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十章 再學一門外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再學一門外語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望著面前不起眼的小樓,水木完全沒想到封印班混得這麼慘,這哪是封印班?簡直是閑散忍者集散地。看來和平得太久,木葉內部早已經問題叢生了。整個封印班人數少得可憐,就那麼幾個人在整理資料,完全和封印扯不上多大關係。看來只有等綱手繼承火影后才會重整封印班吧。

見到這個情況,水木心裡不由得一沉,看來從這裡打主意的希望落空了。

原本以為怎麼說也算是忍界最高端力量之一,連擅長封印術的漩渦一族都被忌憚滅族,在木葉怎麼說研究封印的地方也算是機密重地,沒想到自己就這麼輕易的進來,還看見如此不堪的一幕。

在水木看來,出現這種情況,估計是真正的封印術核心和研究重地要麼不在這裡而隱身幕後,這裡只是成為日常封印維護功能和資料整理處。要麼就是封印術已經成為少數特權人物掌握的機密底牌了。

封印術雖然一直不顯山露水,但是重要性毋庸置疑,從伊魯卡使用的的封縛法陣到自來也使用的封火法印,從封邪法印到陰封印,從日向的咒印到人柱力封印,無一不是封印術的應用,甚至大筒木輝夜也是被封印術所限制。目前看來,封印術的力量和潛力簡直難以估量,從已知封印術能實現的效果來看,似乎沒有什麼有封印術做不到的事情。

「水木,你怎麼來了?」一旁一個驚訝的女聲傳來,正是千繪椿。

「我來看看你,小椿。」水木轉頭答道:「明天開始我就要出任務了,可能就沒多少時間來看你,今天正好有空,就過來了。」

「誒,你以前都不怎麼來,今天怎麼有興趣來這裡?是不是任務很麻煩?」

「不是,是三代大人安排的任務,危險倒不是很大,就是非常花時間。」

「那就好,水木,我下班時間還早,你先看看吧,我還有事要做,就不能陪你了~」

「你先去忙吧,小椿,我隨便看看。」

……

水木在樓里幾乎看了個遍,除了少數來來往往的忙碌身影,就沒找到多少有價值的東西。隨手攔住一個人問道:「那邊的那個架子上的書和捲軸是什麼,我能看嗎?」

「哦,你說那些埃大部分都是一些木葉陣法的維護信息及處理記錄,還有不少其它亂七八糟的東西,也不知道有什麼用,裡面記錄的信息早就過期不用了,過些時就要銷毀,你可以看,但是不能帶走。」

「那我知道了,我就隨便看看打發時間,你去忙吧,抱歉打擾了。」

目送這位大眾臉離開,水木不緊不慢搬來一個椅子,拿起架子上的書就看了起來。

原本只是想打發時間順便碰碰運氣,但是漸漸的,越看水木的眉頭就越是皺起。不知過了多久。水木將手中的捲軸放回書架。

「沒想到還有意外之中的收穫。」水木按了按頭昏腦漲的太陽穴。「封印術,看來比想象中更加的危險,也更加的不可思議。難怪能連大筒木輝夜都對封印術都毫無辦法。」

在水木看來,這些架子上的消息,如果單獨來看,確實毫無意義,但是如果按照前世邏輯整理話,得出的結論,雖然不能夠幫助自己獲得什麼實質上的力量,但是間接的收穫卻遠超想象。

「就目前看來,對這個世界來說,封印術的「優先順序」簡直高的離譜。」

沒錯,水木也會一點點封印術,基本的理論也知道一點,但是從來沒有仔研究過這些,無外乎情報不足罷了。在忍界絕大部分忍者看到架子上的捲軸,估計也只會當成一對垃圾,但是水木卻從其中看出了一絲端倪。

「封印術,就是世界意志的規制和延伸,這一點確信無疑。」

前世看過有一本很火的科幻小說叫《三體》,其中的一段話讓自己印象深刻,大意是說:「假如將一張畫當成一個故事世界,畫畫的人就是無所不能的神,如果神在畫布上每隔一厘米就打一個洞,那這樣的話,紙上故事中的人經過仔細的科學研究,就會得出一個真理:我們的世界每隔一厘米就必定有一個洞」。是不是很可笑?對人來說,打個洞就是告訴紙上小人的語言和規則。而對應忍界,封印術的各種花紋和排列如果算是一種語言的話,封印術就是世界規則、法則或者真理之類的什麼東西,這一切一定是深入世界核心框架的基本規則,只要弄懂就能取得絕對高端的力量。除非能以絕對的力量壓制,或者用同樣用封印術對抗,不然是很難對付的。

