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二十一章 投名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 投名狀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當水木再次睜開眼睛時,已經是躺在白色的病房中了。

「得救了,看來沒事了,都結束了。」

定了定心神,水木抬起右手看了看,蒼白看不到一絲血色的手臂,骨瘦如柴,和原來健壯的手臂完全沒法比。

「只是動動手就感覺吃力,看來要休息好一陣子了。咦?這是小椿?」

床邊趴著一個人,正是未婚妻千繪椿。

水木伸手摸了摸小椿的頭髮,「活著真好埃」

在出發做這個任務之前,水木也不是沒想過會很危險,但是,沒想到會傷到這個程度,還好準備很充分,要不然還真的會回不來了。

「木葉的實力和威望早就震懾不住周圍蠢蠢欲了,即使沒有曉組織的威脅,和平也不會長久了。」

自從上一次忍界大戰立下赫赫戰功的旗木朔茂死亡,三忍之一的大蛇丸叛逃,自來也和綱手也離家出走,再加上四代火影十幾年前在九尾襲村中死去,木葉早就處於青黃不接的狀態了,只剩下三代火影勉力支撐。佔據最豐厚土地和資源的火之國戰力嚴重不足,也就不怪其它忍村暗地使絆子試探木葉實力了,再加上總有鬼燈水月這種不顧一切的偏執狂和桃地再不斬這種叛忍可以利用,水木這次任務就很不幸的撞在槍口上。而不久之後的中忍考試,也就不怪砂忍輕信大蛇丸蠱惑聯合音忍村襲擊木葉了。在利益面前,什麼盟友之類的都只不過是笑話。

「水木,你醒了?」水木撫摸頭髮的手弄醒了小椿。

「小椿,辛苦你了,」水木說道,「我沒事了。」

「我還以為你再也醒不過來了,」小椿撲到水木身上痛哭道:「你被帶回來的時候我還以為你已經死了,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咳咳,我是沒事了,」水木虛弱的說道,「只是你再不起來的話,我就會有事了。」

「啊,不好意思,」小椿爬起來抹了一把眼淚道,「我太激動了。」

「扶我坐起來,小椿,」水木說道,「感覺全身不舒服啊,好像睡了很長時間了。」

將水木扶起來的小椿答道:「你都睡了一個星期了。月光疾風和山城青葉先把你送回來的,伊比喜昨天才回來。」

「月光疾風和山城青葉沒什麼事吧?」

「應該沒事吧,他們昨天還來看過你。」

「那就好。」水木放心了,綠色藥劑的效果比想象中好很多。

「給我削幾個水果吧,感覺肚子好餓。」

「睡了這麼多天沒吃東西當然餓了,」小椿拿起水果刀削了個蘋果,「你不要動,我來喂你吃~」

「好,不甜的不要。」

……

火影辦公室,三代正對著森乃伊比喜。

「你的任務報告我看了,辛苦你了,」三代接著問道,「卡卡西還有多久回來?」

「預計半個月左右吧,最多不會超過一個月。」伊比喜補充道:「除了月光疾風和山城青葉護送重傷的水木先回來,我和出雲子鐵等到卡卡西他們傷勢痊癒才完成交接返回,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嗯,」三代認可伊比喜的安排,「宇智波佐助確認已經開啟寫輪眼了嗎?」

「是的,確定無疑。」

「唔,十二歲開眼,在宇智波也是難得的天才了。」三代敲了敲桌子,想了想再問道:「報告中提到九尾異動,情況到底如何?」

「我們並沒有見到具體情況,等趕到時已經塵埃落定了。據卡卡西說,只是漩渦鳴人情緒激動之下九尾查克拉溢出,應該沒什麼危險。」

聽到這,三代長舒了一口氣:「這次任務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

「接下來,我會告訴你一些任務之外的情報,需要你以審訊部隊的身份來認真回答我」,三代面容一整,嚴肅的說到,「是關於月光疾風,山城青葉還有水木~」

「怎麼回事,難道他們傷的非常重?」伊比喜驚訝的問道。

「聽我說完,」三代理了理頭緒說道,「根據月光疾風及山城青葉的說法,他們遇到了霧隱暗殺部隊的襲擊,苦戰後殺死三人擊退一人。這和你的報告中的情況十分吻合。不過問題不在這裡。」

「月光疾風和山城青葉都提到他們在戰局不利陷入絕境時,是水木用了一種強效秘葯才撐到最後翻盤獲勝。這種藥劑短時間內治好了兩人瀕死的重傷並恢復戰力,而水木使用的劑量比兩個人加起來還要多,才能在絕境中以一敵二殺死一人重創一人,等到疾風和青葉恢復后以多取勝。」

