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十九章 大人的智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 大人的智慧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以一敵二,絕不是水木一時衝動,其實說起來,木葉三人,隨便一人都比對面實力要強,即使最弱的自己,比目前的鬼燈水月也毫不遜色,也許鬼燈水月未來會很強,但是現在最多不過十五歲的年紀,即使劍術再高明,受限於身體,能發揮多少實力很難講。

水木只要拼著一身藥水和對方打對攻戰消耗戰,換個環境也有把握付出一些代價擊敗他。對方能擊敗月光疾風,實在是情報失誤,水化秘術太難想象與防備了,本來天時地利就不在自己這邊,實在是非戰之罪。更坑的是山城青葉,居然真的陰溝裡翻船,害死人了。當火影護衛習慣了,看來不太習慣戰場善後了。

鬼燈水月和月光疾風大戰一場,還剩多少力量不好說,另外一個紅髮男實力不濟,還受傷不能發揮全部實力,自己這邊只要撐得住,隨著時間推移會越來越有利。

「剩下的就要看綠色藥劑的效果和副作用了,既要足夠支撐過這場戰鬥,又不能讓藥效太強讓身體發生變異問題,還不能讓戰鬥持續太久,讓藥效過分透支身體,這是個技術活啊,第一次人體實驗就玩這麼大,實在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水木準備妥當,直接分出一個影分身保護月光疾風和山城青葉,自己本體主動出擊,直撲鬼燈水月,不用多少花哨動作,水木深知,對一個劍術大師玩什麼花活都是班門弄斧自討苦吃,玩的就是粗暴無腦直接碾壓。

鬼燈水月的劍術也是那種以實用為主,怎麼能殺傷對手達到目的就怎麼著的劍術,完全沒有一點印象中劍術大師的風範,而水木就更直接了,怎麼力量大怎麼揮舞手裡劍,簡單直接,只要能逼的對手全力格擋就算成功,往往要被砍傷兩三刀,兩人刀鋒才能碰撞一次。

「大哥哥你好像比那個耍劍的病秧子還要差埃」鬼燈水月出言諷刺道,「乖乖讓我砍死能夠少點痛苦喔。」

「熊孩子沒有家人管教吧,不要小瞧大人的實力啊,讓大哥哥來教你明白該怎麼尊敬前輩吧。」

水木咬破手指單手撐地,大喝一聲,「通靈術,召喚~」

黑色符文極速向四周蔓延。

「隊長,小心水下~」吃過水木大虧的紅髮出聲提醒。

可惜沒等鬼燈水月反應過來,數條透明觸手刺破綠潮,沿鬼燈水月雙腿攀緣而上,所到之處陣陣劇痛讓鬼燈水月一陣顫慄,水木趁機急進,右手手裡劍刺入鬼燈水月心臟。

「你的實力沒有你的口氣大呢,囂張的小鬼。」水木得意的說道。

話剛說完,鬼燈水月毫無反應,右手鋼刀直接反刺水木胸膛。

來不及躲閃,身後一個人影浮現,正是一旁伺機的紅髮過來封死了閃避的空間。

「你的腦子在想什麼呢?前輩,明知道沒有用,還要自尋死路?」

危機時刻,水木只來及躲開要害之處,左肩胛骨直接被刺穿,右肩膀被手裡劍直接砍中,頓時深受重創。

身後紅髮一喜:「總算勝利了。」但是還來不及鬆口氣,卻發現水木不但沒有退卻,反而直接靠上來。

「什麼?目標是我?」大驚之下還沒來得及反應,直接被水木手中的苦無刺穿喉嚨。

「龍套就該有龍套的覺悟,完成使命就趕緊退場吧。」

喉嚨發出咯咯聲卻說不出一個字的紅髮不敢相信的倒下,沉沒,然後被大海吞沒。

殺死紅髮的同時,水木用盡全力,右手猛然發力,手裡劍橫掃,幾乎將鬼燈水月切成兩半,握劍的右手直接被切斷,接著左手奪過斷手的鋼刀,雙手瘋狂砍殺,將反應不及的鬼燈水月砍成數段,然後飛身後退,但是依然遲了一步,一道水槍射穿水木右胸。

緊接著鬼燈水月再次從水化秘術中恢復身形,然後一個閃爍,水木只覺得胸前一陣重壓,直接被一腳踢飛。

「可惡,小時候覺得打水漂有意思,現在自己當水漂就太不幸了,」水木不禁悲哀的想著,「肋骨斷了幾根,內臟也受傷了」。

水木還沒回口氣,鬼燈水月拿著不知道從哪搞來的另一把刀再次出現。

「老實說,前輩,」鬼燈水月這個時候居然還不上來補刀,看來反派死於話多真沒說錯啊,「就算幹掉一個,你又能做些什麼呢,掙扎只會多一些痛苦,沒法改變你今天要死的命運呢。」

「命運,忍者口裡居然會冒出這個詞?真是笑死人了。」水木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說道,「誰死還不一定。」

