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火影之救世主>第八章 都是世界的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都是世界的錯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

穿越這個世界的第二個夜晚,水木回到家后才感覺家裡空曠與寂寞,心裡秘密無人述說的壓抑感,還有陌生環境的疏離感,這些昨晚都沒體會到。

「然後,接下來就是解決自身隱患的時候了吧~」浴室,水木正任由溫熱的水從蓮蓬頭傾瀉淋遍全身,看著胳膊上模樣恐怖的刺青樣圖案。「咒印么?是金手指還是催命符?」

對於這個大蛇丸玩笑一般給予自己的東西,說沒有一點想法是假的,原動畫中水木就禁不止誘惑鋌而走險。但是從水木結局來看這玩意實在不靠譜。單純的咒印處於沉默狀態,完全無法激活,以自己的能力,想必也沒什麼辦法。甚至說整個忍界,除了大蛇丸這樣的研究狂,能搞明白這個東西的屈指可數,不要說懂,會用的都沒幾個。而且自己這個還只是個半成品,副作用大的要人命,和御手洗紅豆,君麻呂還有宇智波佐助所擁有的天之咒印和地之咒印相比,自己這個蔑稱為「虎之咒穎實在是太抬舉它了。別人那個至少能用,只要不過量消耗,總體危害不大,二段變身玩得毫無壓力,而自己這個,就像一個加速透支的催命符,一次性將自己玩到死的那種,完全沒有實用性。

從這點來看,這種咒印除了實力強大強行激發和壓制外,唯一的方法就是獲得超乎尋常的生命力及恢復能力來抵消傷害。遍數忍界,這種能力還是有的,近的有漩渦鳴人等漩渦一族強大的體制與生命力,藥師兜後天改造而成的超速再生等等,最有效的肯定就是移植千手柱間細胞了,這可是大殺器,團藏靠這個恢復傷勢,融合寫輪眼,帶土和斑、佐助靠這個獲得永恆萬花筒寫輪眼和輪迴眼。天藏靠這個取得木遁等等。

可惜以上方法都和水木搭不上邊,完全指望不上。

「這東西就是個地雷啊,雖然不清楚具體狀況,即使不使用大蛇丸提供的配方藥劑來激活,也難保這東西不會在某些情況下意外爆發把自己吸成人干。問題要儘早解決。」

擦了擦滿是水巫櫻看了看自己的模樣,確實形象感覺和以前不大一樣,就是頭髮太短了點,以後可能好點,可以的話是不是戴個眼鏡更好?想了想還是算了,兜也戴著眼鏡,不妥。

……

洗完澡的水木,舒服的靠在床上休息,和昨天不一樣,今天終於有胡思亂想的睡前時間了。隨手拿起一本書來瞟了一眼。「不是《親熱天堂》?」

居然是什麼豪傑物語之類的英雄故事,沒想打一個反派也有英雄幻想,木葉的教育挺成功埃

水木隨手把書甩在一邊。仰靠在床上,伸出左手,默運查克拉,一團淺藍色光團亮起。

「忍者啊,這個莫名其妙的世界,造就這一切的就是這個嗎?真是不可思議的東西埃」

對於來到火影的穿越者來說,真正的想法可能和大家意料中完全不一樣。如果僅僅把這個世界作為動漫作品消遣來說,雖然很多地方都不清不楚,但是也不會有人深究,但是當自己身處這樣一個真實的世界,很多事情就由不得自己不想。

前世有句話形容的很好:「再大的餅大不過烙它的鍋。」忍界原住民由於眼界的限制,對一些在水木看來簡直是奇的事情完全當成常識來處理,見怪不怪了。作為一個穿越者,拋去不切實際的外在,水木覺得自己最大優勢,就是上帝視角一般的思考方式,以及先知一般的情報碾壓,這才是自己的最大依仗。如果說真有什麼金手指,那麼自己最先擔心的絕對不是其它,就是這個金手指本身。無論在哪個世界,絕對不會有無緣無故的收穫。毫無緣由的金手指,必然意味著自己已經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哪怕自己從生到死都不知道或者完全不在乎。

「查克拉,忍者之源,無數忍者追逐著強大的忍術來滿足自己的慾望,卻對近在咫尺的寶藏視而不見。」水木不自覺鄙視了所有的忍者,當然二代火影和大蛇丸這樣真正的智者例外。

相傳,忍界原來沒有查克拉這種東西,忍者起源與六道仙人。根據前世的情報,查克拉起源於大筒木輝夜這一點是可以確認的。但是對於所謂神樹的來歷,宇智波斑在在最終大戰中關於神樹的說辭不可信。對於有形的世界來說,誕生出神樹這種東西是不必要的,更何況還結出果實產生查克拉這種東西。