說著三代翻開了伊比喜報告中的一頁,其中一張照片正是三人和伊比喜匯合后拍的。裡面三人狼狽的樣子如歷歷在目,尤其是水木,猙獰的模樣早就沒了平時的樣貌。

「看到這個我就知道當時有多麼驚險。據月光疾風所說,後來水木副作用爆發才陷入昏迷。而藥效過去之前簡直就是難以置信的神葯。」

「等他們回來后村子給他們做了詳細檢查,三人的結果卻大相徑庭。」

「月光疾風情況最好,身上創傷不多,腹部有一道致命傷,但是早就無礙了,尤其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原本早年重傷導致的身體問題都大有好轉,受損的心肺功能大大提高,除了身體有些透支,幾乎沒有什麼後遺症,而且身體比原來還好。一副藥劑就解決了木葉醫療忍者多年都無法解決的問題。」

「山城青葉的恢復也還馬馬虎虎,身體有嚴重中毒跡象,腿部重傷但無大礙,失血過多導致身體虛弱。少數組織有過度生長跡象,部分關節處有多餘骨刺。不過經過手術已經沒事了。」

「最麻煩的是水木,身上沒有一處致命傷,胸部貫穿傷口最嚴重,但是沒有傷到要害,而且嚴重失血,全身幾乎沒有一處肌肉沒有經過反覆的撕裂與癒合的。村子的醫療忍者告訴我,這種情況要是普通忍者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可是水木還活著。雖然重傷昏迷,但那只是身體極度消耗的後遺症,雖然以後會大大妨礙他的壽命,但至少目前來說,只要水木能夠醒過來,稍加回復,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世上怎麼會有如此神奇的藥劑?」伊比喜不敢相信的問道。

「是不可能,」三代肯定道,「強大的藥效必然也會有副作用。我們用山城青葉手裡的樣品做了一些實驗,結果慘不忍睹。確實試驗品成活幾率很高,但是絕大部分~」三代想了想接著說道:「如果是人使用的話,我相信他們絕對是想還不如死了算了。」

「這樣啊,也難怪,那就是說他們三人只是特殊情況下的幸運兒嗎?」伊比喜問道。

「大概是,目前看來這只是水木實驗的意外產物,這次任務也是第一次給人使用。看來這是一種不該輕易動用的禁藥,在改善副作用之前不應該流傳開來。」

「月光疾風手中剩餘的藥劑要收回來嗎?」

「不用了,就這樣吧,保持現狀就好,」三代否定道,「水木那也不用特別說明了,作為藥劑的發明者,想必他是很清楚這種藥劑的作用,不會亂用的。」

「知道了,那您先前想問我的到底是?」

「是水木。」

「果然如此。」伊比喜想道。

「關於水木的情況,作為審訊部隊頭目的你想必一清二楚,那麼你覺得目前的水木值得信任嗎?」

「我認為水木可以信任,三代大人。」伊比喜鄭重的說道,「以我的觀察,目前水木的行為無愧於木葉忍者的身份。」千言萬語抵不過一個投名狀管用,生死關頭走一場,為木葉出生入死的忍者都無法信任的話,誰還會為村子盡心儘力?

「我知道了。」

突然一個暗部身影出現報告道:「三代大人,剛接到情報,水木醒了。」

「嗯,也好。」三代點點頭吩咐道:「今天開始,撤銷水木的所有調查與監視。你們先退下吧。」

「是。」

木葉醫院,水木的病房,隨著天色暗了下來,吃了些東西的水木也累了,不一會就睡著了。隨著時間推移,結束一天忙碌的人也陸陸續續回家了。水木病房門外卻傳來敲門聲。

「進來,門沒鎖。」千繪椿答道。

一個人推門進來,是伊魯卡。

「你怎麼來了?這幾天太麻煩你了,伊魯卡。」

「椿小姐太客氣了,以前我就受了水木不少照顧,自己不才,一直沒能幫上水木什麼忙,也只能做這些事情了,」伊魯卡道,「今天怎麼樣?好點了嗎?」

「剛才醒過來了,吃了點東西,又睡著了,一直嚷著要吃燉肉火鍋,說要把病房改成廚房,嫌棄醫院的飯菜太難吃。」小椿笑著說道。

伊魯卡聽到也很高興:「那真是太好了,這麼有精神想必沒問題了。椿小姐也要注意休息,這幾天太勞累了。我就不打擾,先走了。」

「我會告訴水木你已經來過了,再見~」

……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