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十八章 苦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 苦戰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三人警惕地看著濃霧襲來,還沒看到敵人,就感到遠處大橋上也爆發大量查克拉。

「卡卡西也陷入苦戰了嗎?看來對面算準了時機,我們情報處於劣勢,率先暴露了。」水木心裡一陣焦急,卡卡西指望不上了,伊比喜也很難說,這種狀況很難奇襲,正面遭遇戰就靠實力來硬碰了。

三人逐漸被濃霧吞噬,排成品字形背靠背戒備。

「小心,對面有四個人,」三人中唯一有在濃霧中偵查能力的就只有水木了,「是霧隱暗殺部隊,這下麻煩了。」

「要不要突擊?」月光疾風問山城青葉,三人里就青葉實力最強。

「看看先能不能交涉,直接和霧隱忍者交手會引發戰爭的,先問問他們的目的。」

漸漸四個隱約人影從霧中浮現。為首一人看身形十分年輕,一頭白髮,剩下三人分別是紅髮,綠髮,藍發。

「光的三原色,這忍界的發色就沒有想不到的。」望著這四個面具人,山城青葉率先開口問道:「對面是霧隱暗殺部隊吧?闖入木葉任務地點有何貴幹?」

一陣嘶啞難聽的聲音從為首的白髮人口中傳出;「我們的目標是叛忍再不斬,以及他手中的斬首大刀。」后一句特地加重了語氣。

「所以我們無意與木葉為敵,只要你們離開這裡。」

「這個我們無法做到,任務在身,必須完成。」

「喔,那你們要干涉霧隱內政了嗎?」

「嘁,一個叛忍,還算是霧隱忍者么?」水木反駁道。

「那就是說談不攏了?其實各取所需最好了,既然不願意,」對面陰森的說道,「正好,把你們全部幹掉,洗劫波之國。」

談判破裂,戰鬥馬上進入白熱化。

木葉三人中,山城青葉實力最強,但是擅長的忍術實在不適合在這種環境發揮。月光疾風劍術優秀,忍術也不差,可身體卻是個隱患,不能持久戰,而水木,雖然平庸,但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是三人中弱點最少得人,而且身體素質最好,加上一些臨時的水生通靈獸的偵查能力,反而是最能發揮實力的人。

「對面首領是個劍術高手,你塞。」山城青葉對月光疾風吩咐。

「好,交給我」。月光疾風縱身上前。

水木和山城青葉以二敵三反而佔據優勢,對面三人實力似乎並不太強,勉強靠一種合擊術苦苦支撐。

局面陷入膠著狀態,水木看了看另一邊,對面白髮少年劍術似乎不差,和月光疾風處在伯仲之間,不過對面年紀小,體力應該處於弱勢,當然月光疾風的身體也夠嗆,不過暫時問題不大。

想到這水木對山城青葉說道;「給我爭取一點時間。」說完拿出通靈獸捲軸,咬破手指,開始結印施法。

山城青葉連忙擋在水木身前:「火遁,豪火球之術。」

一個大火球衝破濃霧,向三人飛去,產生大爆炸,雖然殺傷有限,但是逼退了敵人。

「通靈術。」水木沒有浪費機會,一陣符文沿著水波蔓延,水下浮現出點點光芒,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出它們和水完全一樣的身體。

「準備衝鋒,跟我來。」沒辦法,沒有坦克,只有自己來客串了,對面也不是什麼高手,勝算很高。

扔出三隻手裡劍,分別襲向三人,然後捨身突擊,對面三人正準備躲避,突然齊齊慘叫,其中一人直接被手裡劍擊中,斬中臂膀,一隻手頓時失去戰鬥力,另一人直接被水木欺身進懷,苦無刺進胸膛,另一人被山城青葉刺進肚子,重傷不起。劇毒水母可不是隨便說說的。

「乾的漂亮,水木。」

「這邊暫時沒有威脅了,我去那邊支援,你小心。」

「好。」

水木喘了口氣,向另一處戰場跑去。

「以有心算無心,爭取速戰速決。」

月光疾風已經和白髮少年戰鬥好久,但是依然沒有分出勝負,以自己的木葉流劍術和身體實在是不適合這種風格的戰鬥,一擊致命才是自己擅長的戰鬥方式。實力明顯佔優,卻受制與視線和環境陷入持久戰。

「嗯?似乎水下有東西?是水木的通靈獸?」月光疾風不由得一陣欣喜,「那邊勝利了,支援來了。」

一邊小心應付對手,一邊觀察著水下的提示,一步步將對方引入陷阱。

「封印,封縛法陣。」突然水下閃出數道光芒,籠罩在白髮少年身上,頓時將對方束縛的動彈不得,月光疾風沒有浪費機會,三日月之舞舞動,一刀割斷了對方喉嚨,一刀刺入胸膛,一刀砍斷持刀的手。

