櫻有這麼說嗎?」鳴人驚道。

接著給你最後一擊。

「忘了說了,好像宇智波佐助也在,他們兩關係真不錯啊,挺般配的一對。小櫻還說最討厭金髮吊車尾什麼的。年輕真是好埃」

「不會吧?」鳴人顯示深受打擊,然後氣道:「混蛋佐助,趁著我不在勾引小櫻,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不行,我要趕緊去照相,然後去和小櫻解釋清楚。」

看到鳴人飛快離開,水木也準備走了。

「大壞蛋老師,謝謝你幫我通過考試。不過下次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聲音漸漸遠去。水木對小椿說道:「看到了吧,伊魯卡和這個小鬼很像,都是大笨蛋。所以一切都沒問題的。」

小椿抿嘴輕笑:「伊魯卡有你這樣的朋友還真是不幸埃」

「怎麼會?這才剛剛開始,我可不會就這麼滿足的,受了我這麼多年照顧,打一頓還不夠啊,何況還不是我親自動手。下次有機會再打一頓~」

「伊魯卡也是中忍了,而且剛才那個孩子也會幫忙的喔,你可不是兩個人的對手吧。」

「也是呢,伊魯卡人緣一直比我好埃要是我打不贏住進醫院可不會有多少人來看我了。」

「那我去陪你。」

「醫院的飯好難吃,我才不想去。」

「不去最好。」小椿接著問道,「時間還早,接下來你想去哪?」

水木指了指:「就是那。」

「誒,理髮店~」

……

無視店裡撲面而來的殺馬特氣息,水木一屁股坐下,等著店員來招呼。

「無論哪個世界,這理髮師的氣質還真是一脈相承,不會是一位美髮大師也不甘寂寞來忍界開疆拓土了吧。」

一位洗剪吹迎上來:「兩位貴客,想做什麼服務?」

水木抬頭望了望滿牆掛著的海報,應該都是這個時代的名人明星吧,還真是有特色呢。

水木不禁在一位怪模怪樣的武士畫像停留了下來。

洗剪吹趕緊介紹:「這是最新電影中主角將軍大人的髮型啊,只有超有名望了武士才會使用的「月代頭」髮型,配上你這樣威武的忍者大人再適合不過了,要不要試試看。」

小椿在一旁趕緊拉了拉水木的衣袖:「還是不要了吧,水木。」

「嗯,那裡覺得那邊那個爆炸頭怎麼樣,很威霸氣埃」

「不好。」

「那邊的天然卷怎麼樣?也不行?」

「那算了,給我洗一洗,頭髮全都拉直,前面剪成小碎發劉海就行了。」原來水木髮型帶上護額就和藥師兜太像了,和大反派撞髮型不太好,加藤斷的形象還不錯,參照這個,先做好,等頭髮長長就行了。

「小椿,看看那邊的公主姬髮式挺好看的,你要不要來一個。」

「不要,我這樣就好了。」

「還真是任性呢,小椿,那你等我一會好了。」

……

悠閑中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太陽快要落山了,又到了吃完飯的時間,水木和小椿正在找地方,突然,看到前面一個人影。

「小椿,你先回去吧,我還有點事要做。」

「哦,那你小心,我先走了。」雖然有點奇怪,但是一貫弱氣的小椿還是聽話的走了。

看到小椿離去,水木走近那個人問道:「在等我嗎,旗木卡卡西?」

「有點事想跟你聊聊。跟我來吧。」

一棟民宅的屋頂,水木和卡卡西並排坐在上面,看著下面人來來往。

「忍者到底是有多喜歡呆在房頂啊,話說不遠處就是露天溫泉吧,這是要有多熟練才能直接找過來?」

「你想說什麼?卡卡西。」

「我一直都在外面做任務,這次回來,是要做剛畢業的下忍的帶隊老師。」

「那是個好差事。」

「是嘛,我以前也帶過剛畢業的小鬼,不過一個都沒有通過我的考核,全被打回忍者學校重修了。這些人說不定多半都放棄當忍者了。」

「真是嚴格啊,卡卡西。」

「昨晚的那個金髮小子很可能就是我班上的學生了,還有春野櫻和宇智波佐助。」

「那你可要頭疼了。」

「我也這麼覺得。」

「不過這些和我有什麼關係?你不會僅僅只是想和我說這些吧?」

卡卡西沉默了一會問道:「你殺死隊友的時候,是什麼感覺?」

「還真是毫不客氣的接人傷疤埃」水木答道,「那種感覺我已經忘了。」

「忘了?」卡卡西愕然,「還真是出人意料的答案。這可和你在三代面前信誓旦旦乾脆不已的態度相差甚遠。」

「你也有相似的經歷吧,不然一般人哪會對這個感興趣?」

「這你也猜的到?一不小心就透漏給你知道了。還真是狡猾的傢伙。」

「那叫聰明機智。」

「想知道我當時怎麼想的嗎?」

「不想。」

「原本我就很討厭你這種人,不過現在更不喜歡你了。」

「正好,我也不喜歡男人,我有未婚妻了,剛才被你趕走的那位就是。」

「啊,那可真是太不幸了,不過我不會道歉的。」

「不需要,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下次再遇到這種事,你會怎麼做?」

「不知道,你呢?」

「我也不知道。」

「那你還問什麼?忍者不就是這種東西么?」

「說的是啊,忍者就是這種無奈的東西1

水木跳下房頂:「不要再盯著女浴室看了,透漏你一個絕密消息,一樂拉麵的菖蒲在招婿,你可以去試試,我可是聽說菖蒲私下傳言很中意你埃」說完不等卡卡西反應就飛快的走了。

「還在為過去迷茫的卡卡西?呵呵,過不了多久,你就沒有時間考慮這些了,這和平的日子總是不長久,無論哪裡,都是一樣~」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