「可是封印術的力量需要大量的試錯與實驗才能取得成果,這就需要大量的時間來研究,可是目前最需要的就是時間了。看來要想辦法奪取現成的封印術和知識來研究了。雖然靠自己前世的語言學知識和天賦加個人興趣學習的密碼破解,結合本身水木的學識,封印術是自己最靠譜的可以實現彎道超車的東西了。」

想到這,水木再抽出一份捲軸,慢慢看了起來。

不知不覺,太陽已經西斜,水木依然沉浸在學習的快感中,還好前世的自己還有這一點勉強能拿得出手的特長。

突然,水木一動,右手的手臂傳來一陣躁動。

「是紅豆,她怎麼來這了?」

「咦,是水木啊,怎麼到哪都能看見你?來見你的小未婚妻的?」人都沒見到聲音先傳來。

「是,不過時間還早,我在這打發時間等小椿下班。那你來這幹什麼?」

「中忍考試的天之捲軸和地之捲軸上的封印術式,據說封印班這裡留有現成的,我看看還在不在。」

「哦,那就不知道了,不過我看夠嗆,這裡亂糟糟的,估計找東西太難了。」

「我先去問問再說。」說完就雷厲風行的走了過去。

水木沒想太多,繼續翻看著捲軸,直到小椿過來叫他。

……

「你以前不是對封印術這種不能提高多少力量的東西不敢興趣么?怎麼看的這麼帶勁?」小椿問道。

「反正沒事,打發下時間也好。不過看了看覺得也挺有意思的。」

「哦?那你感興趣的話我可以教你,雖然我會的也不多,不過互相探討下也不錯了。」

「好埃」水木正求之不得。

「嗯,那你今晚想吃什麼?」

「土豆燉肉。」

「那順便一起去買菜吧,好久沒有一起做飯吃了。」

「多加肉,不要香菜。」

「嗨嗨,知道了。」小椿笑道。

……

第二天一大早,水木交換完文書後來到死亡深林。

「就是這,還真是大啊,各種花草樹木明顯都是大一號的存在,更深處會有什麼樣的可怕東西還真是說不準。」

這樣想著的水木卻沒有猶豫,一頭扎進茂密的深林。

……

在將兩頭大象塊頭的野豬利用陷阱坑死後,水木不由得長舒了一口氣,坐在一塊岩石上休息。

「就連兩頭野豬都懂得做陷阱分兵合擊,戰鬥智商完全不是一般下忍能比的,要是多來幾頭,連我都不能輕易搞定,難怪這個世界能夠誕生通靈獸這種神奇的東西,只要不加控制,誕生出人外智慧生命實在是水到渠成的事情。這個充斥著查克拉的世界,人類甚至早就習慣了和其它智慧生物打交道。不過如蛇仙人,蛤蟆仙人,蛞蝓之類的到底有什麼目的參與人類之間的爭鬥,目的還真是不可預料埃」

休息了一會,水木再次展開了搜尋清理工作。正忙著,右手臂又熱了起來。

「怎麼回事?如果說昨天還都是巧合的話,那麼今天就說不過去了,說好了不會有人過來,卻依然在暗中監視?」水木不由得一陣惱怒。

「可以確定自己沒有露出馬腳,但是依然被暗中監視嗎?看來事情不簡單了。不過自己暫時也沒有什麼行動計劃,原本只是想在死亡深林布置一些後手的想法也只能暫時放下了。

接下來,水木按部就班的執行任務,一個個巨大化的猛獸死在水木手上,直到太陽快落山,水木才決定離開。徑直來到死亡深林大門外,發現御手洗紅豆已經先一步等著了。

「今天情況如何?」

「紅豆大人,問題很多,任務很重,我們兩個人十天完成任務有點勉強,我認為應該請求支援。」強忍住不快的水木答道:「我認為伊魯卡是個不錯的幫手。死亡深林裡面的猛獸大多力量強大而孤身作戰,伊魯卡一手封縛法陣是絕佳的利器,對付智商不高的猛獸正合適。」

「嗯,我會把情況向三代大人反應的。今天就這樣了,先回去吧,明天早上在這集合。」

「是。」水木也想著早點回去,還能多點時間向小椿請教一下封印術的問題。雖然基礎薄弱,但是天道酬勤啊,以對自己智商的自信,水木相信自己,如果說學習各種忍術和戰鬥天賦的才能一般般的話,對這種猶如學習一門外語般的東西,要容易得多。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