「哦?是嘛,那你現在還能做什麼?還真是拭目以待呢?」

「你等著瞧好了。」

水木一邊大言不慚的說道,一邊暗暗算計,藥劑作用很強大,短短時間已經快要修補好了致命創口了,只是血流的太多了,身體虧空很嚴重,不過看對面也快不行了。

「那就讓我長長見識吧,前輩。」話還沒說完,人就已經殺奔過來。

「好快,」水木似乎受傷太重完全無法反應一般,眼睜睜看著刀劍臨頭。突然,鬼燈水月身體一僵。

「動不了了,怎麼回事?」鬼燈水月一陣驚愕,「封縛法陣,什麼時候結印的,混蛋,這綠色的東西到底是什麼,附在水面太礙事了,完全看不到水下。」

「傻眼了吧,白痴,接下來,讓你見識一下大人的智慧。」說完不待鬼燈水月答話,直接取出捲軸攤開,準備施法。

「你想幹什麼?」鬼燈水月一陣不安。

一道閃電般的身影衝出濃霧。

「誰,」鬼燈水月大驚,「怎麼還有幫手?」待看清來人面龐時恍然大悟,「影分身之術,到底什麼時候?」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水木的影分身,「蠢材,那個紅髮死了,自然用不著我來保護兩個同伴了。」話剛說完已經乾淨利落的將鬼燈水月斬成一段段。」

只見鬼燈水月的身體再次化為一片片水花。

就在這時,水木本體運轉查克拉,大喝一聲「封穎。只見帶血的捲軸放出一條條符文組成的鏈條,直接收攏一片水花,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封印起來。

「封。」接著水木收起捲軸,然後躲過飛射的水槍。

「你以為這招還能奏效,出其不意的招數怎麼可能對付得了早有防備的人」。

水花中,鬼燈水月再次出現,不過臉色一陣蒼白。

「你對我做了什麼?」

「這就要問你了,我怎麼知道?」

被封印了一部分水化后的身體具體會造成什麼樣的傷害,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你惹怒我了,今天一定要殺死你。」

「如果你能做到的話就試試看?」水木不屑的挑釁道。「這種情況對方機會已經不是很大了,卻還在糾纏不清,看來只是個有點實力的衝動半大孩子。不過越拖越好,正好教你怎麼做人。」

接下來又是一陣互相傷害的殘忍廝殺。影分身早就消失,水木在一陣陣刀傷的痛苦和傷口飛速癒合的麻癢感中煎熬,鬼燈水月也一次次從水化中恢復。

某種程度上說,兩人都是短時物理攻擊無效狀態,鬼燈水月很可能消耗著大量的查克拉,而水木更是靠生命力來彌補。只不過目前看來離分出勝負不遠了,就看誰能支撐的祝

就在這種麻木的毫無觀賞力的互砍進行中時。突然,一個幻身飄過,直接將鬼燈水月砍成四段。

「三日月之舞,是月光疾風?」

鬼燈水月剛用水化恢復時,一個手裡劍飛過再次打碎了鬼燈水月的腦袋。

水木也趁機砍了幾刀后後退戒備。

「你們兩個太慢了吧,我和這個小哥都快玩膩了,這個白髮小子實在太沒禮貌了,把我飄逸的髮型都弄亂了。」

「抱歉,水木。」山城青葉現身說道,「這次回去請你一個月早餐。不過你還真是狼狽埃」

只見水木整個變成血人,渾身上下的傷口雖然已經大部分癒合,可是流出的血卻結痂附在身體表面,使得水木看起來猙獰嚇人。

「雖然是個失禮的小鬼,但是還是很熱情的。」

月光疾風也臉色不善的望著鬼燈水月,「熱情的少年阿,那我們可要好好招待了。」看來對自己的大意頗有些耿耿於懷。

見到三人已經包圍了對手,水木也不再怠慢,這場遭遇戰太久了,實在太慘了。

「那就讓你體會一下大人的熱情吧。」

「封縛法陣,開。」驅動所剩不多的燈塔水母。「話說這招這不錯,自己攻擊力欠缺,做個控制讓隊友上,安全多了,下次再不會這麼衝動了,流的血都要好久補回來。」

山城青葉和月光疾風在水木的幫助下肆無忌憚的攻擊,鬼燈水月水化都來不及恢復身體,一次次被打散。

「你的臉色十分不好呢,要不要跟我們回木葉讓我們好好照顧下?」水木看見勝券在握不禁調侃。

鬼燈水月連搭理的機會都沒有,見大勢已去,就不在掙扎,直接化為一灘水,慢慢向下沉去。

「想跑?」山城青葉不依不饒,「火遁,大火球之術。」

一陣慘叫傳來,但是仍沒有阻止對方逃跑。

「這種環境火遁留不住他。」月光疾風不甘心說道。

「呵呵,不打個招呼,就這麼走了,讓我來送送你吧。」說完水木拿出一管分裂藥劑丟入水下。

「爆。」

接著藥劑炸開四散。

短暫的平靜,接著突然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嚎叫:「啊,這是什麼,你對我我了什麼?啊~」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