根據前世的知識,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中,沒有「負熵」流入的情況下,隨著熵的不斷增加,整個系統逐漸趨於混亂與毀滅。當達到最大值,世界就完了。人會死,世界也一樣會死。對忍界來說,實在無法理解它會自行誕生神樹結出果實,然後讓大筒木輝夜吃掉這種事,這不就相當於自己做了一把刀,交給一個外人然後砍死自己一樣可笑?除非這個世界底層構架極為堅固龐大,可容忍力量上限極高,目前這種超凡力量只是正常的波動範圍罷了。

但是看看忍界千年歷史,沒有一個人能達到六道仙人層次就知道這絕不可能。那麼最新劇場版的劇情就可信的多。這個世界多半是受到了外界高端力量的入侵和掠奪,神樹是手段,果實是被掠奪的成果。大筒木輝夜則是小偷,最後收穫最大的是六道仙人,至於六道仙人目的是什麼,還不得而知。但是分立陰陽五行的行為卻極為可疑,造成的後果是除了自己外,只有依靠神樹——也就是外道來成就威力最大的陰陽遁。

即使這樣,看看這個世界已經是極為混亂了,不提因陀羅和阿修羅查克拉轉世,死了都不消停。再有二代火影居然搞出穢土轉生這種模糊生與死界限的忍術,還有屍鬼封盡,還能借用正體不明的死神來直接攻擊靈魂。而到最後,輪迴眼轉生眼各種大面積復活術,世界就好像一個受氣小媳婦一樣,被揉虐了一遍又一遍,連生死這種底層規則都已經完全被玩壞。想想前世,什麼超凡力量都沒有,也僅僅實現了質量轉化能量,玩玩核電和原子彈,唯一能和科幻玄幻扯上邊的就是引力波和量子糾纏這種最尖端理論了。相對比下,這個世界真是前途未卜。看看忍界,卡卡西開幕說的那一句話最靠譜:「忍者是不能以常理來衡量的。」換句話說,世界也是一樣,簡直就沒有一個完全可靠的真理,什麼動量守恆能量守恆?那是什麼東西?主角都能穿越時空了,簡直把一票穿越者都爆成渣。

雖然水木穿越之前的消息來看,十幾年後的忍界也沒有滅亡,自己多半到死也看不到世界終局。但是就怕蝴蝶效應不由人埃

總的來說,這個忍界實在是黑幕重重,一個個反派都想客串一把幕後大BOSS。救世大旗高高舉起,但要救的,也僅僅是生活在這個世界的人。而對世界本身怎麼樣,根本就沒人去想。也許有人想過,像六道仙人之流,還有三大聖地。不過一個個都隱身幕後當神棍去了,也搞不清楚他們有什麼打算。

「說來說去,根本還是查克拉,肉體與精神結合而來的力量嗎~。一個人除了肉體與精神,還剩下什麼?呵呵,看來大蛇丸真是個天才,咒印與不屍轉生,都是了不得的東西埃」

由上,結論顯而易見:查克拉就是世界一連串變故,規則改變權柄旁落的遺留。說穿了,這種東西根本不應該存在,只要知道查克拉提取方法,相當於世界免費發了一個作弊器。用的好的六道仙人,用的差一點的因陀羅,阿修羅,斑,柱間,鳴人和佐助。其它運氣不好的就是各種影,上忍精英之類高智商中堅,再就是沒有金手指使用說明書的水木這類中忍下忍。沒當上忍者的,可能是金手指沒充值的一類炮灰吧。

想的頭昏腦漲,昏昏欲睡的水木不禁罵了一句:「這個該死的全民金手指的世界。」然後翻身睡覺了。

……

半夢半醒之間,周圍全都是五彩繽紛的氣泡,放眼望去,全都是各種光怪陸離的景象。隨手觸碰著手邊一個個氣泡。「這是高考的緊張和焦慮?這一個是工作加薪的欣喜?這是?九尾妖狐?……」

一個氣泡就是一段經歷與情感。水木一邊徘徊其中,一邊感受著,絕大部分是前世的自己,小部分是原水木的。

突然,遠處似乎有一些不同。心念一動,自己就不自覺的飄了過去,在密密麻麻的一團氣泡中間,一個人影出現。身體蜷縮,兩眼無神,平靜異常,完全沒有任何反應,就像一團毫無內容的驅殼。「居然是水木?這不可能?」

心情激動之下,突然一陣擾動,水木睜眼猛然坐起,激烈的喘著氣。

旁邊一個聲音傳來:「做噩夢了?作為一個忍者,你的警惕性真是不夠。」一個帶著面具的暗部正在自己床邊。

「三代大人要見你。」

「知道了,我準備一下隨後就到。」

看了看窗外。「天都亮了。」

「在這個擁有極佳的映射工具——查克拉的情況下,肉體和精神的變故以做夢的形式反應是極有可能的。如果這不僅僅是個普通的夢,而是一個預兆的話,那我從肉體到精神到處都是隱患埃」摸了摸手臂的咒印,水木不禁的苦笑。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