「贏了。」激戰良久的月光疾風一陣放鬆。

「小心。」一旁協助的水木發現不對勁,「快退。」

只見白髮少年突然化為一灘清水,接著一道水槍直刺入月光疾風的肚子,讓飛速後退的他躲避不急。

「混蛋,居然是鬼燈水月,這個年紀就這麼強,忍界怪物實在太多了。這傢伙怎麼還沒被大蛇丸抓走?」

水木趕緊接應月光疾風。

只見本應該死去的少年再次出現,手中鋼刀再次揚起,幾刀就將水下的幾隻培養了好久的燈塔水母宰殺乾淨。

「虧大了。」水木不敢久留,護送重傷的月光疾風向山城青葉靠攏。雖然水木的實力並不比目前的鬼燈水月差太多,甚至還要略強點,而且鬼燈水月消耗也不小,全力施為的話,水木也能和鬼燈水月周旋好久,不過關鍵帶著個重傷的月光疾風,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鬼燈水月招招直取月光疾風,讓水木沒有躲閃空間,完全處在下風,漸漸被砍得遍體鱗傷,支撐不了多久了。

且戰且退的水木終於看到前面山城青葉的人影時,正以為自己該鬆口氣,沒想到山城青葉狀況比自己還要糟。

「怎麼回事?」水木大驚。

「有毒,」山城青葉虛弱的答道,單膝跪在水面上,一條大腿被戳了個窟窿,明顯不能繼續戰鬥了,「本想勝券在握,最後一個能弄出點情報,大意了。注意對面三個人都是毒人,流出的血液通過水擴散,讓人防不慎防。」

「這還真是出人意料的狀況,沒想到幾個廢材居然還有點作用。」鬼燈水月出現。三原色只剩下被手裡劍傷了胳膊的紅髮還能戰鬥,被水木刺中胸膛的覽,被山城青葉刺中肚子的綠髮重傷無法戰鬥了。

「水月大人~」紅髮過來報功。

「你還有點用,」水月沒有理會紅髮,轉身一刀砍掉了綠髮的腦袋,「沒用的廢物殺掉算了。」

「這是要鬧哪樣啊,」水木真是欲哭無淚,本來只是想打打醬油,沒想到要孤軍奮戰衝鋒陷陣了。原本佔據絕對優勢,被一個水化秘術弄的狼狽不堪。

「水木,大勢已去,你走吧,去叫隊長來報仇就好。」山城青葉知道事情難以挽回了,「是我大意了,不怪你。」

「就是說嘛,銀髮的大哥哥,反正我們的目標不是你們,你走的話,不會攔著的喔。只要拿到斬首大刀,其它我才不在乎。」估計鬼燈水月消耗也不校

水木不禁苦笑:「我說青葉,疾風,你說如果這次我獨自一人跑了,三代大人會放過我么?」

說完,水木拿出封物捲軸,取出一堆綠色藥劑。遞給山城青葉和月光疾風。

「賭命吧,重傷處注射半管,輕傷處塗抹,至於副作用,看你們運氣了。」

「這是什麼鬼玩意?」

「要命的東西,研究毒藥的副產物,用不用隨你們,我就不負責了。」說完直接將一管藥劑注射進自己的右手臂。一陣劇痛傳來,痛的水木慘叫出身。

見水木都拚命了,山城青葉和月光疾風也不在猶豫,分別在受傷的大腿和腹部注射藥劑。

「水木,你這是什麼做的,可真帶勁。」山城青葉疼的呲牙咧嘴。

「是吧?等活下來就告訴你。」

月光疾風也忍著劇痛站起來說到:「敵人也撐不了多久了,再堅持一會就好。」

「不過對方的毒藥是個麻煩。」山城青葉提醒道。

「毒交給我來處理,你們的身體還能動吧。」

「你的藥劑不錯。雖然疼的要命。」

「那就好。」

說完水木又拿出一個封印捲軸,解開后,裡面是一堆藍色液體。水木將其導入水中,然後將手中剩餘的營養液和分裂藥劑全倒了進去,然後運轉查克拉快速激發。只見藍色液體迅速向四周蔓延,並散發出一陣難聞的味道。

「站到這上面來,不要出藍色的範圍。」

「這是什麼?」

「一種藍色小生物,我加快了他的繁殖,能迅速消耗水體中的養分,生物毒素一般就被分解掉了。如果不行,也能起到隔絕作用。」水木解釋道。這個世界還沒有發生多少富營養化的水體,綠潮很多人都沒見過。

「對面小哥,不要小看大人喔,要不要就此罷手?你的秘術應該不是萬能的,」水木試圖結束死斗。

「那可不行,我對斬首大刀可是勢在必得。」

「那就沒辦法了。」水木遺憾道,「我先上,你們兩儘快回復一下,同時注意對方水化秘術,我來爭取時間。」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